943官道林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老六子得了庆楠的回话后,没心思再跟庆楠说话了,冲庆楠躬一礼就要走。

    庆楠想了想,伸手就想抓老六子。

    老六子躲开了庆楠的手,然后又觉得不好意思,挠着头问庆楠道:“将军还有事?”

    “你在我这儿等我一会儿吧,”庆楠跟老六子说:“我这就送消息进宫去,你把娘娘的话带给五少爷去。”

    老六子说:“将军,我得等多久啊?”

    “我马上就进宫去,”庆楠带着老六子往朱雀大营里走,小声跟老六子道:“你等我片刻。”

    老六子跟着庆楠走进了朱雀大营,将帽子往下按了按,遮往自己的脸。

    庆楠把老六子带进了自己的卧房里,又问了老六子一句:“我大哥和五少爷他们还好吗?”

    老六子摇了摇头,说:“都受了伤。”

    庆楠说:“伤重吗?”

    老六子点头。

    “妈的!”庆楠暴了一句粗口,摔门出去了。

    老六子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揉了揉骑马久了之后,发僵的双腿。

    半个时辰之后,袁义匆匆走进了千秋的小花厅里。

    安锦绣看了看站在了自己跟前的袁义,说:“庆楠有何事?”

    袁义低声道:“少爷派老六子回京来了,他带着一千轻骑护卫着圣上的灵柩先行回京,现在就在三塔寺里。”

    安锦绣放在坐榻扶手上的手一握。

    袁义说:“庆楠让主子你给他一句回话,他让老六子带给少爷去。”

    “三塔寺,”安锦绣说:“元志一天就可以到京城了。”

    袁义说:“要让少爷护送圣上的灵柩现在就回京吗?主子,还有两就是魏妃的生辰了。”

    安锦绣手指敲一下扶手,跟袁义道:“圣上的灵柩暂时不能回京,去告诉元志,先把圣上的灵柩停在三塔寺。”

    袁义说:“就这样?”

    “他没让老六子带其他的话来?”安锦绣问袁义道。

    袁义摇了摇头。

    “奇怪,”安锦绣小声嘀咕道:“怎么会是老六子回来报信?跟宫中联系的事,让袁威来不是更好?”

    袁义说:“可能袁威现在走不开吧。”

    “让元志先回京来,”安锦绣锁着眉头道:“我出城去见他。”

    袁义马上就惊道:“你要出宫?”

    安锦绣说:“圣上驾崩了,谁还能管我?”

    袁义说:“那魏妃?”

    “再让她得意两天,”安锦绣小声道:“说起来,她也不过是个可怜人,空欢喜一场。”

    袁义说:“有什么必要非得去见少爷一面?”

    “北归途中驾崩,”安锦绣跟袁义道:“谁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杨君成说圣上没有留下遗旨,我不大相信。”

    袁义说:“所以你去问少爷?”

    “圣上若是有遗旨,”安锦绣小声道:“那这遗旨现在就在元志的上,光为护送圣上的灵柩,将军没必要这么着急让元志回来。”

    袁义看着安锦绣。

    安锦绣说:“将军不是那种会管国有无君主的人,你跟庆楠说,让老六子带话给元志,我与他在南城外的百里亭见。”

    袁义冲安锦绣点了点头,走出了小花厅。

    安锦绣坐在坐榻上,翻看一下自己的双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老六子得到了庆楠的回话后,骑马出了京都城,连夜赶到了三塔寺。

    “安妃娘娘说她会出城见我?”安元志听了老六子的话后,目光狐疑地看着老六子,说:“你没听错吧?”

    老六子说:“少爷,这事我敢听错吗?”

    安元志点一下头,说:“我知道了,我带袁诚几个人这就走。”

    老六子说:“少爷,安妃娘娘怎么离开皇宫?我听说后妃不得离宫的啊。”

    安元志说:“她说出城见我,那我就去百里亭等她。”

    “不是,”老六子说:“她出宫真的没有问题?”

    安元志看着老六子笑了一下,说:“怎么着?你要去官府告安妃娘娘私自离宫啊?”

    老六子忙把双手摇了摇,说:“我上哪儿告安妃娘娘啊?我这不是担心少爷你吗?”

    “你留在这里守着圣上的灵柩,”安元志从椅子上起道:“谁要往院子里闯,直接杀了。”

    “知道了,”老六子跟着安元志往客房外走,说:“少爷,你要小心啊。”

    安元志走出客房后,又转进了客房,跟跟在他后的老六子说:“你在门口等我。”

    老六子听了安元志的话后,没跟进屋,站在了屋门前。

    安元志把世宗的遗旨放进了衣襟里,然后目光落在了安太师给他的假诏上。

    假诏已经被安元志重又装进了锦盒里,安元志就是没能下狠心把这东西烧掉,这会儿看着这用金粉描画着飞龙的锦盒,安元志犹豫了再三。

    老六子感觉自己在门口站了半天了,安元志也没从客房里出来,等得发急的老六子冲客房里喊了一声:“少爷?”

    安元志也闹不清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他就是鬼使神差般地伸手把锦盒拿在了手里,掂了掂后,把这锦盒塞进了袖口里。

    “少爷?”老六子站在门外喊:“你在里面弄什么呢?到底走不走啊?”

    安元志拉开房门走了出来,瞪了老六子一眼,说:“你喊什么?我又不是聋子。”

    老六子伸头往客房里看了看。

    安元志突然又往客房里走了。

    老六子说:“少爷,你还有东西没拿上?”

    安元志从里把装着袁威骨灰的陶罐抱了出来,跟老六子说:“这一次我可能不会进京都城,就先不带阿威走了。”

    老六子双手捧过了陶罐,跟安元志说:“那我先守着阿威。”

    安元志这才往院外走去。

    等安元志带着袁诚几个人出了三塔寺,骑马往京都城方向去了后,一只灰鸽从三塔寺的后院墙飞出,也往京都城的方向飞去。

    半之后,安元志骑马走在官道上,隐隐能看见京都南城上高高耸立的望楼了。

    袁诚在这时跟安元志说:“少爷,今天官道上怎么没人呢?”

    袁申说:“我们不是人吗?”

    安元志停了马,看了看自己的前后,说:“是有点奇怪。”

    通往京都城的官道什么时候这么行人稀少过?

    袁笑说:“这官道是不是不给人走了?朝廷封了路?”

    袁诚说:“那我们也没看见封路的人啊。”

    安元志心想,这是安锦绣要出城来见自己,所以事先让人把这条官道封了?那封路的人呢?安元志看着自己的遭,这帮人躲起来了?

    就在安元志胡思乱想的时候,袁诚突然就看向了他们一行人的左手边,喝问了一声:“什么人?!”

    安元志往自己的左手边看去。

    一支飞箭“嘭”的一声离了弓弦,向安元志的面门飞来。

    袁笑手起刀落,将这支飞箭斩落。

    两个死士侍卫从马上飞而下,向箭过来的林中追去。

    袁诚跳下了马,把飞箭上绑着的东西解下来,自己看的同时,也拿给安元志看,说:“少爷,这是什么?”

    安元志看到袁诚手里拿着的湛蓝色荷包后就是一愣,急声跟袁诚道:“给我。”

    袁诚把荷包送到了安元志的手上。

    安元志把荷包的里子翻出来,荷包的里子上用五彩丝线绣着一个威字。安元志再仔细看看这荷包的样子,这荷包安元志认识,袁威没少拿这荷包跟他显摆什么叫恩夫妻。送袁威上路的时候,安元志还在袁威上找过,没找到这个被袁威当成宝贝的荷包,他那时以为这荷包被袁威遗失在战场上了,这荷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袁诚几个人看安元志的神不对,忙都问安元志道:“少爷,出什么事了?”

    安元志心慌意乱,突然就攥紧了手中的荷包,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不敢去想,只是纵马往左手边的林中跑去。

    袁诚几个人不明所以,看着安元志往官道旁的林中跑了,忙也跟在了安元志的后。

    林中一片面积不小的空地上,先前追进林来的两个死士侍卫跟一群着普通百姓衣衫,却蒙着面的人对峙着。

    安元志马到了空地,没停马就跳下了战马。

    “少爷,”两个死士侍卫看到安元志到了,忙喊了安元志一声。

    安元志往对面的人群看去,二十几人,人数上远多于他们,然后,安元志的目光停在了一个被人押在地上的妇人上。

    这妇人见安元志看到自己后,冲安元志喊了一声:“五少爷!”

    安元志的目光沉,在看到一个蒙面男子手中抱着的小婴儿后,安元志冷笑了一声,开口道:“你们是什么人?”

    “安五少爷,”为首的男子跟安元志道:“我家主人希望你交出一样东西。”

    安元志说:“你家主人?你家主人是谁?”

    为首的男子拿出了一个火折子,将自己面前的一个柴火堆点燃了,跟安元志道:“安五少爷,这是袁威的妻儿,想必你也认出来了。”

    “所以呢?”安元志道:“你们连妇孺都不放过?”

    为首的男子笑了一声,从手下的手里接过了袁焕,跟安元志道:“五少爷,他们的命现在握在你的手里。”

    “你想要什么?”

    “我家主人说,他父亲留下了一件东西,希望五少爷物归原主。”

    “那是阿威的儿子?”袁诚在安元志的旁小声道。

    安元志看一眼泪流了满面的王氏夫人,低声道:“应该是。”

    “那怎么办?”几个死士侍卫都急了眼。

    为首的男子看袁诚几个人想动手,把手里的小袁焕高高地举起了,问安元志道:“五少爷,我最后再问你一句,我家主人要的东西,你交是不交?”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