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永不敢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一夜之后,北归大军由云霄关北城而出。[*****$******]对于将士们而言,这不是凯旋归乡之旅,而是又踏上了另一个,生死难料的征程。

    风光远率麾下的风家军出关相送。

    云霄关的百姓,无论男女老幼,这一天也起了一个大早,冒着风雪,出城送行。

    “风大哥,我走了,”上官勇冲风光远抱拳行了一礼。

    风光远拍一下上官勇的肩膀,道:“卫朝,我们有缘再见,到时候,我请你喝我家乡的烈酒!”

    上官勇点一下头,道:“风大哥,你保重。”

    “你也一样,”风光远说着话往上官勇的跟前走近了几步,小声道:“朝中的事我不大懂,只是想着你要多加小心,我们武人,有些事真就斗不过他们读书人。卫朝,你千万小心,看好了手里的兵,不要被人利用了。”

    “我知道,”上官勇答应风光远道:“我会小心的。”

    风光远说:“行,你带兵出发吧,留在我这儿的伤兵,我一定好好照顾他们,等伤好了,我送他们回去。”

    上官勇冲风光远又是一抱拳,翻上了马,命候在他马前的中军官道:“出发。”

    “出发!”

    ……

    出发的号令,在卫**中响起。

    风璃站在风光远的后,看着上官勇骑着马,一点一点地离她远去。

    而风玲跟程氏夫人站在一起,看到护卫在世宗銮驾旁的安元志后,风玲跟安元志喊道:“你一定要活着!”

    安元志扭头看向风玲。

    风玲站在人群里,掂着脚,冲安元志挥着手,反复喊着那句话:“你一定要活着!”

    五年之后,她未嫁,他未亡,那她就等他来娶她。

    安元志坐在马上,望着风玲一笑,突然一扬手,扔给了风玲一样物件,说了一句:“尽量找个好男人!”

    他不是一个好男人,甚至都算不上一个好人,所以,这样的女孩应该有个更好的人来娶。

    风玲接住了安元志扔给她的东西,碧青色的双鱼纹玉佩,沾着雪却仍是温润。

    程氏夫人看着把玉佩死死抓在手里的小女儿,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这算是什么?”风玲没有看见母亲此刻看着自己的,复杂的目光,大声问已经从自己前走过去的安元志。

    安元志却没有再回头。

    不知道在云霄关前站了多久,雪地上一路往北而去的脚印都被雪掩盖之后,风光远回头看了自己的四女一眼,这才发现自己的这个女儿脸上还挂着眼泪呢。

    风璃用手背擦了擦脸,跟风光远说:“雪花飞进眼睛了。”

    风光远也不说破女儿的心思,跟风璃说:“我们回去吧。”

    一行人往云霄关里走时,风玲跑到了风璃的边,把安元志给她的玉佩给风璃看,说:“四姐,这是五少爷给我的,这是他给我的信物吗?”

    风璃看一眼小妹手里的这块玉佩,她不懂玉,看不出这玉有多名贵来,只是觉得这双鱼纹的玉佩样子漂亮。

    风玲说:“我问他这算是什么,可是他可能走远了,所以他没告诉我。”

    安元志跟风玲说的那个五年之约,风玲也就告诉了自己的这个姐姐。这会儿安元志走了,风玲手里拿着安元志给她的玉佩,又忐忑不安起来,她凭什么抓住这个人的心?中原那么多的女孩,安元志回到京城后,还会再想着她吗?

    风璃在小妹的脑袋上拍了一下,说:“傻子,你管这算什么呢?到时候他安元志不来,我们就拿着这玉佩找上门去,他还敢不认帐不成?”

    “去京城吗?”风玲很茫然地说。

    风璃笑骂道:“你还真是个傻子,安元志住在京城啊,我们不去京城,去哪里找这小子?”

    风玲笑了起来,把玉佩小心翼翼地收进了怀里,说:“四姐,到时候你陪我去京城吗?”

    风璃说:“当然,我陪你去,安元志要是不认帐,我一定不放过他!”

    风玲把风璃的膀子一抱,方才还忐忑不安的人,这会儿又心里有十足的底气了,“四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风璃在风玲的头上揉了一把,然后回头又往北看上一眼。从内心来说,风璃是羡慕自己的这个傻妹妹的,至少这个妹妹得了自己看上的男人的五年之约,而她呢?都没能跟自己看上的男人说上几句话。

    上官勇。

    风璃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眼眶突然又是一红。

    云霄关北去的官道上,看不出有人走过的痕迹了,白雪皑皑,不见北归之人的影。

    “走吧,”程氏夫人从后面走上来,一手挽住了一个女儿,往帅府走去。

    “娘,”风玲声音带甜地喊了程氏夫人一声。

    程氏夫人却看向了风璃,说:“四丫头,有些事得看缘份,喜欢上了,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再想也没用,忘了吧。”

    风璃小声道:“要是忘不掉呢?”

    “那就不要忘了,记在心里,该过的子我们还是得过,”程氏夫人看着四女道:“你哥哥现在这样了,我们风家的女儿里,只有你是习武的,以后你得帮着你爹啊。”

    风玲说:“娘,你们在说什么?四姐也看上哪个男人了?”

    风璃说:“你滚蛋吧。”

    风玲冲风璃噘了噘嘴,把脸埋程氏夫人的肩膀上去了。

    “四丫头,”程氏夫人说:“这世上有很多好男人,你还会再遇上一个的。”

    风璃点了点头,冲程氏夫人扬起了一个笑脸,说:“娘,我没事儿。”

    程氏夫人带着两个女儿往帅府,也是她们的家走去。对于程氏夫人来说,他们一家人的子一定可以回到过去的样子,她宁愿相信,先走的人只是在什么地方等着他们,总有一天,她与他们还能再相见,只是这时间或许会长一些罢了。

    风光远回城之后,就去了南城楼。

    南城关外的荒原,这会儿已经是一望无际的雪原了,城外如山的尸体已经全部被掩埋,鲜血也完全浸入了雪下的泥土里,空气中也不再充斥着那股让人作呕的血腥气,若不是半空中还是盘旋着为数众多的,各种食腐的禽鸟们,南城关外,已经看不到一点曾经有近百万人生死鏖战过的样子了。

    “雪是个好东西啊,”风光远站在战楼上,小声叹了一句。

    站在风光远边的将官们,跟风光远一起看着关外的雪原,雪是个好东西,可以把人们不想看见的东西都遮掩住,把一切弄得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样。

    “大将军,”有将官沉默一会儿,问风光远道:“如今雪这么大,卫国侯爷他们能行军吗?”

    “让他们等在云霄关,这才是让他们心焦的事,”风光远道:“云霄关这里是太平了,只是中原怕是要乱了。”

    众将官又是一阵沉默。

    “大将军,”有一个中军官从城楼下跑上来,跑到了风光远的后。

    风光远扭头看这中军官一眼,说:“怎么了?”

    “大将军,”这个中军官跟风光远禀道:“族老们去了帅府,想求见大将军。”

    风光远:“他们找我什么事?”

    中军官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风光远从南城赶回了帅府,这个时候云霄关里的族老们已经在帅府门前,等风光远等了好一会儿了。

    “草民等见过大将军,”族老们看见风光远带着人到了帅府门前后,都往地上一跪,给风光远行礼。

    风光远忙从马上下来,说:“诸位老人家请起吧。”

    有兵卒跑上前,把这些族老们从雪上扶了起来。

    风光远看了看在场的族老们,发现这一次,不光是城中几个大族的族老,还有不少老者,他都不认识。“进府吧,”风光远跟老人们道:“有什么话,我们进去坐下来说。”

    族老们跟风光远进了帅府的正厅。

    “坐,都坐,”风光远进了正厅后,就让族老们坐,说:“诸位今天怎么一起来找风某了?”

    在坐族老中,年纪最大的一个族老颤巍巍地站起来,跟风光远道:“大将军,草民们商议了一下,想在关内,关外各建一座忠祠。”

    风光远一愣,说:“忠祠?”

    这个须发皆白,年过八旬的老人家点头道:“这一次战死在关外的将士们,多是异乡人,不归故土,后清明忌,谁为他们供香祭祀?草民们商量过了,我们云霄关人不能忘了这些将士,所以,草民们准备建两座忠祠。”

    风光远看着在座的这些老人家们,长叹了一声,起冲这些族老们长辑一礼,道:“诸位老人家,我风光远替将士们多谢了。”

    族老们忙都站起了来,口中都跟风光远说不敢当。

    风光远说:“要建忠祠,那我这里……”

    “大将军,”还是年纪最大的这个族老打断了风光远的话,道:“建忠祠的钱,人,都由草民们出,草民们只想跟大将军要一份名册。”

    风光远说:“是战死之人的名册?”

    族老们一起跟风光远点头。

    风光远又冲族老们长辑一礼,道一声多谢。

    有族老一边回避风光远的礼,一边跟风光远道:“风大将军,我们云霄关人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足足用了近两年的时间,云霄关人在关内,关外各建了一座忠祠,祠中供奉着在祈顺世宗朝光启三年,战死在云霄关外的将士们的牌位。

    就如同那位族老跟风光远说的话,云霄关人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之后不管世间沧海桑田如何变换,昔亲眼目睹那场战争的人们都已死去,忠祠里的牌位又增加了多少,云霄关人世世代代祭祀,永不敢忘。l3l4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