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真相与流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800真相与流言

    安锦绣将白承意抱坐到了自己的腿上,并没有回答白承意的问题。世宗应该已经跟这个小家伙告过别了,只是这小家伙没有意识到那是告别罢了。

    安锦绣的怀抱里有淡淡的熏香味道,很好闻,也很温暖,这让白承意在安锦绣的怀里小脑袋一点点的,慢慢地睡了过去。

    四九站在了安锦绣的跟前。

    安锦绣冲四九摇了摇头,轻声道:“就让他在我这儿睡一会儿吧。”

    四九冲安锦绣躬行了一礼后,退出去守着了。

    安锦绣靠坐在了坐榻上,怀里抱着白承意,她看着白承意的小脸,脸上渐渐地泛出一丝笑容,至少她现在不在任人欺凌的境地里,可以护住这个小家伙。

    袁义带着两个娘回到安府的时候,白承英还在安府的一间厅堂里坐着。

    安太师听了大管家的话后,说:“袁总管把九边的娘送回来了?”

    大管家说:“是,太师,袁总管就是这么说的。”

    白承英说:“我听说九弟边的娘,是太师送进宫去的?”

    安太师跟白承英笑道:“是啊,不知道娘娘怎么突然之间就把她们送出宫来了。”

    白承英道:“这事是有些奇怪。”

    “那六下,”安太师起跟白承英道:“下官去见一下袁总管,您在这里稍等片刻。”

    白承英笑着点一下头,他虽然好奇,但这个时候他得装作完全不关心的样子。

    安太师再三跟白承英告罪之后,带着大管家出了厅堂,站在院跟大管家道:“请袁总管到我的书房去。”

    大管家答应了一声后,跑走了。

    安太师回到书房后不久,袁义三人就跟着大管家走进了书房,

    “太师,”袁义进书房之后,给安太师行礼。

    安太师一边冲大管家挥了一下手,一边看着袁义笑道:“娘娘怎么会突然把两个娘送出宫来了?是她们在千秋里犯了什么错吗?”

    大管家默不作声地退了出去。

    两个站在袁义后的娘,听了安太师的问后,都是害怕。

    袁义冲安太师摇了摇头,说:“太师,娘娘说现在九下已经大了,用不着娘伺候了,所以她放两位娘出宫。”

    “放出宫的?”安太师看一眼两个娘,这两位的样子,可一点也不像是被安锦绣开恩放出宫的样子。

    袁义说:“是啊太师,娘娘说她早该放两位娘出宫了,之前是她疏忽了这事。”

    “就让她们伺候九下好了,”安太师摇头道:“她们至少忠心啊。”

    袁义一笑,说:“太师,娘娘说了,望太师看在她们喂养了九下的份上,除了她们的奴籍。”

    安太师说:“既然娘娘示下,那下官理当遵命。”

    “奴才知道了,”袁义说道。

    “你们两个,”安太师跟两个娘道:“有谢过娘娘的大恩吗?”

    两个娘忙都道:“回太师的话,奴婢谢过了。”

    安太师这才又看向了袁义道:“今天醉红楼之事,娘娘受惊了吧?”

    袁义说:“太师,娘娘说有太师在,她没什么好怕的。”

    “是啊,”安太师说:“我急之下请了御林军的许兴将军帮忙,总算没有让醉红楼之事闹大,你回宫后,让娘娘放心吧。”

    袁义道:“奴才明白,奴才会把太师的话带给娘娘的。”

    “这样就最好了,”安太师看着袁义笑道。

    袁义说:“太师,奴才进府的时候,听说六下也在府?”

    安太师点头,说:“是啊,他来也是为了醉红楼之事,六下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醉红楼之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袁义躬道:“太师英明,太师,奴才知道六下在府,不敢不去给六下请安,还请太师行个方便。”

    安太师笑了笑,千秋的总管太监要给一个不是安锦绣所生的皇子请什么安?怕是有话要跟白承英说吧。安太师心有数,但还是跟袁义道:“可以,让管家带你过去好了。”

    “奴才告退,”袁义利索地给安太师行了礼,退了出去。

    袁义退出去之后,安太师看向了还站在原处的两个娘,问道:“发生了何事?”

    两个娘一起冲安太师摇头。

    “什么事也没发生,娘娘会突然把你们送出宫来?”安太师的脸一沉,冷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两个娘跪在了地上。

    “娘娘要荣养你们,”安太师说:“这是娘娘的恩典,不过,这也要看你们受不受得住这份恩典。”

    两个娘就是再蠢,也能听出安太师这是不一定能让她们活的意思。

    “奴婢出宫之时,”一个娘边给安太师磕头边道:“娘娘说,奴婢们对安府忠心,九下用不上奴婢们了。”

    “娘娘是这么说的?”

    “是。”

    安太师冲两个娘一挥手,“退下吧,去见见家人,你们的事,我会让管家安排的,”

    两个娘跪着还是不敢动。

    “去吧,”安庆师又说了一声。

    两个娘互相搀扶着,从地上站起来,退了出去。

    安太师轻轻拍了一下桌案,安锦绣这是把人送回来给他看的。安太师笑着摇一下头,再有他的人往白承意的跟前凑,他的这个女儿还能跟他这个父亲翻脸不成?

    袁义被大管家带到了白承英的跟前。

    “袁总管,”看着给自己行礼的袁义,白承英笑道:“我派人去千秋给娘娘回话,袁总管看到我派去的那个人了吗?”

    袁义说:“奴才出来的早,没看见六下派去的人。”

    “娘娘送我的东西我看了,”白承英抬手让袁义平,小声道:“木箱的样式普通,不过胜在结实,手工也不错,我把它连同里面的东西埋府后园去了。”

    袁义说:“那个既是娘娘送与六下的东西,那就任凭六下处置。”

    “你怎么来了?”白承英问袁义道。

    袁义说:“奴才是奉娘娘的命令,送九边的两位娘出宫的。”

    “她们怎么了?”白承英说:“在九弟边伺候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放出宫了?”

    袁义往白承英的跟前又走近了两步,说:“娘娘说九下大了,不用喝,更何况她们是安府的家奴。”

    白承英笑着道:“安府的家奴,娘娘不用?”

    袁义说:“奴才以前也是安府的家奴。”

    “那是为什么?”

    “她们对安家更忠心,”袁义小声道:“所以娘娘不敢用了。”

    白承英原本看着手里捧着的茶杯,这会儿抬眼看向了袁义,说:“这话是娘娘让你来跟我说的?”

    袁义躬道:“娘娘派奴才过来的时候,不知道六下也在安府。六下,奴才只是方才在安府门前听说六下也在,奴才想着得来给六下请个安,所以奴才就过来了。”

    “这个是赏你的,”白承英从自己的手上褪了一个玉扳指递给了袁义,道:“拿去吧。”

    袁义忙道:“奴才谢六下的赏。”

    白承英笑道:“你跟着安妃娘娘,我知道你不是穷人,也不是没见过好东西的人。这扳指不算名贵,你拿着玩吧。”

    袁义看一眼手里的玉扳指,通体碧色,握在手里有一种油脂的滑腻感,这扳指可不像白承英说的那样,只是一个让人拿着玩的玩意儿。

    “虽然我让人跟娘娘说,这事是一个误会,”白承英这时跟袁义道:“但我知道,这事错在我大哥。”

    “六下?”袁义显得有些吃惊。

    白承英冲袁义摆了摆手,道:“不过韩约毕竟是臣子,在人前,我不能说我大哥的不是,只能让韩约受些委屈了。袁义,你回去后替我跟娘娘说,我大哥是个鲁莽的子,经不起挑拨,醉红楼的事我能看得明白,请娘娘放心,后我绝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

    袁义说:“六下放心,奴才一定把六下的话带给娘娘。”

    “以后娘娘那里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白承英又道:“能帮的,我一定帮。”

    袁义点头说是。

    “拜托了,”白承英看着袁义道。

    袁义给白承英又行了一礼,道:“奴才明白六下的意思。”

    “袁总管这是要走了?”安太师从堂厅外走了进来,看袁义跪地给白承英行礼,便说道:“给六下请过安了?”

    袁义起道:“太师,奴才给六下请过安了。”

    安太师问白承英道:“六下还有话要吩咐袁总管吗?”

    白承英笑着摇了摇头,说:“太师说笑了,我能有什么事吩咐袁总管的?”

    袁义躬着说:“六下,太师,奴才告退。”

    “我有些礼物要是给娘娘的,袁总管把它们带去千秋吧,”安太师说道。

    袁义领命之后,退出了这间堂厅。

    白承英说:“九弟的那两个娘,太师准备怎么安排?”

    “娘娘要荣养她们,”安太师说:“那下官就按娘娘的吩咐,把她们荣养起来。”

    白承英手指摩挲着手里的茶杯,跟安太师道:“太师,御史台那里的事,就麻烦太师了。”

    安太师道:“六下,这种事堵是堵不住的。”

    白承英看向了安太师,说:“那太师的意思是?”

    “一场争执罢了,”安太师说:“只是越传越厉害,圣上不会相信流言的。”

    白承英皱了眉,道:“写在折子里的东西,也能是流言吗?”

    安太师一笑,道:“五下那边的人一定会把这事写在折子里的,只要我们把事写成是争执,再把在京城里疯传的流言也写上,跟圣上言明,这是有人别有用心,唯恐天下不乱,下官想圣上圣明,不会冤枉好人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