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男女之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779男女之事

    现在还愿与太子扯上关系的豪门大户有多少?好容易安家去了人,太子竟然只说了几句闲话,然后就去跟女人厮混了?安太师跟在袁义的后慢慢地走着,心里明白,太子这是做给安锦绣看的,所谓盖弥彰,太子一定是有什么打算了。

    袁义走了一会儿后,回头看了看安太师。

    安太师说:“有话你就说吧。”

    袁义小声道:“太师,太子妃若是会坏事,为何还要留着她?”

    安太师子一趔趄,看着袁义有些不知道自己该拿什么样的神,来对着这位女儿的亲信了。安锦颜再不好,那也是他的女儿,安家的嫡女,你就这样大刺刺地说要杀了安锦颜,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袁义看着安太师道:“太师,我只是实话实说。”

    “唉,”安太师走到了袁义的前,小声道:“有些事,我就是说了,你也未必懂啊。”

    袁义皱眉,一脸的不解。

    安太师继续往前走去,要留安锦颜一命的人不是他啊,是世宗要留这个女儿的命,他这个当臣子能怎么办?哪天安家不能留了,世宗都不用找什么借口,安锦颜上的罪就能害得安家灭门九族了,这是握在世宗手里的安家的短处,他能从皇帝的手里夺东西吗?安锦绣应该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容忍着这个她恨之死的长姐吧?“袁义啊,”安太师跟袁义道:“太子妃之事,你要听娘娘的话,不要私下行事。”

    袁义点一下头。

    安太师说:“袁义,你即点头,那我就相信你了,男儿丈夫一言九鼎。”死士出的人,都是视人命如儿戏之人,安太师不太信的过袁义。

    “我知道了,”袁义说:“太师放心,我只听主子的话。”

    安太师眼角抽搐了一下,只听主子的话,那他方才的那些话白说了?

    袁义不再说话,很恭敬地把安太师送出了千秋

    安太师还没下完千秋的台阶,一个太监跑到了阶下,看到安太师一行人正往台阶下走,忙避到了一边。

    安太师从这太监边走过时,看了这太监一眼,觉得这太监有些面熟,只是想不起来他在哪里见过这个太监。

    袁义送了安太师走,转走到这太监的跟前。

    这太监忙跟袁义小声道:“袁总管,今天天快亮的时候,太子下去了太子妃娘娘的寝室,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

    袁义说:“说了什么?”

    这位东宫的太监摇头,说:“袁总管,太子下与太子妃娘娘说话都很小声,奴才的手下没能听清,只听到太子妃娘娘说了一句,不争就等死的话。”

    袁义说:“太子下在太子妃娘娘那里待了多久?”

    这太监道:“半柱香的工夫都不到,之后太子下就又去了洁侧妃那里,奴才过来的时候,太子下还留在洁侧妃的宫室里没有出来。”

    袁义说:“他跟洁侧妃在做什么?”

    “洁侧妃在弹琴给太子下听,太子下应该在饮酒。”

    袁义从袖里拿了两块碎银放到这位东宫太监的手里,道:“你也小心一些,太子下出不了东宫,不过杀你们是易如反掌的事,到时候安妃娘娘就是救,也不一定能救你们所有人的命。”

    “奴才明白,”这太监得了袁义的赏后,应声道:“奴才回去后,会让下面人都小心的。”

    袁义冲这太监点一下头。

    这太监转快步走了。

    袁义走回到了千秋里,就听见后有大内侍卫喊:“大人来了?”

    袁义转,看见韩约到了台阶下。

    韩约走上了台阶,走到了袁义的跟前,不用袁义开口问就道:“我来见娘娘复命。”

    “你跟我来,”袁义说:“主子在小花厅里。”

    韩约跟在袁义的后往小花厅里走,小声说:“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袁义说:“我去东宫了。”

    袁义没事不可能跑东宫玩去,韩约一想到东宫又有事了,顿时就头晕。

    袁义说:“事找到你了,你心烦也没用。”

    韩约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就发狠道:“这是没完没了?寻死吗?!”

    袁义看着韩约一笑。

    韩约现在看袁义的笑脸已经没有脾气了,抬手揉了揉鼻子,跟着安锦绣走到今天了,再难他也得跟着往下走啊。

    小花厅的庭院里,紫鸳带着白承意在玩陀螺,四九和七九站在一旁看着,不时指点白承意两句。

    袁义和韩约走进院门之后,白承意大力地把陀螺一抽,这个陀螺打着转,一路转到了韩约的脚下。

    韩约没敢抬脚踩白承意的陀螺,弯腰把这陀螺拿在了手里。

    “韩大人?”白承意追着陀螺过来,看到来人是韩约后,给了韩约一个大大的笑脸,说:“你怎么来了?”

    韩约笑着给白承意行礼,说:“下官见过九下。”

    白承意跑到了韩约的面前,小大人一般地说:“韩大人免礼吧。”

    韩约把陀螺递给了白承意,说:“九下连陀螺都会玩了?”

    白承意得意道:“是啊,四九和七九现在都玩不过我了。”

    四九和七九站在白承意后没吱声,他们就是再会玩陀螺这东西,也不能玩得比九下好啊。

    韩约这时看向了紫鸳。

    紫鸳望着韩约一笑。

    韩约看紫鸳冲自己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走吧,”袁义跟韩约说。

    韩约没等袁义迈步就已经走到了紫鸳的跟前。

    紫鸳下意识地就捂住了自己脸上受伤的地方。

    韩约说:“啥都看不出来,你捂什么?”

    紫鸳低着头说:“你来见主子?”

    韩约说:“你还好吧?”

    紫鸳点一下头。

    韩约挠挠头,没话找话地说:“现在又是你伺候九下了?”

    “跟我进去吧,”袁义从两个人的边走过,往小花厅走去。

    韩约望着紫鸳咧嘴一笑,跑了几步,跟在了袁义的后。

    白承意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会儿还是他手里涂绘的七彩斑斓的陀螺更能吸引九下的注意力。

    四九和七九虽然没有女人,可是韩约和紫鸳的事他们都知道,七九小声跟四九道:“跟我听说的一样,韩大人一遇上女人的事就犯傻。”

    四九也觉得韩约方才望着紫鸳笑的样子很蠢,但他比七九要稳当点,没直接说韩约遇上女人就犯蠢的话,只是说:“那不是他喜欢紫鸳姑姑么。”

    七九摇摇头,说:“痴种。”

    “你们在说什么?”白承意抬头问自己的这两个暗卫。

    四九和七九忙都住了嘴,要是现在就教九下男女之事,安妃娘娘就是人再好,怕是也容不下他们了。

    “九下,”紫鸳走到了白承意的跟前,小声道:“我们继续玩陀螺啊。”

    “行,”白承意把陀螺往地上一扔,说:“我这一次要抽它转半个时辰!”

    紫鸳蹲下,替白承意往陀螺上缠线。那跟袁义把话说开之后,紫鸳回到房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哭完擦干眼泪之后,紫鸳学着把袁义放在心底,忘不了,却也不再去想了。

    小花厅里,韩约跟安锦绣说了他去六王府见白承英的事,说:“娘娘,六下答应尽快把消息给四下送去。”

    安锦绣让韩约坐下说话,道:“让四下杀夏景臣,六下没问为什么?”

    韩约说:“六下问了,下官说五下为了这个夏景臣费了这么大的劲,这个夏景臣对四下来说一定是个祸害,所以娘娘才请四下务必尽快解决夏景臣,然后六下就答应了。娘娘,六下说他替四下谢谢你了,哦,”韩约说着,从衣襟里拿出了一个木制雕花的匣子,说:“娘娘,这是六下送您的谢礼。”

    袁义过来从韩约的手上拿过了匣子,拿到了安锦绣的面前后,让匣子对着自己,打开匣盖,看了匣之物后,才把匣子送到了安锦绣的面前,说:“主子,是猫眼石。”

    安锦绣看看匣子,里面放着十八颗猫眼石,光看光泽,便知这十八颗猫眼是上品。

    韩约说:“娘娘,六下说娘娘无事可把玩一下。”

    安锦绣看向了韩约,说:“有劳你跑这一趟了。”

    韩约忙说:“娘娘,这下官份内之事,谈不上辛苦。”

    袁义把匣子关上,放到了安锦绣手边的茶几上。

    “方才太师来看我,”安锦绣跟韩约小声道:“我问了太师流民之事。”

    韩约忙说:“娘娘,太师愿意管这事吗?昨夜下官去六下的府时,六下跟他的幕僚也在说这事儿。”

    袁义说:“六下怎么说?”

    韩约说:“娘娘,六下说此刻户部拿不出粮来,他想以四下的名义放些粮出去。”

    白承英跟韩约说这事,就是想通过韩约的嘴告诉自己这事了,安锦绣点一下头,道:“这个时候给四下挣一个好名声,是件好事,就让六下去做好了。”

    “六下只是担心二下现在也有这个打算,”韩约说:“娘娘,六下说他想跟娘娘讨一个主意。”

    袁义说:“你这是替六下跑腿来了?”

    韩约说:“六下是给了我赏钱,娘娘,六下的赏钱下官能收下吗?”

    安锦绣一笑,说:“你留着做老婆本吧。”

    一说到老婆,韩约着脸跟安锦绣笑道:“娘娘,等圣上得胜归朝之后,下官就准备跟圣上求娶紫鸳。”

    安锦绣看向了袁义。

    袁义笑道:“行啊,只要你愿意娶,娘娘与我都没有意见。”

    韩约看着安锦绣道:“娘娘?”

    “我还能拦着你娶妻吗?”安锦绣把目光从袁义的上收回来,看着韩约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