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如有可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778如有可能

    袁义陪着安锦绣在小花厅里坐到了天明,陪在安锦绣的边,看着这个女子安好,这才是他的心安。

    安太师的书房里,安太师看着安元信,等着自己的这个三子开口。

    安元信则是一脸倔强地看着安太师,嘴唇静静地抿着,在安太师的面前站了半天,安三公子愣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父子两僵持了半晌之后,安太师终于是开口道:“你还真跑到东宫去了。”

    安元信梗着脖子道:“父亲也没有说我不能去啊,若是父亲怕娘娘生气,就跟娘娘说,这事是我一人做下的。”

    安太师冷哼了一声,道:“太子与太子妃与你说了什么?”

    “父亲不问问太子妃好不好?”

    安太师说:“她还活着,我要问她什么?”

    这话足够无,安元信除了瞪着自己的父亲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说,”安太师道:“太子妃与你说了什么?”

    安元信道:“反正我与太子妃娘娘说了什么,宫室外一直有安妃娘娘的人听着,父亲去问安妃娘娘好了。”

    “元信,”安太师道:“有件事你最好给我搞清楚,现在养着你和你妻儿的是安家。”

    “是,”安元信冷道:“儿子谢父亲的养育之恩。”

    “太子妃与你说了什么?”

    “问您和母亲的好,”安元信道。

    “嗯,”安太师说:“还有呢?”

    “太子妃娘娘说,让大哥小心,安家后也许会落到安元志的手里,”安元信说道:“父亲,这话我要告诉大哥吗?”

    安太师道:“元志不会跟你大哥争安家的,还有呢?”

    安元信把头一摇,说:“没有了。”

    “没有了?”安太师道:“元信,你不要骗我。”

    安元信说:“父亲不信,可以去问安妃娘娘。”

    安太师冲安元信一挥手,道:“你下去吧。”

    安元信一愣,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过关了。

    安元信的神,安太师看得很清楚,当下心里就有了数,这个儿子有事瞒着他。在安元信退出去之后,安太师是连声叹气。安锦颜不甘心归不甘心,可是要拉着安家跟她一起赌命,安太师想自己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来人,”安太师冲书房外喊了一声。

    大管家应声走了进来。

    安太师吩咐大管家道:“去告诉跟着元信的人,元信后不管做了什么事,都要来告诉我知道。”

    大管家一惊,这是要把安三少爷看起来了?

    “什么也不要问,你去办这事吧,”安太师道。

    大管家领命退了出去。

    书房外,安元喊了安太师一声:“父亲。”

    “进来,”安太师道。

    安元走进了书房。

    “见过元信了?“安太师问道。

    “方才在院外见到三弟了。”

    “他怎么说?”

    安元摇头,说:“他什么也不肯说。”

    “太子妃的事,你不要碰,”安太师道:“你是安家的嫡长子,你若是凑上去,我们安家对外就说不明白了。”

    “儿子明白,”安元道:“只是元信他……”

    “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安太师没等安元把话说完,就道:“后你养着他就是,若是真的不行,我安家……”

    “父亲,”安元叫了起来,没让安太师把要赶安元信出府的话说出来。

    安太师一笑,道:“元,后等你当了家,你就知道该做什么了。”

    “父亲,”安元说:“儿子后会劝着元信一些,不会让他做错事的。”

    “你能劝得动他?”

    “父亲,你让元信去见太子妃娘娘,不也是想知道太子下想做什么吗?”安元道:“父亲,您这也是在利用元信啊。”

    安太师冷道:“你去吧,不要再说了。”

    安元只得往外走,对着安太师这个父亲,安元觉得很多心里话,他没法说。

    天亮之后,安太师一刻也没有耽搁,只直接就坐轿进了宫里。

    安锦绣正在千秋里等着安太师呢。

    “娘娘,”安太师见了安锦绣行礼落座之后,就道:“昨晚元信去见了太子下与太子妃娘娘。”

    “这事我知道了,”安锦绣道:“袁义说太子妃沾茶水在桌上写了些字。”

    安太师说:“这个元信没说。”

    “那父亲你问出什么来了?”

    安太师摇头道:“太子妃只说要元小心元志,下官想这事娘娘应该知道了。”

    安锦绣点一下头。

    “娘娘放心,”安太师说:“下官知道该怎么做。”

    安锦绣也不多说,只说了一个“好”字。

    袁义这时给安太师奉了茶上来,道:“太师,请用茶。”

    安锦绣看着安太师喝了一口茶后,才道:“太子妃那里的事,就有劳父亲费心了。”

    安太师还是那句话,跟安锦绣说:“娘娘放心。”

    “外公,”白承意这时从小花厅外跑了进来,看见安太师后,大声喊了安太师一声。

    安太师忙就站起了,给白承意行了一礼,道:“下官见过九下。”

    白承意把小手一挥,说:“外公,在这里你就不必跟承意多礼了。”

    安太师笑道:“下官多谢九下了。”

    白承意理所当然地道:“外公是长辈嘛,外公你坐啊。”

    安太师这才又坐下了。

    “母妃,”白承意看安太师坐下了,才跑到了安锦绣的跟前,喊了安锦绣一声。

    “用过早饭了?”安锦绣摸一下儿子的头。

    “吃过了,”白承意说:“我跟四九和七九一起吃的,母妃,你怎么每天都比承意起得早呢?”

    安锦绣一笑,说:“因为母妃是大人了啊。”

    白承意小嘴一噘,说:“承意也是大人了。”

    白承意这话一说,安太师和袁义都笑了起来。

    安锦绣伸手戳一下白承意乎乎的脸蛋,说:“明明就还是一个小豆丁。”

    白承意捂着被安锦绣戳了的小脸,跑到了安太师的跟前,说:“外公,承意是大人了吗?”

    安太师把白承意抱坐到了腿上,说:“九下还得再长长。”

    白承意说:“我比一般小孩长得快。”

    安太师忙点头说:“是,九下可是龙子,当然比一般的小孩长得快。”

    看着安太师抱着白承意说话的样子,安锦绣扬了扬嘴角,只要有白承意在,安家就不可能再投到太子那边去,辅政跟摄政,只相差一字,却是天差地别。

    “娘娘,”安太师笑着跟安锦绣道:“九下又长高了不少。”

    安锦绣笑了笑,道:“二下可能会提让太子去看望皇后的事。”

    安太师说:“娘娘不吗?”

    “心愿太快达成反而让人生疑,”安锦绣道:“太师想办法拦几次吧,让他们辛苦一些。”

    安太师点头道:“下官知道了。”

    “还有,”安锦绣说:“京城外多了很多流民,这是怎么回事?”

    安太师说:“娘娘也知道这事了?”

    “待在帝宫里,我知道的事不多,”安锦绣说:“这还是去给圣上呈内宫折的,大内侍卫回来后跟我说的,太师,你们要怎么安排这些流民?”

    安太师说:“娘娘,现在户部库的粮都供圣上的大军用了,这些流民,朝廷暂时无能为力了。”

    袁义说:“那朝廷就不管他们了?”

    安太师说:“这些流民是从北地来的,朝廷准备贴出告示,让他们往南去。”

    安锦绣说:“往江南?”

    安太师说“南方是富庶之地,他们去南方,总能找到活路的。”

    安锦绣摇头道:“马上就要入冬了,那些流民怎么走到南方去?”

    安太师说:“那娘娘的意思是?”

    “发些粮吧,”安锦绣道:“就算户部无粮,以安家的名义施些粥米也是好的吧?”

    安太师听了安锦绣的话后,低头看看怀里的白承意,心突然一动,抬头跟安锦绣道:“下官知道了,安府里是还有些存粮,这事下官去办。”

    “不要以九下的名义,”安锦绣知道安太师在打什么主意,马上就跟安太师道:“太师也知道,后宫不得干政。”

    白承意说:“外公,母妃说的对,后宫不得干政。”

    安太师满口答应道:“娘娘放心,下官知道该怎么做。”

    “娘娘,”袁章这时在小花厅外喊了一声。

    “进来,”袁义道。

    袁章从外面跑了进来,跟安锦绣道:“娘娘,有宫门的太监来报,二下在尚书省召众臣议事,请太师过去一趟。”

    安锦绣看向了安太师,说:“看来二下的动作很快。”

    安太师把白承意放到了地上,起道:“下官这就去尚书省。”

    “你送太师一下,”安锦绣跟袁义道。

    袁义点头。

    白承意看安太师和袁义、袁章都退出去后,又跑到了安锦绣的跟前,说:“母妃,为什么你们说的话,承意都听不懂?”

    安锦绣把白承意搂在了怀里,如果可以,她希望白承意永远不要懂这些。

    “母妃?”白承意拉着安锦绣的袖子晃。

    “等九下再大些,九下就懂了,”安锦绣敷衍白承意道:“现在九下要做的事,就是快点长大。”

    白承意把头埋在安锦绣的怀里,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袁义跟安太师一前一后地走在千秋的回廊里,为了照顾上了年纪的安太师,袁义的步子迈得很慢。

    安太师小声道:“昨天是你去东宫的?”

    袁义说:“回太师的话,是我。”

    “太子没与安元信说话?”安太师小声问道。

    袁义说:“太子下只与三少爷说了几句闲话,之后就去了洁侧妃那里,三少爷离开东宫后,太子下还没有从洁侧妃那里出来。”

    安太师听了袁义的话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给读者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