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白发送黑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771白发送黑发

    世宗听了老船工的话后,也没有动怒,只是让几个船工带着他们一行人,去看过河的地方。

    船工们把世宗一行人往南带着走了七八千米的地才站了下来,还是那个跟世宗说话的老船工,指着面前的一处地方,跟世宗道:“圣上,就是这里了,小人们长年在这向南河摆渡行船,这里是离对岸最近的地方了。”

    世宗看看这里的河水,平里清澈的河水,这个时候呈浑黄色,河底的泥沙都被水流带了起来。

    白承看了这河水后,直接就跟世宗道:“父皇,元志他们过不去。”

    “让人下去游一下,”世宗却道。

    皇帝金口玉言,知道下去会死,还是有一个船工,在腰上绑了粗绳,下到了向南河里。

    君臣们目不转睛地看着这船工。

    让世宗失望的是,这个号称这一带水最好的船工下了河后,就被水流冲出去有百米远,要不是腰间的粗绳够结实,这船工一定会被水冲走,最后逃不过一个死字。

    众人七手八脚地把这船工拉上岸。

    安元志没用世宗发话,便快步走到了这个船工的前,大声问道:“你怎么样?还好吗?”

    这船工上了岸后,不但全冻得发紫直打哆嗦,张着嘴也说不出话来。

    安元志蹲下了来,伸手要去碰这船工,没想到这船工突然就上半往前一,安元志下意识地就伸手一扶这船工。让众人都没想到的是,这船工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喷了安元志一脸。

    安元志扶着这船工,满脸的血很快就被雨水冲走了,可他人回不过神来。

    “他腰断了!”这时,有人惊叫了起来。

    众人一起看向这船工的腰,就看绑在这船工上的粗绳紧紧地勒进了船工腰上的里,将这船工的腰勒得变了形,有血正一点一点从皮和粗绳相贴的地方渗出来。

    “你醒一醒,喂!”安元志这时也叫了起来。

    众人再看安元志,发现被他半抱着的船工这会儿口不停地往外吐着血,两眼翻白。

    “荣双,”世宗喊了一声。

    荣双快步跑到了这船工的跟前。

    安元志急之下,还试图用手去堵这船工嘴里的血,一边还冲荣双急声道:“这要怎么办啊?”

    荣双伸手还没碰到这船工的体,这船工就在安元志的怀里抽搐了一下,随即就不动弹了。

    “他,他怎么了?”安元志问荣双。

    荣双探一下这船工的脉搏,然后冲安元志摇了摇头。

    安元志不相信地伸手去试这船工的鼻息,发现就这么片刻的工夫,这个船工已经没了气息。

    荣双起小跑到了世宗的面前,禀道:“圣上,这人死了。”

    世宗的边顿时响起一片抽气声,

    几个站在一旁的船工已经抽泣了起来。

    人没被冲走,没被淹死,却被绳子勒死了,世宗铁青了脸。

    有将官道:“这人在水里应该就已经被勒吐血了,只是他人在水里,我们看不到罢了。”

    安元志还抱着死了的船工,扭头看向了世宗道:“圣上,怎么办?”

    “该死!”世宗咬牙说了一句,这样湍急的河水,别说是五万精兵,就是再加五万,也不够填这河水。

    白承还要说话,有官员在后面拉了他一把,冲白承使了一个眼色,白承闭上了嘴。

    世宗转就走。

    “元志,走了,”上官勇喊还呆在那里的安元志。

    安元志低头再看一眼怀里的船工,把这船工轻轻地放到了地上。

    一旁的几个老船工看安元志把人放下了,才一起围了上来,其一个哭得格外伤心。

    “他,”安元志看着这个痛哭流涕的老者。

    “这是他的儿子,”一个老船工跟安元志道。

    安元志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

    “走吧,”上官勇走过来,拉安元志走。

    “不要伤心了,你好歹家里还有儿子,不怕死了没人送终啊。”

    船工们劝慰丧子船工的话,一字不落地被上官勇和安元志听进了耳朵里。

    安元志要转去看,却被上官勇拉着往前走,“不用看了,会有人给他们钱的,”上官勇小声道。

    安元志说:“这人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

    “是圣上让他死的,”上官勇说:“你有什么话要说?”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这只是一个草民。安元志默不作声地跟着上官勇走了一会儿后,突然就跟上官勇道:“这不公平。”

    上官勇目光很诧异地看了安元志一眼,这世上本就没有公平可言,安五少爷不知道吗?

    安元志轻轻甩开了上官勇拉着他的手,深吸了一口气,说:“姐夫,圣上还会让我们午后时分过河吗?”

    “不会了,”上官勇道:“这样的河水,谁下去都是死,船工死了不要紧,但你们就是死,也应该死在沙场上。”

    安元志撇嘴一笑,跟上官勇说了一句:“命这东西啊。”船工应该死在水里,从军之人应该死在沙场之上,就这是所谓的天命吗?

    “将军,少爷,”袁威这时给上官勇和安元志把马牵了过来。

    上官勇道:“圣上他们呢?”

    袁威小声道:“圣上上了马,什么话也没说,就往军营里去了。”

    安元志说:“那四下呢?”

    袁威说:“四下带着人,跟着圣上回军里去了啊。”

    “妈的,”安元志小声嘀咕道:“那这么怎么办?我们就在这里淋雨吗?”

    袁威说:“这我怎么知道?圣上一句话也没说啊。”

    上官勇道:“我们先回军里去,这里留一队人看着。”

    安元志说:“这也是个四下能下令,立威的机会吧?他就这么走了?”

    “少说几句吧,”上官勇说着话翻上了马。

    袁威也上了马,跟上官勇一起坐在马上看安元志。

    老船工的哭声站在他们这里,隔着大雨声,还是能听得见。安元志回头往河边看了一眼,心突然就又感觉愤怒,明明知道过不了河,干什么非要人下河去?

    “元志,”上官勇又喊了安元志一声。

    安元志上了马,就着雨水洗了一把脸。

    袁威说:“少爷,你衣服上也有血。”

    安元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襟,这上面也是沾着点点血迹。

    “走,”上官勇打马往军营跑去。

    袁威在这时也往河边上看了一眼,跟安元志小声叹道:“这人上有老父,家也应该还有妻儿吧,就这么死了。”

    安元志冷着脸,挥鞭催了一下马,跟袁威道:“我们***就是臣子,圣命不可违,谁也救不了他。”

    袁威跟在了安元志的后,他同这个船工,却没有安元志这会儿的愤怒,死士的出,让袁威习惯于认命。

    君王和臣子将军们都走了后,才有一个校尉走到了几个船工的跟前,递了一个木盒给丧子的老船工,道:“这是圣上赏你的银子,把他好生安葬吧,这里面的银子可供你家三代衣食无忧了。”

    老船工手捧了分量很沉的木盒,在老伙计们的提醒下,冲世宗走的方向谢了恩,回头看着儿子的尸体还是痛哭,再多的银子也买不回儿子的命啊。

    世宗回到军帐里后,灌了两杯水下肚后,才把想发怒的心思压了下去。这是老天爷在跟他作对,他这会儿能跟谁发火去?

    白承带着众臣进帐,行了礼后,就没人敢说话了。

    “上官勇他们呢?”世宗看看帐的众臣,问道。

    白承道:“父皇,卫国侯和元志还没有回来。”

    “这个安元志,”世宗道:“杀人不见他怕,死了一个船工,他倒是知道心疼了。”

    白承没接这世宗这话,说:“父皇,元志他们还要过河去吗?”

    “等雨势小了再说吧,”世宗说道:“你们退下,让朕一个人待会儿。”

    “父皇……”

    “退下,你还要朕请你出去?”世宗看了白承一眼。

    白承这才带着众臣又退出了军帐去。

    荣双没跟着白承出帐去,快步走到了世宗的桌案前,递给了世宗三枚丸药,小声道:“圣上,您现在不能动怒啊。”

    世宗接过了丸药,没用水,直接就把这三枚丸药干咽了下去。

    荣双给世宗倒了一杯水,说:“圣上,这天要下雨,您生气也没用啊。”

    “是啊,”世宗道:“只能等了。”

    安元志跟着上官勇到了军大帐前的时候,白承泽已经先他们一步到了,站在军帐前跟白承说着话。

    “卫朝,元志,”白承看上官勇和安元志到了,喊了两人一声。

    上官勇和安元志给两位皇子行礼。

    “卫朝回来了?”军帐里传出了世宗的声音,道:“进来。”

    上官勇不放心地看了安元志一眼,走进了帐去。

    “你的伤怎么样了?”白承泽问安元志道。

    安元志说:“五哥,我没事,倒是五哥你,看着脸颊发红,你发了?”

    白承泽小声道:“有一点。”

    “生病就在帐歇着吧,”安元志说:“这雨下成这样,谁也走不了啊。”

    白承泽说:“没想到你也有怕的时候。”

    “老五,”白承一听白承泽跟安元志说这话,忙就道:“行不了军这事与元志无关。”

    安元志抬头看了看天。

    白承泽一笑,说:“我就是这么一说,元志你不要往心里去。”

    “五哥,”安元志看向了白承泽道:“都是爹生娘养的,我是觉得,人该惜命的时候,还是应该惜命。”

    白承泽说:“为武将可以贪生怕死吗?”

    安元志笑了起来,说:“那按五哥的意思,我得带着五万人去喂向南河神的肚子去吗?五万条人命,不是五万块石头啊,五哥。”

    给读者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