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5少爷也卖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老农看着袁威跑远,咳了几声后,叹了一口气。

    这家的长子道:”人埋在这里了,他走得倒是干脆。”

    “从军就是玩命,”老农道:“军人要是畏死,他们还打什么仗?”

    老农在家一向说一不二,长子也是个过四旬的汉子了,被老父亲这一说,低头不敢再言语了。

    “云霄关啊,”老农回头看看新垄起的土堆,小声道:“听闻沙邺国主藏栖梧与圣上同岁,两位少年时就是对头,这一次再对上,不知道我祈顺大军是赢是输啊。”

    小儿子不在乎地道:“云霄关离我们这里远着呢。”

    老农摇了摇头,云霄关说起来离着京畿之地千山万水,可是失了云霄关,沙邺大军马踏原之后,哪个祈顺人能得太平?

    二子这时道:“都不要再说了,爹当过兵,知道的东西自然比我们多。”

    “这坟要看好了,”老农不再跟儿子们说国事,指着赵田的坟茔跟三个儿子道:“我们拿了那军爷的钱,就不能不管事。”

    三个农人一起点头称是。

    “三之后,老二去一趟京城,”老农又道:“自己小心。”

    二子点头应下了。

    四个农人在赵田的坟前三鞠躬后,三个儿子这才簇拥着老父,往山下走了。

    袁威回到军营里的时候,安元志一行人还没有回来,老六子几个人却已经吃过了晚饭。

    “查得怎么样?”袁威回到帐后,顾不上喝口水,就问老六子道。

    “我们顺着血一路找到了一片竹林里,”老六子说道:“林里有脚印,都是厚底靴,男人的。”

    袁威说:“是军人?”

    老六子耸耸肩膀,说:“差不离。”

    有兵丁这时给袁威送了饭来,这个时候了,送上桌的只能是冷饭冷菜了。袁威也不嫌弃,用水泡了饭后,把一碗饭几口就扒完了。

    “少爷回来了,”就在袁威放下碗筷的时候,有一个死士侍卫伸头进帐来喊了一声。

    袁威几个人又出了帐,就看见安元志陪着一位将军进了后军营。

    安元志下了马后,冲袁威几个人点一下头,便又面向了被自己迎进军的将军,道:“刘将军,你先把你的手下安顿一下,我一会儿就陪你去军营见圣上。”

    这位刘将军冲安元志一抱拳。

    袁威这会儿凑到了安元志的前,说:“他就是少爷要接的人?”

    安元志点一下头,说:“他要再不来,我就得往回走到京都城去了。”

    袁威啧了一声,小声道:“事办好了。”

    安元志说:“信呢?”

    “写了,那户人家答应我三天之后就送信去京城。”

    “老六子他们呢?”

    “顺着血找到了竹林里,里面有脚印,全是厚底靴。”

    “我说过了,一定是五,”安元志伸了个手掌给袁威看。

    袁威说:“人是皇子下。”

    安元志撇一下嘴。

    刘将军安排了一下自己的手下,就过来跟安元志说:“五少爷,我们去见圣上吧。”

    安元志忙就手往前一伸,说:“刘将军请。”

    世宗这会儿在军帐里,由荣双盯着,喝了一碗药下肚。

    安元志陪着刘将军到了军帐外后,就不能再陪着这位进去见世宗了,冲刘将军往军帐里努一下嘴。

    刘将军迟到了快一天,这会儿心忐忑,整了整衣冠后,站在军帐前大声请见。

    不一会儿,吉和在帐掀开了帐帘,冲外面说:“刘将军,圣上让你进来。”

    袁威这时在后面拉了安元志一下。

    安元志说:“怎么了?”

    袁威视意安元志看他们的右手边。

    安元志扭头去看,就看见白承泽正带着人从他们的右手边,往军帐这里走过来。

    “怎么办?”袁威小声问安元志道。

    “就当什么也不知道好了,”安元志说道:“我们走。”

    安元志这里转想走,白承泽却道:“元志,看见我就要走?”

    安元志咬一下牙,转过面向了白承泽,笑道:“这黑灯瞎火的天,原来是五哥来了。”

    白承泽走到了安元志的前,上下打量安元志一下,说:“你把刘高正接回来了?”

    安元志点头说:“是,我都准备再见不着人就往回走了,没想到刘将军带着人过来了。”

    白承泽说:“这么巧?”

    安元志说:“是啊,我也跟刘将军说,事怎么就这么巧呢?”

    白承泽说:“路上没遇到什么事?”

    “没有啊,”安元志挑一下眉头,说:“知道我们大军从这儿过,路上连个行人都看不见,五哥,我能遇上什么事?”

    “没遇上事就好,”白承泽伸手拍一下安元志的肩膀。

    安元志看看白承泽放在自己肩头上的手,笑道:”五哥怎么也到军来了?圣上找你?”

    “你这个安五少爷啊,”白承泽手指指着安元志一笑,说:“为人子,我得来给我父皇请安啊。”

    “啊,”安元志说:“原来如此。”

    “你也是他的半子,”白承泽说:“一会儿刘高正出来了,你去给你的岳父大人请个安吧。”

    “知道了,”安元志冲白承泽一抱拳,说:“元志先谢过五哥提点了。”

    “我先回后军了,”白承泽又拍一下安元志的肩膀,轻声笑着道。

    世宗的军帐前,这个时候站着很多军的将领和随行的官员,白承泽与安元志站在一起说话的样子,看在这些人的眼里,就是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

    安元志在卫**的地位举足轻重,现在看着他与白承泽谈笑的样子,有不明真相的将领、官员心里都犯嘀咕,都说上官勇与四下白承交好,现在安元志怎么看着是与五下白承泽交好的样子?难不成上官勇与安元志之间,其实也有间隙了?

    “安五少爷娶得可是云妍公主下,”有人小声跟左右的人道:“云妍公主下与五下,可是一母同胞。”

    众将领、官员听了这位的话后,觉得自己好像又明白了些什么。

    白承泽与安元志当众演了这出兄友弟恭的戏后,带着人走了。

    安元志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用手揉着感觉有些发酸的腮帮子。

    袁威踢着脚下的石子,说:“这戏得演到什么时候?”

    安元志往地上唾了一口,说:“老子也想知道,现在老子这样,像不像卖笑的?”

    袁威咧嘴一笑,他可不敢说什么,青楼里的小倌还没安元志漂亮这样的话,虽然他不是没听人说过这话。

    “四下,”这时在军帐前的人纷纷小声叫了起来。

    安元志抬头一看,白承从他和袁威的左手边走了过来,后还跟着上官勇一帮人。

    “老天爷,”袁威小声道:“这才是太子爷的架式呢。”

    安元志往地上又唾了一口,他这会儿牙疼。

    白承到了军帐前后,有一个材不高,穿着四品武官常服的精瘦男子,走到了白承的面前,躬跟白承说了几句话。

    袁威说:“听说那个人就是圣上边的暗卫首领,叫暗零。”

    “什么破名字,”安元志嘀咕了一声。

    “当暗卫死士的能有什么好名?”袁威说:“我以前还叫圆威呢。”

    “嗯,”安元志说:“袁义以前叫圆一。”

    袁威叹了一口气,说:“要不是少爷和夫人,我跟大哥也活不到这时候。”

    安元志想到了那时他和安锦绣赶着车,去大理寺救袁义和袁威的场景,突然就跟袁威小声道:“有时候我就觉得我姐是个算命的。”

    “啥?”

    “不然她怎么知道要去救你俩呢?”

    袁威说:“夫人说她想去买下人的啊。”

    安元志一笑,说:“这话也就你信。”

    袁威说:“赶巧了呗,这就是缘份。唉,那时候看见夫人,我就在想,我的妈啊,这世上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呢。”

    安元志抬腿就踹袁威。

    “我这是夸夫人,”袁威忙拉住了安元志,说:“开玩笑呢?我能有别的心思吗?我有老婆了!”

    安元志白了袁威一眼。

    袁威的媳妇,这两人成亲后的第二天他是见着了,安元志是想不明白,袁威跟着他一路从南到北的,美人也见了不少,给自己找的老婆竟然跟美人连个边都搭不上。

    “怎么了?”袁威看安元志的脸又有点扭曲了,问安元志道:“你想到办法为赵大哥报仇了?”

    “威啊,”安元志喊了袁威一声。

    袁威说:“你说啊,要怎么杀?”

    安元志说:“你那媳妇长得还没你好呢,你到底看上她什么了?”

    袁威的子往前一倒,他这里摩拳擦掌准备杀人呢,这少爷说他比他老婆长得漂亮!

    安元志说:“你说个理由给我听听吧。”

    袁威瞪着安元志道:“我媳妇哪儿不好了?”

    安元志说:“你媳妇说话声音也大,笑起来咯咯咯的,也不像是个温柔的人啊。”

    “从小种地的人,温柔能让她吃饱饭?”袁威呛了安元志一句,说:“少爷,她是我媳妇,我喜欢就行了,你什么心?”

    安元志叹口气,说:“以后你俩生的女儿还是像你吧,不能长大了嫁不出去啊。”

    袁威要跟安元志急眼了,他是真没想到,安五少爷这么不待见自己的媳妇呢。

    “元志!”这时,白承的声音传进了安元志的耳朵里。

    众人看安元志终于知道抬头看四皇子,不知怎地都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位安五少爷是不是故意的,四下喊了他三声,这位愣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上官勇这时看着安元志道:“你跟袁威有什么要紧的话要说?四下叫你,你没听见?”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