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2相像不到的报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白登凑到了白承泽的跟前,小声道:“爷,安元志闹了这一出,圣上会治他的罪吗?”

    白承泽只是看着王襄的府宅,没有作声。押解犯人的途发生犯人逃跑,还让一个朝廷命官一家因此被害,这个错,足以被定为死罪,可是犯错的人是安元志,就凭着这个人是安锦绣的胞弟,白承泽相信他的父皇最多骂安元志几句,这事也就算了。一个王襄跟安元志想比,算得了什么?

    白登看白承泽不说话,知趣地退到了一旁站下了。

    侍卫长这时用肩膀撞一下白登,让白登看四周。

    白登看看他们的周围,江潇庭带着人走了后,他们这里现在站着的全是卫**了,白登顿时感觉他们五王府的十几个人站在这里,势单力薄。

    侍卫长走到了白承泽的后,说道:“爷,是不是派人回府再叫点人手来?”

    白承泽听了侍卫长的话后,才看了看自己的遭,道:“你就是把全府的人都叫来了,人数上也比不过这里的卫**吧?”

    侍卫长说:“安元志是想杀爷啊!”

    “我也想杀他,”白承泽道。

    侍卫长噎了一下。

    “没什么好怕的,现在上官勇就是把他的卫**全都带过来,他也不敢冲我下手,”白承泽小声道,他这会儿看到在这里带兵的将军是谁了,正是那个在江南把他堵在林家大宅里的戚武子。

    侍卫长不依不饶道:“这事爷得让圣上知道啊,安元志大逆不道,爷怎么能放过他?”

    “没有证据的事,我要怎么告安元志?”白承泽笑了起来。

    “我,我们都可作证啊,”侍卫长急道:“圣上不信爷的话,信他安元志的话?”

    白承泽冲侍卫长摆了摆手,“你们都是我的人,安元志只要说你们是为主效忠,那你们说什么,我父皇都不会信的。”

    “那卫**为安元志作的证,也是为主效忠啊,”侍卫长道:“圣上为何要信他们的谎话?”

    “我们是主仆,他们可不是,”白承泽笑道:“这个不能比的。”

    “那,”侍卫长气道:“那这事就只能这么算了?”

    “若是王襄的府里还有活人,我还有些办法,”白承泽叹一口气,“只可惜我看这府里,应该没有活人了。”

    又是一声巨响从王宅里传了出来,不知道又是那一幢房屋在火坍塌了。

    “这么个烧法,肯定没法进去找人啊,”侍卫长说道。

    白登这时又跑了上来,说:“爷,这府里开有后门啊,会不会有人从后门逃出去了?”

    白承泽摇头,既然是要灭门,上官勇怎么会犯这种让人从后门逃走的错误?王襄的府,应该在今天之前就被上官勇的人看死了。

    白登和侍卫长不说话,这个亏,自家的主子看来只能默不作声地吃了。

    一道火焰从王宅的大门门头上窜了起来。

    “围墙要倒了!”一个五王府的侍卫扯着嗓门叫了一声。

    王宅的木制大门应声而倒。

    白承泽眼睁睁地看着王宅的围墙在他的眼前,瞬间坍塌,坚硬的石块,在大火如纸片一样不堪一击。“安锦绣!”白承泽看着眼前燃着大火的废墟,在心里念着安锦绣的名字,下决心动袁义的时候,白承泽就知道安锦绣不会坐以待毙,只是他没有想到安锦绣会这样报复他,恨不得一下子将他踩进泥潭里,让他永世不得翻的报复。

    “他们到底倒了多少油?”白登在白承泽的后小声道:“这火怎么烧到现在还不灭?”

    军攻城所用的油料自然就是这么厉害,白承泽对此心知肚明。

    “他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呢?”被安元志留下来的袁威,这会儿小声问戚武子道。

    戚武子往白承泽那么看了一眼,说:“他疯了呗。”

    袁威嘴角抽搐了一下。

    上官勇这时跟江潇庭骑马走在城南的街市上,被今天逃犯的事一闹,城南街市上的商家全都关门歇业了,在街上摆摊的小贩们也都不见了踪影。

    江潇庭跟上官勇道:“这街上的人不是去刑场那里了,就是去王襄府那里看闹了。”

    上官勇看看眼前空的街道,说:“江大人,今天元志犯错,让江大人受累了。”

    江潇庭很后悔今天带着兵来城南街市,只是这会儿他只能跟上官勇笑道:“侯爷太客气了,江某职责所在,做份内之事,谈不上受累。”

    上官勇冲江潇庭抱一下拳,算是再次谢过。

    江潇庭说:“所幸没人逃走,五少爷在圣上面前还能交差。”

    上官勇道:“但愿圣上不要发怒吧。”

    江潇庭没接上官勇的这句话,世宗对此事会是个什么反应,江潇庭不敢猜。

    安元志这时正跪在世宗的面前请罪,跟他一同跪着的是韦希圣。

    世宗问安元志道:“你就是这么办差的?”

    安元志低头不语。

    “还让逃犯冲进官员的府宅,”世宗道:“元志,你还真是好本事啊!”

    安元志给世宗磕了一个头,说:“臣该死。”

    “王襄怎么样了?”世宗问道。

    安元志说:“臣带人冲进王宅的时候,里面已经死了很多人,臣不知道王大人是不是还活着。”

    有御史这时跟世宗道:“圣上,臣有一事不明,这些逃犯为何要冲进王襄的府里大开杀戒?他们不是应该尽快逃走吗?”

    安太师开口道:“逃走的都是什么人?”

    安元志说:“是何府的犯人,其有几个武艺不错。”

    “他们为何要冲进王襄的府里?”这位较真的御史大人问安元志道。

    安元志看这御史一眼,说:“他们选了王大人的府,可能王大人的运气不好吧。”

    运气不好,所以全家都被逃犯杀了?信安元志这话的人,真没有几个。

    “圣上,“御史跟世宗道:“臣以为,此事要详查。”

    安元志说:“这要怎么查?人都死了啊。”

    “闭嘴!”世宗训了安元志一声。

    安太师道:“这些人也有刻意找上王襄的可能,否则那里十几户人家,为何偏偏是王府被他们选上了?这要不是王襄命该如此,要不就是这其另有隐。”

    安元志听着自家老子的话,突然脑子里一个念头一闪,跟世宗道:“圣上,臣知道这个王大人的胞妹是五下府的侧妃,王夫人为五下生下了林小王爷。”

    “难怪了,”安太师道:“圣上,臣之前还疑惑,王襄一个刑部书,怎么能在城南街市那里买下一座宅院的。”

    安太师这话一说,马上就有白承泽一党的官员开口道:“太师这话何意?王襄全府被杀,与五下有何关系?”

    安太师看着这官员道:“徐大人这是怎么了?我只是说城南街市那里寸土寸金,王襄既不是大家出,也不是刑部大员,能住在那里,想必是五下帮了他不少,我没有别的意思啊。”

    “太师……”

    “徐大人,”安太师没让这官员把要说的话说出来,道:“你是担心王襄这事会对五下不利吗?你太多心了,这事与五下能有什么关系?人想太多不好。”

    “徐大人是书读太多了,”安元志插话道:“要不就是戏看多了。”

    “你还要多话?”世宗狠狠瞪了安元志一眼。

    安元志这会儿还跪地上呢,听了世宗的话后,把头又是一低。

    “韦大人,”相国周孝忠这时开口道:“绑人犯的绳索怎么会突然断裂的?”

    韦希圣说不出话来。

    世宗道:“怎么,你这个大理寺卿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安元志说:“圣上,何府的人犯里,有几个武艺了得,臣想凭他们的本事,挣脱绳索不是难事。”

    “所以这事你们两个都没错,”世宗道:“只怪那几个何府的家丁武艺太高?”

    安元志和韦希圣一起叩首道:“臣该死。”

    “武艺高强的人,又怎么会屈在何府当家丁呢?”周孝忠说道:“圣上,此事一定还有蹊跷。”

    安太师跟世宗道:“圣上,臣也以为此事事有蹊跷,臣奏请圣上详查。”

    安元志心里着急,他们这帮人经得起详查吗?

    “这有什么可查的?”白承路这时开口道:“活该王襄倒霉的事,被你们说来说去,说成什么样了?王襄一个小书,他跟何炎说过话吗?你们想查什么?不再弄死几个人,你们这些人就不能安生是不是?”

    安元志抬头看向白承路,他没想到白承路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说话。

    白承路看着安元志道:“元志,你觉得那些逃犯是认准了王襄的府冲的?”

    安元志摇头,说:“二哥,我就觉得这是王大人运气不好。”

    “人走路上还有可能被马踩死呢,”白承路听了安元志的话后,说道:“这种运气的事,谁能说得清?反正今天城南街市那里,不是王家死,就会是赵家死,钱家死,这就是命。”

    安元志说:“二哥,城南街市那里有赵家和钱家?”

    白承路白了安元志一眼,说:“百家姓你没读过?赵钱孙李,我就是这么一说。”

    安元志哦了一声。

    白承路冲世宗躬道:“父皇,午时三刻就要到了,父皇还是尽快下旨行刑吧。”听安书界这些人的意思,何炎的事搞不好还跟白承泽有关,白承路这会儿心里发慌,何炎是为了内廷的什么事死的,内廷之事向来是谁沾上谁倒霉,这会儿白承泽人不在,白承路怎么着也得护着自己的兄弟。

    世宗说:“韦希圣下去监刑吧。”

    韦希圣忙就领旨,退下了观刑台,往行刑台那里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