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3安锦绣的奴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韩约和许兴站在宫门前,许兴有点不安,不时就搓着双手,韩约就要老道的多,斜眼看着许兴道:“我说你的这个胆子可能还没女人的胆子大,你这样的就应该去读书,做个大学士什么的官,你怎么能当御林军呢?”

    许兴小声道:“这跟胆子有关系吗?我们现在做全族一起掉脑袋的事!”

    “嗨!”韩约说:“这你就怕了?那我不是天天得掉脑袋?”

    许兴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宫门前的路,他现在就没心跟韩约说话。

    快一个时辰后,那个被白登约出去的御林军,终于骑马回到了宫门前。

    许兴马上就要上前,被韩约一把拉住了,说:“你慌什么?”

    许兴只能耐着子,看着这个御林军走到了他和韩约的跟前。

    韩约上下看看这位,说:“怎么样了?”

    这个御林军的校尉冲韩约一躬,小声道:“韩大人,我按你的吩咐把话说了。”

    许兴说:“真的?”

    “废物!”韩约嘴里骂着,把许兴推到了自己的后,问这个御林军道:“白大管家都问你什么了?”

    御林军说:“问我艾玮是不是在宫里。”

    韩约说:“你怎么说的?”

    “我说他被韩大人派出去了。”

    “哦?”韩约道:“他没问你,我怎么能支派一个御林军的?”

    “问了。”

    “你怎么说的?”

    “我说艾玮是许大人的人,许大人跟韩大人的关系一向很好,所以艾玮得听韩大人的话。”

    韩约这才笑了起来,说:“不错,很会说话。”

    “韩大人,我的家人?”这个御林军校尉问韩约道。

    对这位校尉来说,今天的事就是从天而降的无妄之灾。在宫里好好的做着差事,突然在家的小儿子哭着来找他,说是家里所有的人被一伙人劫走了。这个校尉大惊之下就要报官,结果就被韩约和许兴两个人找到,说他的家人在他们的手上,让他听话办事,办完事他的家人自然无事。校尉先是愤怒,嚷着要报官司,要去找他的将军为他作主,结果韩约直接命人把他的小儿子也抓走了,一伙大内侍卫把他围在间,一顿痛打,校尉被打得吐血,却没被打破相。

    “我说过的话,自然算话,”韩约把手搭在这个校尉的肩膀上,小声道:“你早点这么听话,何必挨那顿打呢?”

    “我要见他们,”校尉站着没敢动。

    “你去放人,”韩约回头命自己的一个手下道。

    这个大内侍卫跑走了。

    另一个大内侍卫这时又跑了来,说:“大人,白登在往宫门这里张望。”

    “这个奴才,他还是不放心呢,”韩约跟许兴道。

    许兴说:“我们这里他看不到。”

    “派个人去问问他,”韩约命自己的这个手下道:“没事让他赶紧滚,这是宫门,不是他家主子的五王府。”

    “是,”这个大内侍卫领了命后,也跑走了。

    “我们其实早就知道你小子拿着什么人的钱了,”韩约又看向面前的御林军校尉,小声道:“一直没动你,就是觉得留你小子一条命也许有用处,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

    校尉说:“韩大人还有吩咐吗?”

    “如果你骗了我,那你和你那一大家子就一定还是死,”韩约又威胁了这校尉一句。

    校尉忙道:“小人不敢。”

    “你大小也是一个官,不用自称小人了,”韩约说:“你跟着我的人先回宫里去,明天我会放了你。”

    校尉一听韩约这话就急了,说:“韩大人还有何事?”

    “你要是再跑去报信呢?”韩约说:“你就当我韩约是小人吧,再委屈兄弟你一天。”

    两个大内侍卫走上前来。

    “跟他们走,”韩约跟这校尉道。

    “韩大人,我的家人真的没事?”校尉不放心地问韩约道。

    “他们要是有事,我这会儿就杀了你,一了百了了,”韩约说:“快走吧,别我改主意。”

    这校尉被两个大内侍卫押着走了。

    许兴担心道:“他那队的人要是发现他不在,会不会去给五下报信?”

    韩约抬头看看天,虽然雨很大,但天边已经隐隐发白了,“把人都看好了,不放人出宫就可以了,天马上就要亮了。”

    许兴说:“老天爷保佑吧。”

    “把你那苦瓜脸收一收行吗?”韩约在许兴的脸上拍了一下,“我的天,小耗子的胆子都比你的大。

    许兴这会儿骑虎难下,除了叹气没别的办法。

    韩约又命自己的一个手下去千秋,告诉安锦绣已经把白登打发走的事。

    这个大内侍卫说:“大人,安妃娘娘这个时候还不休息?”

    韩约说:“安妃娘娘一向觉少,你去吧。”

    这个大内侍卫往宫门里跑去。

    韩约看看宫门前站着的御林军和大内侍卫们,张开手接了点雨水洗了一把脸,这个晚上,他相信安锦绣一定没办法合眼。

    在这天卯时刚到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吉和就到了千秋,站在门前问迎出来的小邓,说:“娘娘起了吗?”

    小邓没跟吉和说安锦绣一夜没睡,而是跟吉和说:“回大总管的话,我家主子刚起。”

    吉和一听安锦绣起了,忙就道:“那快去替我通报一声。”

    小邓跑到了小花厅,刚要开口,就看安锦绣冲他摆手。小邓一看在躺椅上熟睡的袁义,忙就捂了嘴。

    袁义毕竟重伤在,陪着安锦绣说了一会儿话后,就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安锦绣带着小邓走出了小花厅,说:“怎么了?”

    小邓压低了声音说:“主子,吉大总管来了。”

    “那你去迎他吧,”安锦绣把小邓跑得有些歪斜的衣领正了正,说:“快去吧。”

    小邓又往外跑。

    安锦绣把小花厅的门关上了,跟在廊下候着的宫人们道:“你们先退下吧,要是饿了,就去吃些东西。”

    几个宫人答应着退了下去。

    安锦绣在廊下站了没一会儿,吉和就跟着小邓来了,看见安锦绣站在走廊里,忙就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了安锦绣的面前,说:“娘娘怎么在这里站着?”

    “小声些吧,”安锦绣小声道:“你怎么来了?”

    吉和看一眼侧的小花厅,小花厅里点着灯,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里面,但吉和不敢问,压低了嗓音跟安锦绣说:“娘娘,圣上说您若起,就去御书房见他。”

    安锦绣说:“圣上有何事?”

    吉和说:“娘娘,圣上今天要去刑场观刑,娘娘也知道……”

    “这个我知道,”安锦绣打断了吉和的话道:“今天何炎一家也会被处死。”

    吉和说:“是,娘娘,圣上就是去看这场刑的。”

    “下着这么大的雨,何必呢?”安锦绣看着廊外道。

    “圣上这也是想给在京的将军们一个教训,”吉和说:“何炎这人真是罪该万死。”

    “你说他会在刑场喊冤吗?”安锦绣问吉和道。

    “这个,奴才想他一定会喊啊,”吉和说:“一家人都是死刑,奴才听说何府长公子的书其实读得不错,年纪也不大,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了。何炎在大理寺的天牢里常喊,说他的事他的家人全然不知,不该与他同死呢。”

    “他做事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他的家人?”安锦绣冷笑道:“死到临头才想起他的家人。”

    吉和应和安锦绣的话道:“是啊,晚了!”

    “不要让何炎在刑场大喊大叫了,”安锦绣道:“你去安排一下这事吧。”

    “娘娘?”

    “我怕他死到临头乱叫,”安锦绣道:“他死就好了,不要再连累旁人。”

    吉和忙道:“奴才明白了,娘娘,奴才这就去安排人办这事。”

    康浅之前瞒着白承泽何炎的事,这就说明何炎不但保着蒋妃,同时也是康浅手里的一个棋子。安锦绣不知道康浅会不会再用死到临头的何炎做什么事,但是事先防着一点总不会有错。

    吉和说:“娘娘,您现在就去御书房吗?”

    安锦绣托一下发鬓,道:“走吧。”

    吉和子一侧,说:“娘娘,请。”

    “来人,”安锦绣却又冲庭院里喊了一声。

    “娘娘,”一个暗卫出现在阶下。

    “去叫袁章来小花厅伺候,”安锦绣道。

    这暗卫道:“是。”

    “这么大的雨,你到廊下来吧,”安锦绣说:“不要再淋雨了。”

    这暗卫忙又道:“奴才谢娘娘恩典。”

    “吉和,我们走,”安锦绣这才又跟吉和道。

    吉和忙走在前面给安锦绣领路,边小声跟安锦绣道:“娘娘,其实他们这些暗卫就是干这个活计的,您犯不上对他们太好。”

    “他是看到我们两个在廊下说话,才到了院的,”安锦绣道:“之前我也让他去避雨的。”

    吉和笑着摇头,说:“娘娘,您是对谁都心软啊。”

    “该杀人的时候,我不会心软,”安锦绣说道:“你觉得暗卫命?”

    吉和说:“他们就是替主子们死的啊。”

    安锦绣叹道:“我不用别人替我死,在我这千秋里,没有人的命是的。”

    吉和把安锦绣的话想了想,突然就往安锦绣的面前一跪,说:“娘娘,奴才知错了。”这是千秋,被世宗派来千秋的暗卫,那就是安锦绣的奴才,这位娘娘手下的人,命贵命,哪里轮到自己来说?吉和想明白了这一点后,上就冒冷汗。

    “起来吧,”安锦绣看着吉和道:“你现在是大总管没错,可是也要记住,人站的越高,往下摔的时候,就会越惨,行事说话要小心。”

    “是,”吉和给安锦绣磕头道:“奴才谢娘娘教诲。”

    “想抓你把柄的人不是我,”安锦绣小声跟吉和道:“盯着你的人里,有的人我也惹不起,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