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不敢想像的结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安元志跑到了上官勇父子方才呆着的园子里,茶水这时已经完全融入了泥土里,安元志把被茶水浸了的泥土挖了一些出来,正想用手去捧的时候,有人递了一个空碗给他。安元志也不看这人是谁,接过碗就把泥土装进了碗里。起之后,他才看清了站在自己边的人是范舟。

    范舟一家人的命就是上官平宁救的,这会儿范舟已经哭过一场了,看着安元志说:“那个荣双大夫的医术到底行不行啊?小少爷喊他看不到了。”

    “他是太医,”安元志恶狠狠地道:“你说他行不行?”

    范舟抹眼泪。

    “哭有个用!”安元志说:“你去找那个白柯!”

    范舟说:“白柯是谁?”

    安元志这才想起来,范舟没见过白柯。

    “就是他害得小少爷?”范舟问安元志道。

    “你去给我盯住五下,”安元志道:“他要是想走,你就来告诉我。”

    范舟也不问安元志为什么要这么做了,点了点头后,就往前厅那里跑了。

    安元志带着半碗泥土回到自己卧房的时候,站在卧房外听不到上官平宁的声音,安元志就感觉心脏一下子停跳了,一头冲进卧房里,喊了一声:“平宁?”

    上官平宁这会儿被上官勇抱在怀里按着双手,袁白蹲那儿按着他的两只小脚,荣双正拿清水在冲上官平宁被毒水溅到的左眼。听到了安元志喊自己,上官平宁也只是哼了一声。

    荣双一边冲洗着上官平宁的眼睛,一边哄上官平宁道:“小少爷再忍一下,马上就好了。”

    上官平宁小脸煞白,但没哭。

    安元志走到了跟前,看一眼小外甥,跟荣双说:“水浸到地里去了,我把土带回来了,这个能用吗?要是不行,我再去想办法。”

    荣双道:“先等一下吧,我觉得小少爷的眼睛还好。”

    安元志说:“还好?他不是看不到了吗?”

    上官平宁听安元志这么一喊,忍不住了,声带哭音地问安元志道:“舅舅,平宁瞎了?”

    “不可能,”安元志忙道:“瞎了,舅舅就给你找一只好眼睛来换上。”安元志是拿定了主意,上官平宁要是出了事,他就是拼着一剐,他也要去跟白承泽拼命,新仇旧恨一起了结。

    上官勇抱着儿子没出声,这会儿谁也看不出上官勇在想什么。

    安元走进来后,看荣双正蹲那儿忙活着,没敢开口问话。

    荣双为上官平宁冲洗眼睛,没用多长的时间,只是屋里的人都感觉度如年一般。

    安元志急得在卧房里转圈。

    荣双道:“五少爷,我开一张方子,你让下人去抓药熬了。”

    安元志忙拿了纸笔在手里,说:“你说。”

    荣双口述了一张药方出来,道:“务必过三次水。”

    安元志把药方放在了袁白的手里,说:“你去办。”

    袁白忙就往外走。

    安元说了一句:“府里有药房,你让下人带你去。”

    安元志说:“他知道去哪儿找下人啊?你带他去啊。”

    安元追着袁白走了出去。

    荣双这时把手里的水杯放下了,道:“侯爷把小少爷抱平吧。”

    上官勇这才道:“他怎么样?”

    “毒的不深,”荣双道:“先敷药看看。”

    “平宁,”安元志问上官平宁道:“你现在能看到吗?”

    上官平宁的左眼已经肿成了一个桃子,睁都睁不开。

    荣双将上官平宁的左眼眼皮扒开,屋里的大人们一起伸头看,就看见小家伙的眼睛,眼珠还是黑色的,但眼底已经完全红了。荣双伸手在上官平宁的眼前晃了晃手指,看上官平宁的左眼珠还是能随着他的手指动,松了一口气道:“小少爷,能看见我的手指吗?”

    上官平宁先点头,然后说:“看不清。”

    “没事,”荣双说:“受伤了么,要养一阵子才能看清啊。”

    上官勇道“要多久?”

    “这个难说,”荣双说:“要看眼睛消肿的快不快。”

    “不会瞎?”上官勇又问。

    上官平宁在上官勇的怀里就是一哆嗦,他年纪小归小,但也知道瞎是怎么一回事。

    上官勇忙轻拍儿子的后背。

    荣双大声道:“不会,小少爷放心吧,过些子眼睛就会好了。”

    上官平宁说:“因为我不哭吗?”

    荣双用手巾替上官平宁擦着小脸,笑道:“是啊,因为小少爷没有哭,所以眼睛就没事了。”

    “我是男子汉,”上官平宁说了一句。

    小孩儿带着哭音的话,让在场的大人们都笑不出来。

    安元志道:“是啊,平宁是小男子汉了,以后平宁也不能哭啊。”

    上官平宁点了点头。

    荣双说:“我去看看药,不能让小少爷哭,痛也不能用手去揉,用冷巾捂一捂会好一点。”

    安元志点了点头。

    荣双又跟上官勇道:“侯爷,下官先告退一下。”

    “劳烦你了,”上官勇冲荣双点头致谢道。

    荣双湿着手走了出去。

    “疼不疼?”上官勇小声问儿子道。

    “疼,”上官平宁小声道。

    “你们出去看着一些,”安元志跟死士侍卫们说:“不要让不相干的人靠近这里。”

    袁英几个人忙走了出去。

    安元志看着死士侍卫们出去了,才跟上官勇说:“让平宁上躺着去吧。”

    上官勇说:“我带他回去。”

    “回什么啊?”安元志说:“这不替他弄药去了吗?把药敷了再走也不迟啊。”

    上官勇这才把上官平宁抱到了安元志的上。

    安元志怕上官平宁冷,自己动手,为上官平宁拿了一个炭焐子来,往焐子里加炭的时候,安元志才发现自己的手这会儿抖的厉害。

    上官勇想松开上官平宁,让儿子在上躺好了,可这会儿小家伙双只手都揪着他的袖子不放,上官勇只得坐到了上,让上官平宁好继续抓着他。

    安元志拿了炭焐子来,说:“平宁冷不冷?”

    “不冷,”上官平宁小声道。

    安元志把炭焐子放在了上官平宁的脚头,说:“把眼睛闭上,这个时候就不要费眼力了。”

    上官平宁拿右眼看上官勇。

    上官勇把儿子的眼皮往下一抹,说:“乖,睡一会儿,我就在这里。”

    安元志也坐在了上,说:“小睿子呢?”

    “我让他回去替你接待宾客了,”上官勇道。

    安元志说:“这个时候,还管什么客人啊?”

    上官勇道:“你不要胡闹,这个婚事事关皇家,不能儿戏。”

    “去***皇家,”安元志骂道:“你怎么会让白柯那个小崽子伤到平宁呢?”

    “是我大意了,”上官勇道:“那茶水应该是我喝的。”

    “我去***!”安元志跳了起来,只是被茶水溅到了眼睛,上官平宁就成这样了,上官勇要是一杯水喝下去,这人不当场死?

    上官平宁听到安元志骂娘,又害怕地往上官勇的怀里钻了钻。

    上官勇只得又哄儿子:“没事,舅舅在骂坏人呢。”

    安元志看上官平宁这会儿惊魂未定的样子,只得压低了声音,道:“这不可能是那个小崽子的主意,一定是他老子!”

    上官勇回想一下上官平宁端着小茶杯要喝的样子,心有余悸,要是这个小儿子没了,他要怎么跟安锦绣交待?这个儿子是安锦绣拼了命为他生下的,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再跟长子平安一样没了,上官勇不敢想这个结果。

    安元志在边上呆站了一会儿后,突然就跟上官勇道:“那对父子还能留吗?他们不死,我们还怎么活?”

    上官勇锁着眉头,说起杀人,他其实比安元志更能狠下心下手。

    “太师,”门外这时,传来了袁英几个人的声音。

    “让太师进来,”上官勇跟安元志道。

    “进来,”安元志扭头喊了一声。

    “你喊谁进来?”上官勇瞪安元志一眼。

    安元志只得走到了门前,打开了门。

    安太师这会儿就站在门前,看了安元志一眼后,走进了屋。

    上官勇看着安太师进屋来,也没有起,只是喊了安太师一声。

    “我听说平宁的眼睛保住了?”安太师走到了前小声问道。

    上官勇点了点头。

    安元志道:“都是那个……”

    “你闭嘴!”安太师回头训儿子道:“一遇上事,你就只会嚷嚷吗?孩子还睡在这里,你喊什么?谁嗓门大,谁就厉害了?”

    安元志这才闭了嘴。

    “疼,”上官平宁这时又跟上官勇哼哼。

    安元志忙去拧了冷毛巾来,替上官平宁捂眼睛。

    安太师道:“到底发生了何事?卫朝,你跟我说。”

    上官勇也不瞒安太师,把事说了一遍。

    安太师听了后,在前踱了几步,道:“柯小王爷呢?”

    上官勇道:“跑了”。

    安元志说:“五下知道他自己或者派哪个大人来,我姐夫不会碰他的东西,他弄个小孩子来做这种投毒的事,这个人是不是太没脸没皮了?”

    安太师看着上官勇道:“这个柯小王爷跟卫朝你很熟?”

    “怎么能不熟?”安元志没好气道:“这小崽子以前没少缠姐夫,在江南的时候,他还来营里找过姐夫。”

    安太师说:“这事五下知道?”

    上官勇摇头,说:“我不清楚”。

    “这父子俩是一瓢货,”安元志道:“白承泽有什么不知道的?”

    安太师背着手又在前踱步。

    安元志连着给上官平宁换了几次毛巾,嘴里跟安太师道:“我要去圣上那儿告他们父子去!”

    这时荣双带着袁白走了进来,看见安太师也在屋里,忙给安太师行礼。

    安太师冲荣双摆手,道:“荣大人就不必多礼了,孩子的伤要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