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2寂静也是折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白登的脚边上就放着一个短脚炭炉,但听了白承泽的这句话后,白登是生生地打了一个寒战。

    白承泽伸手摸了一下盒里的黑瓷瓶,小声地叹了一口气,道:“让人去叫柯儿来。”

    白登退了出去。

    白承泽将盒盖盖上,把这盒子放在了书桌案的左上角上,起想走时,又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迈步离开了自己的这间书房。

    康浅这时坐在房听娘说话,娘这会儿说起话来语无伦次,但康浅能听出娘想说什么,何炎被害了。“何将军是被谁害的?”康浅问娘道。

    娘摇头,说:“我就听到这句话,那两人看见我后,就住了嘴。夫人,我,我也不好上去问他们啊。”

    康浅说:“说话的两个人是什么人?”

    娘说:“看着像是府里的管事。夫人,何将军怎么会突然出事呢?他不是朱雀大营的主将,手下管着上千号人吗?”

    “你想办法去打听一下这个消息,”康浅望着娘一笑,说:“这事还不知道是真是假,你慌什么?”

    娘闷不作声了一会儿,又跟康浅抱怨道:“夫人进府来也好几天了,下一次也没有来过,这算什么事?”

    康浅拿了一些碎银子给娘,说:“去打听一下吧,要快。”

    娘拿了钱,说:“那我这就去。”

    “去问那些能出府去的人,”康浅又教了娘一句,道:“天天呆在府里的人,就是知道些什么,也只是道听途说。”

    娘答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娘出去之后,康浅才沉了脸,何炎怎么会突然出事?是安锦绣已经查到了蒋妃的头上,从而把何炎给揪了出来?这个女人有这样的本事?查到了何炎的头上,安锦绣会不会再顺藤摸瓜,查到自己的头上?想到这里,康浅终于体会到了坐立不安的滋味。

    房门这时被人在外面敲了一下。

    康浅以为是自己的两个婢女,这会儿她谁也不想见,便坐在坐榻上没有出声。她的婢女,都是被她亲自调教过的,知道她不出声就是不想见人的意思,会自己走开,不会再来烦她。

    敲门声停了之后,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你们……”康浅在坐榻上坐直了体,刚想训自己的婢女,看见走进屋来的人是白承泽,康浅失了声。

    白承泽进屋之后,径直走到了康浅的面前。

    康浅起给白承泽行礼。

    白承泽说了一声:“免礼吧。”

    康浅站直了体,笑着跟白承泽道:“爷,妾这就给您去泡茶。”

    “不用了,”白承泽说:“你坐下吧。”

    康浅说:“爷您请坐啊。”

    白承泽神平淡地看着康浅,眼底透着冷意。

    康浅便不再说话,坐在了坐榻上,等着白承泽说话。

    白承泽看了看康浅的这间卧房,杨氏这个女人会耍小子,只是面上的事还是能做的很好,康浅的这间房被布置得很不错,甚至比府里其他侧妃的卧房还要看着精贵一些。

    康浅想到白承泽可能是为了何炎之事而来,心里就有些紧张了。

    白承泽打量完了这间屋子,才跟康浅道:“方才大理寺来了官员,康氏,康元镇方才在城南街市被人剌杀,我已经命人去大理寺领尸了。”

    康浅说:“爷你在说什么?”

    白承泽便又道:“我是说,你的父亲被人杀了。”

    康浅从坐榻上仓惶起,何炎出事那是事出有因,她的父亲怎么会出事?“死,死了?”康浅看着白承泽问道。

    白承泽还是第一次从康浅的脸上,看到除了微笑和平静之外的神,道:“我会在这事上跟你玩笑吗?”

    “怎么会?”康浅摇了摇头,说:“这没有道理。”

    “我的府上会让你父亲停一个晚上,”白承泽道:“今天晚上你可以为你父亲守灵,明天我会命人将他送到城外的义庄去,等西江康氏的人来接他走。”

    康浅听了白承泽的安排后,没跟白承泽说感激的话,反而是问白承泽道:“家父被人害了,圣上就不问吗?”

    白承泽说:“大理寺会查这个案子,又不是什么一品大员,他的事还不必我父皇出面。”

    白承泽的话说得很剌耳,康浅心不快,但还是冲白承泽又行了礼,道:“妾多谢爷,让家父来府里停一晚上。”

    “那天晚上,你应该还有话没有跟我说吧?”白承泽突然就问康浅道。

    康浅动作极慢地抬头看向白承泽。

    白承泽说:“承意还活着,所以你的这份礼没有送到我的手上。”

    康浅等着白承泽往下说。

    “康帝师应该没有教你如何为人妻,不过他把你的脑子教得不错,”白承泽背着双手站在康浅的面前,道:“康氏你说你可以帮我,只是你本就是我的女人,你不帮我你又能去帮谁?你会武艺,可以走出这座五王府吗?”

    “爷,”康浅跟白承泽道:“妾没有欺瞒爷。”

    “那个剌客是谁?”白承泽问道。

    “爷先告诉妾,是谁杀了臣妾的父亲?”

    “你要我亲自去查这事?”

    “妾觉得爷知,”康浅定定地看着白承泽,说道:“爷,是谁杀了妾的父亲?”

    白承泽伸手摸了一下康浅的左眼角,道:“一滴眼泪也没有,康氏,你不伤心吗?”

    “伤心。”

    “可我看不出来,你是在担心你自己吧?”

    康浅垂眸,她长得很美,垂眸之后,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了一片影,显出了一些楚楚可怜的味道,“爷,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白承泽冷笑,道:“你若真的在乎你父亲,你应该问我你父亲是哪里被剌到了,找了大夫没有,是不是真的就没救了,你父亲的灵堂要怎么设,我要怎么通知你在西江康氏的家人。”

    康浅说:“难道妾不应该关心凶手是谁吗?”

    “应该,”白承泽道:“但你应该问的是,大理寺什么时候可以抓到那个凶手。康氏,你自己想想你方才都问了我些什么,你只急于想知道这个凶手是谁,你有关心过你的父亲吗?”

    “爷……”

    “你是很聪明,”白承泽打断了康浅的话,道:“只是不要在我的面前玩心计。”

    “妾没有欺瞒爷,”康浅说道:“爷若是不信,那妾也无法自证清白。”

    “我不信你,”白承泽道:“好好想想你后想过什么子,我过几再来看你。”

    康浅咬着嘴唇,牙齿微微露了出来。

    “康元镇的灵堂我会让杨氏安排,你今天就去守灵,”白承泽道:“管好你的嘴。”

    康浅伸手想去抓白承泽的手,只是白承泽说完话后,就转离去,脚步走得很快,像是一刻也不想在屋里多留。

    “爷,”屋外,康浅的两个婢女看见白承泽出来,忙跪在了地上。

    白承泽一言不发地,从这两个奴婢的边走了过去。

    康浅跌坐在坐榻上,安锦绣发现了她,所以杀了她的父亲报复?杀子之仇,就算安锦绣这个女人杀了整个西江康氏,好像也不为过。康浅紧紧地按着自己的心口,这会儿膛里的心脏跳得太快,让她有一种眩晕的感觉,这感觉让康浅很不好受。

    两个奴婢一直等白承泽走出桃枝园后,才从地上起了

    小玉壮着胆子冲屋里喊了一声:“夫人?”

    屋里半天没有动静。

    “我们要进去看看吗?”小洁问小玉道。

    小玉摇了摇头,她比小洁要大上两岁,老成了很多,小声道:“我们进去了,夫人要是发火怎么办?等着吧,她有事会叫我们的。”

    屋外响了一声小玉喊自己的声音后,就又安静了下来,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在耳边响着,康浅觉得屋的这份寂静原来也能变成一种折磨。她这时从安锦绣想到了白承泽,白承泽怎么知道自己有事瞒着他?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康浅听到屋外传来了娘的声音,“进来,”康浅应了娘一声。

    娘跑了进来,一直跑到了康浅的边小声道:“夫人,何将军是真的出事了,连何府都被大内侍卫们封上了,何府的人一个也不准出府!”

    “知道了,”康浅又抬手按上了心口,这个时候康浅开始后悔,何府被封,那何炎这个人基本无用了,自己方才应该将何炎与蒋妃之事告诉白承泽的,只是现在,康浅懊恼地想着,现在已经迟了。

    娘说:“夫人,我去问了好几个人,他们的说法都不一样,有说何府要倒大霉的,也有说大内侍卫封了何府,是圣上为了保护何将军的家人的。对了,夫人,说是带人去何府的人,是韩约,那个大内侍卫副统领。”

    康浅知道何炎是一定东山再起无望了,韩约是安锦绣的人,何炎那里就是没有什么,韩约也能拿些能要何炎命的东西去给世宗。“我还是小看了那个女人,”康浅自言自语了一声。

    娘说:“夫人你小看了哪个女人?”

    “我父亲死了,”康浅看向娘说道。

    娘整个人都呆住了。

    康浅说:“他会在王府停一夜,明一早爷就会把他送去义庄了。”

    “不是,”娘想叫又叫不出来,跟康浅说:“老爷怎么会死呢?”

    “被杀了,”康浅小声道:“也许安锦绣那个女人已经查到我的头上了。”

    娘腿一软,跌在了地上,说:“小姐啊,安妃娘娘会怎么对付你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