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8你赢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安元志心里有些憋气,但还是跟袁义点了点头。

    袁义说:“你要是真做了杀母的事……”

    安元志打断袁义的话,说:“我娘亲入土好几年了,你能别跟我说的这么血乎吗?”

    袁义只得说:“反正你要是杀了秦氏,主子会被你急死。她要不是在宫里出不来,今天她就自己来见你了。”

    安元志往坐榻上面仰面一躺,说:“好名声对我有多重要?”

    袁义说:“这个少爷你自己清楚,一个杀了自己嫡母的人,外人不知道内,只会觉得少爷你生狠毒,谁会愿意跟少爷你交好?”

    安元志说:“这么隐密的事,怎么可能传的天下皆知?你信吗?我要是真杀了秦氏,我父亲还得替我瞒着。”

    “有些事瞒不住的,”袁义说道:“我觉得主子说的对,这个时候万事小心,不要让人抓到把柄最好,能不做的事,就不要去做。”

    “忍?”安元志望着袁义说。

    袁义点头,“忍字头上一把刀,少爷,再难过,你也要忍。”

    “知道了,”安元志说:“我忍。”

    “那我走了,”袁义总算得了安元志一句不像是在敷衍他的话,起就要走。

    安元志却把袁义一拉,说:“阿莲的事,我姐知道了吗?”

    “知道了,”袁义说:“主子说一个未婚先孕的奴婢,不杀不足以正门风。”

    安元志笑,说:“这是说给外人听的吧?”

    袁义说:“是,安府奴婢阿莲之事,现在全京都城都知道了,不怕五下那些人在这事上做章。”

    “那安元信呢?”安元志又问道。

    袁义说:“只要三少爷不承认,阿莲人都死了,这事死无对证啊。”

    “他自己把这事儿嚷得全府皆知了,”安元志说:“还死无对证呢?”

    “这种只是流言,”袁义说道:“流言蜚语怎么能当真?”

    “这又是我姐说的?”

    “是,”袁义点头道:“主子把事都安排好了,现在只是担心少爷你。”

    “那江南之事呢?”安元志说:“我姐怎么说?”

    袁义说:“圣上还没定下去江南的人选,主子说不用担心这个,不管谁去,不管这个钦差查出什么来,只要圣上还想用将军,那将军就不会有事。”

    安元志用双手搓了一把脸,跟袁义叹道:“你说我姐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就落到帝宫里去了?”

    袁义默了一会儿,说:“主子怎么能想到秦氏和太子妃会这么害她?正常人都想不到的。”

    “两个人!”安元志小声骂了一句。

    “我不能久留,”袁义说着话又要走。

    范舟这时在门外道:“少爷,太师派人来给袁总管送东西了。”

    安元志坐起了,说了声:“进来。”

    在安太师边伺候的一个小厮,拎着两个礼盒走了进来。

    安元志也不等这个小厮行礼,就道:“把东西放下,你回去跟我父亲复命吧。”

    这个小厮不敢不听安元志的话,把礼盒放在了地上后,就退了出去。

    安元志起,把礼盒的盖子打开,一看里面除了一叠银票之外,两个盒子里分放着街面上的小玩具,和一些从江南来的织物。

    袁义走过来,看看盒子里的东西,把银票拿出来收在了上,又看一眼盒的小玩具,说:“再过些子,圣上就要给九下安排师父了,怕是没工夫再玩这些了。”

    “看不出来,圣上还疼九下的,”安元志笑着说了一句,心里却突然想到那时在家庵的地窖里,自己剖开夭桃的肚子,取出白承意的场景,挑了挑眉头,安元志问袁义:“我姐就不想让九下当皇帝吗?”

    袁义先是很茫然地看着安元志,然后说:“少爷,你怎么又在说胡话了?九下才多点大?”

    安元志弯腰把两个礼盒的盖子都盖上了,说:“我不跟你废话了,你回宫吧。”

    袁义单手拎了两个礼盒,跟安元志一起走出了书房,说:“少爷你回屋吧,不用送我。”

    “没事,”安元志接过范舟递过来的雨伞,说:“我送你出去。”

    “不用。”

    “这事你也要跟我争?”

    袁义看安元志冲自己瞪眼了,只得让安元志为自己打着伞,两个人一起走下了书房廊下的台阶。

    安元志一直把袁义送到了府门外,看着袁义穿了蓑衣,上了马,往帝宫的方向一路跑远了,才大声地叹了一口气后,转回了府。

    袁义打马出了安府所在这条街后,再看看自己的周围,那个来时跟了他一路的人,没有出现。

    安元志走回到了自己的庭院外,就看见在大雨里站着一个安府的下人。

    王老实,也就是阿莲的父亲看见安元志走回来后,忙就跪在了安元志的跟前。

    安元志说:“你就是王老实吧?”

    王老实忙道:“奴才是。”

    “怎么不打把伞呢?”安元志说了一句:“跟我进来说话吧。”

    王老汉战战兢兢地跟着安元志走进了书房。

    安元志把书桌上的算盘往旁边一推,坐了下来,打量了王老实一眼。

    王老实又要给安元志跪。

    安元志说:“不用跪了,我不讲究这些。”

    王老实又站直了体。

    安元志看看这个在安府里也是个小管事的人,王老实的神里带着认命一般的绝望。安锦绣不让他杀秦氏,那他想用王老实为女报仇这个由头,撺掇这个下人去杀秦氏的事就不能做了,真是可惜。

    王老实被安元志看得心里透凉。

    安元志说:“我听说你是学过拳脚工夫的?”

    王老实说:“小人学过一些。”

    “我听我二叔说过你,”安元志望着王老实一笑,指着一旁的空座道:“你坐下说话吧。”

    王老实说:“小人不敢。”

    “死你都不怕了,还怕坐吗?”安元志问王老实道。

    王老实一听安元志这话,真就走到安元志给他指的空座前,一股坐下了。

    王老实经常被安太师派着,在京城安府与淮州安府之间送信,押运钱财货物。安书泉在安元志的面前夸过这个下人老实可靠,武艺也还不错。安元志歪着头,又看了王老实半天。

    王老实最后被安元志看得心焦了,开口问安元志:“五少爷,你要小人怎么个死法?”

    安元志说:“你女儿太傻了。”

    王老实把头一低。

    安元志说:“恨我们安家吗?”

    王老实说:“小人不敢。”

    “不是不恨,是不敢?”安元志笑道:“你还真别恨我父亲,是你女儿自己瞎了眼,脑子也不好使。”

    王老实涨红了脸,说:“阿莲已经死了,五少爷。”

    安元志说:“正因为她死了,我才要让你知道你女儿是怎么死的。”

    王老实说:“她是被药死的。”

    “我父亲让三少爷选,”安元志说道:“让他要不带阿莲走,要不还是好生当他的安府少爷,最后三少爷没选阿莲。”

    王老实脸颊抽动了一下,说:“阿莲一条命,本就不值钱的。”

    “你女儿未婚怀孕,我父亲怎么能留下她败坏我安府的门风?”安元志说道:“我不知道秦氏答应了你女儿些什么,也不知道安元信跟你女儿说了多少山盟海誓,我只知道,是这两个人把你女儿上了绝路。”

    王老实说:“是她自己不安分,不怨主子们。”

    “你那个老婆也是知道这事的吧?”安元志又问道。

    王老实点点头。

    “我父亲是不想留你们夫妻二人的,”安元志走到了王老实的跟前,说:“不过大管家跟我说,你之前并不知。”

    王老实也不说是不是,只是问安元志道:“五少爷,你想要小人怎么个死法?”

    安元志说:“这个没脑子,又生不出儿子来的婆娘你还要吗?”

    王老实木着一张脸说:“她再不好,也是小人的媳妇。”

    “是个汉子,”安元志一拍王老实的肩膀,道:“这样吧,你跟我打一场,只要你打赢了我,我就劝我父亲,饶了你们夫妻两个的命。”

    王老实不明白安元志这是要玩哪一出,说:“五少爷,小人直接死就行。”

    “我给你一个活的机会,你不想要?”安元志说着一拳就打向了王老实。

    王老实侧将将躲过了安元志的这一拳。

    安元志说:“手看来还行,王老实,打赢了我,你就跟你婆娘就不用死了。”

    王老实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信安元志的话,只是这好像是他唯一还能活下来的机会,不拼一回,不是对不起他自己和家里的那个女人?

    范舟在门外,听见书房里传出了打斗声,喊了安元志几声,也不见安元志理他,忙就一头冲了进来。

    “出去!”安元志一边跟王老实比划着拳脚,一边冲范舟吼了一声。

    范舟说:“这个下人,你不要命了?敢跟少爷动手?”范舟说着,就要上来帮忙。

    “站那儿不准动,”安元志说:“我还用你帮忙吗?”

    范舟说:“少爷,这个下人想杀你?”

    “你哪只眼看出他想杀我来着?”安元志说:“我们两个在比武?”

    范舟傻眼了。

    王老实这会儿比他方才进屋那会儿还要绝望,他的拳脚功夫,对付一般的小毛贼还行,跟安元志比,那就真是差太远了。

    安元志一脚踹出来,王老实再也躲不过去了,被安元志直接踹到了地上,将两张椅子和一张茶几,一起带翻在地上。

    范舟看王老实倒地了,跑到了安元志的跟前,知道安元志的伤一直也没有痊愈,所以范舟一脸关切地问安元志道:“少爷,你没事吧?”

    安元志按了一下又有些发疼的腿,跟王老实说:“你赢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