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叛主的罪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上官勇愣怔地看着白柯,想不明白,这种问题,怎么会是白柯这种年纪的小孩子问出来的,皇家的夺嫡之争,连白柯这样的小皇孙也没办法置事外?

    白柯看上官勇迟迟不答他的话,眼眶突然就泛了红,又问了上官勇一句:“为什么?”

    上官勇下意识地道:“什么?”

    白柯说:“我要问你,我父王有哪里不好,你为什么突然要叛了我父王,去帮我四伯?”

    上官勇的面色突然间一沉,小声道:“小王爷,这是五下跟你说的?”

    “不用我父王说,”白柯道:“我自己会看。”

    上官勇说:“你看到什么了?”

    “我父王有哪里对不起你了?”白柯盯着上官勇问道:“你告诉我,让我明白!”白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上官勇的面前掉眼泪,是太失望,还是他一点也不想跟面前的这个人做敌人?白柯分辨不出来。

    上官勇看到白柯哭了之后,又愣怔住了,伸手想去替白柯擦掉眼泪,却被白柯把头一偏,躲了过去。

    “你说话啊!”白柯冲上官勇喊了起来。

    四王府的几个下人往一大一小这里探头探脑,被上官勇一个眼神过来,吓得又走开了。

    白柯拉住了上官勇的衣袖,说:“你不是真心想帮我四伯的对不对?”

    上官勇看一眼白柯,这孩子的眉眼真的太像安锦绣,让他几乎无法直视,“小王爷,”上官勇小声跟白柯道:“末将谁也不想帮。”

    “什么?”

    “这是皇家之事,”上官勇说:“应由圣上决定,末将只是臣子,听命就是。”

    白柯瞪着上官勇,突然就把上官勇的衣袖一甩,说了一句:“原来你真的叛了我父王!”

    “小王爷……”上官勇还想跟白柯解释几句。

    “不用再说了,”白柯却像是已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跟上官勇道:“以后我们就当从来也没有认识过!你跟我父王作对,也就是在跟我作对。”

    “这是大人的事,”上官勇说:“小王爷你何必管这些事?”

    “上官卫朝,”白柯抬手抹了一下眼睛,说:“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装好人,你不过就是个叛了我父王的罪人!”

    上官勇站在四王府的院墙下,呆愣地看着白柯冒着雨一路跑远。他一直觉得自己跟这个皇家的小王爷有缘,没想到突然之间,他们就成了仇人了。

    白柯一边跑一边使劲擦着自己的双眼,不想哭,可是眼泪就是不由自主地要流出来。小小年纪的白柯,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世事不会总由他想像的来。他一直以为自己后会帮着他的父王治理江山,他会跟在上官勇的边学习当在一个大将军的所有本事,到了今天却发现,这种事只是他自己一个人的想当然罢了。

    上官勇望着白柯跑走的方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这毕竟是白承泽的儿子,他能怎样?

    安太师等在四王府的门前,看见上官勇出来了,便道:“与小王爷说过话了?”

    上官勇摇头笑了笑,说:“太师,我送你回府吧。”

    “无事否?”安太师小声问上官勇道。

    “没事,”上官勇说:“柯小王爷一直想当将军,所以问了卫朝一些军之事。”

    安太师摇头道:“一个庶子,后能掌兵权吗?我看难啊。”

    上官勇听了安太师的话后,心里就一颤,想再问问安太师这话何意,安太师却已经坐上了自己的官轿。

    安府的大管家哈着腰问上官勇道:“侯爷,我们回安府吗?”

    上官勇回头看看四王府,前院里的影壁,将他往府里探究的视线挡得严严实实。“走吧,”上官勇下了最后两阶台阶,上了自己的坐骑。

    四王府里,白承泽看着白柯通红的眼睛,道:“哭过了?”

    白柯摇头说:“方才灰进了眼睛,所以柯儿揉了一下。”

    白承说:“是不是还难受?四伯让大夫来给你看一下?”

    白柯抬头看看这个说着关心他的话,脸上还是无表的四伯,摇摇头,说:“四伯,柯儿已经不难受了。”

    白承英这时又半躺半坐在上了,望着白柯道:“柯儿,你这个样子可一点也不像男孩子。”

    白承泽把白柯拉到了自己的前,道:“那我儿子像什么?”

    白承英说:“眼睛红着,像个受了委屈的女孩子。”

    白柯猛地抬头瞪向白承英,却被白承泽把头又按得低下了。

    白承泽问白柯道:“眼睛真的不难受了?”

    “灰出来了,”白柯小声道。

    白承泽这才又看向了白承道:“四哥,既然六弟无命之忧,那我和柯儿就不打扰了。”

    白承英说:“五哥不留下用饭?”

    白承泽起道:“不必了,你们兄弟说话,我在一旁听着不好。”

    “我们……”方才说了半天的客话,突然被白承泽说了这一句,白承英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张口结舌了。

    白承泽冲白承一躬,说:“四哥,我这就告辞了。”

    白承没再说什么挽留的话,起道:“我送你们。”

    白承泽又看了白承英一眼,说:“六弟就好好休养吧,不要再让父皇为你担心了。”

    白承英在上哼了一声,在白承泽带着白柯走出房之后,白承英是整个人躺到了上,被白承泽气得不清,却拿这个哥哥没什么办法。

    白承一直把白承泽父子送到了府门口,问了一句:“你要带柯儿去哪里吃饭?”

    白承泽说:“随便吧,我让柯儿自己选。”

    白承说:“柯儿还要再回李钟隐那里去吗?”

    “我准备让他过完年再走,”白承泽说:“习武也不急在一时,再说父皇也想看看柯儿。”

    白承看着白柯一笑,说:“柯儿长得讨喜,父皇喜欢也是他们祖孙间的缘法。”

    白承泽拍一下白柯的头,说:“柯儿,跟你四伯告辞吧,我们要走了。”

    白柯恭恭敬敬地给白承行了一礼,说:“四伯,柯儿告辞。”

    “去吧,”白承想拍一下白柯的小脑袋,但这个动作到底没能做出来,对着白承泽的儿子,他是真的疼不起来。

    天下着大雨,所以白承泽这一次出门也没有骑马,而是坐了轿,带着白柯上了轿后,跟轿外的白登说了一句:“我们走。”

    “起轿,”白登忙喊了一声。

    白承泽父子已经走得没影了,白承还是站在府门前。四王府门前的街道一向清静,这会儿更是看不到一个行人,密集的雨点落在石板路上,发出的声音很响,万马奔腾一般。

    白承站在府门前,深吸了一口气,如今是他在辅政,可是看着白承泽不急不忙的样子,他反而心里没底,想不出来白承泽下一步要怎么做。

    “父王,”就在白承在府门前因为心里没底,而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嫡子白楠从府里走了出来。

    白承看到儿子来出,也没说话,只是嗯了一声。

    白楠看看府门前空无一人的街道,说:“五叔和白柯走了?”

    “走了,”白承说了一句。

    “儿子以为父王会让我们出来见见五叔的,”白楠往白承的跟前又走了几步,小声说道。

    “没必要,”白承道。

    “五叔,儿子什么时候都能见,”白楠说道:“儿子就是想见见白柯。”

    白承看向了儿子。

    白楠小声道:“五叔没有嫡子,这个白柯听说很得五叔的宠。”

    白柯这个小孩子岂止是得着白承泽的宠?就是在世宗那里,这些小皇孙,能被世宗时常挂在嘴边的,也就是这个白柯了。

    白楠说:“父王,这个白柯就这么厉害?”

    “一个庶子罢了,”白承说着话,转进了王府。

    白承英这会儿就站在府门里,见白承看见他了,便说:“是楠儿扶着我出来的。”

    白承说:“你这会儿上又有力气了?”

    白承英走到了白承边,说:“疼劲过去了,我好像没事了。”

    白承看了一眼站在自己周围的这些人。

    白承英说:“四哥不要担心,也许到了明天,我的病又反复了呢?”

    “闭嘴吧,”白承说着,往府里走去。

    白承英跟在了白承后,说:“四哥,你也得小心些这个白柯。”

    白承说:“白柯不过是个小娃娃。”

    “可是父皇喜欢他啊,”白承英小声道:“四哥你小心白承泽再用白柯做章,我看这个小孩心眼也不少,别看楠儿比他大,斗不过他。”

    白承的脸颊绷得很紧,这让他脸上的表显得更加沉,不近人

    白承英说:“四哥,太师和上官勇是不是跟白承泽再也走不到一块儿去了?”

    白承默不作声地走回到了客房里,才跟白楠道:“去见你母亲,叫她把那个盒子拿出来。”

    白楠说:“什么盒子?”

    白承道:“你母亲知道是什么盒子,你不用问了。”

    白楠满心狐疑地退了出去。

    白承英说:“四哥,你跟四嫂要什么盒子?”

    白承摇了摇头。

    白承英说:“不会是兵符吧?”

    白承说:“我哪来的兵符?”

    “也是,”白承英说:“四嫂也不是将门出,四王府里哪来的兵符。”

    半刻钟后,白楠手里捧着一个小盒子走了进来,说:“父王,母亲让儿子把这个拿给你。”

    白承一只手就接过了这个小盒子。

    白承英好奇道:“四哥,这里面是什么?”

    白承也不说话,伸手把这盒子就打开了。

    白承英和白楠忙都伸头看,想知道这盒子里到底藏着什么宝贝。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