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白承泽最疼爱的儿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白柯在白承泽的怀里笑弯了眉眼,他现在很少能见到白承泽,只是小孩子对于大人对自己好与不好,有自己评判的方法。在白柯这里,就是看看白承泽对他的弟妹是个什么样子,显然方才白承泽已经向他证明了,他白柯才是白承泽最疼的儿子。

    “傻小子,”白承泽刮了几下白柯的鼻子,“发生了好事了,让你笑成这样?”

    “父王,”白柯跟白承泽说:“等柯儿在师父那里学成之后,柯儿要为父王征战天下。”

    白承泽笑着搂紧了白柯,道:“好,父王等着这一天。”

    府里的大夫这时被下人领到了书房门前,下人冲门里道:“爷,许大夫来了。”

    “让他进来,”白承泽松开了白柯。

    白柯跳下了白承泽的双膝,在白承泽的边,小板笔直地站好了。

    大夫进屋之后,看看面前的这两个主子,都不像是生了病的样子。

    白承泽指着白柯跟大夫道:“你替这小子看看膀子。”

    大夫忙就走到了白柯的跟前,恭声道:“小王爷,你膀子受了伤?”

    白柯看着白承泽说:“师父给我带着药酒呢。”

    “他那里都是军的东西,”白承泽道:“哪有府里的好?你把你那个不能看了的膀子,让许大夫给你好好看看。”

    白柯这才又把左边的衣袖撩了起来。

    许大夫一看白柯左臂上的伤,忙就小声哎哟了一声,说:“小王爷,您这是?”

    白承泽说:“让他师父给打的。”

    师父揍徒弟那是天经地义的事,许大夫没什么话可说了,小心翼翼地捧着白柯的左膀子看了半天,然后跟白承泽说:“爷,小王爷的伤没有伤到筋骨。”

    白承泽嗯了一声,李钟隐要是真伤了白柯的筋骨,他就死活也不会让白柯再回那个老东西那里去了。

    许大夫替白柯上了活血化瘀的药,推揉瘀血的时候,把白柯疼得叫了一声。

    “你轻一点,”白承泽一直就在一旁不出声地看着,听着白柯吃疼地叫了,跟大夫道:“他一个小孩,你用这么大的劲做什么?”

    许大夫脑袋上冒汗,不用劲他要怎么推开白柯膀子上的瘀青?

    “其实我这伤快好了,”白柯说:“许先生就不用再给我推了。”

    “继续,”白承泽说了一声。

    许大夫只能接着下手,白柯的伤真不算重,只是这小孩皮肤生得太白嫩,这才让这伤看起来吓人。

    白柯这会儿记得咬住了牙关,再疼也不喊了。他挨师父罚的时候都没出过声,这会儿怎么能在白承泽的面前叫疼示弱呢?

    白承泽看着白柯的样子,暗自点了点头,李钟隐虽然教弟子的手段不高明,但白柯到底给他教出来了,领兵打仗的人,就得是这个样子,再疼也得忍着。

    半个时辰之后,许大夫才停了手。这个时候,他和白柯都是出了一的大汗,许大夫是累的,白柯是疼的。

    “让我看看,”白承泽冲白柯招招手。

    白柯走到了白承泽的跟前。

    活血化瘀的药水味道很剌鼻,呛得白承泽打了一个喷嚏。

    白柯嘻嘻笑了起来。

    白承泽捞过白柯,在白柯的股上就打了一下,说:“你还敢笑?”

    “父王,”白柯笑着叫了白承泽一声。

    白承泽说:“别动,让父王看看。”

    许大夫在一旁暗自咂舌,能跟自家主子这样亲近的人,也就是这个柯小王爷了,他可从来没有见过白承泽对另外两位小王爷这样亲过。

    白承泽仔细看了白柯膀子上的伤处之后,冲许大夫挥了挥手。

    许大夫忙冲着白承泽与白柯躬一礼,说:“在下告退。”

    “看着颜色淡些了,”白承泽跟白柯道:“把你师父给的那些药都扔了吧,这次再走,父王让人给你专门配些药带回去。”

    白柯说:“谢谢父王。”

    白承泽说:“再有师兄师弟……”

    白柯打断白承泽的话道:“父王,我还没有师弟呢。”

    “那就假设以后有,”白承泽说:“他们要是再受了伤,你就给他们送些药去,不要小气,这些人以后说不定就是柯儿你最得力的助手,知道了吗?”

    白柯点点头。

    “你师父跟你说过这个?”白承泽问道。

    白柯说:“我听说,在卫**,上官将军的麾下都是叫他大哥的,柯儿想,在军为将,一定要有一帮肯与柯儿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上官勇?白承泽看向了书桌案上的兵书,道:“柯儿……”

    “爷,”白承泽刚喊了白柯一声,门就传来了白登的声音。

    “什么事?”白承泽的声音听着有些沉地道。

    白登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娘俩儿,他刚回来,就遇上这两个主子,这还真是运气不好。

    杨氏也不看白登,就看着关着的书房门。

    白登硬着头皮道:“爷,杨夫人带着大小姐来了。”

    “我不让你传了话吗?”白承泽道。

    白登忙道:“回爷的话,奴才去传过话了。”

    “爷,”杨氏这时道:“妾有要事想与爷商量一下,”说着话,杨氏握着白兰的手紧了一下。

    白兰只得开口也冲书房里喊了一声:“父王。”

    书房里静了一会儿,在杨氏脸上的笑容快要挂不住的时候,白承泽的声音才又传了出来,说:“进来。”

    白登替杨氏和白兰娘俩儿推开了书房的门。

    杨氏进了门,先带着女儿给白承泽行礼,然后就道:“妾听说爷为小王爷请了许大夫来,小王爷是哪里受伤了?”

    白承泽对站在自己旁的白柯说:“你去洗个澡,晚上来跟父王一起吃饭,想吃什么,就跟白登讲。”

    白柯点了点头后,又看向了桌案上的兵书。

    白承泽把兵书合上了,说:“用过晚饭后,父王再教你。”

    “哦,”白柯应了一声。

    “洗过澡后,就去睡觉,”白承泽又道:“一路上回来也累了。”

    “那柯儿带回来的护卫们呢?”白柯问道。

    “那是你师父给你的,”白承泽说:“就在你的院安排他们住下,白登,你去安排。”

    白登忙就应声道:“奴才明白。”

    “那柯儿先告退了,”白柯给白承泽行了一礼后,就往外走。

    白兰在白柯走到自己边时,低低地喊了白柯一声:“大哥。”

    “妹妹好,”白柯望着白兰一笑。

    白兰望着白柯也是一笑,她长到现在,也没跟白柯见过几次面,不过对白柯的印象却很好。

    “柯儿快去吧,”白承泽却不想白柯跟白兰多说什么,在桌案后面说了一句。

    白柯这才快步走了出去。

    白登看白承泽没什么吩咐了,忙也跟着白柯出去了。

    白柯出去后,白承泽看着杨氏道:“谁让你没事打听我这里的事的?”

    杨氏忙道:“妾方才在院外遇见了许大夫,顺嘴问了一句。”

    白承泽就看着杨氏。

    杨氏说:“爷,妾后再也不问了。”

    “这是最后一次,”白承泽道。

    杨氏脸上的笑容发僵,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把白兰往白承泽的书案前一推,说:“大小姐现在会绣牡丹了,来就是想让爷看看她第一次绣成的东西。”

    白兰把拿在手上的一块手帕递给了白承泽,说:“父王,这是兰儿绣的。”

    白承泽拿起手帕看了一眼,便抬眼道:“不错,后要好好学,女儿家就应该有女儿家的样子。”

    白兰看白承泽根本也没仔细看自己绣出的牡丹,心里失望,但还是冲白承泽点了点头,说:“兰儿记下了。”

    白承泽又看杨氏,说:“你还有什么事?”

    杨氏走到了白承泽的书案前,小声道:“爷,您这一走这么长的时间,大小姐和妾都很想您。”

    白承泽说:“我出门的这段子,家里的事辛苦你了。”

    杨氏忙笑道:“妾为了爷做些事,哪里辛苦了?妾就是盼着爷回来,盼得紧。”

    “兰儿先出去吧,”白承泽这时对女儿道。

    白兰一眼也不看冲她打眼色的杨氏,忙就道:“父王,女儿告退。”

    “大小姐,”杨氏喊了白兰的一声。

    “够了,”白承泽冷声道。

    白兰跑了出去。

    “爷,”杨氏看女儿跑出去了,跟白承泽小声道:“大小姐一心想跟爷说说话,爷您就不能抽空陪陪她吗?”

    “到底什么事,”白承泽却道:“你快点说。想来见我,不必拿女儿做幌子,你想我,这话也是当着女儿的面能说的?”

    杨氏听着白承泽的声不对,忙就给白承泽跪下了,说:“爷,妾错了。”

    “我没让你跪,”白承泽冷道:“说吧,到底什么事。”

    杨氏这才又从地上站起,跟白承泽道:“白登跟妾说了,明爷就要接康家小姐进府,妾就想来问问爷,这事爷有什么打算。”

    白承泽说:“我是第一次接女人进府吗?”

    杨氏说:“这毕竟是康家的小姐,妾怕……”

    “没什么好怕的,”白承泽不等杨氏把话说完,便道:“她一个后入门的侧妃,姓康也好,姓什么都好,不会越过你去。以前府里是什么规矩,你还是按着这个规矩办好了。”

    杨氏这才放了心,冲白承泽笑道:“妾知道爷的意思了,这事就好办了。那爷,您想将这个康家小姐安排在哪个院子里?”

    “府里还有空着的院子吗?”

    “有是有,就是离着爷都远。”

    “你说说看。”

    杨氏随口就给白承泽报了几个院名,说:“妾怕让康家小姐往这些院子,委屈了她,还是让康家小姐跟其他的姐妹们合住在一块儿?”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