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吃得苦中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怎么带她来大门前了?”白承泽的眉头微微一皱,“我白承泽的女儿就不要守规矩了?”

    杨氏看看白承泽牵着白柯的手,神莫明地一低头,道:“是月儿太想爷了,爷这一走,眼看着就一年多了。”

    “回去吧,”白承泽牵着白柯往府里走。

    白兰噘了噘嘴,她早就说来大门口站着,一定还是讨不到这个父王的喜欢,只是她的这个生母不相信。

    侧妃们看着白承泽带着白柯走远了,这才三三两两地散去了。

    王氏侧妃带着白林回房的时候,小声抱怨道:“你怎么不喊你父王一声呢?”

    白林看着旁的房屋树木,说:“父王都没有看我一眼。”

    王氏嘀咕了一句:“都是庶子,这样的厚此薄彼,到底是凭什么啊?”

    白林抬头看看自己的生母,说:“姨娘,你说什么?”

    “没什么,”王氏道:“一会儿你父王让你过去吃饭,一定记得要喊父王啊。”

    “那父王要是不理我呢?”

    “怎么会呢?”王氏说:“林小王爷也是爷的儿子啊。”

    “父王只喜欢大哥的,”白林说了一句。

    “不能胡说,”王氏忙道:“爷也喜欢林小王爷的。”

    白林不在乎地甩开了王氏的手,跑到了前边去,边走边玩了起来。

    “夫人,”这时,跟在王氏后的婢女小声喊了王氏一声。

    王氏回头,就看见叶氏抱着白栋从后面走了过来。她们两个住在相邻的院子里,又都是有儿子的人,平里斗得厉害,只是这个时候再见到彼此,都没有了往里的那种劲头。

    叶氏看着王氏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白栋看见了在前边玩的白林,手指着白林口齿不清的叫了一声:“哥哥。”

    “别乱叫,”叶氏忙伸手在儿子的脸前一挡,说:“这会儿风大,别咳着了风。”

    王氏一听叶氏这话,就道:“栋小王爷今天这衣服可真漂亮,就是不知道爷注意到没有。”

    叶氏斜眼看了看王氏,道:“姐姐给林小王爷打扮的也不错,爷有注意到吗?”

    两个女人瞪视一眼后,叶氏继续往前走,王氏则站在了原地,她既不想绕路,这样会显得她怕了叶氏这个女人,也不想跟叶氏同路走,那就只能站着等叶氏走没影了,她再带着白林走。

    “夫人,”跟着叶氏的一个婆子小声劝叶氏道:“你跟王侧妃有什么可置气的?她抢不了您的位置,林小王爷在爷的心里,也一定不比栋小王爷占的位置高。现在爷回来了,您再跟王侧妃这样下去,就怕爷不高兴啊。”

    这个婆子不说,叶氏也明白,在这府里,杨氏管着家,但等王妃一进府,她这个管家婆的位置能不能占住,还得两说。真正让五王府所有女人心里有疙瘩的是大公子白柯,白承泽为了白柯,把他在白柯之前没能养大的儿子都抹掉了,在玉碟上直接从白柯这里序位,这就让原本是三子的白柯,一下子就成了白承泽的长子。

    叶氏把白栋往上抱了抱,祈顺人重嫡子,但也重长子,是以庶长子在家族之,地位不比其他的庶子,在家正妻无子的况下,庶长子是可继承家业的。看白承泽现在呵护白柯的样子,那两个丧子的女人心头滴血,她们这些女人又何尝能看得过眼?

    “夫人,”就在叶氏抱着白栋要进自己住着的院子时,白登带着人从后面走了上来。

    “怎么了?”叶氏忙停下来问道:“可是爷要见栋小王爷?”

    白登赔着笑脸说:“爷今天要跟小王爷单独用餐,所以就不见栋小王爷了。这是王爷从江南给栋小王爷带回来的东西,请夫人收下吧。”

    叶氏侧妃勉强一笑,道:“妾替栋小王爷多谢爷了。”

    白登冲叶氏侧妃和白栋行了一礼后,在院门前丢下了一个小箱子,又带着人往王氏的院子那里走了过去。

    叶氏抱着白栋进了屋之后,将白栋交给了娘,坐在桌旁生闷气。

    从叶氏娘家带来的那个婆子端了茶点进来,看看叶氏的样子,便小声劝叶氏道:“夫人,等将来王妃进了府,您再看爷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待小王爷。”

    叶氏道:“那个女人要是生不出来呢?”

    婆子说:“夫人想差了,皇家娶媳妇,那都是要太医和宫里的老嬷嬷去看的,哪能选个不能生养的女人进来呢?”

    “那个康氏女也是个倒霉的,”叶氏道:“好好的王妃还没进门呢,就跟我们这群女人一个样了。”

    “还会有第二个康氏女的,”婆子道:“等这个王妃生下了爷的嫡子,就有一场好戏让夫人看了。”

    “这对我算是好戏?”叶氏不解道。

    这个婆子道:“万一他们到了最后两败俱伤呢?”

    叶氏这才脸上有了一点笑模样。

    这个婆子又道:“那个康家的小姐成不了爷的正妻,这对府里的夫人们来说,就是件好事,夫人应该高兴才对。”

    这个话,叶氏懂。康氏女是帝师的孙女儿,西江康氏这些年来很受世宗的看重,若是这个康氏女成了白承泽的正妻,那白承泽就是不喜欢,也得敬重这个女人,这对她们这些女人来说,无疑是一件最坏的事。

    “小王爷看着也一天天大了,”婆子为叶氏倒着茶,小声道:“该懂的事,奴婢看他应该也都懂了。”

    叶氏看向被娘抱在手里的儿子,是啊,就让白柯跟未来那个会生下白承泽嫡子的女人斗好了,她不如做那只黄雀。

    书房里,白承泽先考问了白柯一些学问上的事,之后又问白柯兵书战策。

    白柯先还能对答如流,但白承泽问的问题深了之后,小孩儿答不上来了,说:“父王,这些师父还没教呢。”

    白承泽摇头,起走到书架前,给白柯拿了一兵书来,说:“你师父不教,你自己也要看了,字都认识了,为什么不自己学?”

    白柯望着这一七八本的兵书,苦了脸,他在李钟隐那里,白天练武,累得半死不活之后,到了晚上还得点灯读书,再自己学些东西?那他还用睡觉了吗?

    白承泽看着白柯皱成一团的小脸,把白柯抱到了自己的膝上,说:“不想学?”

    白柯摇摇头,说:“父王,柯儿怕没时间学这些。”

    白承泽笑着翻开了放在最上面的一本兵书,说:“看着这些书这么厚,又这么多就怕了?”

    白柯说:“师父给我的书,我都没有看完呢。”

    白承泽说:“你师父让你带书回来读了?”

    “嗯,”白柯说:“师父说了,回去后我要是背不出来,他就要罚我。”

    白承泽来了兴趣,说:“你跟我说说,你师父平里都是怎么罚你的?”

    白柯的脸上顿时有了委屈的神,说:“蹲马步,打手板,很多呢。”

    “你被罚的次数多吗?”

    白柯又嗯了一声。

    白承泽有些心疼了,他的这个儿子长得白白嫩嫩的,一看就像是没吃过什么苦头的人,没想到在李钟隐那里过这样的子。

    白柯把自己的袖子一撩,说:“父王,柯儿没有骗你。”

    白柯的左臂上有着不少道鞭挞后的伤痕,交错在一起,看着又青又紫的,白承泽忙就冲书房外喊道:“白登,去请大夫来。”

    门外有下人回话道:“爷,白总管给林小王爷,栋小王爷送东西去了。”

    “那就你去,”白承泽道:“去叫大夫来。”

    这个下人答应了一声后就跑了。

    白承泽捧着白柯的左膀子,小声问:“疼吗?”

    “师父打的时候疼,现在已经不疼了,”白柯说:“父王,你小时候也被皇爷爷打过吗?”

    “学不好学问,你皇爷爷一样揍人啊,”白承泽苦笑道:“这一次你师父是为了什么打你?”当初李钟隐答应收下白柯的时候,跟白承泽是说好过的,不管他怎么教白柯,白承泽都不能管,现在看着白柯的膀子,白承泽有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我回去的晚了,”白柯说:“师父说我在江南,不应该到处乱跑的。”

    “就为这个?”

    “我背书没背出来。”

    “还有呢?”

    白柯看向了白承泽,说:“父王,你希望儿子犯很多错吗?”

    白承泽说:“就为了这两件事,你师父就对你下这么狠的手?”

    白柯把头一低,说:“我比武又输给了师兄们。”

    “柯儿,你老实跟我说,”白承泽把白柯的下巴挑起,问道:“你还想不想回你师父那里去了?”

    “不回去?”白柯说:“那柯儿怎么学本事?”

    “天下间又不是只有你师父一个人会打仗,父王再请别人来教人,”白承泽说:“你就留在父王的边,这样父王看谁敢再打你。”

    白柯摇摇头,说:“父王,师兄们做的不好,师父一样会罚他们的,而且被罚的师兄比柯儿惨多了。”

    白承泽说:“你师父就是这样教人的?”

    “吃得苦苦,方为人上人,”白柯一脸认真地跟白承泽说:“皇爷爷也是这么说的。”

    “小东西,”白承泽把白柯的脑袋一拍,“你师父打的又不是我,你倒教训起你爹爹来了。”

    白柯窝在白承泽的怀里,说:“柯儿以后要当大将军的。”

    “严师才能出高徒,”白承泽跟白柯道:“你不记恨你师父就好。”

    白柯说:“可是方才是父王不高兴。”

    “我不是怕你记恨你师父吗?”白承泽搂着白柯道:“你要是恨他,还能安心跟他学本事吗?要是这样,父王就不如再为你找一个师父。”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