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想爬主子床的奴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袁英上前一脚,把莫雨娘踢到了地上去,只是脚上还是留着劲,没一脚把这个女人踹死。“大哥,”把莫雨娘踢到了地上后,袁英问袁义道:“这女人还留不留?”

    莫雨娘没想到袁英真能跟她一个女人动手,在地上大喊大叫了起来:“救命啊,杀人了!杀人了!”

    外面已经有邻人在撞门了。

    “里面的贼人听着,”还有邻人冲着门里大喊:“我们已经去报官了!官府马上就来人了!”

    让官府看到自己站在上官府,再让世宗知道自己夜里出宫,来看了上官勇?袁义一个闪到了莫雨娘的跟前,他刚才就不应该顾念这个女人是周宜送来的人,杀这样一个女人能有多难?

    莫雨娘警觉地看着袁义,说:“你要干什么?”

    “义叔,”上官平宁这时带着哭音地喊了袁义一声。

    袁义被上官平宁喊得又是犹豫了一下,当着上官平宁的面杀人好吗?

    就在袁义犹豫的这当口,门外传来了安元志的声音:“这是怎么了?你们是谁啊?”

    门外的邻人们七嘴八舌地说起了话来。

    几个死士侍卫这时从围墙外已经翻过来了,原本杀气腾腾的人,在看到院子里站着的人是袁义后,又都呆愣住了,看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开门,”袁义跟袁英说了一句。

    袁英这会儿就站在大门前,用手抵着门呢,听了袁义的话后,忙就把门栓拿开了。

    安元志这时在门外正要大力地踹门,门突然地一开,安元志一下子收不住力,要不是上官睿在后面拉了他一下,安元志能直接一个跟头跌进门里来。

    袁义抱着上官平宁站到了背光地里,喊了安元志和上官睿一声:“少爷,二少爷。”

    安元志在门里站稳后,看看袁义,再看看趴在地上,哭得一脸泪水的莫雨娘,说:“这是怎么回事?”

    “这女人疯了!”袁英没头没脑地指着莫雨娘叫了一句。

    “官府的人来了!”在门外的邻人里,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袁义抱着上官平宁就往屋里走去。

    一个九门提督府的校尉带着一队官兵走了进来,看看这院的人后,也是弄不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但他认识安元志,冲安元志抱拳行了一礼道:“安五少爷。”

    安元志一笑,道:“你们是九门提督府的?”

    这校尉说:“是,小人们正在街前巡街,有这条巷的人来报,说是这府里有人要杀人,抢小少爷。”

    “没有的事,”上官睿这时道:“这个女人有疯病,方才疯病发作了,让军爷白跑了一趟,对不住了。”

    门外有邻人说:“莫姑娘有疯病?我们怎么不知道?”

    安元志说:“她不发病的时候,看着也还正常。还有,她不过是一个下人,各位喊她莫姑娘太抬举她了。”

    “下人?”有邻里的妇人道:“她不是这家里的姨娘吗?”

    “这是她跟你们说的?”安元志看着还是一副彬彬有礼的大家公子模样。

    邻人们一起点头。

    “所以说她有疯病,”安元志说道:“想爬主人的想疯了。”

    邻人们一阵惊愕,谁能想到平这个见人就带笑,说话又讨喜的美人儿,是个一心要爬主人的疯子呢?

    “各位都请回吧,”安元志冲这帮心的邻人拱手道:“是我们之前没有说清楚,让各位被我们府的一个下人给骗了,对不住各位了。”

    邻人们想骂莫雨娘出气吧,可是当着安元志和上官睿的面,他们又不好骂,只得心里憋着火地走了。

    上官睿往校尉的手里塞了一个钱袋子,小声道:“这个是我请各位军爷吃酒用的。”

    校尉得了赏钱,也没问地上的莫雨娘一声,带着自己的兄弟们也走了。

    大门重新又关上后,安元志才走到了莫雨娘的跟前,说:“你今天发什么疯?”

    莫雨娘抬头看看安元志,她没想到安元志和上官睿都不问出了什么事,就直接把她说成了一个有疯病的女人。

    袁英在一旁恨恨地道:“你方才不是喊很大声吗?这会儿又哑巴了?”

    “袁英你说,”上官睿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袁义又抱着上官平宁从屋里走出来,坐在了院的凳子上。

    袁英把方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说:“她还骗我出去买甜汤!”

    “你是不是活够了?”安元志一脚又把莫雨娘踢到了地上,问道:“想早点上路,你说话啊,我一定成全你。”

    上官睿这时把安元志一拉,说:“你跟一个女人动手有**份。”

    莫雨娘看上官睿拉住了安元志,心里又有了希望,跪在了上官睿的脚下,说:“二少爷,奴婢不认识这位爷,看到他要抱小少爷走,奴婢就慌了神了。二少爷,您没说今晚有人要来带小少爷走啊,奴婢就是想护着小少爷,奴婢没有别的意思。”

    安元志说:“这么说来,我还得谢谢你了?”

    袁英说:“二少爷,我看这个女人不是个好东西,杀了算了!”

    “二少爷!”莫雨娘大叫了一声,冲上官睿哭道:“奴婢护着小少爷还有错吗?”

    上官睿也是目光冰冷地看着莫雨娘,说:“好,你今天护着小主人没错。”

    “小睿子?!”这一回轮到安元志叫了起来。

    上官睿冲安元志摇了摇手,盯着莫雨娘问道:“你是我哥的妾室,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这个做弟弟怎么不知道?”

    娘这时从厨房里端着糊糊走了出来,放到了袁义的手边,之后看着跪在地上的莫雨娘娘叹了一口气。她劝过这个心比天高的小妮子,不该想的事就不要想,连上官勇的都没近前过,做哪门子的姨娘?

    莫雨娘支支吾吾地说:“这都是邻人们猜的,我说过我是下人,他们说我看着不像下人,不肯信。”

    “你在骗鬼吗?”安元志被这个女人气乐了,说:“看着不像?你是在跟我说,你是天生的贵妇,他们上官家不让你当当家的主母,就是不识抬举吗?”

    “不,不是,”莫雨娘慌忙摇头道:“奴婢从来没有想过这些。”

    “弄死算了!”另个死士侍卫,叫老六子的道:“这样的还留着做什么?主子不在家,就敢胡咧咧,你怎么不说你是将军夫人呢?”

    “把她先关柴房去,”上官睿一只手死死拉着安元志,一边命死士侍卫们道。

    “二少爷!”莫雨娘冲上官睿哭喊起来。

    “快点,”上官睿不为所动地道。

    袁英上前,一把把莫雨娘从地上拎了起来,往柴房走去。

    “二少爷,奴婢真是为了小少爷啊,”莫雨娘被袁英拎在手里,还是跟上官睿哭喊道:“二少爷,奴婢从来就没有过非分之想啊!二少爷!”

    “你不会把她的嘴堵上?”安元志冲袁英叫。

    “你一功夫白练了?”有死士侍卫也冲袁英叫:“你那步子要踩死蚂蚁吗?!”

    袁英加快了步子,几个闪,拎着莫雨娘进了柴房。

    院子里的人,也不知道袁英用什么东西堵住了莫雨娘的嘴,反正他们坐在院子里,是听不到莫雨娘的声音了。

    “我早就说过,这个女人不能留!”安元志冲着上官睿发火道:“都是你!烂好心,有你哭得时候!”

    上官睿说:“你喊什么?”

    安元志气哼哼地转走到了桌前,跟上官睿说:“我还想揍你一顿呢!这女人还真他妈入你的眼了?”

    袁义这时拿着只调羹在喂上官平宁吃糊糊,头也不抬,说:“少爷,你还是消消气,坐下来说话吧。”

    安元志说:“你也是有病,这么冷的天,你坐在院子里喂平宁吃东西?那个女人不好,你一脚踹死她不就得了?你跟那种货要忍气吞声吗?”

    上官平宁吃得嘴上一圈白乎乎的糊,学着安元志的话说:“货!”

    “再敢说这个词,我就打你股!”上官睿马上就道。

    “对,”安元志说:“再听你说一次,我也揍你。”

    上官平宁还想开口,被袁义塞了一调羹糊到嘴里,声音闷在了喉咙里,呜了一声。

    “进屋吧,”安元志这时压下了心头的火,拿起了糊碗,放低了声音跟袁义说:“方才是我不对,对不起啊。”

    袁义叹了一口气,又抱起上官平宁往屋里走去。

    “你们去周围转一转,”上官睿跟院的死士侍卫们说:“方才那个女人闹了这一场,我怕引来不该出现的人。”

    死士侍卫们忙都答应了一声,留下袁英和袁白看家,其他的人又翻墙出去了。

    上官睿指着桌上食盒里的甜汤,跟袁英说:“这就是你买来的甜汤?”

    袁英说:“二少爷,我真没想到她能骗我啊!我以前看她,也不像个心眼坏的女人,谁知道人心隔肚子,这女人心眼这么多呢?”

    “那是你自己笨,”袁白开口道:“幸亏小少爷这一回没事,不然我看你怎么办!”

    袁英苦着脸,越看这碗甜汤越来火,干脆起这甜汤,挥手就扔到了墙外去。

    上官睿摇了摇头,往袁义和安元志呆着的屋子走去。

    “大哥没揍你?”看着上官睿进屋之后,袁白小声问袁英道。

    袁英说:“没有。”

    “让你个笨蛋逃过一劫了,”袁白说:“你说你怎么这么蠢呢?”

    “逃个啊?”袁英说:“大哥这会儿还没逮着空收拾我呢,我是不是应该先出去躲躲?”

    “也行,”袁白看着袁英认真道:“你以后一辈子别让大哥看见你就行。”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