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屈辱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生子,安锦绣一笑,她无心,世宗也无力了。

    齐妃看着安锦绣笑了,说道:“这下高兴了?你听我的话,现在你正得宠,多生几个儿子才是正经。”

    安锦绣说:“什么叫我现在正得宠?”

    齐妃不顾旁亲信嬷嬷的干咳声,跟安锦绣道:“我说这话你还别不听,你就没有老的时候了?等你老了,宫外那些小美人们,还不是三年一进宫?你啊,要为自己做些打算。”

    安锦绣将木盒交给了站在自己后的千秋宫人,跟齐妃说:“谢谢齐姐姐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齐妃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这声谢是我该得的,”

    “我也想再生啊,”安锦绣低声道:“只是之前我子一直不好,现在圣上又要将养子。对了,我把这几张药方拿走了,你这里留下原件了没有?”

    齐妃说:“我给你的就是原件。”

    “你不要?”

    “我用不上。”

    “齐姐姐不想再生下一子?”

    齐妃自嘲地一笑,说:“我这年纪也不是不能生,只是如今圣上一眼都不看我,人老珠黄了,我这人有自知之明,求不到的东西,我就不去想,这样活的能自在一点。”

    安锦绣轻拍一下齐妃的手,没再说话。

    “这个康氏女,”齐妃却没有什么伤感的绪,跟安锦绣道:“我看也不是个好东西。”

    安锦绣说:“我看还好,她长相很好。”

    “一张脸漂亮就行了?”齐妃说:“娶妻娶贤,这个,我一看就是个心大的,跟贤惠这个词一点也不搭边。我们就看着吧,以后的五王府里,一定会很闹了。”

    安锦绣低头笑了笑,康浅在乎的是权力,是个恨不得当相国的人,对白承泽这个人,这个康家小姐前世里不在乎,今世想来也是一样。只要这个夫君能让她并肩看江山,跟多少个女人分享这个夫君,康浅从来也不会计较。想看五王府的闹,齐妃是一定看不到的。

    齐妃又与安锦绣坐着说了一会儿话,然后看看窗外的天色,跟安锦绣抱怨道:“我们还得在这里等多久?”

    “我陪着你说话,你还不耐烦?”安锦绣笑道。

    “一想到那两个女人在我这里,”齐妃说:“我就浑不自在。”

    “再等等吧,”安锦绣说:“这茶水苦味太重,换了吧。”

    齐妃冲旁的宫人道:“换茶。”

    宫人端着茶盘刚下去,一个倚阑的太监,就站在了暖阁门外大声禀道:“娘娘,吉总管来了。”

    “让他进来,”齐妃道。

    安锦绣说:“让康小姐过来吧,吉和这是为了她来的。”

    齐妃又命手下的宫人道:“去叫那个康氏女过来。”

    这宫人问道:“娘娘,那沈娘娘呢?”

    齐妃问安锦绣:“让沈嫔在我这里等着?”

    “让她回去吧,”安锦绣说道:“说几句话就好了,你还要让她们说上一天的话吗?”

    齐妃冲宫人挥了挥手,说:“送沈嫔回海棠去,跟她说,我与安妃娘娘现在没空,就不见她了,让她在海棠里好好保重,等我们有空了,就去看她。”

    这宫人答应着,退了出去。

    吉和进了暖阁,给安锦绣和齐妃刚行完礼起,康浅就跟着倚阑的一个宫人走了进来。

    齐妃说:“吉和,圣上看过康小姐的大作了?”

    吉和看向了康浅,说了一句:“康小姐,你跪下听圣训吧。”

    康浅一听圣训两个字,就知道不好了。

    安锦绣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齐妃把安锦绣一拉,说:“急什么?我们就一起听听圣上要给康小姐的圣训好了。”

    一个教习嬷嬷走到了康浅的面前,开口就跟康浅说起了女诫。

    吉和走到了安锦绣的边,小声道:“娘娘,圣上没看她写的东西。”

    安锦绣说:“那两张纸呢?”

    吉和说:“圣上当场就发了火,直接将那东西撕了,碎纸被奴才扔进香炉里了。”

    “圣上怎么会被她这个小丫头唬住?”齐妃说道:“这宫里出书香门第的多了,她卖弄什么采?就这样的,还当什么王妃?”

    “少说两句吧,”安锦绣道:“好好教教,这还是个好的。”

    吉和附跟安锦绣道:“娘娘,圣上让您去御书房一趟。”

    安锦绣看向了吉和。

    吉和说:“圣上也觉得这个康氏女不好了,这会儿正打着退婚的心思呢。”

    安锦绣挑一下眉头,起跟齐妃道:“齐姐姐,我还是先走了,女诫什么的,我都知道,就不用再学一遍了。”

    齐妃看安锦绣都起了,只得也起道:“那我送你,女诫这东西,我们谁不是从小就学?也不知道康帝师是怎么想的,教养孙女儿,教养出一个连女诫都不知道的孙女儿来。”

    安锦绣从跪着的康边走过,裙角带着宫里熏香的味道,道:“回去之后,安心待嫁,女孩儿就该有个女孩儿的样子。”

    “走吧,”齐妃不耐烦道:“你好心跟她说,她能感激你吗?”

    两位贵妃娘娘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

    暖阁,一时间只剩下了几个倚阑的宫人和教习嬷嬷。

    康浅的手指平平地放在地上,祖父明明说过,世宗欣赏有才学,落落大方的女子,为何今天全然不是这样?因为康浅是康语亲自带在边教养的,所以在康府里,康浅这个嫡次女从来都是最尊贵的女孩儿,这一回离开西江,来到京城,再进帝宫,没有人再把她当作掌上明珠看待,这会儿听着教习嬷嬷用平板的语调,跟她说女诫,康浅的心,巨大的落差感演变成了深深的屈辱感。

    “一会儿你也不要进去看了,”安锦绣跟送她的齐妃道:“这样的大小姐都是要面子的,你与她远着一些可以,但不要让她恨上你。”

    “知道了,”齐妃说:“我一眼也不想看到她,你就没发觉这个康氏女像一个人?”

    安锦绣说:“她像什么人?”

    齐妃说:“海棠的那个啊。”

    “怎么可能?”

    “一样的会装,”齐妃说:“这宫里哪个不是大家小姐出,就她能耐?什么东西?”

    “小声点,”安锦绣道:“宫里人多口杂。”

    “谁要往外传我的话,我就撕烂她的嘴!”齐妃说了一句。

    跟着这两位贵妃娘娘一路走着的,倚阑的宫人太监们,这会儿都打了一个寒战。在八皇子白承赋去了之后,齐妃的脾气就一天比一天暴躁了,他们现在都怕自己犯在齐妃的手里,那真是九死一生了。

    “你啊,”安锦绣望着齐妃摇了摇头,却也没再劝。

    齐妃一直把安锦绣送到了倚阑门外,看着吉和扶着安锦绣上了步辇,才说:“你这是要去御书房?”

    “是啊,”安锦绣说:“可能还是为了康氏女的事,你这里就不要再为难她了。”

    齐妃点点头,跟吉和说:“护着安妃娘娘走吧。”

    安锦绣一行人往御书房去了。

    亲信的嬷嬷问齐妃道:“娘娘,暖阁的那位要怎么办?”

    “学完了女诫就让她滚,”齐妃说了一句:“真是我厌着什么样的人,这样的人就要往我的眼前走!”

    “娘娘,”吉和跟在安锦绣的步辇旁,跟安锦绣小声道:“圣上方才又发了大火,连康帝师都骂上了。”

    “四下人呢?”安锦绣问道。

    “四下去了东鹤,”吉和忙道:“今天圣上在那里为卫国侯爷他们设了庆功宴。”

    安锦绣往东边望了望,在她这里,连东鹤的檐角都看不到。

    “娘娘,圣上是真的准备给五下另选正妃了,”吉和说:“让娘娘去,可能就是要跟娘娘商量这事的。”

    “胡话,”安锦绣小声道:“这种事由圣上一人作主就可,我能插什么话?”

    吉和忙说:“是,奴才说胡话了,娘娘您别跟奴才一般见识啊。”

    “娘娘,”袁章这时在步辇的另一边道:“那边站着一个人在给您磕头。”

    安锦绣说:“站着要怎么给我磕头?你这孩子连话都不会说了?”

    “还真是跪着一个人呢,”吉和这时也说。

    安锦绣往袁章手指的方向望去,就看见一个人跪在路边上,在冲她这里磕头呢。

    “不是宫里的太监啊,”吉和又跟安锦绣说了一句。

    “让他过来,”安锦绣命袁章道。

    袁章冲那个人跑了过去。

    吉和打量一下那个人,跟安锦绣说:“看那衣服,像是四王府里的下人。”

    皇子能带进宫的人,也只能是太监,安锦绣看一眼这个跟着袁章走到了自己面前的人,道:“你是什么人?”

    这人忙又给安锦绣跪下,说:“回安妃娘娘的话,奴才是在四边伺候的小顺子。”

    “起来吧,”安锦绣说:“我听说四下在东鹤,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小顺子忙一举自己手里拎着的包裹,道:“奴才是奉四下的命令,去千秋给顺嫔娘娘送些东西的。”

    从这条路是可以走到千秋去,不过这个小太监看着就是在这里等着自己的样子,安锦绣说:“把东西拿来我看。”

    小顺子忙把包裹递到了安锦绣的跟前。

    袁章上来,就着小顺子的手,三下五除二打开了这个包裹,包裹里是一个点心匣子,匣盖上放着一张纸片。

    康氏女,不能留。

    纸片上是白承亲自写的六个字。

    “原来是点心,”安锦绣说了一声。

    小顺子听安锦绣这么说了,忙就把包裹收了回去,往怀里一抱,说:“四下说了,奴才要是也见到了安妃娘娘,就替他谢谢安妃娘娘对顺嫔娘娘的照顾。”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