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哥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安元志几口扒完了碗里的饭,又喝了一碗乌鸡汤,抬头再看自己左手边这一桌的时候,就看见他姐夫自己吃一口,喂上官平宁一口,还不忘给白柯夹菜。安元志的第一个反应是,这还真***像是一家三口,要是他姐也在,这就是一家四口齐全了,可是随后想到,白柯是白承泽的儿子,安元志就心里被火烧一样的难受。

    “吃好了?”上官勇看安元志停了筷子,问道。

    “我出去方便一下,”安元志说:“你别打我外甥啊。”

    “我不打他,”上官勇塞了一口拌了卤的饭到上官平宁的嘴里。

    上官平宁这时抓了一只鸡腿送到白柯的嘴边,说:“给你吃。”

    “喊我一声哥,”白柯跟上官平宁道。

    “他是我爹爹,”上官平宁把小脑袋靠在上官勇的膛上。

    “喊声哥,我就是不抢你爹爹,”白柯被上官平宁咬得见了血,也没记恨上这个小团子。

    “哥哥,”上官平宁为了保住自己的亲爹,终于是松了口,声音响亮地喊了白柯一声哥哥。

    “这样才乖,”白柯揉了揉上官平宁软塌塌的头发。

    “你吃,”上官平宁还举着鸡腿。

    白柯抬头看着上官勇道:“上官将军,我不吃鸡皮。”

    上官勇没多想,用筷子把鸡腿上的鸡皮撕了下来,送进了自己的嘴里,跟白柯说:“你多吃点。”

    白柯从上官平宁的手上拿过鸡腿,咬了一口鸡,又把鸡腿递到了上官平宁的跟前,说:“平宁你也吃。”

    “小王爷,他现在还吃不了这个,”上官勇忙笑道。

    上官平宁张嘴在鸡腿上啃了一口,别看他能把白柯的耳朵咬出两个洞来,嘴里的小牙齿拿这只鸡腿却没什么办法。

    “你吃饭,”上官勇又往儿子的嘴里,填了一筷子他现拌出来的卤饭。

    安元志站在军帐外面,雪停了之后,几不见的星月又出现在了头顶的天空上,安元志抬头望着天,跟陪着自己站在雪地里的袁义说:“你说这个小王爷会不会是来找他爹的?”

    袁义把安元志拉得离军帐远了一些,小声道:“你说话这么大声做什么?”

    “哎呀,”安元志说:“我有数,那种声量,帐里的人听不见。”

    “我看他不像知道五下在江南,”袁义说:“不然他为什么不去找五下,而是来这里找将军?”

    安元志说:“白承泽的种,我们还是防着一点的好。”

    “我觉得这个柯小王爷长得像你,”袁义小声笑道:“你自己没发觉吗?”

    “别,”安元志说:“这话让白承泽听到了,还以为**了他的女人呢,你还嫌这个皇子下不够恨我?”

    袁义小心地看了看他跟安元志的周围,说:“少爷,你能不胡说八道吗?”

    安元志说:“要不然那小子怎么会像我?”

    袁义这才皱了眉头,说:“可他的确是像你,也像主子。”

    “这世上相貌相像的人多着呢,”安元志这个时候冷道:“只可惜他不是平安,而是白承泽的儿子。”

    “你想干什么?”袁义听着安元志的话音不对,忙就问道。

    “不干什么,”安元志说:“我能干什么啊?现在我惹不起白承泽。”

    袁义跟着安元志往后营里走,说:“又想栖乌村的事了?”

    “不想了,跟自己过不去没意思,”安元志说:“我回去睡一会儿,你去接平宁吧,我怕他一会儿再捣蛋,他爹就真要揍他了。”

    袁义看着安元志走远,如果有可能,他还真想跟安元志说说那个范红桥,让安元志把心事说出来,比让安元志把事憋在心里的好,只是袁义撬不开安元志的嘴。

    等袁义回到军帐里,就看见上官平宁已经趴在白柯的上玩了,上官勇一个人坐在桌案后面吃饭。

    “义叔,”上官平宁看见袁义,忙就叫了一声。

    白柯看着袁义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袁义吃惊于白柯的好记,永宁里几句话的工夫,这个小王爷就记住他了,“奴才叩见柯小王爷,”袁义忙给白柯行礼。

    “袁总管请起吧,”白柯带着上官平宁走到了袁义的跟前,说:“你不是应该在宫吗?怎么会在上官将军的军营里?”

    “奴才是奉皇命来军看安五少爷的,”袁义对着白柯恭敬道:“奴才许久没有见到小王爷了,不知道小王爷一向可好?”

    白柯伸手虚扶了袁义一把,说:“我在这里不是什么小王爷,袁总管就不要跟我客气了。”

    上官平宁在一旁歪着脑袋看着自己新认下的哥哥,说:“小王爷是什么东西?”

    白柯呵呵地笑道:“小王爷不是什么东西,平宁,以后你不会忘了我吧?”

    上官平宁说:“你是哥哥啊。”

    “这就是不会忘了我了?”

    “嗯,”上官平宁点头,小脸板着道:“以后我还跟你玩儿。”

    上官勇这时放下了碗筷,说:“袁义你帮我带平宁回去吧。”

    袁义抱起了上官平宁,说:“小少爷,我带你去睡觉。”

    上官平宁这会儿还不乐意走,看着白柯,又看看他爹,说:“我不走。”

    “小少爷这是不要义叔了?”袁义故作难过地问上官平宁道。

    上官平宁被难住了,他想留下来跟白柯玩,防着他爹被抢走,可是他又舍不得让袁义难过,对于上官平宁来说,这可是世上最难的选择了,最后他的小脑袋想到了一个主意,跟袁义说:“义叔也玩。”

    “可是义叔累了,”袁义说:“小少爷陪义叔去睡觉吧。”

    上官平宁目光瞟向白柯。

    袁义说:“没有小少爷陪着,义叔睡不着啊。”

    “哥,我明天再陪你玩儿,”在新认的哥哥和袁义之间,上官平宁还是选了袁义。

    上官勇坐在后面笑着摇了摇头。

    “小王爷,奴才告退了,”袁义冲白柯躬道。

    白柯点了点头,望着上官平宁说:“平宁,明天你要早点起,我带你去堆雪人。”

    “好啊,好啊,”上官平宁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袁义抱着上官平宁走了后,上官勇起道:“小王爷,末将带你去看看军营。”

    从烧着炭取暖的军帐里走了出来,白柯被帐外的冷风一吹,打了一个哆嗦,子缩了缩。

    上官勇手里还搭着自己的披风,看白柯受不住寒夜北风的样子,便将披风披在了白柯的上,看看自己的这件披风太大,又蹲下来,把披风的下摆,比着白柯的高打了两个结,跟白柯说:“小王爷,江南今年的冬天不比往年,你应该多穿一些衣物才是。”

    白柯看着上官勇细心地替自己打理衣物,突然很好奇这位大将军在沙场之上时,是一副什么样子,若还是此刻这样沉稳温和,那敌军会怕吗?“上官将军,”白柯忍不住问上官勇道:“你杀过人吗?”

    上官勇又是一愣,说:“小王爷,末将从军多年,自然杀过人。”

    “看不出来,”白柯说:“你看上去一点也不凶。”

    上官勇站起,陪着白柯往前走,说:“两军拼杀之时,没有人会在意到对方的长相的,长相凶悍与否,与杀不杀人没有一点关系。”

    “那是我想多了,”白柯打量着自己周围的这些营帐,跟上官勇道:“可是我师父整天要我们这些弟子注意仪表,说为将当为儒将,武双全,上马定国,下马安邦。”

    上官勇咧嘴一笑,道:“小王爷,末将可没有这样的本事,末将没读过什么书,上马最多能杀敌。”

    “可我师父就上官将军你不错,”白柯道:“他说有机会,他还想来军见见你。”

    “李老元帅谬赞了,”上官勇道。

    “可是你是大将军啊。”

    上官勇摇摇头,“小王爷,我们这些当臣子的,学好武艺卖与帝王家,末将为国尽力之后,还想着有一能卸甲归田呢。”

    白柯默默无言地跟上官勇走了一会儿,然后抬头跟上官勇说:“可是我师父说,为将者,应该以马革裹尸为荣。”

    “小王爷,”上官勇说:“后你为将为帅之后,上了沙场,在两军阵前,当以马革裹尸为荣,沙场归来之后,末将望你还是忘了这个词的好,要为边人想一想。”

    “边人?我父王吗?”白柯问道。

    “小王爷后自会懂得,”上官勇说道。

    白柯不知道为何,看着此刻的上官勇,他就是感觉这位上官将军在难过。

    “姐夫,”安元志这时从后面走了过来,道:“房督师派人来请你到他的帐去。”

    上官勇看看白柯,犹豫着是不是要把白柯带去见房城。

    “小王爷只是来看打仗的,”安元志说:“还是不要与江南官场人太过接触的好。小王爷,不如让末将陪你在营走走吧。”

    “元志你,”上官勇不相信安元志能有这么好心。

    “姐夫放心,”安元志凑到上官勇的跟前,耳语道:“这么多人知道白柯到了我们卫**,他若是死在这里,姐夫要怎么向圣上交待?我不会自寻死路的。”

    “那就麻烦五少爷了,”白柯没等上官勇开口,便说道。

    上官勇这会儿只得先往房城的军帐那里去了。

    “请吧,”安元志手往前指,说:“那是我们的前哨营,那座木台,就是军的瞭望塔,每有两班兵卒轮流在上面值守,那个地方是一刻也不能离人的。”

    “你讨厌我,”白柯在安元志说完这话后,开口问安元志道:“我以前有见过你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