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 372往生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我……”安元志对祈顺的世族大家都没什么好感,听了符乡林氏这四个字,当下就想让人把这帮人拿下,不就是江南清贵第一家吗?当他会怕?

    袁义死死拽住了安元志,符乡林氏,这可是安锦绣特意交待过,不要为难的人家。<-》

    “你干什么?”安元志回头瞪着袁义。

    “夫人说过,这个符乡林氏不可得罪,”袁义跟安元志小声道:“你不会连夫人的话也不听了吧?”

    安锦绣的话安元志当然会听,可是这些人当众为一个犯了谋逆大罪的妇人作法事,他要是不管,被世宗知道,能有他的好儿吗?

    “你好好说话,”袁义说:“把人劝走不就得了?”

    安元志变脸变得很快,方才还一张脸冷若冰霜,一下子又是一脸微笑,变成温文尔雅的一个人了,冲这老者一拱手道:“这位老先生原来是林氏族人,久仰了。”

    老者显然是被安元志的变脸弄得一愣。

    安元志看看被淮州守备军放在了府门前的林氏王妃的尸体,道:“老先生,我们不说这个犯妇犯的是谋逆之罪,一个嫁出去的女儿罢了,怎么,你们林氏还要认这等背宗忘祖之人?”

    “这位大人,”老者道:“不管她所犯何事,林氏族人死后都是要做一场法事,才可以上路的。”

    “听见没有?”安元志跟袁义小声道:“这老头儿我说好话,他不听啊。”

    袁义开口问这老者道:“你是这犯妇的什么人?”

    老者说:“她是小老儿的女儿。”

    安元志冲袁义吹了声口哨,说:“这下子我要怎么把人劝走?”

    袁义看着这老者,跟安元志说:“他没病吧?”

    “我告诉你,”安元志说:“我刚才看他第一眼,就知道这个人有病!”

    袁义的嘴角抽了一下。

    “怎么办?”安元志问袁义。

    老者这个时候把手一抬,盘腿坐在地上的僧尼们竟又颂起了往生经来。

    袁义的目光在台阶下的人群里扫了一圈,突然就站到了安元志的后去了。

    安元志说:“你又怎么了?”

    “你往左边看,”袁义小声道:“从边上数起,第三个人。”

    “什么人把你吓成这样?”安元志好笑道:“你别告诉我白承泽亲自到江南来了。”

    “你看啊!”袁义在后面用手指戳了安元志的腰眼一下。

    安元志往左边看过去,袁义让他看的人,戴着一顶宽沿的草帽子,将脸遮了个严实,安元志说:“我看不到他的脸,不过看高这人不是白承泽。”

    “他是白登,”袁义说:“我方才看到他的脸了。”

    “白登?”安元志说:“这个名字我怎么听着熟呢?”

    “他就是贴伺候五下的那个太监啊!”袁义小声跟安元志嘀咕道:“你怎么对五下的事一点儿也不在意呢?”

    “他又不是女人,我在意他做什么?”安元志嘴硬道。

    “我先进府去了,我怕他认出我来,”袁义说着就要走。

    “走什么啊,”安元志说:“他肯定站那儿半天了,能认出你,他就已经认出你来了。你要实在担心,我去弄死他。”

    袁义站着不动了。

    “这老头儿不会是白登这小子弄过来的吧?”安元志这个时候,看看躲在人群后面的白登,再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老者,反应过来了,跟袁义说:“这老东西不会就是跑来让我杀的吧?”

    袁义跟安元志想的不是一件事,跟安元志说:“夫人说过,白登是不会离开五下的,五下也到江南来了?”

    白登这个时候,慢慢地转过,然后撒腿就跑。

    “那小子跑了!”安元志说着就要去追。

    袁义伸手就把安元志抓住了,说:“你走了,这里怎么办?要是五下也在淮州城里,你就是抓到了白登,你能杀他吗?”

    “可能吗?”安元志说:“圣上能让他私FU离京?”

    “我们不在京城,京城里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不清楚啊,”袁义说。

    想到白承泽可能就在淮州城里,安元志的头涨得有些发疼。

    “这是怎么了?”李延峰这时从王府里走了出来。

    安元志冲李延峰摆了摆手,自己走到了老者的跟前,说:“老先生,你是不是事先听了什么人的话了?”

    老者的神紧张了一下,然后道:“在下只听说女儿死了。”

    “不管那些人跟你说了什么,”安元志说道:“你都不应该相信。”

    老者面带死气地站在安元志的跟前,不管安元志再问他什么,这老者是什么话也不肯说了。

    “来人,”安元志回走到了台阶上,下令道:“将犯妇林氏的父亲拿下。”

    “他们要把林老先生抓起来了!”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声。

    两个兵卒将老者架进了王府里。

    “林老先生是好人啊!”人群里又有人喊了一声。

    “可是架不住他生养了个不懂得安分守己的女儿,”安元志大声对着人群道:“谋逆是什么罪,你们不知道?”

    安元志此言一出,人群里没声音再传出来了,谋逆是要诛九族的罪,这是三岁小儿都知道的事。

    “把这些和尚都赶走,”安元志又下令道。

    一队兵卒跑上去,将这些僧尼,和举着招魂幡的人都赶走了。

    安元志转又指着地上的林氏王妃尸体道:“弄个棺材来,把这犯妇收殓了。”

    “我去看看白登,”袁义这时跟安元志道。

    “要是白承泽在,你就赶紧回来,”安元志叮嘱袁义道。

    袁义下了台阶,挤过围在王府前的人群,匆匆地走了。

    “四城城门都关上了吧?”安元志进了王府后,就问李延峰道。

    李延峰说:“都关上了,出了这样的事,今天不会放一个人出城去的。”

    “再派些人手,”安元志小声跟李延峰道:“查太监。”

    李延峰下子就结巴了,说:“太,太监?”

    “江南就是个金矿,”安元志笑道:“京里有很多人盯着这里呢。不过李大人放心,圣上不会派宫里的太监私FU下江南的。”

    李延峰说:“那是,那是皇子们?”

    “你管这些做什么?”安元志把脸一沉,说:“李大人,结交皇子也是死罪,你可想好了。”

    李延峰就不相信安元志在诸皇子中没有选边站。

    “李大人,等你再进一步后,再想要跟着哪位皇子的事吧,”安元志冲李延峰小声道:“一个淮州守备,哪位皇子能看得上呢?”

    安元志背着手往王府里走了,李延峰呆呆站了一会儿后,对自己的手下下令道:“在四城门加派人手,查行人里有没有太监,查到了,就抓起来。”

    袁义拦着没让安元志去追白登,可是却让自己的一个兄弟跟上了白登,所以他要找到白登不是什么难事。

    白登看到了走到自己面前的袁义,也没有慌张,而是道:“我家爷就知道你来了淮州。”

    “我只是路过这里,”袁义道:“发现五少爷在这里,自然要给五少爷请安。”

    “给五少爷请安?”白登笑道:“袁总管,你是不是也要去给上官将军请一下安呢?”

    袁义冲自己的这个兄弟挥了一下手。

    把白登押在了地上的这位,松了手,但人还是站在白登的后。

    “你一个人?”袁义伸手把白登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的事与你无关,”白登甩开了袁义的手,道:“袁总管,你今天要是杀了我,我家爷一定会知道的,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动杀人的念头为好。”

    “五下人在江南?”袁义马上就问道。

    白登说:“我的人就在附近,只要你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动手,他们回京之后,一定会告诉我家爷的。”

    袁义想着白登这话的真假。

    “袁总管放心,”白登这时又冲袁义笑道:“凭着我家爷与安妃娘娘的关系,不管袁总管在江南见了谁,我家爷也不会去圣上那里告袁总管你的状的。”

    袁义一笑,说:“我主子与五下是什么关系?”

    白登忙就闭了嘴。

    “林氏的父亲,是你叫过去送死的?”袁义问白登道。

    “袁总管,您太高看我了,”白登忙说:“林氏那样的人家,我怎么能进得去?我就是看了一个闹,安五少爷很威风呢。”

    “你走吧,”袁义让开了路,说:“江南不比京城,公公小心一点。”

    白登从袁义的前走了过去,他也不急着走,迈步迈得很慢,最后拐了一个弯,才消失在袁义的眼前。

    “大哥,”跟过来的这位气道:“干嘛不杀了他?”

    袁义冲这兄弟苦笑了一下,说:“我们也不能什么人都杀啊,回去吧。”

    安元志在王府里等百度搜索本书名+看最快更新回了袁义后,开口就问:“弄死那个太监了?”

    袁义说:“他死了,夫人那里也许会难办,毕竟这个是五下的亲信。”

    “你把人放了?”安元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要是活着,我姐不是又多了一个把柄在白承泽的手里?”

    “只要他人在江南,我们想杀他就不是难事,”袁义说:“现在我们还是尽快去见将军吧。”

    “干嘛啊?”

    “夫人觉得符乡林氏值得拉拢,那五下也许也会这么觉得,这个不怕死的林老先生,少爷你要拿他怎么办?”

    “你是说,这是白承泽给我们设得局?要让我们跟林氏结仇?”安元志对袁义的话在意了。

    袁义摇了摇头,说:“我说不好,只是觉得五下人一定在江南了。”

    安元志坐回到了椅子上,突然就手握成拳,咬着牙,小声跟袁义道:“江南现在正乱着,白承泽再怎么也不可能带着一支军来,把这个人找出来,趁乱,”安元志做了一个杀人的手势。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