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黄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与我无关的事,我为何要费心力去想?”比起齐妃愤怒的目光来说,安锦绣的目光就平淡了很多,无一点波澜,“我命人去找过你,只是你觉得还是与宋、沈、魏三妃抱团,在宫里才能活得更好吧?”

    齐妃被安锦绣说得无言以对。

    “母妃在不边,你要八下一个人怎么逃过明枪暗箭?”安锦绣问齐妃道。

    齐妃更是无言以答了。

    “你后面准备怎么办?”安锦绣道。

    “我要为我儿子报仇。”

    “这个仇你报不了,”安锦绣看着齐妃的目光显得有些怜悯了,“还是想不明白吗?”

    “你要我跟杀子之人活在同一个地方?”齐妃望着安锦绣终于崩溃一般流下泪来,喊道:“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如果你愿意,宋妃娘娘就是你的仇人,”安锦绣轻声道:“我只怕你不敢,她若是有心,八下就不会死。”

    “我要找的是下手之人!”

    “下手之人?”安锦绣嗤笑了一声,宫里这么多的女人,有理由下手杀皇子的人太多了,她们上哪里去找这个凶手去?“我想以齐妃娘娘这样的脾气,在宫里的仇人一定不少吧?”安锦绣对齐妃道:“你要怎么找这个下手之人?”

    齐妃说:“圣上会帮我!”

    “是江山重要还是八下的公道重要?”安锦绣问:“你觉得圣上会怎么选?”

    齐妃再次无话可说了,这后宫里所有的人加在一起,也抵不过江山的一根毫毛啊。

    “没事的话,我走了,”安锦绣说着就要走。

    “你帮我,”齐妃却突然道:“我这里的东西,你想要的都可以拿走。”

    “你这里没有我想要的东西,”安锦绣语气平淡地道。

    “你和九下,宋氏她们不会放过你们的,”齐妃小声道:“她们的儿子都已长大成人了,都有了自己的势力,你却还要护着九下长大,圣上的有多长久?你一个人要怎么在这宫里活下去?”

    安锦绣看着齐妃的目光里带上了一点意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齐妃也不是完全的傻瓜,只是这个女人能帮自己什么?安锦绣在脑子里想了想,帮她带着白承意逃出宫去?想想都可笑。

    “你有用得上我的时候,”齐妃在安锦绣的面前,感觉自己可有可无,这种感觉让齐妃觉得羞辱,可是现在让齐妃感觉能帮她的人,也只有安锦绣了。

    “好,”安锦绣随口答道:“我帮你找这个凶手,你欠我一个,不要忘了。”

    “好,”齐妃道:“我们一言为定。”

    “你现在最好回东池佛堂去,派你宫里的什么人去见宋妃娘娘,”安锦绣教齐妃道:“让她代你去给宋妃娘娘道个歉,你们应该还是好姐妹。”

    齐妃又要怒声喝斥安锦绣了,还要她跟宋妃做好姐妹?当她是唱大戏的戏子,什么戏都能演吗?

    “在帮到我之前,我希望齐妃娘娘你能活着,”安锦绣小声道:“不做姐妹,做仇人?你凭什么跟那三妃斗?就像你自己说的,她们的儿子可都长大成人了。”

    齐妃望了安锦绣半天,说:“我输在你手上倒也不冤。”

    “你保重吧,”安锦绣说了一句。

    “我们走,”袁义这时回头喊了一声。

    齐妃站在路旁,看着安锦绣坐在步辇上,被一行人簇拥着往前走去。暮将去未去的天气里,风中已经带上了初夏时的暖意,齐妃却全冰冷。儿子没了,世宗对她的宠早就没有了,她如今是一无所有,还活着不死,只是因为不想便宜了自己的那个杀子仇人罢了。

    白氏的皇宫里,不但花草繁多,可供人藏的密林也很多,藏在一片水杉林里,看完了整场戏的暗卫准备回御书房了。沿着面前的小路走到了一处拐弯处,暗卫发现自己走不了了。

    上官勇站在一棵老水杉树下,冷冷地看着这暗卫。

    “上,上官将军,”暗卫看见上官勇后,吃了一惊,但这暗卫毕竟不知道上官勇与安锦绣是什么关系,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给上官勇行了一礼。

    “你在盯着安妃?”上官勇问这暗卫道。

    “我只是奉命行事,”这暗卫说:“上官将军,后宫嫔妃之事,不是你应管的。”

    “圣上让你盯着安妃?”上官勇还是问道。

    暗卫这时有些狐疑了,今天的这出戏,五位贵妃娘娘都出现了,上官勇怎么单问安妃?

    “他是圣上边的暗卫,”安元志这时从林中的另一条小路上走了过来,说道:“自然是圣上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喽。”

    暗卫也认得安元志,看着安元志走他跟前更是糊涂了,不明白这两个人要干什么。

    “能不把刚才看到的事说出去吗?”上官勇说道。

    “这不可能,”暗卫面对上官勇这个正二品的卫国将军,说话还是很硬气,他是世宗的暗卫,就是见到朝中的大将军们,也不必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安元志没看到方才五妃聚在一起的那出戏,看向了上官勇道:“姐夫,方才那事?”

    上官勇摇了摇头,安锦绣方才没吃一点亏,可是世宗应该不会喜欢这样的安锦绣吧?这倒不是上官勇在乎的事,他巴不得世宗能放了安锦绣,让上官勇在意的是,世宗派人来盯着安锦绣,这就说明世宗对安锦绣起疑心了。

    安元志看上官勇摇头,二话不说,手里的短刀,刀刃往上一翻,直接就捅向了这暗卫的后心。

    不说世宗的暗卫有多万里挑一,就凭这暗卫站在林中听墙角,愣是没被袁义发觉,这暗卫的武艺就不差。感觉到自己的边风声不对,这暗卫就是一侧

    安元志一击不中,翻手就又一刀。

    “你们也要造反?”这暗卫惊怒之下喊道。

    安元志也不说话,跟暗卫打在了一起。

    上官勇没有动手,但也没让安元志住手,杀了这个暗卫,只会让世宗的疑心更重,可是不杀,让这暗卫把看到的一切都说给世宗听,安锦绣的处境可能会更糟。

    安元志跟暗卫打了几个回合,一下子还拿这个暗卫没有办法。

    上官勇的手也放到了刀柄上了,他不能看着安元志反倒被这个暗卫杀了。

    一支雕翎箭从林外的方向了进来,正中这暗卫的后背。

    “住手!”上官勇喊了举刀要往这暗卫颈上砍的安元志一声。

    安元志停了手,定睛再看的时候,就看见庆楠手里拿着弓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庆楠看看被自己一箭穿心的人,问上官勇和安元志道:“这人是叛军?”

    “宫里我们都搜过了,哪来的叛军?”安元志没好气道。

    “那你跟他打什么?”庆楠再低头看地上的尸体,“这人这样子我没见过啊,太监?”

    “圣上边的暗卫,”安元志说:“庆大哥,恭喜你杀了一个大人物。”

    “暗,暗卫?”庆楠险些没让水杉林里的风闪了自己的舌头,这二位不是也想反吧?这年头造反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还是怎么着?

    “他听到了我们说的悄悄话,”安元志说:“所以我得杀了他。”

    “你们两个说什么悄悄话了?”

    安元志的眼珠转转,说:“我跟我姐夫说宫里的女人了。”

    庆楠张大了嘴,“你说宫里的女人怎么了?”

    “脱光了衣服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庆楠瞪着眼睛看了安元志半天,然后问安元志道:“你是不是疯了?”

    “疯不疯以后再说吧,”安元志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圣上边少了一个暗卫,他会发现的吧?”

    庆楠说:“圣上昏迷未醒,他不会发现吧?”

    “天知道他醒没醒,”安元志说:“我们要冒被杀头的风险吗?”

    庆楠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说:“你他娘的已经要被杀头了。”

    安元志就说:“人是你杀的。”

    “我,”庆楠举起手里的弓就要往安元志的头上招呼。

    “不要闹了,”上官勇走上前来,沉着脸说:“就说你们巡视的时候,看见此人,问话他不答,所以杀了。”

    “这是个办法,”安元志一拍手,说:“这些圣上边的暗卫都是一群眼高于顶的家伙,一般当兵的问话,他们都不会答的。”

    庆楠看着上官勇说:“我就这么去跟苏大人说?”

    安元志把庆楠的手一拉,说:“我陪你一起去。”

    “这他妈都什么事儿?”庆楠嘀咕了一句,跟上官勇和安元志说:“也只能这样了,反正我是不知道这是圣上边的暗卫,不知者无罪,是吧?”

    安元志凑到了上官勇的耳边,耳语了一句:“我姐就住在千秋里。”

    上官勇没反应,他知道安锦绣住在千秋里,也知道千秋在哪里。

    “少爷,帮个忙,搭把手,”庆楠抬起了这暗卫的双手,跟安元志说:“我们得把这位带去给苏大人看啊。”

    安元志弯腰抬起了这暗卫的双脚,两个人往林外走去。

    “你一个人来的?”上官勇在后面问了一句。

    “兄弟们在外面呢,”庆楠说:“我其实是进来撒尿的,真他妈命歹,不为这泡尿,我也摊不上这事!”

    “你不会看着我死吧?”安元志问庆楠道。

    庆楠横了安元志一眼,说:“老子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上官勇在庆楠和安元志抬着尸体走了后,将他自己留在林中的脚印,以及安元志和那暗卫打斗时留下的脚印,仔细地用树枝扫去了,好让苏养直来看时,能相信庆楠的话,他们是死了那暗卫,再跑过来抬尸走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