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傻丫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一夜过去,世宗还是昏睡未醒,安锦绣顾不上自己上的伤,走到榻前看世宗,感觉世宗的脸色不像昨天那么难看了。

    “圣上中的毒能解了吗?”安锦绣问荣双道。

    荣双摇头叹气。

    安锦绣浑湿透,站在榻前发了一会儿呆,突然说道:“荣大人你说,皇后娘娘那里会不会有解药?”

    下毒之人一般都会有解药,只是向远清和荣双都面犯了难色,皇后现在比死人也就多了一口气,想从皇后那里找出解药来,怎么想都是异想天开。

    “皇后娘娘如何了?”安锦绣又问了皇后一句。

    向远清和荣双都跟安锦绣摇头贴保镖俏校花。

    “向大人,”袁义这时在一旁开口道:“您替我家主子看看伤吧。”

    向远清忙就道:“娘娘,您让下官看看您的左肩吧。”

    “我去紫鸳过来,”袁义说着就匆匆跑了出去。

    紫鸳这一夜抱着白承意就没敢松过手,跟着袁义走进内室来,看见安锦绣想哭又忍了,喊了安锦绣一声:“主子。”

    “吓着了?”安锦绣安慰紫鸳道:“没事了,事过去了。”

    “我来抱九下,”袁义从紫鸳的手里抱过了白承意,跟紫鸳说:“你帮着向大人看看主子上的伤。”

    白承意这会儿睁着眼睛,不哭也不闹,在袁义的怀里乖顺的像一只小猫。宫里的人惊心动魄了一夜,也只有白承意这样还不知世间事的小孩子能一夜安稳了。

    安锦绣的左肩被福王的掌风劈到,福王惊怒之下的一掌,力道不比寻常,安锦绣的肩骨虽然还不至于碎成骨渣,但也断成了两截。

    向远清看安锦绣一脸的冷淡,暗自咂了咂舌。在安氏庵堂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位贵妃娘娘不是什么柔弱女子,现在这位断骨了还能若无其事地坐在这里,向远清一开始还怀疑自己是不是诊断错了。

    袁义递了一块巾帕给安锦绣,他也看到了安锦绣的伤处,断骨之伤对袁义来说,见得太多了,“主子忍着一些,”袁义右手抵在了安锦绣的后心上,小声说了一句。

    安锦绣之前真没觉得有多疼,她就是感觉自己的左膀子动不了,等向远清下手给她接骨时,安锦绣感觉到疼了。

    “主子,”袁义在安锦绣边小声道:“你不能动,忍着一点。”

    内室里的几个人都忙着安锦绣的伤,没一个人发现榻上的世宗这时睁开了双眼。

    荣双为了分散安锦绣的主意力,苦笑着跟安锦绣道:“娘娘,下官没有想到,娘娘能有这样的胆气去面对福王。”

    “我也害怕啊,”安锦绣抽着气道:“只是害怕又有何用?”

    “圣上醒了,”袁义这时低头在安锦绣的耳边耳语道。

    “只要为了圣上,我没有什么事是不敢做的,”安锦绣说完这话后,压抑着呼了一声痛。

    “圣上一向待福王不薄!”荣双忿忿不平道:“他竟然造反!”

    剧疼让世宗刚清醒过来就几乎又昏了过去,不过他就是咬牙硬忍着没有出声,也没让自己再昏过去,躺在榻上静静地听边的这几个人说话。

    安锦绣引着向远清和荣双两个人说话,昨天发生了什么事,说到底也就是几句话的事。皇后弑君,福王领着青龙营的叛军带着太子杀进宫来,叛军中还有其他军营里的人马,只是人数不多,苏养直和五皇子白承泽两人带着不到五千人的人马死守了御书房一夜,安锦绣假借传传位诏为由,剌杀了福王。

    世宗听着几个人的对话,他能想像的到昨夜的帝宫是个什么样子,当年他登基为帝之前,一样是血洗了帝宫,想来太子也想像他当年一样,用亲人之血祭自己的成皇之路。

    “太子下说他是被福王挟持了,”安锦绣刻意地说道。

    世宗听到这话,呛咳了一声。

    “圣上?”向远清和荣双一起回头看向龙榻。

    安锦绣由袁义扶着站起了,走到了世宗的榻前首席要复婚:擒拿威武小妻。

    “伤着了?”世宗努力了半天才发出声音来,这声音听得向远清和荣双差点哭出来,他们跟随世宗多年,何曾听过世宗如此虚弱的声音。

    安锦绣坐在了榻的边上,看着世宗,轻声道:“臣妾没事,圣上,您怎么样了?”

    世宗的脖子动不了,却还是竭力要去看荣双。

    向远清忙道:“圣上,安妃娘娘的左肩胛骨断了,臣已替娘娘正骨,等骨头长好就没事了。”

    “锦绣。”

    “圣上!”安锦绣突然就叫了起来,她的心里突然就很难受,跟世宗喊道:“您怎么还要问臣妾?!都这个时候了!臣妾,臣妾……”安锦绣想跟世宗喊,为了我不值得,可是对着此时虚弱不堪的世宗,这样的话,安锦绣又喊不出口。

    “傻,”世宗的嘴唇开合了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傻丫头。”

    只三个字就足以让安锦绣痛哭。

    “好了,”世宗断断续续地道:“朕,朕这不是,不是没事了吗?”

    安锦绣红着眼转跟向远清和荣双道:“你们快过来看看圣上。”

    “你不要看,”世宗却跟安锦绣道:“退,退下吧。”

    “圣上!”

    “听,听话。”

    “娘娘,”荣双小声劝安锦绣道:“圣上不想让您看他的伤处,您就不要看吧。”

    “走吧,”袁义也劝安锦绣。

    “去将衣,衣服换了,”世宗看着安锦绣说。

    安锦绣低头看看自己浑透的衣衫。

    “不要对,对外,对外说朕,朕醒了的事,”世宗这时又有气无力地说道。

    “臣遵旨,”向远清和荣双忙道。

    “袁义,去,却叫……”世宗说到这里,体力不支,脸涨得通红,也没能说出下面的话来。

    “圣上是要见苏养直大人吗?”安锦绣问世宗道。

    世宗点不了头,只能眨了一下眼睛。

    “袁义,”安锦绣扭头看袁义。

    “奴才遵旨,”袁义冲世宗行了一礼后,将白承意又交还给紫鸳抱着,快步跑了出去。

    安锦绣自己站起了,由紫鸳陪着慢慢地走开了。

    向远清这才在荣双的帮忙下,掀开盖在世宗上的被子,看世宗下半的伤势。

    也亏了皇后给世宗下的毒药,让世宗体发僵的同时,感知痛觉的神经也不像正常人那样敏感了,不然烧伤带给人的疼痛感,一般人忍受不了,世宗也一样无法忍受。

    等安锦绣去偏里换了一干净的衣衫再进内室来,向远清和荣双还在处理世宗上的烧伤,安锦绣坐在离龙榻不远的椅子上,听着世宗不时忍痛的闷哼声,脑中一片空白。

    紫鸳抱着白承意站在安锦绣的旁,她不敢往龙榻那边哪怕是看上一眼,不自觉地就将体靠到了安锦绣的上近特工。

    不多时,苏养直脚下生风一般地走了进来,看见安锦绣,没有停步,但躬了一下,算是给安锦绣行了一礼。

    “圣上!”等苏养直走到了世宗的龙榻前,看到了世宗上的伤势后,苏养直是惊呼了一声,随即说话的声音就带上了哭音,“圣上,您这是?圣上,臣看到圣上这样,臣……”苏养直跪在世宗的前,把头一低,内室里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哽咽声。

    “拿,”世宗说:“拿虎符,去,去调朱雀营,进宫。”

    “圣上,”苏养直说:“福王的叛军中有朱雀营的人,臣怕调朱雀营的人进宫,有异心的贼子又会生乱啊。”

    向远清这时撕开了裹在世宗右腿上的一块白纱,血一下子与骨分离,白生生的骨就这样露在了外面。

    世宗又是一声闷哼。

    苏养直挪开视线,不忍心再看。

    “福王,”世宗等这一阵疼劲过去了,跟苏养直道:“白笑天,白笑天的家人呢?朕,朕知道他们住在城东,城东的那座别院里。”

    苏养直忙道:“臣启禀圣上,上官将军昨夜已拿下了福王的城东别院,福王府满门已经服诛。”

    世宗过了半天才道:“是上官勇?”

    苏养直说:“是。”

    “他人呢?”

    “上官将军人就在外面。”

    “老五,老五也在外面?”

    苏养直说:“是啊,圣上,五下昨跟叛军也是撕杀了一夜。”

    世宗说:“太子何在?”

    苏养直犹豫了一下,说:“福王死后,太子说他是被福王挟持的,臣不知真假。太子下现在跟五下在御书房外,圣上,你要见见他们吗?”

    世宗咳了一声,荣双忙喂世宗喝了几口水。

    “不要让人知道朕醒了,”世宗几口水喝下去后,说话的声音又清楚了些,跟苏养直说道:“让上官勇带着他的人马把帝宫围住,还有……”

    “圣上?”苏养直看世宗话说了一半不说了,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朱雀三营?”

    世宗的双眼半睁半闭着,嘴张着就是不说话了。

    “圣上?!”苏养直吓得慌忙叫道:“圣上,圣上!”

    “苏大人,”荣双在一旁道:“圣上力乏了,您让圣上休息一会儿吧。”

    苏养直盯着世宗看了半天,突然起就往外走。

    安锦绣开口道:“苏大人,圣上对太子下的事还没有下圣断,您还是派人伺候好太子下才好。”

    苏养直此时看安锦绣,神恭敬,一拱手道:“下官明白。”

    御书房外,白承泽看见苏养直出来,便问道:“我父皇醒了吗?”

    苏养直摇头,“回五下的话,圣上没醒。”

    “我要见我父皇!”太子在一旁叫道。这个时候太子边站着的都是白承泽的人,谁能保证这些人不会暗地里冲他下毒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