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各有算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白氏皇族如何验子,安锦绣无从得知。.别说安锦绣上辈子就从来没有关心过,就算安锦绣关心,这种皇族的秘事,她就是问了白承泽,对她只是一心利用的五皇子又如何会说?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提心吊胆等在房中的安锦绣,一直等到这天的二更天,才等到了袁义来报信。

    “只是取了一小瓶血,”袁义跟安锦绣小声说道:“若不是娘们睡着了,王荣祖还不会动手。”

    “滴血验亲吗?”安锦绣狐疑道:“这个任是谁都会用吧?”

    袁义摇头,说:“若是滴血验亲,一滴血就够了,何必拿走一小瓶?”

    “那瓶大吗?”安锦绣又心疼起儿子来,问袁义道:“他有没有哭?”

    “那瓶子,”袁义用自己的手比划给安锦绣看,王荣祖拿来装血的小瓶子最多有袁义小半截食指长,“这点血不算多,小主子哭了,只是没能出声,王荣祖用手捂着小主子的嘴。”

    安锦绣咬着自己的嘴唇。

    “我把小主子抱来吧,”袁义知道安锦绣是心疼了,不过事他们都做下了,这个小少爷最多跟他们再呆一天,就是心疼,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补偿这个小少爷?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想着上官勇一定会好好养育这个小少爷了。

    娘们在房里哄着哭个不停的小主子,见袁义进来,求救一般地道:“袁公公,小主子突然就哭起来了,是不是让荣大人来看看?”

    袁义把小主子抱在了手上,跟娘们说:“你们休息吧,主子会带小主子一天,要喂的时候,我再来叫你们。”

    娘们看着袁义抱着还是哭个不停的小主子走了,面面相觑,却都不敢多问一声。

    安锦绣从袁义的手上接过自己的儿子,几缕头发垂着,让袁义也看不清她此刻脸上的表。“主子,我去外面守着,你有事就叫我,”袁义跟安锦绣说。

    “好,”安锦绣低低地应了一声。

    小婴儿到了安锦绣的怀里,哭声小了一些,一个劲地往安锦绣的怀里钻。

    “不哭了,”安锦绣哄着自己的儿子:“以后你爹爹一定不会让你再受伤了,娘亲很坏对不对?”

    听到了自己喜欢听的声音后,小婴儿的啼哭转为了抽噎,随后就在安锦绣的怀里睡着了。

    “乖啊,”安锦绣抱着睡着的儿子,心里一酸,在房中无人之时,终于掉下泪来。

    这一夜安锦绣是如何过的,除了她自己外,无人知道。流了一夜的泪,却没有哭出声来,窗外还是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凭添了安锦绣心中的愁绪。儿子还太小,睡梦中的小脸上带着吃饱喝足后的香甜,这样的小婴儿还没办法给予自己的母亲安慰。

    京都城的一座私宅里,严嬷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守在屋外的人,听不到屋里的一点动静。王荣祖在门外焦燥不安地来回走着,他既希望自己这次为皇后立下大功后,皇后可以看在这份功劳的份上,放他离开京城,他可以去从军,重振王家,可是从内心而言,王荣祖又不希望自己害了庵堂里的那对母子,觉得他这次要是弄错了消息也好,这种矛盾之极的心思,让王荣祖的脑子一团乱麻。

    一个时辰后,严嬷嬷从房里走了出来。

    “嬷嬷,怎么样了?”王荣祖抢上前两步问道。

    严嬷嬷板着脸道:“这事不是你能问的,你快回庵堂去吧,不要让人发现了才好。”

    “可是,”王荣祖说:“我这心里不安,嬷嬷就给我一句准话吧。”

    “多嘴!”严嬷嬷瞪了王荣祖一眼后,就迈步往外走了。

    王荣祖看着严嬷嬷走出去,跑进房里一看,只见房里除了一个火盆里有一点灰外,其他的跟严嬷嬷进房前一样,就好像严嬷嬷只是进来烧了一点纸而已。

    一个人走在夜晚京都城街头的严嬷嬷,有点怕冷地紧紧了自己的领口,加快了脚步,路上的泥水沾到了裙角鞋袜上,让一向干净的严嬷嬷心里更是不快,只是这会儿她也顾不上这些了,只想着快点回到宫里去,为她看着宫门的宫人这个时候一定是等急了。

    一顶四抬的,深蓝木顶的的轿,轿前面有两个男子打着灯笼,轿的两侧跟着几名女子,后面跟着一队侍卫,迎面向着严嬷嬷走了过来。

    “太子妃娘娘,”严嬷嬷看到这轿子后,忙就当街跪下冲这轿子行礼。

    “是中宫的严嬷嬷,”轿旁的一个女子跟轿中人禀报道。

    “让她过来,”坐在轿中的安锦颜开口道。

    严嬷嬷走到了轿旁,躬着道:“奴婢严氏见过太子妃娘娘。”

    “你出宫了?”安锦颜的声音隔着轿门传出来。

    “是,奴婢老家来了人,皇后娘娘恩准奴婢出宫与故乡人见一面。”

    “那严嬷嬷你一定开心了?”

    严嬷嬷往轿窗前又走近了几步。

    站在轿侧的宫人们一起后退,让出地方给严嬷嬷跟安锦颜说话。

    “娘娘,”严嬷嬷小声道:“是死局。”

    安锦颜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传了出来,“既是这样,你就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是,”严嬷嬷道。

    “走,”安锦颜命自己的人道。

    轿子复又被抬起,往城门口走去。

    严嬷嬷站在路边,看着安锦颜一路走远。白荣祖的消息,她同样告诉了安锦颜,安锦颜让她救安氏一回,严嬷嬷自然是满口答应,皇后就算杀了庵堂里的安氏女,也换不回帝宠,这样的杀人有何用?

    安锦颜坐在轿中,心里呕得几乎吐血。她不想救安锦绣,只是安锦绣犯下的这种事,他们整个浔阳安氏都得跟着她一起去死,安锦颜很高兴看着安锦颜去死,可是她不能看着整个母族被安锦绣害死。

    “不要脸的人!”安锦颜在心里骂着安锦绣,爬上了龙,竟然还要红杏出墙!

    “太子妃娘娘,”轿外跟着走的宫人这时跟安锦颜道:“这个时候城门还没开,娘娘是不是先找个地方再歇息一下?”

    “我是为了太子祈福去的,”安锦颜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平常那样,不急不慢地道:“就在城门下等一会儿吧,这样菩萨也能见到我的诚心。”

    “是,”这宫人答应了,对四个抬轿的轿夫道:“走慢一点,不要晃到了太子妃娘娘。”

    严嬷嬷走出了她跟安锦颜碰面的这街后,被人堵在了路上,严嬷嬷吓了一跳,心中有鬼的人,慌忙叫道:“你是谁?”

    “严更儿?”堵路的人转过来看严嬷嬷,出声问道。

    严更儿这个名字,严嬷嬷三十几年没有听人叫过了,一时间都呆住了。站在她面前的是个着青衣的少年,长得很好,只是面色太冷,可惜了他的这副好相。

    “太子妃娘娘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背叛了皇后娘娘?”少年目光如炬地盯着严嬷嬷道:“你这个奴婢就不怕死吗?”

    严嬷嬷双腿发软,但在宫里历练出来的胆气,让这老宫人还能站着说话,“你是谁?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在下安元志,”少年自报家门道:“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吧?”

    “安五少爷?!”严嬷嬷惊呼了一声。

    “你叫这么大声,是想让这条街的人都出来看看你这个叛主之人吗?”安元志说:“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了,你还看不出太子妃娘娘保不了你的命吗?”

    严嬷嬷弄不懂安府中人这是要干什么,她帮着安锦颜做事,安府中人还要置她于死地?世上还有这样的道理?“安五少爷,你一府贵人的命,如今可都在奴婢的这张嘴上。”严嬷嬷跟安元志不客气道。

    “哦?”安元志好笑道:“那我杀了你不就得了?”

    严嬷嬷吓得后退了数步,“你为何杀我?”她问安元志道。

    “严更儿,”安元志也不跟严嬷嬷废话,道:“你在家乡的家人活得还都好,不像那些在云霄关伺候主子的家人,全都死了。”

    严嬷嬷惊疑不定地看着安元志,安府的五少爷怎么会知道她的闺名,还知道她在家乡还有家人?“你想,想干什么?”严嬷嬷结巴着问安元志道。

    “不想干什么,”安元志说:“只是想你知道,你若不听我的话,我会让你在这个世上一个家人也没有。”

    严嬷嬷这个时候是再也站立不住了,坐在了地上。

    “验子的结果怎么样了?”安元志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严嬷嬷。

    “你怎么知道?”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

    严嬷嬷掉在地上的伞被风吹到了远处,她与安元志一起淋着雨,只是两个人的心境完全不同。

    “结果如何?”安元志又问了一声道。

    “太子妃娘娘吩咐了,”严嬷嬷咬着牙道:“安主子生下的是龙子。”

    “吩咐?”安元志一笑,然后小声道:“那就是说那孩子不是龙种了?”

    坐在雨水地里的严嬷嬷想站起,却被安元志伸脚一踢,又跌坐了回去。

    “你就实话跟皇后娘娘说好了,”安元志望着严嬷嬷冷道:“安锦颜的话,你不必理会。”

    “你想安氏一族丧命吗?”严嬷嬷愕然地看着安元志道:“安五少爷,你是不是还不明白?这事一出,你们安府上下,一起都要获罪的。”

    “知道,”安元志说:“不然太子妃娘娘怎么会那么好心地出手救人呢?我自有我的打算,你按着我的话去做,否则,你就等着明年的今,为你的家人烧纸钱吧。”

    “安五少爷!”

    “有些事你这个做奴婢的没必要懂,”安元志跟严嬷嬷说道:“你也是一个老宫人了,竟然还这么蠢,安锦颜会是你的好主子吗?背叛了主人的下人,谁敢用?听话,也许我可以保你一条命。”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