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舅杀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在没有尝过穿针过的滋味的时候,安元志还不知道这种疼痛能让他疼得差点流下泪来。i^那个时候的人还不知道,流泪不光是因为悲伤或者怯懦,还有一种眼泪是单纯的生理现象,是体对疼痛的一种本能反应。

    大夫替安元志缝合好了上的刀口后,自己都又出了一的汗,同时对安元志也很佩服。这样的缝合不用麻药,缝了数百针,安五少爷竟然连一声都没有吭,光凭这个,大夫就觉得安五少爷就是上了沙场,也不会是个孬种。

    “我姐夫什么时候能醒?”安元志缓过这口气来后,还是关心上官勇道:“他就这样吃点好的就行了?”

    大夫说:“在下会给上官将军开下药方,将军只要按时服药,安心休养就一定会没事。五少爷你的伤其实也不轻,在下也会给五少爷开一张药方,还请五少爷也要惜自己的体。”

    “我姐夫的后会因为这次的伤落下病根吗?”安元志又问大夫道:“他是个从军的人,后上阵杀敌也没问题?”

    大夫说:“五少爷,人的血都能长回来,就是元气难补,上官将军只要安心休养,就不会落下病根。”

    安元志点了一下头,对老王和杰子说:“麻烦两位哥哥替我看着我姐夫,我和袁义还有点事,去去就来。”

    老王和杰子还没来及问安元志要去哪里,就看见安元志已经摇摇晃晃地站起,拉着袁义走出去了。

    大夫还想吩咐安元志几句,看安元志大步流星地出去了,只得先回头看上官勇的况。

    安元志跟袁义走到了院中墙角边的花台旁,安元志站下来就问袁义:“怎么样?”

    袁义看了看左右,跟安元志小声道:“那个大夫隔着屏风为太子妃诊了脉,太子妃的确已经怀有两个月的孕了。”

    “是男胎?”

    “这个大夫说不准,只是说太子妃的这一胎有点不稳,要用药稳稳。”

    安元志冷笑道:“她根本就生不出这个孩子,还稳什么啊?”

    袁义忙问:“你准备怎么做?”

    “大夫都说她的这胎不稳了,我怎么做还不是随意?只要能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行。”

    袁义说:“你不能冒险,太子妃边的侍卫不少,你要怎么近她的?还有她怀的可是皇家子嗣,伤害皇家子嗣那可是死罪,连安府都得连坐啊!”

    “我去外面等着她,”安元志迈步就往外走。i^

    袁义追着安元志问:“你到底想怎么做?”

    “见机行事,”安元志都走到了院外了,又回头往自己的书房走,跟袁义说:“你跟我来。”

    袁义跟着安元志进了书房,五少爷的书房里除了兵书战策外,其他的书几乎没有。看安元志在书桌后面坐下后,就要磨墨,袁义忙上前帮忙,说:“你要写信?”

    安元志用左手拿起了笔,跟袁义说:“我总得给安锦颜的儿子找个仇人啊。”

    用左手写就看不出本人的字迹来了,袁义看着安元志在信纸上歪歪扭扭地写下了几行字,吃惊道:“信王?”

    “还有谁比信王一党更恨皇后与太子的?”安元志轻声道:“信王的这个案子水已经很浑了,我想他的在天之灵不会介意我让这水更浑一点的。”

    袁义迟疑地道:“她毕竟也是你的姐姐,你真想这么做?”同父异母的姐弟比不上同胞姐弟,但也是血亲,安锦颜腹中的胎儿也是安元志的外甥,他们真要去弄死这个胎儿?

    “我的姐姐只有一个,”安元志说得没有半点犹豫,“安锦颜的儿子不可以生下来,她要是得意了,我姐怎么办?”

    袁义想到了安锦绣,沉默了。

    安元志将信纸揉了揉,很熟练地用蜡封上了。

    “你现在还能动吗?”袁义看安元志起时,子还是晃,便不放心地问道。

    “我不行,不是还有你吗?”安元志不在乎道:“我们出府去等着那个女人!”

    袁义跟着安元志从安府的后门出了府,安元志往去皇宫的路上走,也不理袁义的问,提都不提他要怎么对付安锦颜。袁义满腹狐疑地跟在安元志后走,觉得安元志想在路上下手弄掉安锦颜腹中的胎儿,这想法太过异想天开了。

    安太师的书房里,老太君拉着安锦颜的手说了不少恭喜的话。安太师则沉着脸站在一旁,胎儿才两个月,是男是女都还不知道,有什么可庆贺的?

    安锦颜看看安太师,说:“父亲,女儿腹中的可是嫡长孙,您就一点也不高兴?”

    安太师说:“太子妃娘娘还是先将皇孙生下为好。”

    老太君忙道:“太子妃娘娘别听你父亲的,他最近被府里的事闹得脑子乱了。太子妃娘娘一定能生下嫡长皇孙,老就知道娘娘是个有福的!”

    安锦颜道:“那我就多谢祖母的吉言了。一个月后我还会再来,那时还是让这个周大夫来给我诊脉,我的孩子不能有事。”

    “是,”安太师说:“太子妃娘娘是要回宫了?”

    安锦颜笑道:“怎么,父亲这是赶我走了?”

    “不敢,”安太师神冷淡地道:“太子妃娘娘如今是双子,还是万事小心的好。”

    安锦颜站起了,自己做的这些事的确是难入这个父亲的眼,安锦颜也不怪安太师,更不怕安太师会不再帮她。只是自己腹中的皇孙出生,安家就只能死心塌地帮着她和太子了。至于安锦绣,安锦颜想到安锦绣,就面容一冷,有嫡长子傍之后,她还用再担心安锦绣这个奴才秧子作怪吗?

    “慢着点,”老太君站起来送安锦颜。

    安锦颜看着老太君道:“我上次跟父亲说过锦曲的婚事,我们安家欠了他一个媳妇,锦曲的容貌虽然比不过锦绣,但锦曲可是我安氏嫡出的女儿,足以配他了。”

    老太君说:“太子妃娘娘也是这么想的。”

    “母亲!”安太师在一旁开口要拦。

    老太君却像没听到安太师的喊一样,跟安锦颜说:“这门婚事我是看好,只等着你二妹妹的丧期过了,我们就跟上官勇提亲。”

    安锦颜笑,说:“这下我就放心了,锦曲嫁与上官勇看着是低嫁了,可是谁能说上官勇就不会有大出息呢?”

    老太君也笑,说:“太子妃娘娘与锦曲一母同胞,断不会害她的。”

    安锦颜走出了父亲的书房,外面闷的天气让她有点不适,站在廊下站了一会儿后,才又跟安太师说:“父亲不要怪女儿,我也是迫不得已。”

    安太师此刻还能说什么呢?事安锦颜都已经做下了,世宗看在嫡长孙的份上不会为难安锦颜,可他们安家是一定会被迁怒了,想到自己又要长跪在御书房外请罪,安氏还会被沈妃恨上,这样的子,安太师想想都觉得丧气。

    ”还有,五皇子前离京去了周宜的军中,”安锦颜又跟安太师道:“父亲帮我打听一下,五下这是为了何事而去吧。”

    “周宜已经回京了?”

    安锦颜说:“父亲也不知道周宜回京的事?那看来周宜的军中是出了变故了,父亲尽快命人去打听消息吧。”

    这也有可能是信王谋逆之事真有隐,安太师点了一下头。

    “祖母,我走了,”安锦颜看安太师还是不想搭理她的意思,也不强求安太师此时跟她说一句好话,望着老太君笑道:“一个月后,我再来看您。”

    “好,多谢太子妃娘娘记挂了,”老太君说着就陪着安锦颜往外走。也不知道是不是遇上了安锦颜有孕的这件喜事,老太君拄着拐杖走路,迈出的步子看着都比往常要轻快了不少。

    安太师跟在祖孙二人的后,一直陪着把安锦颜送到了府门外。

    安锦颜坐上了自己的轿子,看着轿外的宫人替她放下轿帘后,脸上的笑容才消失不见。知道自己有孕,安太师的脸上都不见喜色,这可不是好事。安锦颜坐在轿中苦思冥想,难不成她的这个父亲因为对母亲秦氏厌恶之后,连她也不想再见了?还是说安太师还指望安安锦绣能生下龙子?

    想到这里,安锦颜冷笑了数声,安锦绣就是再能邀宠,也生不出龙子来,要不然后宫也不会数年不闻婴啼声了。应该只是心里不舒服,安锦颜想着安太师这一次对自己和腹中胎儿的冷漠,给自己找了一个答案。

    看着安锦颜一行人走远了后,老太君才跟安太师道:“你沉着这张脸是想给谁看?”

    安太师一言不发地扶着老太君往府里走。安锦颜挑唆云妍公主去庵堂找安锦绣麻烦的事,他不打算跟老母亲说,至于安元志在游廊那里说的话,安太师更是决定只字不提。皇后若是跟信王之事有关,那项氏还有可能再做祈顺世宗一朝的皇后了吗?

    “你在想什么心思?”老太君从方才就发现自己的这个儿子不对劲了,这会儿看安锦颜走了,安太师还是想心思想出神的样子,便站下来问道。

    “没有,”安太师说:“我让人扶母亲回去休息。”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今天有喜事,儿子高兴还来不及呢,”安太师掩饰道。

    安锦曲带着两个婆子从侧门里出来,迎着安太师和老太君走了过来。

    “你怎么出来了?”安太师看到安锦曲,脸色就又是一变,道:“我不是说过,没我的话,你不准出闺阁一步的吗?”

    如今的安锦曲在安府里的子不好过,跟坐牢没什么两样,听见安太师凶她,子就是一缩,全然没有了当初那种蛮小姐的气派。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