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住着妖精的庵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安锦绣得了韩约的保证,一脸的不过意,点点头道:“好,那我就在屋里等着。i^”

    韩约这才又匆匆地往外走,袁义从房中跟了出来,跟韩约小声道:“大人,这事还是要告诉圣上知道才行。”

    韩约看着袁义就不爽,但这会儿不是他跟袁义不对付的时候,把头一点,说:“知道了,我这就命人去宫里报信。”

    袁义看着韩约派了人去宫里报信,才又回到房里,就看见紫鸳一脸紧张地围着安锦绣转圈,就是对皇室的事再不了解,紫鸳也知道这个公主来不是件好事。

    “没事的,”看安锦绣也劝不了紫鸳,袁义只得拍一下紫鸳的小脑袋,说:“不是还有主子和我在吗?你呆在屋子里就一定会没事。”

    紫鸳看一眼袁义,看见袁义脸上还是温和的笑容后,紫鸳咬着嘴唇点了一下头,,说:“袁大哥,我听你的,我就跟着我家小姐。”

    安锦绣暗自摇了摇头,问袁义道:“韩约派人出去了?”

    袁义点头,说:“他派了人去宫里报信,自己带着人去前院了。”

    紫鸳说:“一个侍卫能见到圣上吗?”

    “你给我坐下!”安锦绣给紫鸳指了一个座位,说:“我都不慌你慌什么?”

    紫鸳看安锦绣有点要发火的样子,这才把一肚子的话憋住了,坐到一旁去了。

    袁义看紫鸳坐下了,才问安锦绣道:“韩约他们拦得公主吗?”

    安锦绣想想前世里的云妍公主,跟袁义说:“拦不住。”

    “那主子还是找个地方躲躲吧,”袁义忙道。

    “不用,到时候我还是得出去见她,”安锦绣这会儿已经拿到了主意,看了看袁义和紫鸳,说:“不是都担心圣上会急着接我入宫吗?云妍公主来的正好,我想我可以在这里住更长的时间了。”

    紫鸳听不明白安锦绣的话,但看袁义什么话也没再问,而是走到门前守着去了,便老老实实地陪着安锦绣坐在屋中,心中忐忑不安,却也闭上了嘴,一句话也不说了。

    云妍公主是后宫沈贵妃所生,所以这位公主下突然兴事问罪般地杀过来,不会是受皇后的指使,沈贵妃也出手对付自己了?想着自己印象中的沈妃一向背地里出手伤人的习惯,安锦绣觉得这种让自己的女儿杀进庵堂来的事,不是沈妃的手笔。%&*";难道是白承泽?安锦绣想也不可能是这个人,按自己现在所处的境地,安锦绣想白承泽对自己,最先考虑的是拉拢,而不是得罪。

    袁义这时站在门口说:“是不是要去看一下夭桃?”

    安锦绣经袁义这一提醒,马上对紫鸳道:“你去陪着夭桃吧,跟她说没事,有我在她不用害怕,这次的人不是冲着她来的。”

    紫鸳想守着安锦绣,可是也知道夭桃对她们主仆来说意味着什么,一句话没说,只是冲着安锦绣点了点头后,紫鸳就跑了出去。

    袁义守在门前,对安锦绣道:“主子想使苦计,但你的体能行吗?”

    安锦绣转着左手食指上的血玉戒,“圣上不到,我是不会出去自找苦吃的。”

    “圣上一定会来吗?”

    “不好说,”安锦绣老实道,女人对世宗来说就是玩物,世宗会不会来,安锦绣是真的没有把握。

    袁义倒也没紧张,跟安锦绣说:“那我一会儿出去看着,如果圣上来了,我再进来陪你出去。”

    “好,”安锦绣说:“我们也不用太担心,韩约他们为了自己的命着想,不会让公主下伤我一分一毫的。”

    袁义走出了屋子,将房门带上,看看院中被韩约安排来守着安锦绣的侍卫,又回头看了看紫鸳和夭桃呆着的房间,看那间偏房也是门窗紧闭后,这才迈步往前院走了。

    安锦绣一个人坐在屋中,思量着云妍公主突然冲进庵堂来的原因,想着想着,突然就想起这位祈顺朝的三公主虽然是沈妃所生,跟皇后的关系冷淡,但是在白承泽还装着做太子好兄弟的时候,云妍公主跟太子的关系还亲密。

    安锦颜,想到这个名字后,安锦绣便笑了一声,不会是别人了,一定是这个女人想借着云妍公主的手来对付自己了。云妍公主蛮,跟安锦曲的子相近,若是这个公主一时下手没轻重把自己打死了,世宗皇帝也不会为了一个没名没份的女人杀了自己的女儿。

    起走到了梳妆台前坐下,铜镜中的自己的确气色不好,安锦绣将自己的发髻打开,开始慢条斯理地对镜梳妆。有机会就要抓住,如果圣上会来,那安锦绣觉得自己后见到安锦颜,还得跟自己的这个嫡姐说一声谢谢。

    庵堂的前院里,被打伤的主持慧清师太被徒弟们护着躲开了,韩约带着人堵住了云妍公主一行人的去路。

    云妍公主看见韩约等人上穿着的官服后,心里就更是冒火,外面是御林军守着,里面是大内侍卫守着,看来太子妃嫂嫂说的没错,这庵堂哪还是什么佛门清净地,分明就是一个勾了她父皇魂魄的狐狸精的藏地!

    “还愣着干什么?”云妍公主怒喝自己的侍卫们道:“出了事有本公主担着,给本公主进去搜!本公主今天倒是要看看,这里是佛堂还是窝!”

    韩约一帮人被公主侍卫们手里出了鞘的刀得步步后退,韩约嘴里求云妍公主道:“公主下,这里真的是圣上下令封上的庵堂,您不可以再往里走了,奴才求您了!”

    “笑话!”云妍公主极细的两道柳眉一竖,蛮成的少女,这时显得张狂,冲韩约说道:“你说是我父皇的命令,那圣旨呢?你把圣旨拿出来!”

    韩约哪里能拿得出圣旨,只得跟云妍公主说:“公主下,这是圣上的口谕,若是没有圣上的命令,奴才等人也不会守在这里,还请公主下留步!”

    “滚开!”云妍公主手里拎着的马鞭朝着韩约就挥了过来。

    韩约没敢躲,硬着挨了云妍公主一鞭,前襟上迅速就被伤口渗出的血染红了一片。

    云妍公主拿手里的马鞭指着韩约的鼻子,问道:“你滚不滚?!”

    韩约稍一迟疑,就被云妍公主的侍卫一把推开。

    云妍公主是冷哼了一声,跟手下们说:“这庵堂里呆着的可不止是尼姑,给本公主搜,本公主倒要看看,供着佛祖的的地方,能有什么样的妖精住着!”

    韩约拦不住云妍公主的手下,只能是冲后的手下们打了一个眼色,这个庵堂被公主下拆了都不要紧,只要这帮人找不到安锦绣住的地方就行。

    “公主,”跟着云妍公主的一个宫人这时跟云妍公主道:“您也累了大半天了,找个干净的佛堂休息一下吧。”

    “这庵堂里有干净的地方吗?”云妍公主大声道:“本公主还是站在这里好了。”

    韩约站在一旁,云妍公主的话让韩约觉得好笑,要说这庵堂不干净,那也是世宗将安锦绣安排住在了这里,这位公主下到底知不知道她是在骂自己的父皇?

    “都别跟着本公主了,”云妍公主看看跟在自己左右的人道:“都给本公主去找人!”

    韩约在一旁把头一低,尽量不让云妍公主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其实紫鸳的子也不算好,但跟面前的这位公主下一比,韩约就觉得紫鸳冲他瞪眼和挥拳都是一种小女孩的撒了,相比之下,还是紫鸳那种傻乎乎的女孩儿更招人

    云妍公主不知道自己在一个小侍卫的心里,被一个为奴的小丫鬟比了下去。有宫人给她端了一张高背的靠背椅来,云妍公主就坐在了一间佛堂的台阶下,等着她的手下,把那个安锦颜口中的妖精抓过来。

    安锦绣正对着铜镜梳妆的时候,紫鸳陪着夭桃找了过来。

    夭桃一脸的灰败,不等安锦绣开口便道:“夫人,是不是宫里来抓奴婢的人到庵堂里来了?”

    安锦绣望向了紫鸳。

    紫鸳跟安锦绣委屈道:“我跟她说了不关她的事,可是她不信我的话。”

    安锦绣让夭桃站到了自己的边,轻声安慰道:“是云妍公主来了,你放心吧,她不是来找你的。”

    夭桃听到云妍公主这四个字,突然就神经质一般,冲着安锦绣道:“奴婢知道云妍公主,她是五爷的胞妹,夫人,会不会是五爷让她来的?”

    紫鸳想喊,说了不关你的事,怎么连五爷都出来了?可是嘴还没张,被安锦绣一眼瞪过来,紫鸳就乖乖闭了嘴。

    “五爷没把你的事告诉公主下,”安锦绣跟夭桃笑道:“你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听我的话,快些跟紫鸳回房去吧,跟着公主的也都是宫中人,被她们认出你来就不好了。”

    再次失望了的夭桃,呆站了一会儿后,问安锦绣:“夫人,奴婢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五爷?奴婢还要在这里呆多久?”

    安锦绣转面对了铜镜,细细描画着自己的眉眼,声音听着像是玩笑一般地跟夭桃说:“你来我这里还没几天,夭桃,你这就呆不住了?”

    夭桃的脸色更加灰败了,跟安锦绣说:“奴婢在这里住着还是害怕。”

    “害怕你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五爷为他做事,”安锦绣似笑非笑地回头看了夭桃一眼,“这里的子总不会比下奴院里的子难熬吧?我若是没照顾好你,后五爷怪罪我,我可担不起这个罪名啊。”

    “奴婢不是,不是说这里的子难熬,”夭桃想跟安锦绣解释些什么,却在说了一句话后,就被安锦绣看得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