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御前听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安太师没看过安元志练武,对于一个信奉万般皆下品只有读书高的人来说,就是安元志请他去看他也不会赏脸去看。i^可是当安元志真正挥舞着手中的刀跟同样使刀的林章战在一起后,安太师还是看得入了神,顺便还心惊跳了一把。这个儿子再不讨自己的喜欢也是儿子,看着两个人形转得飞快,刀相接发生的声响不绝于耳,安太师看不出这里面的门道来,就怕林章伤到了安元志。

    林章的刀法一向以凌厉快狠著称,一开始他也没用全力跟安元志打,安家的这个五少爷没拜过什么有名的师父,又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全力以赴犯不上,同时林章也怕自己伤到了这个被世宗归到了羽翼下的少年人,跟世宗和安太师都不好交待,所以一开始的时候,都是安元志攻,林章守。

    不过打了约十招之后,林章发现自己不认真会输在安元志这个少年人的手上后,林副统领认真了起来。他这一认真,把安元志退了几步,但也仅此而已,两个人战在一起,杀了个难解难分。

    白承泽冷眼看了这两人过了几十招后,发现安元志的刀法说不上派别,一招一式也不连贯,但招招都奔着林章的要害之处去,可以说是招招致命,又加上刀风比林章的还要更凌厉一些,竟像是自创的刀法了,白承泽不跟世宗道:“父皇,元志的刀法不错,与林章相比,丝毫不落下风。“

    安太师说:“五下,是这样吗?下官看他是在后退呢?”

    世宗笑道:“你这个书生啊,要朕说你什么好?”

    白承泽跟安太师道:“元志处于守势时,后退一下是为了躲开林章的刀锋,太师,比武中,前进后退与否与胜负无关的。”

    安太师听了白承泽的话后,再看对战在一起的两个人,腾挪跳跃着的两个人,形看起来都是矫健,只是谁有胜算,安太师是真看不出来。

    上官勇一边细观着安元志的刀法,一边在心里暗自庆幸,他要不是借口带安元志去换衣,私下里跟安元志说了不能伤林章的命,林章今天一定会被安元志杀死。

    世宗看林章的头上冒了汗,白承泽的刀法他也大抵看全了,开口道:“够了,都停手吧。”

    林章比安元志先收了刀,跟安元志说:“五少爷也武功。”

    安元志将刀交给了走上前来的小太监后,跟林章一抱拳道:“林大人承让了。”

    世宗招手让安元志近前来,笑道:“元志小子,你一个安家的公子,竟是学得这一手杀人的刀法!”

    安元志忙跟世宗行礼道:“草民献丑了。i^”

    白承泽在一旁道:“父皇,元志这样的武艺,进军中磨练个几年,又是祈顺朝的一员上将军了。”

    世宗点头,因为是安锦绣的胞弟,世宗对安元志本就偏,这会儿看安元志的武艺让林章也讨不到半点便宜,对安元志更是生了要栽培的心思,不管怎样,安元志出息了,对后的安锦绣来说,也是一个依靠。

    安元志手中的刀入鞘之后,上在比武之时显得的那股杀气,一下子就消失了个一干二净,看世宗点头赞同白承泽的话,也只是看着世宗不好意地一笑,说:“圣上,草民的武艺可以去上阵杀敌了吗?”

    “元志啊,”世宗道:“两军作战可是你一个人会冲锋陷阵就可以了,上将军要会决胜于千里之外,你懂这话的意思吗?”

    圣贤书安元志读得不对,可是兵书战策安元志读过不少,上将军决胜于千里之外,这是兵家的老话,安元志懂,但这会儿他跟世宗装傻地摇头。

    世宗指了指自己的脑门,说:“打仗要靠脑子,不然再好的武艺也只是有勇无谋。元志你的武艺是很好,不过还得去军中历练。”

    安元志忙道:“草民谢圣上教诲。”

    世宗在脑子里把朝中的大将们过了一遍,觉得让这些大将军带着安元志,都不太合适。安元志再怎么说也是安府的少爷,单凭着安锦颜是太子妃这一条,从安府出去的人就是太子一党,自己把安元志托付给谁,都会给收下安元志的这位一个错觉,让这位大将军误认为自己要他在诸皇子中站在太子一边。

    安元志看世宗沉吟半晌不开口,便一点也不顾一旁冲自己打眼色的安太师,开口对世宗道:“圣上,草民可以跟姐夫一起去从军吗?”

    白承泽这时又开口道:“父皇,看来元志是赖上上官将军了。”

    安元志跟白承泽就没说过几句话,白承泽这会儿跟他毫不见外的自来熟,安元志虽然一时还想不明白白承泽的用意,但安元志也演戏地一般地做出跟白承泽很熟的样子,摇着双手说:“不,不是赖着。”

    白承泽笑道:“我也在军中呆过,我知道军中的人都欺生,有上官将军带着你也是好事,这样你还能少走不少弯路。”

    世宗看白承泽一眼,看来他的这个儿子也怕自己把安元志放在了哪个朝中大将的边。世宗看向了安太师,说:“太师,你的意思呢?”

    安太师是希望安元志能进大内任职,在皇帝边呆着不比去沙场上玩命拼军功的好?可是这个愿意安太师也没办法亲口说出来。安书界一向大公无私,清正廉明,说出这种为儿子谋利的话来,实在是有损他安书界的清正之名,于是安太师只能对世宗道:“臣听圣上的圣意。”

    世宗心中又盘算了半天,让安元志去别的军营,世宗又担心军中的那些老兵油子会欺负,对军中事一点也不了解的安元志,想了半天,世宗发现,还就是让上官勇带着安元志最合适。

    林章在一旁估摸着世宗的心思,倒是想上前去跟世宗说让安元志进大内任职,他可以带着安元志,但是想到方才自己跟安元志的那场比试,林章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安元志对他有敌意,虽然言谈之中看不出来,但一交上手后,林章就能感觉到这个安府的五少爷是想杀了自己的。想到自己跟安家无怨无仇,安元志回京都时,上官家的事自己已经处理完毕,林章探究的目光就落在了上官勇的上,难不成手下人这次做事没做干净,让这些人知道了些什么?

    “朕封你为从六品的副将,”世宗这时对安元志道:“你跟着上官卫朝去军中历练吧。元志,朕盼着你早成材。”

    安元志跪下接旨,谢恩之后,趁机就跟世宗道:“圣上,草民……”

    世宗打断安元志的话道:“你是从六品的副将了,还自称草民?”

    “哦,”安元志马上改口道:“末将想求圣上宽恕末将的三哥。”

    世宗说:“你三哥打了你,害你要被逐出族,你还要为他说?”

    安元志说:“这事是末将不好。”

    世宗道:“真是你不好?”

    “家中的长辈舍不得他,”安元志把头一低,说:“末将那天也动了手,末将不想因为这场架就毁了他一辈子,末将求圣上开恩。”

    安太师的心提到了噪子眼,安元志的求要是再没用,那安元信就只有从商这一条路可走了。

    “罢了!”世宗道:“让安元信重回太学院。”

    安氏父子一起跪下谢恩,就听见世宗又问安元志道:“元志你实话跟朕说,为了这个求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回圣上的话,末将的祖母答应末将可将末将的生母葬入安氏的墓山,”安元志一点也隐瞒,老实地跟世宗交待道:“末将的母亲是自尽亡,所以按理她无法被葬入安氏的祖坟。”

    世宗望着安太师冷哼了一声。

    安太师无言以对,这事安元志就是不说,最后世宗也能知道,丢脸归丢脸,唯一让安太师放心的就是,他们安家还不至于为了这事丢掉满门老小的命。

    世宗又看向了上官勇,道:“周宜不就将回京,你将家中的丧事尽快办了后,就带着元志去他的军中,不可再耽搁。”

    “末将遵旨,”上官勇听自己还可以在周宜的军中后,心里又稍定了一些,周宜的军队常年在京畿一带驻扎,自己这下子不会离安锦绣太远了。

    世宗把要吩咐的话都吩咐完了,让安太师带着上官勇和安元志退下,他自己带着白承泽回到了御书房。

    “父皇,”白承泽进了御书房后,就对世宗道:“儿臣看您有些疲惫的样子,儿臣恳请父皇保重龙体,现在这个时候,父皇若是病倒了,那儿臣们就罪该万死了。”

    世宗说:“朕的体若是不好了,那也是朕老了的缘故,你们有什么罪?老五,你说现在的朝政如何?”

    白承泽忧心忡忡地摇头道:“儿臣觉得朝廷现在有些乱,可儿臣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乱了。父皇,您方才说周宜即将回京,那信王白永信谋逆的案子是不是就了结了?”

    “不了结的话怕是朝中还得有人死。”

    “儿臣不明白父皇这话的意思。”

    “上官卫朝的家人就是为了信王之事死的,”世宗对白承泽道:“你即离京去周宜的军中,朕已命他将项锡拿下了,你跟周宜一起审这个混帐!”

    拿下了项锡,就说明自己的这个父皇对皇后起疑心了,白承泽心中一阵兴奋,但还是看着吃惊地问世宗道:“拿下项锡?父皇,乐安侯犯了何事?”

    世宗说:“你觉得朕不能拿下项锡?”

    “儿臣不敢,”白承泽忙道:“只是他毕竟是母后的弟弟,儿臣想不出来他会犯下什么重罪。”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