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灵堂议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被一直等在左侧门那里的邓争景接应进安府的上官勇,一路躲开安府中人的视线,跟邓争景一起回到灵堂后,就看见安元志坐在一张圆凳上低头闷声不响,袁义站在安元志旁小说着些什么,而袁威站在灵案前添着香。i^

    “姐夫,你回来了?”安元志看见上官勇进来,脸色倒是好看了一些,起招呼上官勇的同时就问道:“事还顺利吗?”

    上官勇却问安元志道:“你怎么了?跟府里的人又闹上了?”

    袁义三个人都是无语地看向了别处,游廊那里闹得那一场,现在府里人都知道了,他们就是想站在安元志这一边,可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的事,要他们怎么帮?

    上官勇望着安元志破了皮的嘴角直皱眉,说:“看过大夫了吗?”

    “没事,”安元志一股又坐下了,他的上挨了好几下拳脚,这会儿还隐隐发疼,但安元志还是若无其事地跟上官勇说:“都是皮外伤。”

    上官勇半蹲下来,说:“真的没事?”

    安元志说:“没事。”

    上官勇突然就伸手在安元志的左腰上按了一下。

    安元志没有防备下吃了疼,虽然还能强忍着不叫出声来,但体本能的一挣,差一点跳了起来。

    袁义在一旁忙道:“是腰上伤到了?”

    安元志捂着被上官勇按到的伤处,倒抽着冷气说:“没事,就是挨了一脚。”

    “什么人打得你?”上官勇的脸顿时一沉,问安元志道:“府里的人?”

    “没什么,”安元志却不愿跟上官勇说安府里的事,“就是跟老爷少爷们斗了几句嘴,我这人一向嘴欠。”

    上官勇说:“是太师?”

    “没事,”安元志说:“我不想杀人,所以让着他们,真没事。”

    上官勇回头跟邓争景说:“邓师父,府里有能和血的伤药吗?”

    “我去拿,”邓争景忙就转走了出去。

    “事顺利吗?”邓争景走了后,安元志就急着问上官勇道:“见到我姐了?”

    “见到了,”上官勇说:“她现在没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安元志问道,虽然自己已经把事差不多想明白了,可是还是想听听安锦绣的话。i^

    袁义这时说:“将军,我和袁威出去守着。”

    “不必了,”上官勇道,这事他羞于启齿,可是还是要说,面前的这三个人,连安锦绣也说是他们夫妻以后行事的帮手,所以上官勇决定对这三人坦诚相待,能说的他都不会隐瞒。

    事复杂,可是真要说起来也就是几句话的工夫,等上官勇把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后,安元志三人却半天回不过神来。

    最后还是安元志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一脚踹翻了自己方才还坐着的圆凳,“妈的!”安五少爷嘴里骂骂咧咧,这辈子能说的粗话都被他骂了出来。

    袁义跟上官勇说:“我和袁威一直想不明白王家为什么会被灭门九族,原来我们的老主人是为着太子死了。”

    袁威在一旁冷笑了一声,“可惜我们那么多兄弟,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上官勇一边拉着暴跳如雷的安元志,一边问袁义和袁威道:“你们不知道此事?那王圆为太子练的兵呢?”

    袁义说:“死士算是兵吗?我只知道老主人养死士,没见过他练兵。”

    上官勇说:“王家一共有多少死士?”

    袁义和袁威互看了一眼,他们两个一直跟在王圆的边,亲眼见到过的王家死士也就那二十几个,其他的他们只是听说,从没有见过。

    “我听说有三百多人,”袁义跟上官勇说:“王家全族被下狱时,一共是下了两千余人。”

    上官勇心算了一下,说:“王圆一案抄斩了王氏五百余口,那还有一千多人呢?”

    安元志这时开口道:“除去王氏被发卖的家奴,应该还有八百多个人活了下来。”

    上官勇看向了安元志,方才还两眼充血,暴跳如雷一副要吃人模样的人,这会儿竟已冷静了下来,一点也看不出方才的疯狂与愤怒。“你这小子,”上官勇想说安元志什么,却又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来形容他这会儿的感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安元志把被他踹翻在地上的圆凳扶起来,重又坐下后,说道:“这些人一定是被王圆的同党弄走了。”

    袁威说道:“不是什么人都能当死士的,老主人边只有我们九人守着,其他的老主人出事时,还没有出师。”

    “那他们现在一定还在哪里跟着师父学艺了?”安元志问袁威道。

    袁威说:“可能吧。”

    “八百人,”安元志看向上官勇道:“姐夫,哪怕只有袁义他们说的三百人,到了你的边够组成一个亲卫队了。”

    上官勇说:“到我的边?你要我私组军队?”

    “姐夫你是将军,弄些人到军队里,怎么能叫私组军队呢?”安元志说道:“我姐说的没错,现在我们是什么都不是,不过事都是一步步来的,我就不信,我还能一辈子任人搓扁捏圆。”

    “你们还真是姐弟两个,”上官勇低声念了一句后说:“我们要上哪里去找这些人?这些人也许愿意跟着新主人呢?”

    “我们是找不到,不过袁义和袁威可以找到,”安元志看看站在自己边的袁义,和站在灵案前的袁威,问道:“我没说错吧?”

    袁义笑了一笑,说:“想找到这些人是不难,可是找到以后呢?跟他们说我替你们找了另一个主人,让他们跟我走?”

    “找到人后事就好办了,”安元志一脸的笃定,像是已经拿定了主意一般,说道:“我去见他们。”

    袁义看向了上官勇,他可不敢在上官勇没点头的况下,答应安元志什么。

    安元志也不让上官勇说话,又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姐夫道:“我要见我姐,”说完怕上官勇嫌他麻烦一样,又加了一句:“我就是问问我姐,后面的事要怎么办。”

    上官勇说:“你姐姐让你从军,离开京都城。”

    “那我去跟她道个别,”安元志说:“姐夫,你什么时候去见我姐?我跟你一起去。”

    袁义这时说:“让少爷去见见夫人也好。”

    “好吧,”虽然觉得冒得风险大,但是上官勇也不想拦着安元志去见安锦绣,毕竟这是同胞姐弟,看安元志这个样子,让安锦绣劝劝也好。

    安元志看上官勇点头答应了,便又看向袁义和袁威道:“你们这就出发好了,去把那帮人找出来。”

    袁义说:“让袁威去好了。”

    “那你呢?”安元志和袁威异口同声地问袁义道。

    上官勇也看向了袁义,袁义跟袁威同为死士出,但袁义是个心思深沉的,上官勇有些好奇袁义的打算。

    袁义要开口说自己的打算时,看见了邓争景出现在灵堂门口,便跟门外的邓争景道:“邓师父来了。”

    邓争景拿了两瓶伤药来,特意又问安元志:“五少爷,你真不要找个大夫看看?”

    安元志一咧嘴,说:“不用了,就是这会儿饿了,师父,你给我们弄些吃的去吧。”

    邓争景显然是拿安元志没什么办法,说:“你这会儿想吃什么?”

    “随便,”安元志说:“有碗面就行。”

    “将军你们稍等一下,”邓争景跟上官勇三人打了声招呼后,转出灵堂又往厨房去了。

    上官勇拿起药瓶,就跟安元志说:“让我看看你的伤。”

    安元志趴到了靠窗的椅榻上,上衣脱下来后,后腰那里乌青了一大块,安元志肤白更衬得这块乌青吓人。

    上官勇看看安元志的后背上,知道这不是个贵的少爷,可是这个安府五少爷后背上的伤疤也着实是多了些,从后颈一直延伸到腰相接的下凹处,大小不一的深褐色疤痕不说遍布,但也这里一处,那里一处,如同破坏了一块上等绸缎的斑斑霉点。

    “小时候,大少爷他们放烟火,最后放到了我的上,”安元志对看着他后背的三个人说:“幸好不是我姐受得这伤,对不对?”

    上官勇将药液倒在了自己的手心里,搓了后,对安元志说了声:“有点疼,你忍着一点。”

    安元志说:“能比被火烧更疼吗?”

    上官勇没再说话,把大手按在了那块乌青上,感觉到手下的体因为疼痛剧烈地一颤,上官勇也没松开手。乌青下就是淤血,一定要揉开了才行。

    只一会儿的工夫后,安元志的头上便疼出了汗,为了转移自己注意力,他问袁义道:“你不跟袁威一起去,是想跟着我和姐夫一起从军吗?”

    袁义说:“看来夫人是一定会进宫去了,我想我还是跟着夫人一起进宫去好了。”

    安元志差点又从椅榻上跳起来,“你要当大内侍卫吗?就算我们有本事把你弄去当了大内侍卫,你也没办法呆在我姐的边吧?”

    袁义一笑,说:“男人自然不能进宫去。”

    安元志有些发傻,说:“这我知道啊,可你是男的啊。”

    袁义低声道:“小时候我家里穷,所以我三岁的时候就净了,只是进宫当太监也要找门路,我家拿不出这个钱来,最后我就被老主人买下了。”

    “你,”安元志张大了嘴,袁义被安锦绣救回去养伤的时候,是他为袁义洗的体上的药,他怎么不知道这事?“不可能,”安元志想了一下当时的景,说:“我看过,看过你那里,你,你那物件都在!”

    袁义还是笑,说:“那物件用不了,还算什么男人的物件?”

    安元志望向了上官勇,说:“他,他什么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