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两看相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世宗没再问上官勇问题,只是对上官勇说:“凤州的事已经解决,你尽快回周宜的军中去吧。i^”

    上官勇冲世宗拱手道:“圣上,末将家中的丧事尚未办理,末将即已回京,就不想再麻烦太师,臣想在京都多留几,望圣上恩准。”

    这样的请求合合理,凤州的战事已经结束,白玉关那里,大将军杨锐也已经上报朝廷,北厥大军退走,世宗就是再想以国事为重为由,将上官勇远远的赶走,也一下子找不到一个好的借口。“那你留京办家中的丧事吧,”世宗只得对上官勇道:“城南旧巷大火一案,朕已命大理寺彻查,不久之后,朕会给你一个交待。”

    上官勇下跪谢恩。

    “你退下吧,”世宗挥手让上官勇退下。

    上官勇低着头退出了御书房。

    御书房外,安太师在上官勇退出房转时抬头,两个人的目光对上。

    当着众大臣的面,上官勇还是冲跪在地上的安太师行了一礼,虽然安锦绣已“死”,但他们仍是翁婿关系,这个礼上官勇不得不行。

    安太师受了上官勇这个礼,心中羞愤,恨不得挖个地洞藏进去。

    “外面跪着的,都给朕滚进来!”世宗的声音这时从御书房里传了出来。

    安太师几个人从地上爬起来,快步进了御书房。

    上官勇看着安太师佝偻着背走进御书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安太师突然之间的苍老,上官勇对着安太师恨不起来。

    “将军,奴才送您出宫去,”吉和这时又走了上来,对上官勇轻声说道。

    上官勇看看吉和上跟御书房外其他太监不一样的太监服,料想这个太监是个管事的太监,“不必了,”上官勇对吉和道:“我自己出宫就好,多谢公公了。”

    吉和忙笑道:“奴才不敢,那奴才命人送将军出宫去。”

    一个小太监跑了上来,往上官勇的面前一站,请上官勇跟他走。

    上官勇正要迈步,就听见高台的台阶上,有侍卫小声喊了一句:“林大人。”

    上官勇望向这位被侍卫喊做林大人的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容貌虽平常,但周的气质刚正,手背上青筋突起,指关节粗大,一看就是个武艺很高的人。

    吉和在一旁见上官勇盯着来人看,忙就跟上官勇小声道:“他是大内侍卫副统领林章,林大人。”

    林章这个名字听在上官勇的耳朵里,几乎是刹时间就红了眼。上官勇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灭上官一门的仇人离他只有几步之遥,他要怎么办?

    林章上台阶时就已经看见了上官勇,这会儿见上官勇面色不善地看着他,林章是望着上官勇一笑,走到了上官勇的面前道:“你是上官卫朝?”

    林章是正三品的武官,上官勇只是从五品,两个人在份上的差距很大,上官勇把头一低,道:“末将正是上官卫朝。i^”

    “你家中的事我也知道,”林章一边打量着上官勇的神色,一边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便。”

    上官勇道:“方才圣上已跟末将说过安慰的话,末将一时难过,让大人见笑了。”

    “圣上一向仁德,”林章道:“上官将军,你接下来是要回军中,还是留在京都?”

    上官勇说:“末将被圣上恩准留京办理家中的丧事,末将多谢大人的关心。”

    “我叫林章。”

    “林大人,”上官勇冲林章微微躬行了一礼。

    林章细观了上官勇的神,见这个武夫的神里悲伤夹杂着愤怒,家人死了,到现在还死因不明,上官勇这个时候愤怒也有可原。林章把子一侧,给上官勇让开了路,说:“你去吧。”

    上官勇从林章的边走过,脚步走得沉稳,腰板依旧得笔直。

    吉和忙看了要给上官勇带路的小太监一眼,说:“你还愣在这里?”

    这小太监忙三步并作二步,跑到了上官勇的前面去带路。

    林章看着上官勇走下了玉阶后,才问吉和道:“他怎么会进宫来?”

    吉和忙赔着笑脸对林章道:“回林大人的话,是圣上宣他入宫的。”

    林章又看了看御书房关闭着的门。

    吉和道:“太师和几位尚书大人在里面。”

    林章站着还是不走。

    吉和便又道:“圣上今是发了火,奴才也不知道是为了何事。”

    林章的手跟吉和的手碰了一下,随后便往御书房所在的高台后面走去,一副查看这里侍卫值守的样子。

    吉和手里捏着两张银票,在往御书房门前站的时候,将这两张银票飞快地塞进了腰带里。

    上官勇走出了宫门后,上了马,先往了城南旧巷,在上官家的废墟前了站了约有一个时辰,然后便又上马去了安府,为家人守灵。

    跟着上官勇的人跟到了安府后,没办法进到安府里去,只能在安府的几个门外守着。

    上官勇在灵堂里守到这天的中午,安府的管家为上官勇送了午饭来,上官勇这顿饭还没吃上几口,安元志带着袁义和袁威便到了。

    安府这会儿没人敢拦安元志的路,这位五少爷连大少爷都敢杀,谁还敢没事招惹?

    安元志走进灵堂后,就跟管家说:“你出去,这里用不着你。”

    管家带着下人就走了,赶往后堂去给老太君报信。

    “门外有跟着我的人,”上官勇在安府下人们走了后,便放下碗筷跟安元志三人道。

    “你怎么又回来了?”安元志问上官勇。

    “我进宫面圣,出来后后就跟了六个人。”

    安元志这会儿没办法直视上官勇,目光躲闪地说:“所以你就躲到这里来了?”

    上官勇点头道:“安府他们还跟不进来。”

    “是哪六个?”袁威问道:“我们出去把那六个解决了?”

    袁义瞪了袁威一眼,说:“在大街上杀人?”

    安元志这一回也没再喊打喊杀了,说:“我们现在还能再把事闹大了吗?”

    袁威在袁义和安元志的瞪视下,想明白过来了,现在皇帝可能正愁没借口杀上官勇呢?他们当街杀人,要是被人发现,他们不正好给皇帝送上了杀人的刀?“那,”袁威难堪地摸一下鼻子,问道:“那我们要怎么办?”

    安元志说:“天黑后再出去吧,这会儿姐夫你就是穿上安府下人的衣服出去,也会被人盯上的。”

    上官勇却等不了,问安元志道:“安府什么时候会有人出去?”

    安元志在安府从来也没有管过事,上官勇这个问他还真答不上来。

    袁义说:“我去府里看看吧。”

    上官勇冲袁义摆了摆手,“安府的门应该都被看住了。”

    安元志坐在灵堂发了一会儿呆,突然就起对上官勇道:“我去找个人,姐夫你稍等我一下。”

    安元志跑出去后,给上官勇送午饭来的安府管家又跑了来。

    上官勇便问这管家:“是老太太要见元志吗?”

    管家忙摇头道:“老太君说就让五少爷在灵堂守着,不必到后堂去了。”

    上官勇三个人都没话说,老太君不想见安元志,安元志也没准备去给这位老祖宗请安,这个少爷跟安家人这是两看相厌,最好老死不相往来了。

    管家看安元志没在灵堂里,心里暗念一句菩萨保佑,传完话后便忙不迭地走了,生怕再撞见安元志。

    这管家走了没多久,安元志带着一个安府里的护院走了进来。

    灵堂里的三个人一看这护院的材跟上官勇差不多,就知道安元志想干什么了。

    袁义说:“少爷的这个主意不错。”

    安元志便介绍这护院给三个人认识,说:“这是我的师父之一,邓争景。”

    上官勇听安元志说这位姓邓的护院是安元志的师父,忙起与邓争景见礼。

    邓争景忙跟上官勇摆手道:“五少爷说笑了,小人就是跟五少爷比划过刀枪,小人哪有份做五少爷的师父?”

    安元志火急火燎地说:“现在不是我们说这些话的时候,邓师父,你得帮我这一回。”

    邓争景也不是个多话的人,当下就把头一点,递了一自己的衣服给上官勇,说:“将军与小人量相仿,就屈就穿一回小人的衣服吧。”

    安元志又催上官勇,说:“姐夫你别愣着了,把你的衣服给邓师父穿上,你不是急着出府去吗?那就快点吧。”

    守在安府左侧侧门的人,看见从安府的这个小门里走出来了一个人,虽然这人头上戴着一顶宽沿的帽子,将脸遮住了大半,但这人上的衣服和材都让盯梢的人认出,这人就是上官勇。等穿着上官勇衣服的邓争景走出去约有百步的时候,两个盯梢的人一前一后地跟了上去。

    门里,安元志跟上官勇说:“人走了,姐夫你快走。”

    上官勇不放心地跟安元志说:“你在安府里不要再闹了。”

    安元志先点头,然后说:“只要他们不要惹我就行。”

    上官勇无奈地摇了摇头,走了出安府。

    看上官勇走出去能有个几百步的样子,安元志跟站在他旁的袁义说:“你去帮他吧,这里我跟袁威守着,一定不让安府的人发现你们两个不见了。”

    袁义答应了一声就往外走。

    “袁义,”安元志又叫住袁义道:“我姐和我姐夫不能有事的。”

    “我拼掉这条命不要,也会帮他们的,”袁义给了安元志一个笑脸后,形轻巧地从安府的这扇侧门里走了出去。

    安元志和袁威站在门里看着袁义也消失在了人群里后,才回头往灵堂走去。

    袁威就问安元志:“少爷,为什么安府这里看不见人?”

    安元志的声音很冷,说道:“这里是安府犯错奴才被逐出府的门,平里无人走的。”

    袁威说:“府上犯了错的人要被赶出去?”

    安元志回头望了袁威一眼,说:“安府里的奴才只有死了才能被逐出府。”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