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父子君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世宗走在去大理寺东城牢房的路上时,吉利小声跟世宗道:“圣上,为何安氏女买罪奴要选在晚上去?”

    “她一个太师的女儿竟要图省几个钱去买罪奴,”世宗说道:“放到你上,你好意思大白天去吗?”

    吉利忙说:“还是圣上英明。%&*";”

    “你对安氏女有意见?”世宗突然问吉利道。

    一句问话把吉利吓得一哆嗦,他是不喜欢安锦绣,一个已经嫁人,还是庶女出的女人凭什么让皇帝牵肠挂肚?做为世宗边最忠心的奴才,吉利不会认为是世宗用错了心思,只会认为是安锦绣做错了事。吉利现在一想到安锦绣,就会想要是有什么办法,让世宗忘了安锦绣这个女人就好了。

    方才吉利是真在想,要是能在安锦绣的马车里找到那两个逃犯就好了,这样世宗一定会杀了安锦绣,安锦绣一死,大家不就都安生了?吉利偷看一眼世宗,赔着笑脸道:“奴才怎么敢对安二小姐不敬?奴才不敢。”

    “最后一次,”世宗冷冷地说了四个字。

    如果不是走在路上,吉利会跪地谢罪。世宗跟他说最后一次,吉利明白,世宗的意思就是,再敢暗算安锦绣一次,他这条命就没了。

    大理寺东城牢房不久之后出现在了世宗一行人的面前,大理寺卿韦希圣迎到了世宗的马前。

    此时牢房的明火已经扑灭,只是还到处冒着黑烟,一股呛人的焦糊味弥漫在空气里,让人无法顺畅的呼吸。

    世宗下了马便往大门里走,对于牢房大火之后的惨状是熟视无睹。“王圆的二子呢?”世宗边快步走着,边问后跟着的大理寺卿道。

    “是臣失职,”大理寺卿苦着一张脸道:“王圆的二子在牢房里自尽了。”

    世宗猛地一停步,“死了?”

    大理寺卿往地上一跪,他到了今也不知道世宗到底要从王氏的上知道些什么,王圆二子下狱之后,都是大内的侍卫来审讯王氏二子,他们这些刑部官员是一点也插不上手。今大牢被烧,王氏二子自杀,九名王氏死士逃脱了两人,韦希圣自觉自己的这条命怕是保不住了。

    世宗一脚将自己的这位刑部重臣踹翻在地,问左右道:“尸体呢?”

    马上有衙役上前来,双腿哆嗦着领世宗一行人去看已经被他们收集起来的尸体。

    大牢的一间小跨院里,两溜排三十六具尸体在地上排放的整整齐齐。

    衙役将世宗领到了两具并排放着的尸体前,结结巴巴地禀道:“圣上,这,这就是,这就是王氏二子的尸,尸体。i^”

    眼前的尸体没有被火烧过,上的伤痕一看就是生前受过酷刑,舌头伸出唇外,两眼圆睁,两具尸体都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圣上,”有大内侍卫看过这两具尸体后跟世宗禀道:“这是王圆二子的尸体。”

    世宗看着面前的两具尸体没说话,冷着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吉利领着几个大内侍卫将院子里的尸体都看了一遍,回来跟世宗禀道:“圣上,奴才清点过了,只有七具王氏烙虎印死士的尸体。”

    “韦希圣,”世宗喊了一声大理寺卿。

    “臣在,”韦希圣站在了世宗的后。

    “你带着人去抓,”世宗道:“这个时候他们逃不出城,朕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你抓不到这两个犯人,就上请辞的折子吧。”

    韦希圣忙就带着一队大理寺的衙役走了。

    韦希圣带着人前脚刚走,一个小太监从院外跑了进来,跟吉利小声禀了几句。

    吉利忙走到了世宗的后道:“圣上,太子下和诸皇子下到了,就在牢房大门外。”

    世宗冷声道:“让他们进来。”

    吉利回就跟小太监大声道:“圣上宣诸位下进来。”

    不一会儿,由太子领头,除却一向体不好的六皇子,已经成年,在朝中领了差事的五位皇子一起走进了这个放着尸体的跨院。

    世宗回头看一眼自己的这些儿子们,说道:“你们也来看尸体?”

    皇子们一听世宗的语气不善,马上就都跪下了。

    吉利忙打手势,招呼院里的其他人都出去。

    院子里眨眼间就只剩下了皇家父子六人,还有地上的三十六具尸体。

    “太子,”世宗也不让儿子们起来,问太子道:“你说王圆为什么该死?”

    太子额头触地不敢说话,王圆的三女是他的侧妃,如果他不是太子,那么王圆要抄杀的九族他也要算在其中。

    白承泽这时开口道:“父皇,儿臣听闻王圆这几年一直在私组军队,如今父皇定了王圆抄斩九族之罪,儿臣想王圆私组军队的事一定是真的了。”

    太子忙冲世宗磕头有声道:“父皇明鉴,儿臣不知王圆的罪行,儿臣若是知道此人如此胆大包天,儿臣一定也要杀他!”

    世宗没理太子,看着白承泽道:“你是从哪里听闻到的?”

    白承泽非常坦地道:“儿臣听刑部的官员说,王圆家中养着数百的死士,儿臣是想,就算王氏是大族需要养死士护卫,可是养着数百的死士就不是护卫家园,而是其心可诛了!”

    太子后的大皇子白承舟接话道:“数百死士这还是刑部可以查到的明面上的数字,私下里还不知道王圆这个罪人养了多少武人。”

    世宗又看向了太子道:“太子,你说呢?”

    “王圆该杀!”太子抬头看向了世宗,额头已经磕得乌青,“父皇,儿臣愿监斩王圆全族。”

    “朕以为你很喜王圆的那个女儿。”

    太子忙又磕头道:“那不过是一个女人,儿臣边不缺女人,更何况一个女人如何比得上我白氏的江山重要?父皇,儿臣真的不知道王圆的罪行,儿臣求父皇明鉴!”

    与白承泽一母同胞的二皇子白承路这时开口道:“父皇,此次大牢火灾,和王圆二子自尽之事,儿臣认为要彻查。大理寺的天牢是我祈顺看守最严的牢房,王氏的死士就真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在大理寺的天牢里生乱?”

    跨院里半天没人再说话,白承路的话其实就是在说王氏的死士在牢中有人接应,虽然没有明说,但二皇子的矛头直指了太子。

    沉默良久之后,世宗问太子道:“此事太子你要接手吗?”

    太子声音已经哽咽,说道:“父皇,王圆之事儿臣自当回避。”

    大皇子马上说道:“太子下方才还请旨要监斩王圆全族来着。”

    白承泽这时又做了好人,说道:“大哥,我想太子下请旨监斩,也是因为恨透了王圆这个罪人。”

    “五弟,”大皇子回头看了一眼跪在自己后白承泽,“你还真是会为太子下着想。”

    白承泽把头一低,避开了大皇子不屑的眼神。

    世宗看看自己的这五个儿子,突然就笑了起来,虽说是笑,声音却森冷,“你们都是朕的好儿子啊,朕再跟你们说一遍,这江山是朕的,朕还没死呢,你们闹什么?!”

    五位皇子看世宗发了怒,忙都以额头触地,跟世宗道:“儿臣不敢。”

    “今晚的事朕一定会查!老四,你去办,”世宗点了到现在唯一没说过话的四皇子白承的名,“让韦希圣帮着你查,王圆的事,就算他死了,也不算完!”说完这话,世宗怒气匆匆地一甩袍袖,往跨院外走了。

    五位皇子一直等世宗走没影了,才从地上站起来,当着一院的尸体跪到现在,皇子们的心里都不大舒服。

    大皇子冲着太子冷哼了一声,“真不知道王圆赔上全族人的命值不值得。”

    太子这会儿没有心力去跟自己的大哥吵,只是看了大皇子一眼。

    四皇子白承却是看了白承泽一眼后,跟太子行了一礼,然后就先走了。

    白承泽轻声问太子道:“太子下,您要跟臣弟们一起走吗?”

    太子摇了摇头。

    “哼,”大皇子冷哼了一声后转就走了。

    白承路和白承泽这对同胞兄弟在给太子行了一礼后,也并肩离开了。

    太子如同失了魂魄一样,一个人站在放满了尸体的院中。五月的天气本就不冷,牢房这里还刚烧过一场大火,空气都显得灼,太子却觉得冷,透骨地冷。

    世宗怒气匆匆地回到宫中,在御书房的门口看见了等在那里的项氏皇后。

    “圣上,”皇后看世宗走来,忙就行礼。

    “为你儿子说来了?”世宗冷冷地问道。

    皇后笑道:“太子又没犯错,臣妾要为他说什么?”

    看着自己的皇后一脸的镇定自若,世宗心中的怒火更盛,“不早了,皇后去安歇吧,”说着世宗就走进了御书房,没再看皇后一眼。

    项氏皇后无旨也无法进御书房,只得在门前静立了一会儿后,带着宫人回中宫去了。

    世宗坐了御书房的内室里,心烦燥之下将御书案上的奏折都砸到了地上。朝中不是王圆一人在私组军队,而是一帮人在干这要灭门九族的事,只是除了王圆露了马脚外,其他人世宗如今还查不出来。

    吉利这时给世宗端了茶来,看到一地的奏折也不敢问。

    “命大内也去查那两个死士的下落,”世宗对吉利道:“朕要活口。”

    “奴才遵旨,”吉利忙领旨。

    世宗说要斩王圆,其实王圆已经在牢中受刑而死,王圆的家人对王圆所做之事毫不知,逃掉的那两个死士是王圆贴的护卫,平里还是训练王氏其他死士的人,世宗如今只能寄希望从这两个死士的上问出答案了。

    月下荷香图方方正正地挂在墙壁上,忙碌了一天,心疲惫的世宗望着这绣品,扪心自问,这个世上谁才是他的解语花,忘忧草?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