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你祖宗十八代都是登徒子

    那船家有点为难地看着采薇。

    “算了吧,既然公子已经发话了,刘叔,你就跟上吧。”采薇看到心上人那么想去看,也不推脱。

    也不知道那个刘叔是不是太过紧张了,所以力度把握不好,然后两艘船华华丽丽地撞了在一起。

    “王爷发生了什么事?”采莲颇不满此时此刻有人这么不怕死地来打扰她和王爷。

    “羽,我们出去看看。”旁的二皇子—凤邪皱了皱眉。

    凤羽并没有说什么,跟着他的二哥来到了船外,后地采莲见两个人都走了,她也跟着出去。

    哇,那个男银好漂亮啊,如黑墨石般的澄亮耀眼的黑瞳,混合着一丝慵懒之气,看似慵懒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鹰般的眼神,配着一张宛如雕刻般的轮廓深邃的绝美脸庞,倾国倾城,绝代风华,貌似这些词用在他上也最好不过了,不过貌似还要更胜一筹。哇咔咔,古代美男还真多,旁边那个虽然没有刚刚那个那么漂亮,但是也是个美男子,好像扑倒这两个妖孽……

    ‘嘶’,口水伴随着唐初晴的眼光而流了出来,在唐初晴打量着对面的两个妖孽的同时,那两个妖孽也打量着她,所以,那一声吸口水声,让凤邪好生不满意。

    “对面的是什么人?”凤羽低沉着声音问道。

    他一想到对面的人对着他和邪流口水的时候,心里就是很不爽,大爷生气,后果好严重。

    “额,兄弟,你们好啊,我只是路过的,这船不小心亲到你们的船,这都是咱们的缘分啊。兄弟我就不相陪了,先回家了哈。”

    唐初晴这时才发现对面的人非富则贵,是她惹不起的人,猛地对着凤羽和凤邪讨好地笑道,随后牵着采薇的小手往里面走。

    但是她却忘记了,凤羽根本就是有意忽略她那讨好的笑脸。

    “站住!”凤羽在她的后吼道,丫的,干了坏事就想脚底抹油—溜走,没门!

    “呵呵,兄弟,又有啥事捏?”

    “你这登徒子,对着我和邪流口水,亵渎了我们的容貌,你还没给我们道歉呢,要不道歉就的话,你今天就别想走了。”凤羽和风邪最讨厌的是别人在看到他们的容貌之后,那嘴上流出一丝丝地液体,眼前这逛青楼的男人居然对他们流口水,这简直就是无法原谅的事

    “什么,我是登徒子?本大爷是斯文人—柳下惠好不好。”

    唐初晴听见凤羽的话后,大声地吼道,那俏脸也变得好臭。

    拜托,她一女子让一男人说成登徒子,叔可忍,但是婶不能忍。

    “登徒子,快快道歉。”

    又是登徒子?丫的。

    未等凤羽反应过来,唐初晴一个箭步,抓住那些栏杆爬了过去,本来两船的距离撞在一起之后,距离就不是很远,爬过去对唐初晴也是小菜一碟,她揪住凤羽的耳朵用着超高分贝的声音爆着粗口吼道:

    “靠,你特么的才是登徒子!你祖宗十八代都是登徒子!丫的,爷可是斯文人,没口德的臭小子。”

    而凤羽被唐初晴这一吼,整个人彻底呈现痴傻状态,不,应该是在场的所有人,他们愿自己不在场,那个公子居然说皇上的全家都是登徒子,真的真的不要活了。

    忽然,“哈哈,羽,听到了没,这姑娘说你的祖宗十八代都是登徒子,还说没口德啊,哈哈哈……”

    风邪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可的女子,居然敢说天子的祖宗十八代都是登徒子,那个要是让父皇知道,父皇该是什么表捏,有意思,有意思。

    “你怎么知道我是女人的?”唐初晴下意识地看看了自己的部,还特意地看看那边的晓雪,没有啊,部已经裹得平平的,这男人怎么知道他是女人的?她的伪装明明就很天衣无缝的啊,除了……啊啊啊啊啊

    刚刚的那一吼……

    我去,那完完全全就是女儿家的声音,艾玛,晓雪,你咋就不提醒一下你家的小姐捏,这下可是糗大了。

    幽怨地看了一眼晓雪。

重要声明:小说《王爷追妻囧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