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噩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那你什么打算,像单父一样把函谷关也让给他们?”函谷关太重要了了,一旦丢出去,恐怕将来得赔掉十万将士的鲜血才能拿回来,虽说现在赵国已不是赵相如在当家,但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么多自己曾经的手下为此白白丧命,说白了,不值得。

    赵义的神色也不轻松,“上次单父之谋,我旨在赢取黄歇父子信任,倘若我出声示警,单父即便不失,他们也会怀疑有人走漏消息,届时你我都会被怀疑而陷入险地。既然单父必失,倒不如由我献计,还能让黄歇对我刮目相看。但今函谷关之事关系重大,关隘若是有失,我国关西所有土地将彻底暴露于楚人面前,而他们却可趁机向西北扩张,将来即便要收回这些土地,恐怕也要费番功夫。”函谷关不同于单父,单父的战略意义充其量不过是一座同时适于进攻和防守的城池,失掉它对于整个防线并无大的妨碍。而函谷关则是天下雄关,当年秦国就凭借这一险关,挫败了中原六国多少次的进攻,最后得以发展壮大。赵国握有函谷关,就等于握住了天下的咽喉,楚国势力再怎么扩张,也始终只能围着函谷关转,还要忌惮关内赵军会突然杀出来,抢夺他们的地盘。

    “那你这次是要对黄歇的提议袖手旁观?”不为他出谋划策,消极怠工。

    “不,恰恰相反,我要积极为他谋划,争取让他采纳我的计策。”赵义的眼睛黝黑,嘴角的淡笑让赵相如愕然,一时竟捉摸不透他是要做什么。见他卖关子,她也不会追着问他打算如何,淡淡看了一眼道:“你想好对策就成。”

    然后赵义又揽过赵相如,想要亲,结果赵相如不太乐意,态度不很好道:“今出了城,又在市集转了圈,累了。”

    赵义一听心都凉了,前几自己白表现了,次次那么卖力,结果人家根本没往心里去,对他的怀抱一点也不留恋,只用一句累了就把他打发了。他咬着唇回忆,自己当初是何等潇洒,想宠幸谁也没有拒绝的,如今被心之人一脚踢开,求欢被拒神马的不要太惨啊。

    惨归惨,赵相如心不好不让碰他也只能没脾气,乖乖铺了躺平,一只手不死心地握着赵相如的爪子,一边默默替自己的“小黄瓜”哀悼下。冬天里女人气重,手脚冰凉,赵义体倍儿棒,手脚基本上都跟火炉似的,不仅能暖,还能源源不断供,不用担心辐。电毯、手炉、水袋跟他一比简直弱爆了。

    因为手脚暖和,赵相如很快便睡着了,剩下赵义软玉在怀又只能忍着,翻来覆去“烙烧饼”。

    赵相如这一夜梦特别多,一个接着一个。到最后突然梦见一个白胡子老者,灰色长袍迎风飘飘,远看十分的仙风道骨。只是眼一花,老者的脸就以特写一般出现在她面前,像树纹一样的脸皮突然绽裂开来:“永生可以拥有不老的容貌和永恒的生命,繁衍就意味着永生的结束,你会选择哪一个?”虽然是笑着问话,但赵相如莫名觉得森可怖,从心底萌发出的寒意让她不可遏制地害怕起来。她潜意识明知是梦,却着急想要回答,可越是着急越是开不了口,而老者似乎也不想给她这个时间,刚一张口想要替她做选择,而赵相如脚下一滑踩了个空,竟从梦中醒了过来,还结结实实抖了一下,如同真的踩空了一般。

    赵义的胳膊正圈着她,已经感觉到她的异动,醒了过来,黑暗中他的眸子亮得如同野兽的眼睛,对上她的视线:“怎么,做噩梦了?”

    赵相如没有回答,混乱的心正在慢慢从可怕的梦境中平复下来,刚出了一汗已经凉了,黏腻地沾在上、被子上。赵义一摸她的胳膊冰凉,知道她出了汗,却不知她做了什么可怕的梦竟然吓成这样,心里半是心疼,圈住腰往自己怀里带了带,道:“你那半边被子都潮了,来我这边,又暖和又干爽。”

    赵相如也没抗拒,脸抵在他滚烫的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慢慢平静下来。这是他们第一次不做/,却贴的如此紧密。她原本以为今遇见的那个老者只是一个插曲,可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她满脑子都是那个近似胡编乱造的所谓神话,还有那个关于永生和繁衍的选择。那个人问自己永生还是繁衍,难道是针对自己?难道世上真有永恒静止的生命,可以抵御时间的流逝?

    那他是否在暗示自己已经拥有了永生,而一旦选择繁衍,将失去永生的资格,重新堕入生老病死的轮回?

    答案究竟在哪里,她也不知道。这样充满诡异的梦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她也试图再去寻找那个奇怪的老头,但市集里再无那人的踪迹,仿佛真的是神仙一般,凭空消失了。但她来不及思考老者抛出的问他,因为很快,楚军已经决定——突袭函谷关。

    突袭打的就是突然,速度要快,出手要准、狠,务必一击即中,在敌人有所反应之前攻占目标。因为马上就要开始耕、播,时节一旦误了,会影响一年的农作物种植,农民会吃不饱肚子,国家赋税也会减少。这也是为什么各国一般喜欢在秋冬季打仗的原因,农闲期间用兵不影响一年的耕作,所谓多事之秋也是这个话。

    楚军这次出动的军队近三十万,函谷关总共才八万常驻军队,附近的曲沃也才六万人,楚军数倍于赵军,对这一次行动几乎是志在必得。突袭的计策是赵义贡献的,而具体的行军方略和主将人选由伯嘉制定,黄歇最后拍板并呈报楚王完。熊完能有什么意见?国家基本交给黄歇打理,他放心得很,于是整个流程走得飞快,当天就给了批复。由于函谷关离寿有不少距离,一个在地图东边,一个在中原西部的位置,如果是用都城的王师无论在路程还是保密度上显然已经不算突袭了,于是紧急从西部靠近函谷关的几座城池调集军队。

    当然部队的调集与整合并非一朝一夕,将领到岗也要时间,所以现在都城内的气氛还是比较轻松的,并没有什么大战来临前的窒息感。除了几个知道行动计划和个别嗅觉灵敏的人,大部分贵族大臣还一无所知,更不要说平民百姓。

    赵义最近很得黄歇欢心,连献了几个计策,都被用上。大家没想到他才刚加入幕僚团队,长得又有些像小白脸,脑子里计谋竟然层出不穷,连伯嘉心里也开始对他有所改观。毕竟功绩是要自己建立的,他过去对他的怀疑是自己的直觉为主导,而现在人家已经有所建树,也算是对自己所在的利益集团有了不小的贡献,他也不是死板的人,自己更多的要看对方的行动,一切以行动为准则。

    虽然伯嘉在一众人相聚时说话仍旧冷冷的,心底却也不再排斥。赵义能感觉到这种细微的变化,面上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来,对谁都报以微笑,让大家心里都十分痛快,更加乐意亲近他。却都不知道他心里想的其实是有什么办法可以除掉此人,统一路上的绊脚石必须毫不留地剔除,以免后给赵国造成更大的麻烦。

    这一赵相如刚从府外回来,提着裙子走到大门口,正遇上从里面谈事出来的伯嘉。自从用这种女追男的方式走伯嘉后,赵相如只是偶尔在人前唉声叹气以表示自己的惋惜之,装装样子,没过几天之后便把人抛在脑后。

    本来就是,她对伯嘉除了提防、试探就是利用,这个人本已经很不简单,能不招惹尽量不招惹比较好,过去主动勾搭无非是知道伯嘉洁自好,必然看不上一个有夫之妇,而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如自己主动些可以占得先机,还能让他为撇清关系主动疏远漠视她。一旦达到目的,她连放都不放在心上,转眼丢到脑后。开玩笑,事不要太多好不好,最近她还忙着联络在外的本国细作,赵义和她都打算撤离,时机就选在楚国对函谷关用兵之时,时间近在眼前,还要布置好撤离的路线和方式。他们没有太多机会,务必要一次撤个干净,还要尽量避免协助人员和已经打入敌人内部潜伏细作不必要的暴露和牺牲。

    几乎相当于一场小型谍战了。

    国内形势刻不容缓,函谷关又面临易主的危险,赵义献策让楚军突袭,又定下计中计,让赵军埋伏在楚军所经之路上,三十万楚军定然是有去无回。一旦事发,赵义将不可避免遭受怀疑,所以必须撤走。但撤早了,楚人也会发现自己中计,便会修改进军计划。所以时机选择很重要。赵相如觉得赵义如果不是君主,至少做个毒士是毫无悬念的,临走还好坑楚人一大票,三十万人,将近楚国四分之一的兵力了,倘若真的全军覆没,楚国就要元气大伤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段时间更新会不稳定,持续到月底,可能两三天才出一章。希望大家谅解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