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番外之赵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小花姐姐,公子奢生得真是美,和他母亲长得多像呐。”黑黑的婢女生得粗手粗脚,声音虽然明显压低,但天生的大嗓门还是能让外人轻易听见。筛子上的糠粞随着她孔武有力的臂膀抖动而上下翻腾,落了一地的碎壳。

    “奴隶生的孩子,长得再漂亮又有何用?”小花在安平君赵成府上待了不少年,见惯了贵族豪门的世面,她们不过是这公门内低的下人,只比奴隶的待遇好上一星半点。

    黑丫十分羡慕地口气道:“即便那样也不同了呀,娄姬长得美,虽然比不上正经夫人,但到底脱了奴籍,连带生的孩子也能成为公子。”有几个奴隶能有这样的机会?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

    小花冷笑:“说是公子,只是真能一样?公子郝自幼便能在大王边侍读玩耍,君上祭祀宗庙祖先带的也是他,将来承袭君侯之位的也必然是他。嫡庶有别,即便是公子,也有天壤之别!”

    此处是下人们干活的地方,午后这里不大有人走动,她们便放心防备说了会儿话。我叼着一截狗尾巴草,细长的青茎在我嘴里慢慢化出一股青草的香气,我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才是未时,就被吵醒了,看来今天午觉是睡不成了。

    我起拍了拍灰,弄出了点动静,把屋里一直说话的两人吓了一跳。我看见他们探头张望,然后一副活见鬼的表,怔地说不出话来。

    这件事告诉他们也告诉我自己,不要在别人背后议论人,因为隔墙有耳。

    我叼着草转过一个院子,下人们对我恭敬地行礼,但眼神中都有藏不住地绪,或惊异或鄙夷。他们觉得贵族的孩子都应该生来高贵无比、一尘不染,而不应该像我这样,上脏兮兮的,叼着草到处乱晃。

    也许他们在想,到底是奴隶生的孩子,有一半低的血统,自然也高贵不到哪去。

    实际上我那所谓的父亲确实是这样训斥我的。

    仔细算起来,我家称得上是真正的豪门贵族。我的祖父是赵成侯之子、肃侯之弟成,号安平君,是赵国的相邦,武灵王的叔叔。我的父亲是他的嫡长子据。

    多么显赫的世,如果我不是有一个奴隶娘亲的话。

    我曾经一度痛恨我母亲的出,但很快我便发现这不是她的过错。更多时候,她给予我的是温柔地关。她在这个家中地位卑微,虽然吃穿比起奴隶要好得多,但终归不受人尊重。父亲当年想来也只是一时贪恋母亲的容貌,才会生下我,他对母亲从来都是可有可无。

    直到她临终那,都只有我一个人在她边。她鼻梁高耸,眼窝深陷,手中紧紧握着她随携带的青铜短刀鞘,刀鞘上有狼的图腾。合上双眼的时候,她面容安静,像是睡去的神女。那一刻,我后悔当初为何要觉得和她说话是种耻辱,她是我的母亲,从未只以温柔的笑脸对我。可惜我再也看不见了。

    父亲根本不愿为她费心神,主母便像打发下人一样埋葬了她。不过是个奴隶出的小妾,没有被世人承认的份和可靠的娘家人,谁会在意她?

    因为这个世上,嫡庶尊卑有别。

    我在外行走时常占了父亲份的便宜而显得尊贵些,可赵郝还有其他嫡子的讥讽让我时刻记得自己另一半的血脉。我曾经为此自卑,不管埋藏在心里多深,始终会隐隐发作。直到很久后,因为某个人,我才看清,这世上之人,本无高低贵之分。

    一,突然有人找到我,给我一个没有刀鞘的匕首,刀柄上有一个狼头。他们告诉我,我的母亲并非是什么奴隶,而是楼烦的公主,楼烦王的亲妹妹。武灵王远征楼烦时掳获了大批王室的人,我的母亲因为貌美,在分配战利品时被当做奴隶分给了安平君赵成,后被嫡子据看中,成了他的姬妾。那个人说,我并非是低的血统,而是两个王室结合的血脉。

    我脸上虽然没有表现,但我的心里确实很是激动,我终究不是卑劣的血统,这让我长舒一口气。年少的我很天真,说直白些就是很傻,就这样接受了所谓舅舅的安排。他在邯郸安插了细作,他希望我能利用自己的份作掩护为他培植势力。楼烦忌惮赵国强大的势力,他们不光要应付赵国,还要抵挡匈奴的侵吞和掠夺。楼烦的军力在上一次大战中损失太多,元气大伤,根本无法与赵国硬碰硬。他边的谋士便想在邯郸兴风作浪,若能引得赵国内耗,而无暇顾及楼烦,自然是上上之策。

    有了势力的我做起事来比起过去要顺遂得多,我也受过挫折,当我渐渐明白世间冷暖的根源后,我最初的冲动开始消退,其实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法获得旁人的尊敬和父亲的认可,只因为我是庶子,郝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让无数人趋之若鹜,就能让父亲和其他族老交口称赞,我需要倾尽全力,都不能博来他们哪怕一个字的肯定。

    我生在贵族之家,出使我天生与庶民不想为伍,可我永远也融不进嫡庶尊卑主导的贵族世界。这个世上还有我存在的意义吗,我又有什么乐趣呢?

    我知道楼烦王不过是想利用我,只是我竟也不生气。

    他想利用我,证明我有价值,不是吗?也许有一天,我也能利用别人。

    我的份注定不可能袭爵,所以我只在朝廷做了田部吏,很小的官职。当然这只是掩饰,实际上我得到舅舅给的金,开始悄悄收买人手。势力不是一天就能组建的,经过不少年的经营,我也有了不错的成果。宫内外,朝廷上下,有些是舅舅的势力,有些是我的,只听从于我。

    我的势力见不得光,也许我能成为隐藏在背后的手,纵他们。想想就觉得有趣。

    舅舅见我做事得力,渐渐放心将大事交予我处置,毕竟他离得太远,鞭长莫及,不过仍是时时派来使者传命于我。我虽不耐烦,却次次好言好语相待。时候未到,暂且不要撕破脸的好。何况,人生于我而言没有太多乐趣,有时候找些事做做也未尝不是一种乐事。

    有一次,使者带来舅舅的指令,让我扶持后宫一个叫姚嬴的女子,帮助她登上王后之位,并且想办法废掉太子。

    这条计策确实不错。楼烦王大抵是见了赵武灵王王立太子时犹豫不决,废长立幼,结果导致沙丘之乱,所以才想如法炮制让赵国再乱上一回。这也有趣,听说那个姚嬴是燕国送来的,想不到竟与楼烦有些瓜葛。我私下派人与这姚嬴联络,她遣来送信的宫女很是骄横。我冷眼看着,有其仆必有其主,想来她的主子也是个没脑子的。

    没脑子也好,将来很好控制。

    姚嬴得上宠,一来是她长得确实漂亮,二来也是有我的暗中助力,只是两三年下来她便开始目中无人,丝毫不将我这个当初的盟友放在眼里,言语间对自己登上王后之位颇有自信。我心底厌恶这种女人,不过舅舅却来信提醒我动手除掉王后。

    王后并无大错,如无意外,大臣们不会同意废后。除非她死。

    她的侍女小是个很机灵的姑娘,只是再聪明也抵不过一个字,我亲自出马,她没几次便被我哄住,成了我的棋子。

    下毒的那天我在家中等着消息,其实不用等,赵王后断无存活的可能,即便小不动手我还有其他的人选,只是她下手不容易露痕迹,省心些。其实我有些后悔的,后悔这么顺从舅舅的命令,后悔让我厌恶的姚嬴得意。难道我要做我舅舅一辈子的棋子,心甘愿被他驱策?

    只是扶植王后于我也没什么好处,太子占着嫡长的优势,助他不过是锦上添花,我要做的,是雪中送炭,否则别人怎能记住你的好?

    我何时变得这般精于算计利弊得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的势力已经足够强大了,而我也不想再被人左右。

    第二天宫中递来消息,王后一切如常。我十分惊讶,一面让人打探消息,一面联系小。我自用事以来,从未出现过这样大的疏失,什么人能在这样周密的算计下存活下来?难道小事到临头反悔了?

    小告诉了一个更让我吃惊的事。王后已死,现在这个,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假王后。

    我过了很久才消化了这个事实,转念一想,我又轻笑,这个假王后毫无根基,连姚嬴都不如,杀死她如捏死蝼蚁般轻松,姑且留她一阵子看看,再做打算吧。我想的是,若能扶植,比起一个越来越不听话的姚嬴,这个女人应该更好控制。她有致命的把柄握在我手中,非太子亲母,又不得赵王宠,在宫中施展不开,会更加依赖我的力量。

    只是我没想到,这一念之差,改变了我和她的一生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