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挑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赵相如和赵义明知其他人想歪了,却也不解释,任由一帮人别有深意地笑看着他俩,仿佛默认了一般。

    赵相如微微侧以袖遮面,表示自己是年轻媳妇,也会害羞,趁着这时机打量众人,眼睛转了一圈,却见众人都在笑,唯独伯嘉一言不发,表始终冷冷的。

    她不由心中一跳,想起雪夜灯帐下,伯嘉似呓语般的一声“相如”,究竟是有意试探,而是无意之言?她倒是并没有把自己曾被人压在下的事放在心上,也从未跟赵义提起此事,只是那晚车厢内莫名的熟悉之感……

    赵相如看着伯嘉不觉忘了周围,赵义被侍女引着入座,又忙于和朱英招呼,不曾察觉。黄歇作为主人,坐在正中间,一切尽收眼底。

    伯嘉不似他父亲,时常把笑挂在脸上。平时不怎么说话,尤其是在宴会等等场合中,他多是不大起眼,可那眼神怎么看怎么锐利,好似能直视人心,刮人一眼谁都受不了。黄歇最是知道儿子,有时他自己也被会儿子的眼神看得莫名心虚。只是东方偃是个难得的人才倒也罢了,他夫人看起来不过是个貌美又弱的女子,竟然丝毫不畏惧伯嘉的目光,而且那直勾勾的眼神,怎么看怎么觉得似乎有万般委屈萦绕在心头却又说不出口,纠结得肠子都要打结了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黄歇不由看向伯嘉。东方的老婆看着美貌,难不成是个/娃/妇,看上自己儿子了?

    只是一贯对女子施以冷面的伯嘉此时表却十分微妙,眼神在触到女子灼灼的目光后先是一愣,继而微微避开,脸上似乎有些不大自然。

    黄歇心里咯噔一下,这还是他儿子吗?虽然这女子明目张胆的在挑逗他儿子,但伯嘉的反应似乎表明他对这女子并不陌生,像是有过交,且也不十分排斥。自己儿子的德他不是不知道,有洁癖不说,还很讨厌女人接近,可是面对东方夫人,他一向傲的儿子竟然“害羞地”低下了头,至少在他眼里是这样。

    难道他突然开窍了?

    可是宝贝儿子的初恋怎么能是一个有夫之妇呢?即便是有夫之妇,普通良民倒也罢了,抢过来就是,偏偏是他看重的谋士的妻子。这女子已非妙龄,似乎比伯嘉年岁还大些,但容色出众,眼角眉梢流露出成熟韵味。

    黄歇额角青筋直跳:儿子啊儿子,你是缺乏母么?这么当众被个女子调戏,让他这个当爹的何以堪。而且人家老公就在一旁,这关系怎一乱字了得。

    赵相如才不管旁边众人如何,她朝着伯嘉抛了一通媚眼之后便婷婷袅袅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赵义虽觉出异样,此刻也不方便同赵相如窃窃私语,便冲着主人黄歇一施礼,表示自己已经就位。

    黄歇心底脑补儿子和东方夫人私下的关系,却也没耽误开席,见人都已坐定,便击掌两声,于是侍人婢女捧着珍馐佳肴来回穿梭,乐舞伎人鱼贯而入。楚人多歌舞,黄歇这样的人更甚,家里竟然有一整编钟。只这一样,没有地位和财力的人是绝对消受不起的。

    申君乃是一国权贵,楚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仅家里有编钟这样的大家伙,吹的竽、埙,敲的鼓、缶,弹的琴、瑟样样齐全。音乐一起,舞伎们穿着薄如蝉翼的美丽衣衫翩翩起舞。

    舞伎们十分规矩,跳舞时并没有什么引人遐想的动作或是不规矩的眼神。这些都是申君府上豢养的,经过特别的调/教,在场的都是入府的谋士、申君的边人,家里人也都在一旁看着,犯不着用女色迫使他们忠心,纯粹是看歌舞而已。

    舞伎们少了旁的心思,舞蹈自然跳得好了。这本来就是一场申君门客的内部见面会,在座的人都是黄歇信重的谋士及其家人,每隔一段时间这样的小型聚会就会举办一次,一则是相互间联络感,二则黄歇也可以借此厚赏有功之臣,示恩于下。

    今天这顿饭其实是为东方偃夫妇举办的,为的也是将他们介绍给住在府中其他的幕僚和家属,以方便他们更快地融入整个黄府。其他这些人也是这么过来的,都心知肚明,端着酒杯朝赵义敬酒,很快宴饮上觥筹交错,气氛很是融洽。

    黄歇的女眷没在场,他的发妻早年病殁,边只有几个年轻的姬妾,这样的场合她们也不适宜出现。几位女眷年纪比赵相如大不少,都是幕僚的正妻,以朱英的夫人为首,容貌也都很一般。这也是因为这些幕僚年轻时还不够发达,只能娶到一般的老婆,再加上年轻时陪着自己的丈夫东奔西跑、持内外,基本上到了三十多岁就已经人老珠黄。这几个人都已经四十上下,彼此间关系都还不错。

    即便过去几十年都只是个菜婆子,只是凭着丈夫的关系鱼跃龙门,现在在申君府上养尊处优,婢女侍人环绕,行事间也带着一些贵族的习气,他们的丈夫也有婢妾,伺候男人的事不用她们来做,因此颇有些闲心思看别人。

    方才赵相如看公子伯嘉的眼神毫不掩饰,她们眼睛也没瞎,自然看得真切。

    女人们天生排斥异己,老女人也不会例外。

    一个貌美如花又不安于室的年轻女子竟然在丈夫面前公然勾引申君的嫡长子,这令她们非常不齿。

    和那些下三滥的小妾勾引自家老公的招数有什么区别?太讨厌了!

    赵相如刚一落座,几位夫人的鼻子就开始往外哼气,脸上也流露出不屑与之为伍的表。只有朱英的夫人郑氏还算能保持平静,礼貌地冲赵相如微微一笑,略一欠,算是问候过了。

    赵相如原本也没打算跟这些人多打交道,她本就不虚应,尤其是自从发现和六妹走近的种种弊端之后,她也懒得和女眷们搞好关系,毕竟若指望从这些不谙政事的女人们报那就太傻了,他们的夫君平里和她们相处的时间恐怕还不如跟小妾在一起的时间多。何况她相信赵义的能力,既然已经住进黄府,必是已经取得信任,申君要重用他,一些秘事也不会再瞒着他。

    她方才一时大意,打量伯嘉时被他发现,为避免他起疑心,又可以从中试探,她故意做出引的模样,看伯嘉如何反应。没想到这一次伯嘉没有对她流露出太多绪,只是眼神有几分闪烁,偏头看向了别处,并不理会她的挑逗。

    从雪夜之后这是第一次见面,就在方才,伯嘉的动作或是眉间极淡的一抹神色让她觉得有几分熟悉,脑海中似乎已经抓住了什么,一闪而过。她需要凝神想一想,根本无暇分心去揣测周围女人们的心思。

    男人那边火朝天,女人这里与其说是矜持不如说是冷清。赵相如作为打算融入这个小集团的新成员,没有很络的和大家打招呼,反而静静地坐在那,看在这些人眼里显得十分失礼。

    女人们更不高兴了,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说的内容无外乎东方偃风流倜傥,却瞎了眼娶了个粗鄙的女人,空有副好相貌,既无礼又//

    赵相如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孤立了,现在她满脑子只想着伯嘉一人,时不时抬眼去看,在外人看起来更显得含脉脉。

    太不要脸了!

    周围的女人们对她饱含了厌恶加轻蔑,而赵相如心中却已经波涛汹涌。

    她想起来了!

    四周的声音在一瞬间仿佛都模糊起来,耳朵里只剩下“嗡嗡”声。伯嘉发现了自己正在被人直视,若在平时他根本无需在意,可这一次他却马失前蹄,不知为什么,这个女子的目光让他有些烦躁,他总是不自想起那夜她浑赤/躺在他下时的样子,以及肌肤细腻柔滑的触感。所以在触到她的目光时,他竟然不自觉地偏离了视线……

    伯嘉第一次觉得心里有些乱乱的,因此他的眼神也显得有些茫然。此刻他视线正落在案几的菜肴上,没有焦距。

    申君在举杯时看见儿子“失魂落魄”的样子,以为他为所困,虽然有些震惊于他喜欢有夫之妇的事实,但心里也是一痛。儿子年少失母,自己好容易拉拔长大,无论相貌还是气度亦或是能力都是拔尖的人才,这些年为自己出谋划策,一直顺风顺水从未遇到什么坎坷,而今却栽在一个妇人手上。

    看看那女子,一个劲儿地瞅他儿子,恐怕也非无意。他又望向东方偃,东方偃正被几个同僚围着敬酒,仿佛感觉到了黄歇的目光,望向他脸上略带疑惑。

    黄歇赶忙收回视线,心道这关心真是太复杂了。又怕东方夫人的眼神太过直白让东方偃知道,索开口问道:“东方夫人在府上住得可习惯?”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大家,最近事较多,所以更新很不给力。这周末要去拍婚纱照,所以更新基本都在工作才有时间写,希望大家原谅。

    另外,上周接到编辑通知,文章下周一入V。本来打算这几天更新的,但是要攒三更,估计又更新不了了。。。。我还是那句老话,我不介意大家出去看盗文,目前环境下让大家全部来看V文不现实。但是我讨厌同步盗,大家可以去百度啊19楼啊之类有的地方看,我不想自己的文被某些盗链网站同步盗链,辛辛苦苦码的字一分钟就全部打了水漂。之前武烈太后就让我很受伤,所以我这次可能会想些办法专门对付同步盗。

    盗文至少要盗得有格调是吧?

    以上,谢谢大家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