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入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褚央冒着寒风,在雪地里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了大半个时辰,赵相如一开门见是他吃了一惊,却仍道:“哥哥大老晚的怎么来了,看踩旳一脚雪,鞋袜必是湿透了,快进来。”她一侧,腾出空档让他进来。

    褚央他一头扎进屋子嘴里还嘟囔着:“你男人不在,我如花似玉的妹子一个人在家,做哥哥的怎么能放心,须得来看看才好。”

    赵相如扫了一眼寂静的院落,将门合上插好,这才转低声问:“出了什么事。”

    褚央就站在她面前,上一股寒气,脸色被屋里的灯一照显得蜡黄蜡黄的。“孔平那里送来急信,说太后还活着的消息不知谁给走漏了,又说您杀了赵商,现在赵郝正咬牙切齿要给他儿子报仇。照他的样子,多半会使些损的手段。”

    “消息泄露出去没有?”赵相如裹着衣服,语气极冷静道。褚央望了她一眼,只见她眼皮微垂,眼睛盯着灶台上的灯光,波澜不兴。

    褚央知道这是她筹谋算计时的惯有的样貌,越是心思缜密,脸上越是不显山露水,即便是这样惊天的消息,也不见她有半分焦急。“消息并未走漏,赵郝知道后并没有告诉旁的人。”这是一件奇事,褚央来的路上也想了很久,按道理说,赵郝恨透了太后,得知她没死,定会千方百计置她于死地,最快的办法便是纠结一帮志同道合的贵族,而且那帮倒太后的人数不少,时常又纠集在一块,近来在朝中很是活跃。可他偏偏一反常态,得了消息不但没像开水一样沸腾起来,反而静悄悄的,倒令人疑惑起来。孔平和韩守在邯郸也是合计了半天摸不着头脑,只得赶忙把消息送来,免得赵王和相如在这里不知况吃了亏。

    说起来,褚央是很不愿提起孔平的,虽然同样出狼军,但孔平在进入狼军前不过是个奴隶,十来岁时被太后买来编入狼军的,后来因为表现优秀一步步在狼军中崭露头角,最后却投效了赵王,在宫变时反咬了太后一口。这时候孔平送来的消息褚央本不想接,但奈何赵义深入敌营,已经很难与外界联系,太后又多次叮嘱他们要暂时抛掉旧仇,枪口一致对外。

    褚央的消息令赵相如沉思,看来赵国机密泄露的问题,比她想象的严重得多。这边还未弄清伯嘉为何知道相如的名姓,那边她还活着的事已经传到仇人耳朵里了。来不及怨怪赵义御下不严,先要预防下一步可能发生的事,制定对策,同时还要揪出这个泄密的人。

    之前他们发现巫医嘉有有问题,如果这些消息都是他一人透漏的倒也罢了,怕只怕祸患还在边。

    “告诉孔平,将我在这里的消息稍稍透点口风给几个近伺候的人。”

    “这是为何?”褚央一愣。越多人知道他们潜伏在楚国,就越危险。

    “只是试探一下。”若再有消息泄露,则说明他们边潜伏了不止嘉有一个细作,当然,她和赵义在楚国逗留这么久也并未有大不妥,说明小等人还是忠心的,但凡事都要留后路,她只在消息中说她在楚国,而并没有说赵王也在,试一试也是保险起见。

    褚央不再说话,只等着赵相如示下。她在屋中踱了两步,“义已经入了申君府,多半得到倚重,可能不便连我也要一同住进去,届时你们纵然想要递消息也是难的。”

    她没用“大王”,而直接称义,放眼赵国,也只有她敢这么说。只是这样的语气和称呼,到底惹得褚央看了她一眼。

    赵相如自己没当回事,仍旧道:“若我亦入府,会寻机与你们联系,黄歇再要保密,也不能拦着我一辈子不见兄弟。你若有急事,可说家中缺钱,来找妹夫借钱。若不得见我们,可使下人递个问候的话,我便知道了。”

    “属下明白。”

    “一切都要依靠你们了。”

    “只是不知大王与太后何时归国,现下楚国危机四伏,赵郝又蠢蠢动,又不能近侍奉,还要太后做琐碎家务,属下实在是不放心。”

    “说了不必再称‘太后’”,赵相如眉目间淡淡的,“入楚是有些时了,不过我与他还有些事需要确认,想必过不了太久就会归国。只是如何抽是个难事。”申君府好进不好出,不知道他们的秘密前还颇得自由,知道秘密后,黄歇必然不会放他们离去。如何才能安全离开,还是需要好好筹谋,恐怕这一点,在黄府的赵义也是有所认知的。

    褚央来的时间太晚,加上外面又开始下雪,若是趁夜赶回去实在是不方面,赵相如道:“索今晚在这睡下,明用完早膳后再走,也免得摸黑出去,让人看见觉得鬼祟。”

    褚央敬诺,赵相如翻出赵义的被子要给他打个地铺,他哪里敢用,只裹了一垫被,靠在门边坐着。地上又凉又潮,赵相如看看四周只有一张,这个时代连条凳子都没,他也只能坐在地上。赵相如抿抿嘴没再说话,只是默默地把给赵义制的新衣盖在褚央上,自己脱了鞋,就着外衣睡了。

    第二天一早,褚央还在用早点,六妹已经来了。见赵相如家中有个陌生男子,吓了一跳。赵相如赶紧介绍说这是自己的亲哥哥,昨天晚上有事来找自己,结果大雪封了路,就留在这住了一晚上。

    六妹平时说话很爽快的一个人,此时也吞吞吐吐的不利索了,尤其是看向他们的眼神,明显带着某种怀疑,以至于赵相如不得不想到,这个年代男女大防没有那么被重视,但是兄妹间**的事也不少见,他们虽然对外称是亲兄妹,可这么大的年纪在这,夫君又不在,二人共处一室待了一晚上……

    虽然明知道六妹可能想歪了,但这种事怎么好分辨出口?赵相如便只得装傻。待送走了褚央,六妹这才说了来意。原来她丈夫从申君的封地回来了,又带了不少吴地的特产回来。六妹想起东方家的小娘子平来往也多,便打算给她送些过来。

    本来算准了时间,想晚饭时间又逢大雪封门,她必定在家的,谁料吃了个闭门羹,家中黑灯瞎火的。六妹思忖着他丈夫在黄府几不得出,她一个年轻妇人也每个亲戚邻居可以串门的,颠来倒去想了好几种可能,于是今一大早便赶来看看,却见她跟一个中年男子在吃饭,看起来还亲密的样子。

    赵相如笑着接过六妹送来的东西,很是感谢了一番,又听她说起自己丈夫在封地做事的经历,一时间眉飞色舞的,赵相如心底还是生出警惕之意来。

    这六妹看着爽直粗俗,可越是这样与自己亲近,越是容易让她窥见自己的行踪。她纵然是没什么心机,可她却是要格外小心。毕竟不是真来这里过子的,一举一动最忌讳被别人挂心。今她是晚归,倘若他因事一夜未归,岂不要被她猜忌?即便她只是个无知村妇,可她丈夫是申君府上的下人,也是个有脸面的,她这样大大咧咧、嘴上没边儿,岂不要坏事?若是坏在她这里,真真是因小失大。

    六妹还在滔滔不绝喷着唾沫,赵相如已经在心底暗暗决定要慢慢疏远她。

    冬雪难化,自六妹来找过赵相如后,连续三天都是大晴天,可风还是不小,屋檐上、院子里、树枝上到处滴滴答答的,只是四处仍能见到不少积雪。赵相如一如往常在屋内打扫,听到门外传来车辙声,不由从窗户望出去——一辆马车停在院外,后还跟了好几名侍从,一人打开车帘,里面的人提着下裙踩着人凳出来,抬起头时正和赵相如打了个照面。

    不是赵义又是谁?

    许多天不见,赵义明显瘦了,上的深衣也显得松松垮垮,两颊的颧骨更显得立,越发给人一种锐利之感。赵相如一时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复又想起自己此刻扮演的是人家妻子,于是立即欣喜地奔出屋子,如同找到主人的猫儿、狗儿般扑到赵义怀中。

    赵义也是多天没见到她,心里早就念得不行,却又想装作不在意,只是搂着她嗅着发香却心猿意马道:“多不见,夫人受苦了。”

    “夫君才是,”赵相如皱着眉,看起来果然像个怨妇,“清减了许多,申君府上做事真有这么累,那咱们不做也罢,舒舒心心过子不好?”她这话一说完,眼角瞥见几个跟随来的下人果然微微变色,心道这几人多半是来监视赵义的,否则黄歇怎么能放心用他。

    倒是赵义正色道:“大丈夫成事,自然要费些周折。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君上让我所做的不过都是些小事,我亦甘之如饴。”闻言赵相如也就装作贤惠,不再说话。

    “夫人,我得君上器重,许我入幕府,从此往后我们就要住在君上府中,今君上许了车马,夫人快收拾收拾随我一同搬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抗震救灾的事到今天总算告一段落,前几天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做相关的工作,实在是无法抽空写文,对不起大家了~今天晚上写了1500,把这章补完了,大家凑合着看吧。明天要去试妆~还要回家,更新放在后天。

    祝大家节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