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试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赵相如怯地看了说话的下人和搭救她的男子一眼,心底暗暗吃惊,她只是在裙子的遮掩下稍稍转了转脚踝,就被发现扭伤脚,此人观察细微令人叹服。而他为下人却能左右主子的意思,可见很有些本事,能够得到主人的信重,不是一般的粗使仆役。而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竟然称呼他的主人“公子”,是怎样煊赫的份才能被称作公子!

    她的眼中精光一闪即逝,那男子看了一眼赵相如,彬彬有礼道:“姑娘若不介意,可与我同乘。你放心,我必将你安全送到府上。”

    男子的态度温文尔雅,丝毫没有为贵族的盛气凌人,一个贵族对陌生的庶民如此说话,甚至还不惜纡尊降贵亲自用马车送她回家,十分难得。这不得不让赵相如开始怀疑他的动机。

    权且看看他想做什么吧。

    赵相如假意惊喜,脸上露出半羞半怯的神嫩的两颊浮上一抹红云,施了一礼小声道:“多谢公子美意,妾不胜惶恐。只是尚有同伴与妾同来,不知可否邀她同乘?”这个要求有些得寸进尺,男子的眉梢微微一挑,口中道:“无妨,既然是同伴,便一起上车吧。”

    于是六妹还未从侥幸逃过洗劫的怔忡中清醒过来,又迷迷糊糊地踏上了一名贵族的车驾,原本话唠的她从头到尾连个都没敢放,只觉得自己似乎是上天入地了一回,如同做梦一般,这辈子没这么幸福过。开玩笑,平头老百姓哪有钱坐马车,还与贵族男子对面而坐?

    赵相如不想显得太过异样,也装作受宠若惊的拘谨模样,看起来一股小家子气,登不得台面的感觉。六妹和赵相如的两户院子靠得很近,都在靠近北城门的地方,赵相如说了地址,车夫一扬鞭,马车掉头,缓缓向北面驶去。

    车厢内很宽敞,里面还摆着张精致的案几,一个香炉,一个火盆,一卷竹简。简单,却极为考究。男子没再开口说话,只是展开竹简,细细读着,车内显得极是安静。六妹还在东张西望,如同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赵相如只看见男子手中的竹简上写着楚国常用的鸟篆,由于距离远,也看不清是什么。

    “公子,”赵相如轻声道,低头浅笑的模样看起来格外柔婉,“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妾今得公子出手相助,不胜感激,无以为报,盼公子告知名姓,定焚香为您祝祷。”

    男子勾唇,细长的眼睛折出一抹温柔的光,淡笑道:“无妨,区区小事,举手之劳,姑娘不必挂怀。”

    赵相如只觉得此人气度不凡,又出现在此处,定是楚国有头面的人物,若能攀上,兴许会有些助益。于是她越发显得媚眼如丝,脸上却苦道:“公子不愿吐露名姓,可是嫌弃妾?”男人对女子不会无缘无故的施恩,若她信他果真无所图,真是枉费她活了四十余载。

    那男子将竹简放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笑道:“吾名伯嘉。”

    赵相如怔住,心中霎时如滔天巨浪——他竟然是公子黄伯嘉!申君的长子兼第一谋士,荥阳城外与她针锋相对的那名神秘主将,

    一个个份在她的脑海中炸开,她从不曾掩饰自己对这个人的好奇,却没想到在这样的时间、地点下不期而遇,更没有想到传说中如鬼魅一般存在的人物,竟是生得如此儒雅大方,风度翩翩。

    他不像个带兵的统帅,也不像狡诈的谋士,他谦逊有礼,很有慷慨君子之风。

    “久仰公子大名,今得见,三生有幸。”赵相如笑意更深,以掩饰自己的惊讶。一向鲜少在人前露面的伯嘉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还替自己解围?

    “姑娘客气。”伯嘉淡淡一笑,对于赵相如久仰之类的话并不怎么在意。他指节分明,衣饰干净贵重,却不张扬华丽,兴许与他低调的子有关。伯嘉照旧拿起竹简看起来,赵相如偷眼打量他。

    过了会儿,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公子,二位姑娘的家已经到了。”

    伯嘉放下书,对着二人笑道:“如此,恕某不远送了。”

    赵相如拉着六妹辞谢下车,赵义正站在自家院门口,看见她从一辆马车中下来十分惊诧。“夫人,这是……”

    之前伯嘉手下那个观察入微的下人走到赵义面前行了礼道:“这位是东方先生吧?奴婢是申君府上下人,专侍公子。您夫人在外遇到些麻烦,公子正巧遇见便出手解决了,现将夫人送至门上,先生万毋担心。”

    一旁赵相如冲着赵义微微摇首,赵义心领神会,脸上又是忧心又是感激道:“多谢公子。”说罢朝着马车的方向施了一礼。

    车内没什么动静,只有微风吹动车窗帘。那名下人又躬道:“人既已送到,那我等便告辞了。”说罢冲赵相如一抱拳,随即指挥马夫将车掉头驶离,赵相如也与六妹道了别。

    今申君蒙楚王召见,上午便入宫去了,赵义无事,因此很早就回了家,路上还买了个漂亮的荷包打算送给赵相如。结果回到家中空无一人,这才想起赵相如说过上午要出去采买,对着冷锅冷灶的他只能一个人饿着肚子在屋内等着。

    这会儿赵义虽然很想知道她路上遇到了什么事,但见她脚步不利索,想她多半是受了伤,也不顾她是不是会生气,在门口把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地入了屋子,用脚把门踢上。巨大的撞门声震得赵相如心头一颤,连横梁都抖了抖。她也没做什么挣扎,任由他这样抱着。

    赵义将她放在上,动手剥去她的鞋袜,雪白的足踝上有淡紫色的肿胀,赵义蹲在地上,将她的脚抱在怀里轻轻按了按,赵相如微微皱眉。

    “如何?可疼得厉害?”见她疼得动容,知道这扭的恐怕不轻。

    赵相如摆摆手表示不碍事,赵义让她躺好,又找了块帕子沾了冷水为她敷上。扭伤不算大事,但如果不立即冰敷会很难消肿,于是她躺着不动,将之前的种种说与赵义听。

    “你觉得这番相遇是故意为之还是巧合?”赵相如声音冷静,半点没有白在外的柔模样,也只有这个声音,才会让人想起,她曾是叱咤天下的武烈太后。

    “若说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过去便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孔平的人费了多少心力也难打探,如此轻易便现,实在不像是他的处世之风。何况他为公子,出手救你也就罢了,还与你同乘一车专程送你还家……”联想起前几他对赵义近乎刁难似的提问,莫非是仍旧存有疑心,有意出面要试探他们?

    赵义没有把话怀疑全部说出来,但两人都明白当中的意思。伯嘉对他怀疑在先,却又偶遇并解救他的“夫人”在后,这是试探,又或是察觉了什么?

    “他多半还只是对你的份存疑,并未拿有实据。”赵相如冷静出声,“我们切不可自乱阵脚。”

    “正是如此。我猜测他应是对我留在楚国的缘由起了疑心,当初我说是为了你才留下,他出现兴许是为了试探你是否如我所言是名楚女,也可能趁此机会看看你的份是否可靠。”

    “不论如何他已经盯上了我们,表示怀疑还未消除,也许还会有其他的举动,但一切应小心为上,我想他既然已经出面,将来绝少不了再次遇见,我们还是尽少与其他人接触,以免被他发现端倪。”

    赵义点头。

    只是赵相如却没说,她对这个公子伯嘉十分好奇,荥阳之战他的果断与狡诈令她至今难忘,她甚至想象不出,这样年轻的一个人,怎么能有如此鬼魅老练的作战风格,他的每一次出兵都让人大伤脑筋,很难窥视到他真正的用意。这是一次机会,她能近距离接触到对手,如果她能更了解他,定能在战场上先一步窥出他的意图,进而掌控全局。

    赵义不知道赵相如此时在想什么,他只是从袖中翻出荷包,轻轻地放在她的头。

    赵相如一惊,说了句“这是什么?”就要起。赵义连忙按住她道:“刚巧申君前两放了些钱两,我路过集市顺手买了,不过是个小物件,你挂在上玩吧。”赵义说得轻描淡写,赵相如眉梢一动。

    这是什么意思?发了工资买东西哄媳妇儿?

    = =!老赵破天荒在心里汗了一把,只听赵义又说:“晚膳我来做吧,你乖乖躺着莫动。”

    他不说还好,一说这话赵相如就挣扎着要起,赵义表示她扭伤了,长久站立不利于脚伤恢复。赵相如劈头就问:“你知道怎么生火煮饭吗?”

    小赵闷了半天,最后只得认命道:“不知道。”

    那还抢个!等他烧,天亮了也吃不上。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