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施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赵义屈膝压住赵相如的双腿,将她的下裙推到腰上,雪白的长腿立即露了出来,直把赵义看得双眼喷火。他分开她的一条腿,举着昂扬就想往地里冲。

    帐外伺候的常乐和小听到动静,吓得面面相觑。大王与太后自从上次欢好弄得不欢而散之后,赵义便再没有强迫她的行为,多数时候以哄为主,也开始考虑赵相如的意见和感受,二人关系大有缓和的迹象,依照这个路子下去,赵义多半会克制自己的绪与/望,等到赵相如心甘愿,至少是态度软化了。可刚进去时还好好的,怎么说了一会儿话就成了这样?

    小想要进去,被常乐一把拉住道:“老姐姐,不要命了么?这时候进去扫大王的兴,若是他震怒起来,连姑娘都自难保,又何况是你我这样的奴婢。”

    小鬓边的银发被风吹得微微扬起,额间拧成了深深的川字:“话虽如此,可姑娘若是不愿,怕是旁人想要强迫也是难的。大王纵是逞得一时之,可之后要如何面对姑娘,又让姑娘如何自处呢?”

    常乐拉着她的手一松,是啊,现在是快活了,可这样一闹,二人的关系一下就退回了原点。姑娘的子他们都明白,最厌恶被人强迫,回头事完了,脸又得冷上好久。常乐不暗暗叫苦,大王啊大王,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守到她心软,为何这一次却又等不及了?

    正在此时,嘉有提着药箱从远处的兵营帐篷出来,看见常乐和小站在帐外,便笑眯眯地走过来道:“二位都在啊。”

    见他走过来,小和常乐都颇有默契地往帐外走了几步。开玩笑,里面帐篷里两人在做着什么他们不是不知道,万一有个什么响动、声音漏出来……

    今嘉有穿的是一件淡黄色的深衣,外面罩了件月白色的披风,不过今的他显得极有精神,比起前几在荥阳的邋遢样很是改观。常乐和小虽然都是王者近侍,但论起份地位比巫医自然要差,纷纷行礼。嘉有倒不在意。出宫后,常乐负责近服侍赵王,小照顾赵相如,他们二人一起站在帐门口,显然他们的主子都在里面。

    常乐笑笑便算做对嘉有的回答,为怕失礼,他又高声道:“巫医今好早,太阳还在半空,便已经诊完了?”他这纯粹是没话找话讲,一来是万一里面闹出响动来可以遮掩,二是提醒里面的赵王外面来了人。

    嘉有掸掸衣服,尽管上面干净得很,他笑着道:“伤兵就那么多,若说忙碌也就是前几天的事,如今已经安顿下来,自然就好了,只是不知接下来要如何,若是都呆在邢丘诊治伤兵,我多半要发霉的。”

    常乐和小其实并不知道赵义和赵相如这一路的打算,只不过偶尔在伺候时听个只言片语,又哪里会到处去说。嘉有见二人都不说话,知道自己碎嘴似乎问了不该问的,于是打了个哈哈又和常乐随意说了几句便走了。

    刚把人送走,便听见内帐中赵义高声叫人,常乐和小跳起来拔脚便往里面冲。一掀帘门,里面一股/靡的/之味扑面而来,上的锦被露着女子雪白的躯,上面遍布青紫色的痕迹。这女子仿佛死了一般,卧在上一动不动。小眼皮一抽,想要靠近,但又有些忌惮旁神不定的赵义,只堪堪走到边,一看清赵相如的样子,眼圈刷地就红了,险些哭出声来,手捂着嘴,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常乐躬来到他面前,等候差遣。

    往常都在一处伺候看不出来,此时就可以一眼分辨出,谁对谁效忠。

    “去叫嘉有来。”赵义终于发话。他的声音喑哑,好像一种陷入了痛苦挣扎后的疲惫,还有一丝隐然/望的绪,常乐不敢犹豫,虽然他没有抬头张望,可从小的反应中可以猜测一二,再加上大王开口便叫巫医来……唉,常乐只能在心里叹气,希望这一回,相如姑娘莫要太过介怀,否则这二人这般杠下去,伤人伤己只会使彼此的误会更深。

    嘉有并没有走太远就被一路小跑的常乐追上,内侍虽然气喘吁吁,但话却很简洁,只让他带着药箱去大帐,至于何人受伤、是否伤重、因何而伤却讳莫如深。

    一进帐,嘉有看见小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给躺在上的赵相如整理衣裳,帐中只有她们二人,赵义就在他们刚刚来之前已经出去了。嘉有明显闻见了空气中男女欢/好的味道,又见上一片狼藉,心中已经明白了大半,但想着常乐让自己诊治,必是相如姑娘受了伤。

    于是他向前一步小心道:“姑娘,不知伤口在何处,可否让我看一眼?”

    赵相如双眸带着强烈的恨意,听见嘉有的询问,不仅没有回应,反而将头转向里侧。嘉有不知该如何,为难地看着小。小刚刚替她简单收拾了下,知道她好几处伤得不轻,光是嘴唇就被咬破了好几处,现在又红又肿,若不敷药,恐怕连进食都难。她只得小声劝慰道:“姑娘,不如让巫医瞧瞧吧,就算再不顾,可体是自己的,熬坏了如何使得。”

    谁料赵相如平地惊雷道:“留着这副烂皮囊作甚?让他发/泄兽/吗?!他不就是想做弄死我,说什么想要与我坐拥天下,我恨不得啖其寝其皮!”

    小和常乐听这话都吓了一跳,赵相如什么样的挫折没经历过?尤其是小最清楚不过,当初赵相如使秦被鬼方人掳走,受尽女子所能受的屈辱,却从未轻易言死,这样一个有着旺盛求生的人今为何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是赵王真的做出什么让她不堪忍受的事来?

    常乐被她话中狠的语气吓到,赶忙劝道:“姑娘息怒,莫要气坏了。”

    孰料赵相如美眸喷火,声音狠毒如同施咒一般:“滚去告诉你主子,但凡我还有口气在,迟早有一天要杀了他!”

    常乐哪里敢去传这样的话,停在原地不停地转悠。赵相如已是收回眼神不去看他,但脯被气得剧烈起伏。等到她慢慢平静下来,小这才用眼神示意嘉有靠近了查看。这一看不要紧,嘉有不倒吸一口凉气。上的美人嘴唇高肿,唇/瓣上全是牙印,好几处已是深可见血。从脖颈开始往下,全是青紫色的吸痕迹,有些也用牙齿咬出血来,如同盛开在雪地上妖异的花。这些都还是露在外面的,而衣服内被遮住的恐怕还要惊人。

    嘉有看得触目惊心,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但想想做出这番行为的是赵王,他也只能把话往肚子里吞,闷头继续查看。小拣了几处伤势相对比较严重又能给嘉有仔细查看的地方,将皮肤略略露出一块,赵相如在这过程中始终不置一词,仿佛这些伤与她无干一样。

    嘉有看完了伤之后,眉间便拧了个大疙瘩,心事重重地出去配药了,小依旧收拾着,常乐不敢出声,跟小比划了下示意自己在外面伺候。

    嘉有的药很快便配好了,小将药汁细细敷在赵相如上,大抵是外伤药都差不多,小觉得这次的药汁和上次治疗箭伤的药像的。赵相如的伤势看着可怖,但其实都是些淤青和小面积的出血,实际并不严重,加上药物辅助复原的很快,基本半天就能明显见到青紫慢慢退去。可是这样的复原速度架不住赵义的折腾。

    几乎是每天晚上,只要天一黑,他就像是赴约一般准时踏入营帐,挥退了所有下人,疯了一般的折磨着赵相如。为了避免节外生枝,狼军的几人被软在了别处,营帐周围又布置了城中的精锐,只留了常乐和小在帐外。

    每晚基本都是从赵相如的怒斥声开始,慢慢就没了声音,偶尔会有女子破碎的呻/吟声传出,最后演化成溃堤般地哭泣和求饶声。

    小和常乐每每听得心惊胆颤,这二人究竟是怎么了?之前赵义待她还如珍宝般,怎么一转眼就暴虐至此?

    赵义在营帐中与女子共赴巫山**的事开始慢慢在军中盛传,毕竟动静那么大,负责守卫的士兵总有些听到动静的,虽然他们听得并不真切,但那女子的哭喊声足够让他们遐想万千。之前大家也都知道这位贵人带着名女子,而今需索无度,当真是虐恋深。

    嘉有听到这些时正在捣草药,赵相如那里的药不曾断,他往药汁里又添了一味紫色的草根,舂捣了几下,将药汁倒出,盛在盘子里,正要端出去,却听见门口有人跑过,还大叫着说什么“人不见了……快找”。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