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猜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楚军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到半个时辰便撤得干干净净,连伤兵都一块带走了,只留下千余被烧得像焦炭一样的楚兵尸体倒在荥阳城外。赵军上下欢欣鼓舞,还有不少小将请战愿带兵出城追击敌军。大家嘲笑楚军不堪一击,仿佛之前被围困得山穷水尽的人不是他们而是楚人一般。

    与城头顿时轻松起来的气氛不同,赵相如和赵义还保持着相当程度的清醒,没有被眼前的现象所迷惑。

    “楚军撤军如此干脆利落,倒让人生疑。”赵义没有理会将士们的请战,反而以征询的目光看着赵相如。城下一片狼藉,天色方才蒙蒙亮,赵相如望着楚军退却的方向,心底却是疑虑重重。楚军来势汹汹,夺下了荥阳东西两面的城池,又从南面的华阳出兵,气势如虹,颇有不夺下荥阳誓不罢休之意。且他们的主帅计算精妙,深谙兵法之道,夜袭城池种种几乎可与赵相如当年偷袭秦国相媲美,为何只在荥阳吃了个小小的亏,就这样落荒而逃了?

    不,说落荒而逃并不准确,他们离开时从容有序,不像是撤退,因为撤退是万不得已的,而他们更像是一种战术的主动选择。也许是他们的主帅觉得眼下并非攻城的最佳时机?这不可能,哪怕是一个资质平庸的将领都明白,火攻之计不过只是对付楚军刀枪不入的藤甲的办法,并不能解除荥阳的困局,楚军也不是每只部队都装配藤甲,实在不行换支军队就可以再战。如果说他们突然出现在荥阳附近目的就是为了消灭赵军的话,那么,为何不一鼓作气,反而丢下上千士兵的尸体就迅速离去呢?

    清晨正是一天中最凉的时候,风早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四野笼罩着一层薄雾,城墙的砖头上密密地都是露水。赵相如的感觉很不好,敌人如同野狼般席卷而来又悄然离去,而目的却似乎未如她所猜测的那般。

    她苦苦思索,静止在那里仿佛一座玉质的雕像。她的脖颈很美,尤其是微垂着头时露出一点后背,远远看去正是极优雅的弧度,赵义几乎看得忘记了呼吸。这样的她,自信而有神采的她,他在宫中从未见过,原来她还有这样一面,他从不曾见过。

    是呀,他主内,她主外,他们几乎没有交集的地方。他有点后悔将她的翅膀折断,但随即占有又开始蛊惑他的心,唯有这样,才能不让别人看见她的美好。他轻轻将常乐送来的大氅罩在赵相如微湿的上,但是她想得太专注了,根本没有察觉。

    楚军的这番行动如果不是为了夺下荥阳、消灭赵军,那是为了什么?赵相如全然没注意到赵义的目光,如果说她之前判断出现失误,现下将楚军之前所有夺城的行为看成是一种障眼法,那么依照楚军夜袭的状况来看,他们的这次攻城更像是……试探?

    这个词几乎是在她脑海中瞬间炸开,楚军在试探赵军!更确切的说,是在试探城中的主将!

    试探的内容有很多种,可以试探对方的态度、城府、心机、智谋、经验等等,楚军主帅的领兵手段非常娴熟,足可见其并非一般人,这荥阳虽然聚集了不少赵军,可又有谁是他能看得上,能让他心甘愿大费周章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又损失上千兵卒来试探的呢?

    赵相如很快便否定了敌军已知她和赵义在城中而闹了这么一出的想法,这次出行高度机密,赵义那里只有韩守、孔平、赵胜还有苟安四个人知道,赵相如这里知道的人这次都带了出来,狼军的忠诚毋庸置疑,尤其是褚央,他还曾私下问过赵相如要不要趁此机会偷跑到外国,不过被赵相如拒绝了。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和楚国通敌?

    时间静静流逝,士兵们开始打扫战场,救治伤兵,埋锅造饭。经历了一夜的辛苦,所有人的想法都是,饱餐一顿,然后再睡上一觉。

    赵义见赵相如久久不动,担心她一夜未睡又受了寒气体受不住,于是出声道:“相如,不如用些汤羹先歇息一会儿,楚军已经退兵,若有什么事你交付给我便成。”

    赵相如这才回神,望了他一眼,果然觉得上又硬又冷,因为站立太久,只要稍稍一挪动,骨头间就钻心地疼。赵义眼色一变,二话不说立即打横抱起她。温暖的气息立刻环绕着她,赵相如本就不胖,如今窝在赵义的怀中,更是显得楚楚可怜。

    一旁路过的士兵有大胆的,就看着赵义怀抱美人,大步流星地往歇息的地方走去。赵义平里最讨厌被人注视,觉得颇为无礼,但今却被看得满足感急升,恨不得这回去的路再长点,再长一点。

    赵相如躺在他怀里格外温顺,连一丝挣扎也没有。大氅下的肌肤渐渐生出些度,掌心覆在她的肋下,隐隐可以触及她的柔软。天已经越来越亮,她似乎嫌光线太刺眼,螓首微微偏转,看起来就好像靠在他/前。

    赵义的嘴角不自地微微上扬。他现在恨不得走一步能退三步,可惜即便如此,专门供给他休息的营帐还是很快就到了。赵义见赵相如没说话,立刻不自觉了,也不将她放下,反而抱着人坐在上,常乐紧跟在后面见状道:“主人,现下用膳否?”

    赵义的语调出人意料地轻松:“让小去盯着伙夫做些面汤,再削些羊放在里面。”末了常乐已经半只脚跨在帐外,赵义又高声道:“记住要羊腿上的活!切得小一点、薄一点!”常乐差点喷笑出来,赶忙捏住鼻子,又掐了自己一把才道:“诺。”

    帐内无人,赵义一手扶着她细软的腰肢正心猿意马,赵相如轻轻动了一下道:“现在可以把我放下了吧?”赵义闻言心中虽然有些失落,但还是将她放了下来。这些子说不上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违拗她的意思。他不知不觉中正变得与过去不同,而他从未发觉,并且乐在其中。

    赵相如精神放松后觉得又饿又疲惫,见赵义还神采奕奕便道:“你方才说楚军撤的蹊跷,其实我与你的想法一样。”她强撑着力气说话,想着等一会儿吃点东西再睡一觉。赵义听出她话中的疲惫,捧起她的脚便把鞋子脱了。

    赵相如愣了一下便想挣脱,赵义牢牢扣住她的脚踝道:“别动,我给你揉揉,你继续说。”说罢便开始用了三分力气捏起她的小腿,力道刚刚好,每按一下,赵相如便觉得肌松弛了几分,子也没刚刚那么疼了。她低垂的睫毛抖了抖,便没有拒绝,继续道:“楚人劳师远征,若是只为几座城池,为何要连夜奔袭?若要追击我军为何刚一碰壁就立刻撤走?无利不起早,他们费了这么大气力定是有所图,只是眼下我却看不透他们要的到底是什么。”

    赵义凝眉,也在深思,手上的速度也放缓了。

    赵相如又道:“我担心他们并未真正撤走,可能就在这附近伏兵,想引我们出城,再一举击杀。”

    赵义颔首道:“若当真是这样倒也罢了,多派人搜瞭,小心谨慎些也能提防住,最担心的,是对方还有其他的心思。”二人互望了一眼,他们都是深谙军事、政治的老手,通常人在他们手下过不了几个回合便见了真章,但这一次他们却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大伤脑筋,也使得他们对这个对手更加好奇。

    “一会儿我便联系城中的细作,让他们好好查查楚军的主帅。”

    赵相如闻言没有反对,“楚军虽退,但此时防守最易松懈,倘若敌人卷土重来,恐城池不保。整饬军务、加固城防仍不可废。”

    赵义点头表示记下,赵相如又让他派人出城查探楚军动向以及到邢丘的线路,赵义没有丝毫不耐,一一按照赵相如的话吩咐了下去。

    正在此时,常乐端着羊面汤在帐外求见,赵义、相如二人净手用膳,吃完后赵相如更加瞌睡,赵义待她上后又在她边直到她入睡方才轻手轻脚地离开,还吩咐帐外伺候的人不许走动和说话,以免吵醒她。

    下午,在城外搜瞭的赵军已经回城,经过仔细地查探,昨夜袭城的楚军主力一部回到了垣雍,一部在华阳驻扎下,并没有撤军,但至少眼下也不打算攻城。赵相如睡醒后接到回报,觉得机不可失,趁楚军喘息的空当,赶紧带着大军跳出包围圈,于是她制定了一个周密的撤退计划,先是派出一支军队佯作偷袭成皋,以表明赵军仍对夺回城池抱有念想,迷惑楚人,然后由原先就驻守在荥阳的主将领兵负责断后,其余十多万大军北上渡河,入驻邢丘。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