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荥阳之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这次楚国出兵的人主导者是谁?”赵相如一语即抓住要害。

    赵义带着欣赏地点头,如果有外人在场定能看见他眼神自豪,多少带着点瞧我媳妇儿多聪明的意味。“听说是令尹黄歇说服楚王出兵,不过也有传闻,是黄歇的长公子伯嘉或是一名谋士定下此计。”

    此言一出,二人的脸色瞬间下沉,赵相如直言道:“无论是谁,都是可怕的敌人。他的计划缜密,一次出兵也要分成两路,而暗藏在其中的心思竟然一层又一层,我们虽然剥开了其中一部分,又怎能确定这就是他全部的计划和用意?即便小心翼翼避开他的试探,没准下一步又正好踏入他的圈内。”她的手撑在上,指腹一下一下地敲击着,这是她多年养成的老习惯。

    “最致命的是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对方在试探我的反应,而我却还不知他是谁。”说到这些的时候,赵义的眼中露出不甘,神色也越发冷峻。

    “你的人还没在申君府上打听到消息?传言既然都指向黄歇,说明多半与他有干系。”孔平从王阿龙那承袭了整个庞大的间谍组织,总不至于这么久了还一无所获吧。

    赵义的脸色越发不好,摇头道:“楚王宫那里安插的人手没有问题,申君府上守得如同箍桶般,等闲进去不得。”这件事也让他头疼了很久。

    “怎么会?”赵相如讶异道,“申君虽比不得孟尝君和平原君,但门下舍人也有千余,为何说无法靠近?”

    “黄歇对舍人的管理有严格的限制,去投靠前必先对其进行考校,确认有真本领才会收为舍人,而且成为舍人也并不意味着就能接近他。他将舍人分为三六九等,普通舍人只能在最外围,为黄歇做些普通的事,定期领些米生活;中等的舍人能接触到军政上的事,黄歇偶尔会跟他们商量,我们的细作至多只能成为这一级,上次楚军突袭的消息就是这一级的人传来的;而最高等的舍人则会被黄歇引为谋士,进入他的幕府,接触到最核心的机密。他们的活动和人员都是保密的,至今也无从查知。”

    “所以你才想要以舍人的份投靠他入幕?”昏暗的灯光中,赵相如觉得赵义似乎不再是以前那个少年太子,已经成长为一个真正有智慧有魄力的王者了。他的神自信而有气度,却也能将自己的威严收放有度。

    “只是我并不清楚他选择舍人入幕的标准是什么,很有可能只能做个普通的舍人。”赵义心事重重,并非他对自己的才能不自信,相反,他需要收敛锋芒,以免太过出色而被黄歇怀疑,个中的尺度不好把握。此次出行最大的目的是要见到黄歇,如果能入幕自然最好,若不能,至少也要将对手的脾摸清楚,如此,未来两国相争才好做出正确的决断。

    赵义此番言语,倒让赵相如刮目相看。撇去之前的恩怨不提,赵义是个天生的权谋家,他比自己更能领悟这些政客们的意图,也能在提出对策时设想得更加深远。

    晚膳用过后,二人虽是一就寝,但赵义由于心里有事,便也没有太多出格举动,两个人各卷着被子,好在也够大。正睡到半夜,突然外面传来巨响,赵义和相如几乎同时惊醒,黑暗中他们互望了一眼,却看不清对方的眼睛。

    发生什么事了?

    随行的狼军也十分警醒,此时已经在门外轻声道:“主人?夫人?”

    二人迅速上外衣,赵相如找到火石点上油灯,赵义一拉门,见是褚央,神色紧张,一闪便已进入屋内朝赵相如抱拳道:“夫人,刚刚有巨响,声音仿佛是城外在攻城。”

    其实不用褚央说,赵相如也已经琢磨过味来了。她大小战役经历过无数,怎么会听错,刚刚的巨响分明是攻城木撞击城门所发出的声音。垣雍的城门是韩国人造的,用的多是木头,比不得熟铜浇筑的牢靠。

    “确实是在攻城。”赵相如肯定的声音。

    褚央急道:“那怎么办,现在攻城的多半是楚军,可是楚军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他们不是还在南梁附近吗?会不会是魏军?这里临近魏国。”赵王和太后在这里,都是千金之躯、万乘之尊,绝不容有半点损失,怎么倒霉偏遇上攻城!

    “不。”赵相如立即否认道,“定是楚军,魏王子软弱,即便此时出手也不敢与赵国公然对抗,多半会趁势取下南梁周边的几座小城池。”

    褚央焦急,原本以为楚军不会来得这么快,即便北上也会将注意力放在赵军的主力所在荥阳,却没想到刚到这还没过一宿,楚军便打过来了。周围的房间开始陆续有了动静,不一会儿其他人便陆续来了,最后到的是嘉有,揉着眼睛问满室的人发生了什么事。

    赵相如平静道:“楚人打过来了,而且此城必破。”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嘉有立刻清醒了,惊道:“那还不快跑?”

    “来不及了,楚军突袭此城,恐怕早有预谋,必会集中优势兵力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从攻城的声势和今入城时守军的状况来看,他们随时可能攻进城内。”赵相如话音刚落,城门方向似有一声巨响,随后便传来震天的喊杀声——城真的破了。

    “所有人待在传舍内,不许随意外出走动,如有况立刻来报我。”赵相如当机立断对所有人下令道,一时间霸气尽展,众人都到诺。

    狼军们早已习惯听从她的命令,小和常乐都多也见过,赵义静静看着她恢复自信指点江山的模样,唯有嘉有,心中暗暗震惊,也更加确认之前关于她份的猜测。

    赵相如发号施令完,众人纷纷退出他们的房间,只留了两个人在外警戒,其余人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观察周边的环境以判断局势。赵相如转头对边的赵义道:“楚军攻入垣雍多半是看中这里的战略位置,他们只会追击赵军,倒不会对百姓下手,只要我们安分待在传舍内不去街上乱晃,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赵义自嘲地笑道:“恐怕再没有像我这样窝囊的大王了,自己国家的城池在眼前失陷,竟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还要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在传舍里。”

    赵相如扫了他一眼冷笑道:“若觉得窝囊,那你大可以现在从这里出去,对着溃逃的赵军振臂高呼‘国君在此’,相信定会有大批忠心臣子前来护驾,然后你便可收拾残军去与数十万楚军一决雌雄……以成全你的不忍。”

    赵义只是随意感慨一番,没想到赵相如难得的牙尖嘴利,把他狠狠地噎了一下,半天说不出话来。赵相如没理他,而是拿出地图仔细研究了起来。

    好在赵义也没跟她计较,任外面哭天抢地、喊杀声震天,他们只管紧闭大门,赵义俯看着赵相如手中的地图。这份地图十分详细,里面不仅有城池的分布,还有山川、水文、道路等等,赵义对军事谈不上陌生,但一时也无法跟上赵相如的节奏,见她半天不说话,便出声道:“看出什么了?”

    赵相如没吭声,不过面色很凝重。

    赵义怕她又开始忧心,劝慰道:“你不必太过担心,韩国南境多山,土地城池算不上肥沃,不过是为了稳住魏国特地让给他们的。我军的主力已经提前撤至荥阳,提前有过部署,不会自乱阵脚。何况荥阳城高池深,垣雍虽近,楚军不敢打过去,韩国北部还是在我们的掌控之中的。”

    “是吗?”赵相如抬起头,神色充满否定。“你想要让出半个韩国让楚魏争利的计谋是很好,但整个决策中有一个致命的失误,你知道吗?”

    赵义脸色一沉。

    “荥阳城高池深,确实易守难攻,但这座城池本的条件是放在整体环境中去考量的。”赵相如纤手指了指地图上的荥阳。“荥阳城北就是黄河,西边是成皋,东边是垣雍,一旦楚军从南而至,占据东西的成皋和垣雍,你认为荥阳的赵军还有逃出生天的希望吗?”

    灯光下,赵义的脸上露出一丝挫败的神,他嘴角微抬,显出一丝苦笑。

    “现在补救……还来得及吗?”

    赵相如低下头,灯光照不进的眼睛正盯着地图思索:“只能祈祷成皋无事,然后你派人传令给荥阳的守军,让他们带着大军渡过黄河。”她指着地图中黄河以北的两座城池道:“怀和邢丘,任意一座都可以成为他们的落脚点。”

    “事不宜迟,要尽快弄清成皋的况。”

    “我们需要做好两手准备,”赵相如看着赵义,“最坏的状况是,一旦成皋已经沦陷,楚军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荥阳的十数万赵军。”

    “你有何打算?”赵相如此刻的样貌清丽无方,令他几乎难以挪开目光。

    “我们可能需要赶去荥阳。”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