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对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赵相如的上带着一丝香气,极淡。赵义知道这定不是她用了什么香粉香料,却又不知从何处而来,只是有些似曾相识。仔细想来,这味道有了好一阵,只是有时隔着远了便闻不到。赵义深深嗅了一口,眸子便显得越发幽深。

    赵相如抬头时正撞见赵义的目光,二人都是一惊,然后赵义脱口就道:“相如,陪我去一趟楚国吧?”这是他自从当上赵王之后第一次没有自称寡人,赵相如微怔之后,没有回答,反而是继续问道:“你去楚国做什么?”

    “总是听闻楚国令尹黄歇智冠群臣,楚王十分信重,以赵楚眼下的关系,今后恐怕要多与此人打交道。道听途说总是不好,我想亲眼见见他,只有先了解他,才能在以后面对的种种问题中更快找出对策。”赵义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极是严肃认真,赵相如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很久,也没瞧出一丝开玩笑的成分,不由吃惊道:“你此时去楚国岂不是送死?楚王即便不会杀你,却也不会痛快放你回来,你难道想做第二个楚怀王?”

    楚怀王熊槐,被骗至秦国,最后客死异乡。倘若楚人不顾道义处死或者囚赵义,那么正可除掉心腹大患。如果是赵相如有这样的机会,她可不会轻易放过。

    看着赵相如说出这番言语,赵义心中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很满足。也许她此刻还没有给他想要的回应,但这样的话还是对他有一丝在意的吧,他从没想过他所要求的已经这样低,低到只给一点,他便觉得欣喜。

    “当年祖父武灵王曾经乔装入秦,亲眼见过秦宣太后和穰侯魏冉,而今我若想一窥楚政,若不经历些风险,又怎能探知有价值的消息呢?”

    看他有成竹的模样,赵相如猜测这番计划定在他心中酝酿已久,于是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楚国可不是在丛台,任你来去自如。”

    “我想易容过去,扮作谋士,投靠黄歇。打算十后就动。”赵义微笑着看着前的女子,“我对军事确实不如你,所以想让你陪我去一趟,也能更好地窥探楚**。”

    赵相如突然冷道:“我为何要帮你?这国家已是你的,与我何干?”将我利用完便一脚踢开,现在又想捡起来继续利用吗?凭什么!

    赵义只望着赵相如道:“我说过,后不会再伤害你,无论何时我只是希望你能在我边。也许你现在不信我,但后我终究会让你相信我所说的一切。你说过想要改变天下的权利,如果连敌人都不了解,又怎么改变他们呢?”

    赵义的话充满了野心和蛊惑,并非他有意,他与她是当世最杰出的男女,是对天下最有野心的人,只要有了想法,这样的话听在耳朵里,自然充满了惑。

    事实也的确如赵义所说,若是能够亲眼见到楚国的当权者,对他们有所了解,感知他们的想法,对于后制定对策和方略都是极为重要的,加上楚国的地势复杂,防守和军力布置如何,士兵战力如何,民风如何,百姓想法如何,这些都对一个国家的决策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他们,需要在关键时刻判断敌人的想法,继而做出决断,而他们的每一次抉择关乎着国家的命运,历史的走向。这样的决定像一场豪赌,需要参与的赌徒有冒险精神,当然更要有经验和技巧,否则新手在这里只能火速出局;还要有一点运气,因为无数老赌徒在这里丢光了命。

    去楚国一趟虽然危险,但必然能收获很多,并且为他们一统天下增加砝码。赵相如觉得这个主意算不上坏,并且目前很有必要。因为她也曾对着许多冰冷的消息和奏报,着自己对陌生的事做出选择。

    既然不想把自己窝在宫中一辈子,出去看看也不是坏事,于是赵相如答应了赵义的请求。

    行装收拾得很快,他们扮成游山玩水的商贾子弟,宫人只带了小和常乐,而护卫的人员让人震惊,竟然都是狼军的成员。

    赵相如在见到褚央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特务营的副营长,擅长绘制地形图,跟随自己多年,可以说意非同一般,没想到竟然还能有再见的一天。赵相如完全没有料想到,赵义竟然愿意再度起用狼军,而且这支队伍里几乎没有他自己的人。他难道不担心自己趁机逃走?亦或是用狼军的人架空他?

    护卫的人员统统打扮成私兵的样子,总共不过八人,却个个都是狼军中的好手。除了褚央外,还有之前狩时帮赵相如易容的郑元,会读唇术的恽穷,其他几人都比较年轻,不过赵相如也都认识。另外赵义还带上嘉有这个医生,以备不时之需。

    赵义望着她的表,知道她多少有些疑惑,其实把狼军调回来给她用,尽管只是少数人,他仍旧是下了大决心的。狼军是她最锋利的刀,自己费了大力气才将她缴械,只是为了博她一笑,又将刀塞回她手中,这样的举动是否明智?

    母亲的魂魄曾经给他托梦,说这个女子不会伤害自己,而这么些年她也的确做到了,如果他所做的一切能软化哪怕一点她的心,他愿意一试。

    望着狼军诸人,赵相如忍住激动的绪,心里对赵义的憎恶多多少少减了几分,看他的眼神中也多少有了几丝人味。毕竟他们之前没有深仇大恨,没有越不过的鸿沟横亘在中间。赵义锐利的眼神明显感觉到了她些微的变化,心底不由为他的决定而感到庆幸。

    十后,一行十三人的小队伍从丛台悄悄出发,赵义在此之前把工作分工,分别交给张禄、韩守和孔平。为了避免麻烦,他们的路线经过严格的挑选,避开了时有旧贵族叛乱发生的原齐国土地,也没从魏国取道,反而向邯郸西南方向行进,往兵荒马乱的韩国荥阳去了。

    这条路线是赵相如要求的,她想去前线看看。尽管赵义觉得这样路程绕远了不说,还可能遇到危险,不过赵相如却带着期待地笑道:“不入虎,焉得虎子?”不亲眼看看楚军,又怎知他们的作战能力?何况两路大军中黄歇公子伯嘉的名字虽然从未听闻,但是另一路项氏父子的名字却是如雷贯耳,作为武将世家,史上赫赫有名的项羽,就是他们的子孙呢。

    赵义也只好一边纵容地笑笑,一边命令狼军做好警戒工作。在傍晚城门关闭前,他们到达了垣雍,这座城池原是赵国和韩国的边境城池,紧靠着荥阳。由于南边正有战事,紧张的气氛似乎也感染到了这里,百姓们行色匆匆,守城的士兵也比平时更有警觉。城头飘扬的“赵”字旗帜显示,这里仍在赵国的控制内。

    “大军现在都在荥阳,一旦楚军追来,那里将成为战场。垣雍离荥阳那么近,难免会被波及到,我们只能在这里暂时歇脚,不可久留。”他们刚找了间传舍休息,狼军中负责侦查的李复和汲暗已经被派出去打听城中况,赵义担心赵相如会留在此地静观局势,因此劝道。

    小将房中的铺铺好,便退了出去。由于二人扮作夫妻出行,眼下便只能宿在一间客房内,好在赵义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举动,赵相如也略略放心,何况她现在想的是赵楚之间交战的事。她坐在边,因为不确定房间的隔音效果,只得低声问道:“这场战争,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这些天赵相如的神比过去生动许多,尤其是看到旧部之后,沿路上偶尔也能说笑了,赵义明显松了口气,眉眼间也放松了不少。

    “近年来我国实力扩张迅速,领土更是成倍增加,楚魏眼红也在常理。虽然瓜分秦国时他们也占了不少好处,可惜壑难填。楚国出兵早在计划内,这次出手并没有倾尽全力,不过只是一次试探罢了。”

    “试探我国的军力?”赵相如望着他反问道。

    “不止于此。”赵义很享受这样与她平和交谈的感觉,不是冷言冷语,不用针锋相对,更像是智者心灵的交融,这比一场/事更能带给人满足和愉悦感。“楚国这一次的出兵经过周密的演算,一则是试探太后……也就是你‘故’之后赵军的战斗力,二则是对我态度的试探,三则可以攻城略地,四则,也是试探魏国的态度。”

    赵义说到太后二字的时候,微微停顿了一下,仿佛有些不自然。不过赵相如没有理会,如果是她,遇到楚国来袭必然以雷霆之势还击,给楚军一个教训,让他们不敢再犯,但这样很可能会让魏国认清形势,而彻底站在楚国一边。这场战争,楚国是赢是输,对他们都是有益的。赢了可以得到肥沃的土地,输了可以得到魏国这个盟友,她没有想到楚国背后的算计竟是一重又一重,可见当初设下此计的人是有多擅于控局势。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