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相处之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作者有话要说:

    1、由于23章不断被锁,我也很无奈。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百度快照。百度搜索:太后,别来无恙+心火,出来的第一个晋江直接点百度快照,可以看,我试过。我本来贴在作者有话说里面,结果连累到这章也不能看了,只能去掉。

    2、这周末要去外地有事,为了完成上榜字数,明天停一天。

    3、即便停更大家也请不要忘了留评,因为我会逐条回复的。。用一度君华大人的话,深藏在海底的霸王们啊,请听从我的召唤~~~~

    
  餮足的赵义搂着香汗淋漓的赵相如,从她背后温柔的亲吻她的脖颈,仿佛刚才激烈暴虐的人不是他一般。两具体交缠在一起,充满了/的气息。

    赵相如只觉得浑的力气都被抽光,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可这一次却让她格外不堪回首,赵义的攻击犹如暴风骤雨,声势浩大,让她难以抵挡,一溃千里。还有什么比被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儿子”侵犯更让人难堪的呢?纵然这些年她已经修炼得如同老妇人一般,但这件事却让她羞愤,本来就已被轻轻撩拨的心湖不经意间已是波澜万丈。

    说不上来讨厌,尽管她不衷男女之事,但她的体直到现在还在微微颤抖,显然得到了极大的愉悦,而另一方面,赵相如不愿意自己沉沦在这后宫,甘心按着赵义的安排成为他的附庸。尤其他在接近高/潮时,要她为他生儿育女,未免可笑。

    手腕被勒得生疼,赵相如只觉得浑提不起一点劲,只得轻轻转动手腕。赵义感觉到她的动静,再见她磨得红肿的手腕,心里一刹那有丝悔意。但又转念一想,她这般油盐不进,自己若是顾及廉耻慢慢哄她对自己有了心意,不知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成功,兴许这辈子也未必能成,非常之时行非常手段,便是无赖些又何妨,只要能把她留在夜都能见到,总好过温文尔雅苦苦渴求一辈子要好。

    于是他立刻释然了,连之前的一丝悔意都然无存。赵相如此刻倒是一动不动,侧躺的子玲珑有致,螓首埋在双臂间,显得十分柔弱安静。赵义磨了磨还埋在她体内的分/,不一会儿又生机勃勃,将赵相如的花园涨得满满的。

    赵义的喘息声顿时粗了起来,支起一只胳膊刚打算要重整旗鼓再战一场,却听下赵相如闷声道:“我累了,想歇息。”

    声音不像过去冰冷强势,反而透着股/过后的妩媚和疲倦。赵义听到这个声音心里不由一软,纵然心里再想,好歹也要顾惜她几分。何况赵相如此时的态度已经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没有对他冷语相向已是最好的状况。好在刚刚的肆意多少缓解了许久以来的/望,不像刚才那般急迫。他懂得张弛有度,既然已经得了便宜,就不要得寸进尺了。

    于是他小心从她体/内退出,由于里面还满是汁液,这番动作竟弄出“咕唧”声,令赵义子一抖,顿时心猿意马,恨不得再战三百回合才好。但是想想以后,只得咬咬牙作罢。赵义小心给她解下缚住双手的衣带,帮她轻揉手腕,以散开淤青。赵相如仍旧不动,上的汗渍逐渐凉了,赵义将散开的衣服给她仔细栊上,动作轻柔,生怕惊动她一般,最后给她盖上一层薄被,吻了吻她的耳垂,又腻了一会儿,这才整衣离去。

    赵相如本来就是重伤初愈,这次被赵义折腾得不轻,体已是倦极,听见他离去的脚步声便伏在上沉沉睡去。待到醒来时,天已是微黑了,室内四处点着灯,小见她醒来立即体贴地问她用膳前要不要先洗个澡。

    赵相如正觉得满黏腻,体内似乎还残存着某人的气息,便皱了皱眉道:“去打水来吧,顺带把卸装的药汁拿来。”

    眼下正是夏里最的天气,即便是晚上也是暑气难当,赵相如仍旧用的水,也没让小在旁伺候,自己仔仔细细、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又把脸上易容的妆扮卸掉。由于多保持这样的妆容,赵相如脸上的肤色微微发红,几处生了几颗微小的痘痘。小默不作声地收拾着铺,即便上面有令人脸红心跳的痕迹她也能视而不见。

    室外传来常乐的声音,请示赵相如晚膳的菜色,估计是赵义特地吩咐下的,还说大王要过来一同用膳。

    赵相如眉梢一挑道:“你看着办。”

    看着办是怎么办?菜色是按赵王的喜好来还是按她的喜好?

    她出言不善,这是要闹哪样啊。常乐不在心中吐槽了一把,本来挨了一刀体就不健全,还要夹在大王和太后之间两头受气,再这样下去他要折寿了。不过好在他不是第一天当差了,现在虽然不再伺候赵义,但大王的心思也能猜个七七八八。下午时见赵义从此处离开时,脚步轻快,便知他今得了满足,心应是愉悦的,想他又是极喜欢赵相如,多半会依着她的喜好。想了又想,便自作主张给庖厨定下了菜色,吩咐那边准备起来。

    赵义照旧在丛台处理政事,此处堪称绝佳之处,不仅可以躲避宫中繁琐的杂事,远离邯郸贵族们的纷扰,又可以就近与心之人培养感,真可谓一举两得。小赵过得顺风顺水,即便今天头毒得让花儿草儿全都无精打采的,赵义依旧觉得真真是无比风和丽的一天。

    他几乎是以极快地速度翻阅了关于楚国几处调兵的细作报告,又批复了大夫张禄要求惩治恶商贾的请示,大笔一挥准了庞援招募新丁、补充粮草的请求,趁着天还没黑,又迫不及待地往寝去。

    结果还没出门就被丛台令给拦住了。赵义无比愉悦的心此刻蒙上了一层影,他不悦地看着丛台令,虽然这与他过去的表看起来没有什么实质的变化,若真要对比,就是眉头微微皱起,以显示他的不耐。

    可怜的丛台令还不知道他阻挡了赵义归心似箭的脚步,他只是恭敬地禀告赵王,宫里面材窈窕、貌美如花的虞姬病了,丛台本地的巫医、方士看不好,于是虞姬的下人请示赵王,看能否派一位得力的巫医前去诊治。

    赵义眯着眼盯着丛台令,心道自己之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如此没有眼力见,这么点大的事也要来问他。但是转念一想,赵楚现在关系微妙,虞姬是楚国进献的美人,虽然他不打算宠幸,但死了传出去也不太好,于是他摆摆手道:“让嘉有去看看。以后再有此事直接去问韩守,不必报与寡人。”

    丛台令听出赵义的不耐,惊惶道诺。

    当赵义再一次抬起轻快地步伐回到寝时,看见赵相如正在静静地用餐,易容的妆扮已经卸除,露出本来面貌,看见他来连眼皮都没抬,筷子飞快地扫完了盘中最后两块鱼,吃得极为端庄优雅。

    赵义脸上虽保持着笑容,但心里可是一点也不高兴,转头瞪了一眼常乐,心道自己明明说得很明白要在此处用晚膳,怎的她竟一人先用了。

    常乐很委屈,赵相如想吃她就吃了,总不能拦着硬不让人用吧。这种差事你没法解释,只能默默接下赵义的眼刀,然后在心里把自己虐了个狗血淋头。

    赵义微笑着走到赵相如跟前,坐到她旁。苟安见过太后,却不知这住在赵王寝的姑娘怎么突然间容颜大变,长得和太后一样,心中大骇,赶忙拉着常乐退得远远的,想问个究竟。常乐本来是赵义最贴心的侍人,只是碍着要保守秘密,所以才委屈了这样的份待在丛台,见苟安惊得不知如何是好的目光,不由略有些得意道:“做我们这些内侍的,尤其是大王的近侍,有时候看到也要装作没看到,知道也要装作不知道。今你看到的你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其实只是你眼花罢了。”常乐以一个过来人的口气提点着,苟安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其中利害,不过真相过于劲爆,苟安在旁边瞪了好久才慢慢消化这个秘密。

    赵相如已经吃完,正在喝汤。她用的不多,多年打仗风餐露宿,吃的远没有这个精致,不过饭量很大,因为行军打仗消耗巨大。现在在宫中养尊处优,纵然她体没有走样,不过相对的节制还是必要的。

    “相如……”

    赵义刚一出声,赵相如心里便一阵不淡定,她还真不习惯一个男人这样称呼自己。脑海中闪过段奇的脸,自己在现代的未婚夫,当年也就是他曾这样称呼自己,直到离开人世。

    她默然放下手中的碗盏,偏过头正视赵义道:“你究竟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赵义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凝结。不过经过今下午的事之后,他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粗暴,但也总结出来一条,对于心仪女子,如果像国与国的邦交一样顾惜脸面和道义是十分缓慢而愚蠢的行为,这时候,他需要学习市井无赖,所谓烈女怕缠郎,多半是如此。

    赵相如的话让他明白,他现在做的这些都远远不够,她应该是真的被他伤害到了,以致于现在对他产生了强烈的不信任感,她始终觉得他在利用她。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