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过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楚国王位更迭,虽然还算平顺,但毕竟朝野要经历一番洗牌。赵国现在对其他三国最有野心,因此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便格外关心,赵相如想着赵义这些天忙得不见人影,多半是忙着派遣使者,会见报人员,综合各方消息。

    对于自己一手打造出的报体系现在为赵义所用,赵相如已经释然了。她现在除了想杀掉赵郝,便是想回去原来的世界,当初魏姌的魂魄承诺自己,只要扶住赵义登上王位,保他子孙平安,自己就能回去。如果这些人能对他扫平天下有所助益的话,她也不会吝啬就是了。

    只是这两天始终有个声音萦绕在她耳边,只要她独处时便会响起:“数年前风一度……寡人心中想的都是你……偏你醒来后什么都忘了……”已是多年清心的赵相如所受的冲击不小,她自己完全记不起是在何时何地发生过此事,不过从赵义的话中听来,显然是她还是太后的时候。这让她的心里有一丝烦躁不安,尽管她掩饰得很好,但仍会觉得有些羞愤。

    嘉有来上药时看着赵相如的表似乎不像刚来时那样安稳,以为她因为赵义没来看她而觉得不安,于是嘻笑道:“你们这些女人真是,男人来时拒还迎,男人若是不来便立刻坐不住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小当时就在一旁,心道赵王倒贴都来不及呢,甩都甩不掉,哪里用得着拒还迎,讲的赵相如好像多不堪似的。正要出口驳斥,却被赵相如用眼神制止。

    嘉有眼皮都没抬,翘着兰花指给赵相如的绷带打了个漂亮的结,他是个完美主义者,还有着后世许多医生的通病,姑且用一个词来形容,叫洁癖。上次的血弄到了他的衣袍上,他便嚷了好久,之后那件月白色的袍子便再没见他穿过。总之这是个小毛病一的人,不过看在医术的份上,赵相如便也睁只眼闭只眼,只当没听见。

    孔平在跟赵义汇报各处的消息时语调很平和,没有什么大起大落,不过他的气色就没那么好了。一则是楚王驾崩,原本还算平静的四国局势必生波澜,这段时他光是分析收集到的报就已经十分耗神;二则,半年前国内才经过一场内乱,他的人小蛮含恨而死,而昔的狼军战友也因为他的背叛而反目成仇,对于袍泽之重于泰山的军人而言,这种对心智的打击是不言而喻的,几乎让他心力交瘁。

    不过他没有时间为自己考虑,赵王倚重他,他必须拼尽全力,否则失去了人、战友,他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拼命的工作换来的是极有价值的报,楚国新王即位,朝中不少举措是有着十分重要的政治意义的。现在的楚王熊完,曾经在齐国当过质子,直到临淄城破之后才回到楚国当上太子。赵国铁骑劲弩的骁勇曾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种大军压境、兵临城下的惶恐与窒息感深深震撼了他,使得他甫一即位,便派出使者与赵国修好。当然这只是表面,面子不能不要,但里子什么样才是所有人最关心也是最不可言明的。

    孔平已经摸到了楚王的里子。他忌惮赵国的军事实力,虽然按照疆土面积算,赵国及不上楚国,但真要双方打上一仗,楚国绝对是输。所以这次楚国修好的不只是赵国,还有魏国。派遣去魏国的楚使不但带去了宝物美人,还能言善辩,意图提醒魏王赵国的一家独大已经对其他三国产生的威胁。

    所谓游说,其实就是向对方陈述危险和机遇,把自己的意愿变成双方共同的诉求。

    魏王虽然平庸,但脑子不昏,赵国的强大他看得很清楚。再这样下去,岂不是第二个秦国?纵然是有联姻,利益面前,又能靠得住多久?不过是取决于赵国权衡的时间罢了。

    于是魏王及时醒悟,与楚国来使大谈合作前景,双方交换质子,约定结成牢固同盟。这些对赵国来说自然是坏消息,因为赵义下一步正打算啃的就是楚国。

    熊完很狡猾,他一边向赵国示好,一边以陈郢太小为名,将都城一路往东南迁,彻底离开了赵国骑兵的突袭范围,同时让申君黄歇打理国政和军事。黄歇也是后世闻名的战国四公子之一,今年已经四十二岁了,若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只能说是老巨猾。这些年在朝廷做事,竟然没与人结下什么梁子,外人每每提到他都要赞一声,豢养的门客数量可与昔孟尝君比肩,能人异士不少。最厉害的还是他的长子,据说为人十分神秘低调,见过他的人极少,不过传言这位长子非常聪颖,时常为他父亲申君出谋划策,深受信任。

    这些动作一出,楚王的心思便不难猜了。赵义正襟危坐,想起一事又问起孔平:“近来赵郝如何?”

    “郝正忙着给他儿子选址下葬,倒是还算安分,没心思忙旁的。刺客没拿到,他始终是不甘心的,不仅派了人在邯郸内外暗中查找可疑之人,丛台也从未放弃过,他家管事的便一直带着数名舍人盘桓在附近的各路要处,虽说不能进丛台搜查,不过这里但凡有人出入,他们都会秘密查探一番。”

    “郝背后是什么势力可查清了?”赵义细细摩挲着上悬挂的龙纹白玉璧,府库中还有个和这龙纹璧一对的凤纹玉璜,当年让常乐呈给还是太后的赵相如时被她婉拒,如今他虽然已经挑明了对她的感,可她多半也是不会收下的。

    到底他要怎么做,才能赢得她的眷顾,才能让她的目光停留在他上呢?政事烦躁,可她比政事更难缠百倍。赵义莫名觉得有些烦躁。

    “郝背后的势力属下已基本查实,是墨家。”宫变当天,小蛮死在赵郝剑下,孔平心里不恨是假的,但他从不将喜怒形于色,特务工作多年,他学会的不止有如何搜集、分析报,更学会了如何藏下绪与敌人周旋。

    赵义微怔:“你不是说墨家的巨子就是之前为太后效力的刘玉么?这一股势力又是从何处来的?”刘玉是墨家相夫氏的传人,一把年纪却是个科技狂人,他隐藏份待在邯郸,表面看来只是个普通工匠。最初是赵奢觉得他手艺不错介绍给赵相如设计马鞍马镫,及至后来赵军和狼军配备的连弩、弯刀、投石车等等,都是刘玉根据赵相如的想法打造出来的,可以说,他为赵**队攻城掠地、无坚不摧立下过汗马功劳。赵相如深知他的价值,一直安排他住在狼军的大本营野台,方便保护。

    “大王,刘玉年前已病死在野台,不过属下翻查过他的遗体和住所,并未找到传闻中的巨子令。”墨家弟子众多,派系也多,但传闻巨子令可以号令天下所有墨者,持有者也相当于巨子的份,恐怕想得到的人不少。“而且,与郝有所勾结的那些人似乎并非是墨门相夫氏,也不像相里氏和邓陵氏,反倒似一些游侠。只是属下无能,到现在还未查出他们的幕后主使。”

    赵义看着孔平斑白的两鬓,倒并没有责怪,反而很是缓和的语气道:“此事不急于一时,你慢慢查。”

    “诺。”

    孔平退下后,室内又变得异常安静。赵义打开手边镶金的木椟,取出那枚成对的玉璜,想起多年前自己摸着这块玉,坚信自己终有一能够亲手将它交到她的手中,只是多年过去,东西仍旧在他手中,那人仍旧对他不屑一顾。

    后宫的什么女人送来的糕点,赵义看也不看一眼直接丢了出去。同时想想那个薄的女人,她要是肯像其他女子一样对他用一半的心,他便满足了。想着想着只能恨得咬牙。

    赵相如养伤在他寝住了大半个月,之后派了苟安来传话,说是想回自己的处所住。赵义瞪了苟安好一会儿。好容易让你住过来的,你说要走就走,他那么多心机都白费了不成?不许。

    于是赵相如只好继续鸠占鹊巢。赵义三不五时会去寝,有时同她说说话,有时连话也不说,就只是干坐。赵相如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于是赵义脸贴在冷//部,虽然心底多少有些怒意,还经常被她冷眼嘲讽,但就是架不住思念,天天就往这堵南墙上撞。到最后连小都看不下去了,微有些谨慎道:“奴婢看大王着实是有心,相如姑娘不如……”她斟酌着用词,“……不如……”还是没想到合适的词。

    “不如给他个机会?”赵相如挑眉看了她一眼。

    小微微点头,神色有些紧张和不自然。

    “不给。”赵相如斩钉截铁道。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