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宿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三月中,赵郝以做寿为名邀请了不少有头脸的贵族宴饮,酒过三巡,傅粉施朱的美丽舞伎们踩着乐曲声扭动着柔软的腰肢翩翩起舞,庭外忽然一阵暖风而至,吹落枝头花瓣无数,此此景惬意得让贵客们好一阵沉醉。

    “王叔,近来你可听闻大王流连丛台,不愿回宫?”在朝中已无实职的平原君赵胜正举杯要饮,忽闻一旁有人问话,抬头看了一眼,见是赵郝的嫡子商,按辈分算也是他的子侄了,惯于板着面孔的他面容一松,望着赵商道:“还未听说过这样的话,只是好些子没见大王开朝议了,听闻是去了丛台,仔细算来确实盘桓了不少时。”

    赵商已三十多岁,天生的络腮胡,因嫌相貌这样的胡子有碍观瞻,每都要在房中折腾许久打理胡须,以使自己看起来更具贵族气质,不过一张圆圆胖胖的脸,再怎么修整胡须也给人一种市侩之感。虽然长得不如父辈们文质彬彬,不过在玩弄心机和政见上,他和他爹真是一丘之貉,打不散的亲父子。

    见赵胜出言谨慎,他咧嘴笑道:“王叔也忒小心了,当今王上是您的侄子,族中旧规,若是大王有何不当言行,王叔是可以申斥的。”

    赵胜闻言微微皱眉,赵商这番话究竟是何意?过去太后施新政,他祖父和父亲就是反对的急先锋,祖父赵据被武烈太后打得半死,抬回家就咽了气。从此他父亲赵郝就与太后明中暗中作对,也算他有本事,加之太后惜羽翼,竟然活了这么多年。武烈太后一死,最开心的人自然是赵郝,不过他近来益不满足,煽动贵族们在朝议中主张废除新政。赵王一直没松口,双方一直僵持着。

    当年新政的推行,赵胜自己不是没有反对过,不过眼见新政施行以来赵国国力益强盛,国库充盈,他私心也渐渐觉得变法于国有利。毕竟他做过相邦,赵国多年征伐,国库早已是空空如也,且税赋收取一直不如人意,而今不过才几年的功夫,赵国已经实力大增,除却军事上的掠夺,焉能不说是新政的功效?所以他的心也渐渐偏向于继续实施新政。当然,这些话他不会告诉旁人,不过贵族们想要借用他王叔的份压制赵王恐怕是不行了。

    商偷偷打量赵胜神色,见他不说话,也没有再往下说,只道:“大王即位以来从未因女色而耽误政事,丛台也无甚赏心之景,如今大王却突然流连忘返,王叔难道不觉蹊跷吗?”

    赵胜虽不喜欢商说话的语气,但他的分析却不无道理。赵王义一向勤勉,与他父亲大有不同,即位以来从未去过都城附近的野台和丛台,而最近却频繁离宫,这一次更是在那住了好些子,虽说并无不可,但到底不太寻常。难道真是丛台出现了什么国色天香的美女绊住了年轻君王的脚步?

    赵郝作为主人,周围的一切都格外留心。他儿子对赵胜所说的话他也听得明白,见赵胜也有些疑惑,立即道:“王弟在想什么呢?”

    赵胜抬头微微一笑打算饮酒作为掩饰,不将此话题摊开来说,孰料旁边赵商已是插道:“父亲,儿子正与王叔说起一件怪事。”

    “哦?何事?”赵郝故作惊讶。

    “儿子前些子曾听人说起,三国已平,赵国丛台尽藏天下之美。当时儿子还不信,觉得那人不过是夸大之言,燕、楚、魏的美女都是出了名的,缘何天下之美尽归赵国?如今儿子倒是不得不信了。”

    赵郝捻须道:“何出此言呐。”

    赵商笑得腮帮上的直颤道:“过去宫中佳丽不少,可大王从不偏宠,为何现在镇流连丛台?听闻此处收纳了各国来的妃嫔美人,想来必是有几个能让大王上心。”

    “胡闹,大王虽然是你族弟,但怎可妄议!”赵郝嘴上虽然斥责自己的儿子,但神色言语间远没有责怪的意思。

    果然,赵商看着父亲笑道:“大王宽和,我作为弟弟的即便说一两句想必他也不会怪罪。何况……”他转眼看向赵胜,“何况族中的旧规,但凡国君有失,老贵族们也需在旁提点,以免大王失道。”

    “唔,虽然的竖子之言,但也不是全无道理。”赵郝望着赵胜,花白的胡须衬着一张惯于算计的脸道:“张禄一事还未见下文,相邦之位空悬,如今大王耽于丛台多,沉湎酒色而无人劝诫,国事无人打理,这可如何是好?你我虽同是大王叔辈,但我是族叔,到底隔着一层,说话不如平原君亲近管用。”

    赵郝一副老朽不中用的样子,赵胜虽觉得他有些别有用心,但到底不好拒绝,只得道:“兄长也是好心,既是如此说来,本君少不得忝着脸劝上几句,只是大王年岁也不小,本君的话能否管用,就不得而知了。”

    赵郝笑称善,酒宴结束后又亲自送了赵胜上了马车。只是转回府时,脸上的笑容尽皆褪去,口中暗骂一声“老狐狸”。赵商见状纳闷道:“父亲缘何发怒?那赵胜不是如父亲所愿应承下了要去劝诫大王?”

    赵郝着脸道:“他哪里是真心实意要劝,分明是不想淌这趟浑水以免有损他的贤名。刚刚应承之言不过是敷衍,他不会下工夫去劝。”

    “那大王岂不是要继续躲在丛台?那废除新政、废黜张禄的事怎么办?”赵王不在朝中他们便不能私议此事,谁料赵王腿快,溜去了丛台。一群老贵族想与他争执吵闹此刻也找不到人,总不能追去丛台,只好等人回来,却不料赵王到了丛台一副打算长住不走的样子,丝毫没有回宫的打算,急坏了这些贵族。他们一边拼命打探丛台的消息,一边想尽办法把赵王弄回宫。赵郝觉得赵王向来温和,惜名声,如果能从道义上抓住把柄,再让贵族中最有威望的人劝谏一二,便能达成目的。

    而无论份还是名望上都能达到这个要求的,放眼满朝,也只剩下平原君赵胜了,他是先王的亲弟,当过相邦,门下舍人三千,素有贤名。只要他肯站在他们一边,必能省去他不少力气。

    不过赵胜本人似乎不太愿意被当枪使。这点让赵郝很不高兴。

    “父亲,义不过是手握兵权,又有韩守、孔平侍奉,所以才能看住朝廷内外,我们也不是毫无对策。上次宫变儿子也算看出来了,手中有兵,心里才能不慌,我们家中虽有私兵却不过上千之数,根本无法与朝廷抗衡,一旦大王责难,我们只能为人鱼。”赵商一番话说得狠戾,甚至直呼赵王之名。

    赵郝看见儿子如此练达老成,也是十分欣慰道:“你能洞察这些,很是不易了。”

    “叔叔奢不是曾在军中供职,何不让他与我们联合起来?”

    “休要提他!”赵郝突然怒道,“家门不幸,出了他这样的叛逆之徒,当初他被武烈太后百般践踏排挤时,是我出面求赵王为他的起复铺路,可恨他转眼忘得一干二净,竟然安心跟在太后那妖妇边为她鞍前马后打天下。幸而那妖妇已死,如今他不得王上重用,在军中已无实权,真是天报,婢生的孩子果然上不得台面!”

    赵商只道这个族叔是庶出,不被家族喜欢,却不知当中还有这样的由,也是愤慨道:“那便是他自找的了。”说完又笑,“父亲与王奂、范矩不是交好么,昔年他们也是统帅一军的主将,又被武烈太后弃用,始终郁郁不得志,而今王奂虽已病死,但范矩还在,仍有军职,何不与他联合,还可掌控一部分军队?”赵商说得兴奋,范矩曾因战败被武烈太后罢职,后来始终得不到重用,饱受排挤,心中必有怨愤,只要他们一说,定然会同意入伙。

    赵郝颔首道:“吾儿思虑周全,丛台那边的打探一不可放松。不过一切还需小心行事,孔平和韩守,哪一个都不是好相与的,尤其是孔平,当年我在他师父王阿龙手下吃了多少闷亏,你可不能小觑。”

    “父亲说的极是。”

    父子二人相谈甚欢,一旁的树杈上落下点点白色的海棠花瓣,带着淡淡的香气。

    赵奢这在军营有些魂不守舍,其实自太后薨逝后,他心中一直有种不敢置信的感觉,他不敢相信那样坚韧的女子会突然死去,何况她容颜不老,和初相识时一样。

    她是死在一场宫变之后,他和蔺羊、褒成、乐乘统统被调离都城,原本以为有张绪、庞援、莫资的守护,一切可以安然无恙,却不料这三人早已暗中对赵王宣誓效忠。于是这样的死亡显得太过蹊跷。也许是见惯了这个女子太多聪慧、强悍的一面,赵奢相信,蔺羊、褒成、乐乘他们也同自己一样,不相信太后已死,至少他们没有亲眼见到。

    她是突然来到这世上的,她的一切他清楚又不清楚,只是有时他会想,这样的女子定是仙人,否则她怎么可能有不老的容颜,还有令他魂牵梦绕的一颦一笑。

    今他收到了狼军递来的密信,他们都还活着,并且查到了太后的消息。

    她没死!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