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摊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眉 书名:太后,别来无恙
    赵义对于自己会有心疼的感觉并不陌生,曾经她被掳秦国受尽苦楚时,他内心也曾备尝煎熬。她为另外一个男人肝肠寸断,泪落黄沙时他的占有更是让他满腹妒火。

    可这一切都过去了,最终将她赢到手的是他。

    赵义又向前移了一步,灯下的玉人唇红似血,白皙的皮肤在昏黄的光照下显得异常柔美。赵义黢黑的眼眸更加深不见底:“太后,别来无恙?”

    赵相如靠在上斜了他一眼,冷声道:“哼,大王的孝悌之心竟没被狗吞了,还记得老妇,当真教人意外。”

    赵义脸上毫无一丝惭愧之意,竟是笑道:“你是否真是太后,你我心中都有数。”

    声音不大的一句话,却震得赵相如愣在当场。她在沙场见惯生死,对于世事也是洞若观火,执掌军权多年,寻常事早已不能让她有丝毫惊愕,可是她并非赵太后魏姌一事从来都只有曾经的贴侍女小知晓,她只将消息出卖给过赵奢,再那之后她也诚心悔过,并一直被软在宫内。

    难道赵义知道了什么?

    赵相如的震惊已是掩藏不住,赵义眼睁睁看着她脸上露出的神,却又在数息之后恢复平静。

    “大王究竟想说什么?”是否是他的生母又如何?帝王家中最是无,即便是他生母,难道此时还能再迎她回宫,交还大权?赵相如不傻,权力让人迷恋,断没有费心得到又交出去的。虽然她可以对赵义的问题矢口否认,不过依赵王的样子看来他仿佛早已察觉她并非他生母。

    这些年的恨争斗已经让她无比疲累,从权力最高峰跌落的那一刻她便已经看开——世事无常,花开花落,即便是大权在握又怎样,不过也是这样一生罢了。将来的史书不过也就是一句话、一页纸,轻轻一揭,就是一个人整整一生。纵是帝王将相,他们的仇也终将湮没在黄土之中,再无人知晓。

    赵相如也不想再欺骗赵义,很淡然道:“我确实不是你母后。”

    赵义听完心中一震,虽然这些年,对于自己母后的事早有认知,但真正听当事人亲口承认,又是另外一番感觉。

    “你母后让姚嬴害死,她怜惜你年幼,希望我能代替她守护你。”赵相如没有将实和盘托出,只选了些能说的说与他听。她看向赵义的眼神带着淡淡的嘲讽,既是对他,也是对自己。“想来现在你年岁已经大了,翅膀硬了,自然无需再用到我。”

    赵相如的说法与赵义被托梦的景大体一致,赵义并非轻信之人,但心中说不上为什么立刻便信了。也许是因为那垂在消瘦肩膀上的长发太过无力,才引来他的怜惜和信任。总之这样神下说话的她有种穷途末路的无助和凄惶感,赵义看着心头一,不自觉又靠近了些。

    他喉结上下动了动,哽着声音问道:“那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赵相如只觉得他眼神诡异,她从未见过他有这样的眼神,口中却道:“我不过是个无端被卷入的人,而今又成了你的阶下之囚,姓甚名谁都已无足轻重。”他留下自己不杀究竟是为何?她不愿不明不白活着,故意道:“大王留我姓名,就不怕教贵族们发现?他们可是盼着我早下黄泉的。”

    年轻的国君沉默不语,赵相如心底微微诧异,抬头瞬间只见一个黑影俯压了下来,温的柔软紧紧贴着她的双唇,灼的气息扑面而来。她愣怔住,眼睛中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赵义这是在做什么?!

    赵义的臂力惊人,他单膝半顶在边,双手箍着下的人,用力汲取她口中的琼浆。这样的他绪忍耐了太久,终于在今天才得到释放。

    赵相如暗中使劲挣扎,却发现根本挣脱不开,口角微张便被他钻了空子将舌头伸了进去。倏地,赵义伸出左手托住她的后脑,右手拦腰抱住她,赵相如被迫子紧紧贴在他上,被吻得几乎气绝,赵义的唇舌柔韧而极具占有,放肆地在她口中侵略。

    赵相如虽气,但是体也着实起了反应,尤其是赵义的双手并不老实,在她上四处撩拨。赵相如前起伏越来越大,眼中也渐渐迷离起来。赵义也是动,虽然多年前曾经与她共赴巫山,但也是趁她酒醉时借助了红丸的功效,她并不知。今若是能两厢愿,岂不更好?

    赵义想着眼下她已经一无所有,若要存活,锦衣玉食,自然只能依傍于他。想着便得意起来,又见下人鬓云乱洒、占尽风流,子宛如一潭水,任君采撷,心中警惕大大降低,松开一只手便要往赵相如衣内探去。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就连在室门外伺候的常乐都听见了,不一缩脖子,把头埋得更低。

    赵义的眼中蓄满了暴风雨,深黑一片。脸颊上清晰地五指印,昭示着他刚刚遭受的待遇。赵相如明白自己已经失去了太后的份,却也不怕他,杏眸怒睁呵斥道:“我虽不是你亲母,却也抚养了你二十年,自问从无亏待于你,你竟存着这般觊觎之心羞辱我!我这一巴掌是替你母后打你,当真是禽兽不如的东西!”

    赵相如气势不减,赵义心中也是怒火翻腾,从没有人敢对他动手,而她刚才动的模样都是装出来骗他的!

    赵义捏着她的下巴郁道:“先妣武烈太后已随父王葬入王陵,你并非是我母后,以后也不许再提她!“冷哼一声又道:“这天下之大,寡人要的从没有得不到的,你只管抗拒便是了。”说罢拂袖而去。

    常乐听见里面的动静,知道赵王出来了,急忙跟上。知道赵王没能尽兴反被惹恼,只好尽量降低存在感,小心伺候。

    赵义大步流星,显然是极度愤怒。他没想到费尽心力剪除了她的羽翼,她竟然还要反抗他。而他也是瞎了眼,后宫那么多美艳女子都对他温柔顺从,却偏偏看中她!

    赵相如听到刚才赵义撂下的话,知道他并非一时见色起意,恐怕是眷恋了不少时,心中怔然。没想到他留自己一命不是为了利用,也不是因为心存仁慈,而是贪恋她的姿容,此事一时半会儿不会善了。

    空气中似还留有赵义中常熏的芝兰香,这气味素她觉得很好闻,而今却像是一根白绫,缠绕在她的颈间,越勒越紧,让她难以呼吸。赵相如眼下也觉得有些无措,对于赵义突然表达出的感她自然觉得怪异,虽然他们并非真母子,但毕竟以母子相称共处了二十年,她是一点点看着他从少年步入中年,从太子成为最强诸侯国的国君。若说她对他没有一丝谊,必然是假的,可这些都是母子亲,她从未想过自己被一个做“儿子”的如此觊觎。

    被这一惊,她直到后半夜才睡下。只是这宫墙内的长夜漫漫,她不知这会不会只是无边冷寂的开始。

    由于之前发生的宫变,王宫内的大批侍人宫女被杀,韩守以整肃内宫的名义将宫女和内侍都遣散,重选了一批入宫,只留了些做粗活的奴隶未动。而原先后宫的女子在宫变前被送去丛台,回程时都莫名死在了半道上。此事被赵王压下,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死因,除了楚魏燕三国,赵王派了使者前往解释了几句外,其他已经亡国女子的生死根本无人问津。

    眼下赵国势大,只要国与国的关系一切正常,不过几个女子死了,根本不会有人拿这种小事做文章。所以派去的使者不仅没有受到责难,反而各国都还相继送来美女,大家都还想与赵国维系良好的关系。

    “大王,宫内举凡见过姑娘的都已尽皆处死。”韩守穿着乌衣,作为赵义最器重的臣子,现在他的职务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卫尉,北郊大营的士兵有一半归他统领。昔风光的后党如蔺羊、褒成、乐乘等人都已被削权,一朝天子一朝臣,就是这个道理。

    “没有疏漏了?”赵义那天从丛台败兴而归,回来后却依旧是抓紧清剿王宫,赵惠文王驾崩后,王宫都是由太后打理,她安插了多少眼线、人手,并没有人知晓,这些眼下虽然翻不起大风浪,但没有哪个国君眼皮下能容得了沙子。何况他想着的,终究是让她名正言顺入后宫,于是见过她的人,势必一个都不能留。

    韩守做事一向谨慎,赵王的问话他没有立即回答,反而看了一眼赵王边的常乐,道:“除了大王边的人,再没有疏漏了。”

    这话一说,赵义也转眼扫向常乐。当年的小宦官如今已十分老练,当即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大王,奴婢忠心耿耿,还请大王留下奴婢一命。”

重要声明:小说《太后,别来无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