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嫁祸嫁祸再嫁祸(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梦笑三千 书名:九生咒
    “无稽之谈,你怎知这就是陷害,说不定是你二人为掩人耳目,故意为之。”夜冷冷地看了陆雄一眼,没有辩解,只是用别有深意地目光盯着刘判官。

    “带更夫过来审问!”刘判官一挥手,对青衣小厮道。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当夜打更的更夫被带了进来。

    更夫一粗布白衣,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大人饶命,大人我什么都不知道,大人饶命。”寻常百姓对衙门总有一些忌惮的。“闭嘴!昨尔在打更之时,可有发现卢神医的府邸什么异状?”更夫想了想,突然察觉到一道冰冷残忍的目光向他,更夫浑一抖,不敢抬头探究,颤声道:“昨夜…昨夜,我打更之时,看到卢府依旧…灯火通明,在我吆喝完后……”更夫双眼一闭,脸色更是苍白得吓人。蓝辉没有那个耐,大喝:“有什么事本少给你担着,你但说无妨!”

    更夫连忙道:“几个青影从府内窜出,我心道是厉鬼就紧忙离开了。”

    “那又能如何?这几个青影分明就是你们二人。”宋元芳义正言辞,伸出手直指蓝辉。

    “那么你是几时发现青影的?”

    “回大人,大概…是子时。”

    如果是子时就很好办了,夜毫无起伏地说:“我子时曾找客栈小二要水。”

    蓝辉冷笑:“城主大人,虽然没有人证明本少不在场,但是城主大人如果您府的守卫没有差之致的话,本少自当是在城主府的。”

    刘判官松了一口气,宋元芳一脸不甘。

    城主一脸霾,挥挥手,对刘判官说道:“本城主累了,你自行解决吧!”陆雄揉揉太阳,被小厮搀扶着离开了。

    “既然不关本少与夜的事,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夜与蓝辉离开了衙门。

    ——我是城主暴怒的分界线——

    话说,城主返回城主府后,怒气冲冲地奔向书房。

    “陆钱,你这个废物,你不是说计划已经万无一失了吗!”

    陆钱颤颤栗栗,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还不跪下!”陆雄一把抄起案前的茶壶向陆钱甩去。

    陆钱知道此时如果躲开,会遭到更严厉地处罚,便硬生生地挨着,头皮一片血模糊,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下。

    “来人。”“大人。”“去衙门告诉他们安老规矩来。”“是”

    “看来只能这样了……”陆雄喃喃自语。“大人,万万不可啊!这夜看起来实力不菲,咳咳,若…若要,只…只怕……”陆钱劝道“闭嘴!”陆雄一拍桌案,案上的茶杯也跟着抖了三抖。“她一介女流能有什么能耐。等到你这个废物成功,天下都毁灭了,哼!”

    “大人……”陆钱还想再说什么,但被陆雄挥挥手打断了。“自己去领罚吧。”陆钱心中叹息,回道:“是。”

    ——我是夜的分界线——

    蓝辉抓抓头发,沮丧地对夜说道:“这下可好,陆雄那个老不死害得我连解药都拿不到了。”“嗯,那就回去吧。”夜淡淡地说道。“回去?为了那个狐狸精,我爹才不会给我好果子吃!”

    “那你想怎么样?”“我就和你去游历。”

    这个麻烦看来是推不掉了。“随你便,我是不会照顾任何人的。”“没关系,你不用管我。”我管你的次数还少?夜腹讥。

    “我们去学院吧!皇城的海陵综合学院是我国最著名的学院。里面可以学习各种各样的技艺。”

    学院?夜从来没有体会过。“嗯。”算是答应了。

    于是二人踏向了去皇城的“求学”之路。求学?maybe。

    二人刚收拾好行装离开后,那案子就有了结果。

    案录上是这样说的:

    天下元诛八年泗月初三,卢甫原因遭人嫉恨被毒杀,凶手已归案,予以杀头之刑。

    不知这替死鬼是谁?还是另有蹊跷,但这就是结果,不会在历史上留下任何一笔。

    这就是事实,这就是“天下”。无论夜和蓝辉后来有没有知道这件事,我想他们都不会放在心上,因为这事与他们无关,不是吗?

重要声明:小说《九生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