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莫蓝公主?所有人都惊呆了!

    刘艳在松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有着了然,难怪小姐会说,不管什么况,只要保住夫人的命,就好,原来夫人还有如此尊贵份与权势,了然之后刘艳卸下所有的防备,乖巧的走到严蓝心边,细心的扶着严蓝心。

    那些影卫虽然不曾听闻莫蓝公主这号人,但是他们很清楚凤影代表的是谁,更知道这凤影的实力,当下自然不敢在上前了,只是总有那些个傻二货的。

    “公主?你们大燕好大的胆子,当我们大齐人都是吃干饭的吗?在我大齐京都还如此嚣张放肆,来人,快去通知京都虎啸营,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大齐的厉害”

    这一话一出,就是秋雨秋霜都忍不住腹诽,这个人的脑子里面都是草吗?而且这样的人居然还能当官,要是都是这样的草包,这大齐不亡都没天理。

    “看你这个样子,本宫还真就觉得,大齐的人都是吃干饭的”在大家都在腹诽的时候,圈外传来一声,低沉威严霸气外泄的声音,还有里面的怒火是那样的浓厚。

    “长公主到”随即又传来这样一声报名。

    “参见长公主,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所有人都跪地参拜,只有一人愣愣的看着那华贵大齐奢华典雅的马车上面的人,她嘴角都在哆嗦,满眼的不敢置信,喃喃低语的喊出让大家都惊骇的称呼。

    “娘”声音虽然低,可是却足够让在场的人都听清楚了。

    刘艳等人更是浑一颤,夫人叫长公主娘?天呐,只是为什么夫人会生活在那偏远的小山村,如果不是救下老爷,只怕这一生也不会出现在京都,不过这些都不是她们该关心的事,她们只要知道他们现在是彻底安全了就好。

    莫蝶舞在听到这一声娘后,也是浑一颤,看向严蓝心的眼神是那样的复杂,只是眼底的愧疚与心疼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蓝儿,过来”

    严蓝心脑子还是糊的,心也是乱的,她不知道这是梦境还是真实,她只是凭着潜意识中牵引,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近了,娘的样子越来越清晰,心里的恐惧和委屈慢慢的涌上心头,哭着跑了过去“娘”

    “乖,不哭,有娘在,没有人敢欺负你了”莫蝶舞从来都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的子,单纯纯善,要不然也不会让她留在古镇那边,因为她不想她唯一的女儿也步上她的后尘,卷进皇家这深不见底的漩涡里面,抹掉她的善良与纯真,变得冷血无,甚至是被这漩涡吞噬,可是却没有想到,几十年过去了,她的蓝儿还是卷了进来,还是以这样让她骤不及防的方式出现。

    “娘,你是来带我走的吗?女儿虽然很想,可是女儿放不下清儿,清儿还那么小,她不能没有娘”哭了好久,严蓝心突然说出一句让莫蝶舞心惊的话,随后抬起严蓝心的头,看着她的眼睛,看着那双眼眸,莫蝶舞心猛然一紧,蓝儿这个样子,分明是··是··随即抬手,将严蓝心敲昏在自己的怀中,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眼中满是杀伐决断的狠厉,还有嗜血的寒芒。

    “赫连雄,将这些人都给本宫拿下,直接打入天牢,另外立刻传三部的尚书来觐见本宫,本宫倒要问问,本宫的女儿,先帝亲封的莫蓝公主,何时变成了大燕的细作,也将孙公国找来,本宫倒想问问,这江山究竟是莫家的,还是他孙家的,一个小小的巡城都尉,都能命令我皇家影卫,虎啸大营的将士”

    莫蝶舞几十年不曾出现,但是那一的威压却丝毫不减,甚至更胜往昔,让赫连雄都不敢侧目,低头恭敬领面,一挥手,凤卫等人在眨眼之间将所有人都收押到一起,直接朝天牢方向而去。

    对于那些军的收押,两旁小心观看的百姓都不在心里拍掌交好,一些年老的,看向长公主的眼中,都有些泪眼眶,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之光,当年大齐内忧外患,是长公主巾帼不让须眉的率军出征,不仅帮着先帝收复了那些作乱的小国部落,更是大错大燕和西番的锐气,而她手下的凤卫军更是让两国不敢在轻举妄动,对内帮着先帝以雷霆之势,斩佞安百姓。

    先帝感念长公主之功,不顾祖制,给长公主亲王待遇,权倾朝野之权,可是在长公主要下嫁云家大公主的时候,那大公子却抵死拒婚,且在边关私自成婚,长公主大受打击,一病不起,不过好在严太医精心调养,十多年后终于大好,也是这个时候才得以知晓,长公主早已下嫁严太医,还育有一女,先帝封为莫蓝公主,享皇家公主待遇,只是无人得见这为公主,没有想到却在今得见,还是以如此方式。

    知晓这一系列事的老人,都不在心中唏嘘。

    不一会三部尚书就到了,眼中虽然有些惊惧,可如果仔细看的话,眼底还有不屑,在他们看来,长公主几十年不管朝政,如今早已是强弩之末,今这一切不过是虚张声势,谁不知道如今孙家如中天,就算这是有些麻烦,不过有孙国公和孙贵妃在,他们一点都不担心。

    “微臣参见长公主,长公主万福”

    “万福?本宫不敢当,本宫叫你等前来,只是想要看看,只是想问问莫蓝公主一事”莫蝶舞那看幽深无波却威压无比的眸子轻轻扫过三部的尚书,淡淡的道了一句。

    然就是这样轻轻淡淡的态度与话语,使得三人浑一颤,还有那浑然天成迫人的霸气威压更是让他们脸色也渐渐惨白了起来。

    “长公主明鉴,我家二夫人从古镇到京都,几年来,除了必要的宴会从不曾踏出将军府一步,除了将军府和京都个夫人,二夫人从不曾与陌生人接触,我家夫人是被冤枉,请长公主做主”这个时候刘艳突兀的声音,在城南大街响起,让附近的百姓都听得一清二楚。

    不得不说刘艳是聪明的,她此刻没有喊严蓝心公主,而是二夫人,就是把沐天云在民间的声望也拉了进来,沐天云虽然回京的时间不长,但是因为他的到来,给人心惶惶的大齐和京都也是带来了希望的,所以此刻百姓心中自然就有了想法,一些百姓已经喊出声了,让长公主明查,不能冤枉了莫蓝公主。

    莫蝶舞深深看了刘艳一眼,这个丫头看着倒是个不错的,不仅够忠心,脑子还机灵。

    “来人,立刻给本宫去查,本宫今就应各位百姓之请,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本宫也在此表明,要是莫蓝公主真做出通敌叛国之事,本宫必定也饶不了她,但,要是有人害我儿,本宫必灭其九族,给本宫的蓝儿一个交代,复我皇室威严”站起来,大手一挥,四个黑衣劲装男子从天而降,领命之后大步的离开,众人看着这一幕,好似看到了昔的女将军,指点江山的画面。

    炎炎烈,炙烤着大地,但是这里的人却没有一个人离开,反而多了很多人,太后还未到长公主府听闻这件事就和皇后转道来了这里,还通知了皇帝,太后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件事或许会是一个转机,于是立刻派了人去通知皇帝,所以一会之后不仅孙家家主,孙老国公和孙家一众男人都到了,二皇子和五皇子到了,皇帝也到了,皇帝到了,自然一些大臣也都闻讯赶了过来。

    这城南街,此刻成了一个露天的公堂,然长公主却从说了那一番话之后,就躺在了马车上,再无言语,就是太后和皇帝来了,也没有丝毫反应,可是却无一人敢言语什么?包括皇帝,因为他看着长公主附近的凤卫,还有之前发生的种种,让他猛然想起一件被他和太后遗忘和忽略的事,那就是先帝留下的遗旨和尚方宝剑。

    也才惊觉当年皇姑对他是多么的宽容与忍让,让他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无知与失败,虽然这个事实让为帝王的他难以接受,但是事实就是如此,由不得他不面对,如果不面对,那他将面临的就是被他人拉下马,与其让那些人拉下去,还不如一家人关起们来说。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之前离开的四个人终于回来了,而且还带着一大帮子的人,这些人一个个都面如死灰,刘艳看着其中的一个人,又惊又怒,眼中满是嗜血的杀意。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