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刘艳几人带着严蓝心,只差几步就到城南铁铺,却被从天而降的皇家影卫给拦住了脚步,刘艳在来京都之后就暗中查探过京都的各种势力,所以她认出了这些人是二皇子手下的人,她也没有想到那个以温润亲和现世的二皇子,如今却不顾多年营造的名声,在大街上就要对夫人下杀手?

    秋雨秋霜面对这些人,心下很是担忧,但他们不是担忧他们自己的处境,而是他们边严蓝心,只要让夫人平安,哪怕要她们付出命的代价也无惧,但是他们怕的是,就算他们拼死还是不能护住夫人,要真是这样他们就是死了,也没有面目去面对他们的小姐。

    突然的阵仗让街道两旁的行人吓得四处逃窜,一些商铺也将大门赶紧关上,躲在门后面偷偷的观望,不过也有些大胆的,比如那不远处的一家铁铺,里面的掌柜的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就继续自己手中的事,里面的伙计更是看都不看一眼,刘艳虽然与这些黑衣人对持,但是却也时刻关注这铁铺那些人的态度,所以在见到那个掌柜的摸样,就知道这里面确实如小姐说的一般,不会简单的。

    再说现在这样的况,她们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个铁铺了。

    给秋霜秋雨递过一个眼神,随即突然飞而起,朝皇家影卫直而去,只是手上的一个运劲,一个荷包从手中以雷霆之势,直那掌柜而去,掌柜察觉到有力道直而来,正要打出一掌,就看到那荷包上面的图案,黑眸一紧,一个飞将荷包接到手里,快速的将荷包打开,没有人发现他拿着荷包的手都在抖。

    荷包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纸张,可是上面的内容,却让老掌柜彻底变色,看向不远处的的打斗场面,黑眸深邃且犀利,尽管还有些不确定,却也当机立断的朝边已经凑上来的伙计,耳语了几句,那伙计听闻,立刻朝后院走去,只是在到后院之后,脚尖一点,立刻消失在铁铺,朝城中一个威严大气的府邸而去。

    而这边老掌柜也召集了铺子的伙计,朝那场中的几位女子而去,此刻他们上的煞气与森冷,就好似战场上的将军一般,再也不是丢在人堆里面都不被人记住的老人家与小伙计。

    他们真的来了,刘艳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也慢慢的退回到严蓝心她们三人边,老掌柜等人的加入,让皇家的影卫一个怔愣,也越加的绷紧了神经,老掌柜本来还有些不确定,可是在看到刘艳边的严蓝心之后,眸光就被定住了,这·这·“蓝儿··”

    这一天一夜的经历,彻底颠覆了严蓝心的所有认知也越过了她的心里承受底线,所以此刻的她是呆呆的,愣愣,麻木的看着这一切,这时突然听见这满是惊讶与疼惜的喊声,她木木的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老掌柜的看着毫无神采呆呆的严蓝心,心下一跳,心脏也有着瞬间的紧缩,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蓝儿会出现在京都,而且还被皇家影卫追杀?还变成了这幅摸样?

    “蓝儿,我是小时候你见过的赫连叔叔,还记得吗?”温暖慈的声音,不厌其烦的问着同样的话,一会之后严蓝心的眼神终于有了神采“赫连叔叔,你是赫连叔叔?”

    “对,是赫连叔叔,有叔叔在,没有人可以欺负你,别怕”终于是安抚好了严蓝心,赫连雄上前一步,看向打斗的人群的眼神,冷厉森寒嗜血,从怀中拿出一个物件高举,大呵一声“都给我住手”地动山摇的狮子吼,将所有人都震慑当场。

    影卫的首领在看到那个物件之后,体猛然一僵,这个令牌别人不懂,他却清楚明白到让他敬畏,只是她不明白,为何这个人会为这将军府二夫人而暴露隐藏的份,而且还亮出了这个令牌,可是现在他必须让人停手,要是真的与他们对上,或者是惹恼了着背后的人,只怕不仅他承受不了这后果,就算是娘娘和二皇子都同样承受不了。

    “属下是奉二皇子之命捉拿别国细作,还请尊上放行”

    “别国细作?你说她?”赫连雄听到这几个字,不由得满目惊愕,指着严蓝心问道,心中的怒火也熊熊升起,可是他却也明白,这件事只有主子能够处理了,好在他刚才已经派人送信去了,估计主子也快到了。

    “是的,刑部户部与大理寺三部,早已查清这将军府二夫人,乃大燕细作”

    将军府二夫人?这个人他自然有所听闻,只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少主居然来了京都多年,而他们却丝毫不知,在联想起前些子的传闻,赫连雄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些人真是好大的胆子?

    赫连雄的沉默,那首领以为他是将他的话给听进去了,于是再次挥手,准备去捉拿严蓝心,就在一个影卫快要接近严蓝心的时候,赫连雄回神,一个掠过去,一掌就将那影卫打得飞出一丈,吐血倒地,生死不明。

    “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阻拦朝廷捉拿要犯,来人,将这些同党一并拿下,打入天牢”那首领一看这阵势,就知道今天势必带不走这个人了,可是他想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阻拦他们抓人,正想要问,后就传来这一声嚣张且不知死活的声音,惊得他呆愣当场。

    “朝廷要犯,打入天牢?呵呵··恕本将军多问一句,这里可是大齐京都,这皇家可是姓莫?难不成本将军十几年不问世事,这皇家改姓了,本将军却还浑然不知?”赫连雄怒极反笑,测测的调笑,这个人他在京都多年怎会不知,这孙家的心思可是越来越不加以掩饰了,不过这次也注定了他们的下场。

    这几句话让那首领冷汗直流,心肝儿直跳,直觉今天要出大事了。

    “将军?你是哪朝的将军,居然敢冒充朝廷命官,罪加一等,来人将人给本少爷拿下,还有那个通敌的细作,杀无赦”一个满脸嚣张无畏,目中无人,却又脚步虚浮的男人走上前,对着那些影卫和后的军下令。

    “放肆,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可知她是谁?”赫连雄和那些伙计上前,半围在严蓝心的周围,目露冷光的扫向那些影卫和军。

    “本少爷管她是谁,来人都给我拿下”

    “凤影护驾”赫连雄真的气得口都疼了起来,挥手大喊一声,在刚才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他们的人到了。

    “属下参见莫蓝公主,救驾来迟,还请公主恕罪”声音一落,几十个着劲装的青衣男子从天而降,齐刷刷的跪倒在严蓝心的面前,恭敬的行礼请罪。

    莫蓝公主?所有人都惊呆了!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