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故人相救

    高手对决,飞沙走石,罗轻旋对战这个男子,虽然吃力,却也保持了势均力敌,只是罗轻旋知道,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败下阵来,自己年纪小又为女儿,体力自然比不了成年人,何况这个人还是一个男人,要是想要取胜,那就必须速战速决,要么就是将这个男子,引开,至于那些黑衣人,那三个丫头足以应付了。

    想到就做,罗轻旋慢慢将脚步朝来时的路上往回退,不知过了多久,男子在发现自己看不到自己属下的人的时候,终于发现了。

    “没想到你这个丫头,居然调虎离山,你以为将我引开,就没事了?”话虽然冷,却没有丝毫介意,本来他就是过来凑闹的,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使得他费那么大的劲,设下那么一个局,本来在知道是为了一个女人的时候,他一点兴趣都没了,正打算走,就看到了那个信号,不过来看一下,这一看居然发现这么个有趣的小丫头。

    “少废话,想要回去抓人,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过去”罗轻旋却没有心跟他啰嗦,她现在心里乱成了一团麻,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不能让这个人回去。

    “你只要告诉我,你提升内力的方法,我救放你一条生路”这个才是他唯一赶兴趣的。

    “做梦”虽然不懂他说的什么意思?但是却毫不犹豫的拒绝。

    “敬酒不吃吃罚酒!”本来还想饶这个小丫头一命,可是这丫头不识好歹就怪不得他了,再说这个丫头要是再过几年,自己都不会是对手,他又怎么会将自己潜在的敌人留在世上呢,再次出手,狠辣毒,招招夺命,这个时候罗轻旋才知道,这个人一直都没有尽全力,为的就是那个什么提升内力的方法,想要将自己活捉。

    不到五十招,罗轻旋就败下了阵来,被男子一掌打在了肩胛骨上这还是罗轻旋子灵巧,躲避得快,要不然哪一掌就直接打在了罗轻旋的口。

    “在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那那个方法换你一命”男子最后还是受不住那个方法的惑,再次跟罗轻旋道。

    “我不知道”这次罗轻旋说的是真话,因为她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死,她还有大仇未报,所以她不想也不能死,可是他说的那个什么方法她是真的不知道,然内心深处又明白这个人得不到答案是不会放过自己的,所以脑子也快速的在想逃生的办法。

    可是扫了一眼四周,这里荒无人烟,想要求救也不可能,跑吗?对了,俊杰哥说过,她们几个的轻功在江湖上都少有敌手,赌一把,要是输了,那就是天要亡她。

    打定主意,罗轻旋脚尖一点,快速的朝官道那边跑,他从这个男子的穿着看出,这个人必定不是大齐国人,而这里是京都附近,这官道上应该会不时有人经过的,这个人还不会如此胆大到明目张胆的杀人吧,罗轻旋只能自我安慰的想着。

    不过不管怎么样,她也没有退路,只能往前跑。

    “想跑?”男子看着罗轻旋快速后退的影,眉头一挑,心想,我的猎物想跑,可没这么容易。

    “主子,你怎么样”一辆马车上面,传出一声担忧的声音。

    “还行”中间半躺着的少年,面色微微发白,淡淡的说道,看着自己的双腿的时候,双目中满是黯然,还有浓浓的不甘和怨愤。

    “黒木,你说的这个人真的能够医治表弟吗?还有根据探子的消息,两年前在锦州曾经出现过这种接骨术,你确定那人在大齐京都?”一边的一个男子,看着少年的样子,眉头紧蹙,眼中的担忧之色浓郁,不朝一边极力要他们前往大齐京都的人。

    “表少爷,这个人曾让残了十年的沐将军,再次站了起来,而属下建议到大齐京都,是因为那个人在京都有很重要的人,且这个人最近有麻烦,所以这个人一定会到京都来的”黒木心里有些苦涩,毕竟出尔反尔不是大丈夫所为,可是为了主子,他没有办法,只要她能够救得了主子,就是要他以死谢罪,都行。

    “你认识?那你为何不去请来,还让表弟千里迢迢的赶到这里来”男子从黒木的表中看出,这个人他必定认识,要不然不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这个人请不动,估计到时候还要主子表出份,才行,因为这个人与主子有过节”当初要不是主子的命令,他们救不会前往古家村,虽然曾赚了一个人,可是后来也··再说两年前她也··

    “有过节?”男子诧异的看了一眼边的少年,可是少年此刻却没有了反应,整个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主子,有杀气”正当黒木在为难要如何解说的时候,外面的侍卫大喊了起来,黒木二话不说就跳出马车,神戒备的四处张望,正好看到左边的时候,一个浅蓝色影,快速的朝他们而来,手下运气,准备给人致命一击。

    罗轻旋一路飞驰,在看到马车和护卫的时候,想着这些人必定份尊贵,想要赌一把的时候,正好看到那张熟悉得刻在脑海里面的脸,心莫名的一松,嘴里也喊了出来“黒木叔叔”

    黒木衣袖下的手一抖,认识他?可是他仔细一看,却不记得自己何时见过,还有她那依赖又从何而来,正当他疑惑的时候,马车里面的男子也出来了,在看到那浅蓝影后面的人后,瞳孔一缩“鬼冢”

    黒木一愣,江湖上人人皆知,鬼冢生冷毒辣,且格乖张暴戾,从来都是杀人都不需要理由,只凭心

    “知晓我的大名?那就让开,本座只要那丫头”鬼冢极为嚣张的看着黒木一行人到,只是内心却也在考虑要不要暂时作罢,毕竟这个说话的人,武功也不低,他此刻只有一个人。

    “黒木叔叔”罗轻旋满眼含泪的看向黒木,她对当初在绝望时候看到的黒木,有着极深的依赖,虽然有些莫名,却也真实的存在着。

    “你是谁?”这个少女的依赖和称呼,让黒木莫名。

    “黒木叔叔,你不记得我了?古家村”黒木的话让罗轻旋一阵失落,在心里安慰,这么多年过去了,黒木叔叔不认识自己也不奇怪,于是将古家村说了出来。

    “你··你是当年的孩子中的一个”黒木一听古家村三个子,快速的上前,将罗轻旋拉到自己面前,那保护的姿态在明显不过。

    “恩,黒木叔叔,见到你真是太好了”罗轻旋说完这句话,两眼一黑,倒在了黒木的怀里,嘴角那安心的弧度,让黒木看得心中复杂。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