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惊惧,震动

    噗··

    “艳儿··”一直被刘艳护在后的严蓝心,看着猩红的血,惊喊一声,眼中倔强的泪也终于落了下来“不要再打了,我跟你们走,我跟你们走。”

    “夫人,不能,艳儿就是死也不能让夫人跟他们走,要不然小姐会生气的,夫人为了小姐,你一定要坚强”刘艳看到了严蓝心眼中的心疼,够了,照顾和保护夫人本是她的责任与任务,可是这段时间在夫人边,她却感受到了从未感受到的母,所以就算她死,也会等和这些人同归于尽之后,看着夫人平安之后才会死。

    “小姐?你是说,你是·是清儿··”严蓝心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刘艳点点头“艳儿是小姐送到夫人边的,为的就是保护夫人安全”

    说完话,刘艳脸上越加的极森冷,周弥漫着漫天的杀意,强大的杀气,让另一边大道上的人都感觉到一阵心惊,好强的杀气,这种毁天灭地同归于尽的杀气,是她,罗轻旋从未见识过的,究竟是什么人,她不踏着马偏过去,只是这一看,却让她浑的血液瞬间凝结。

    “蓝姨?”那个是蓝姨,虽然衣着和气质不一样了,可是对于曾经悉心照顾过她的那张脸,她却不会忘记,她怎么会在这里,还有那些黑衣人是怎么回事?

    所有的事都容不得她多想,人已经飞而去了,这边秋霜,秋雨,见罗轻旋这突兀的行为,尽管不解却也飞跟了上去,他们当初跟着秀儿小姐离开去商州,就是接了小姐的命令,保护三姑娘的。

    可是上去一看,才惊得他们手脚都哆嗦了起来。

    “艳儿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秋霜,秋雨你们来了,真是太好了,快保护夫人离开,还有带着这个到城南铁铺,要快”看到曾经一起训练的小姐妹,刘艳的心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从脖子上取下荷包递了过去。

    “你们一个也别想走”黑衣人看着多出来几个丫头,而且看样子武功都不错,那双冷的双眸越加的极,且从衣袖中放出一个信号,罗轻旋看到他这个动作,那双带着爽朗精明的双眸,也染上了暗沉的杀气“就凭你们,做梦”

    罗轻旋没有随携带兵器的习惯,一个旋转旋踢,将一个黑衣人踢飞,在一个腾空,将那黑衣人手中的剑夺走,惊鸿一现,剑气翻飞,只见她的周被一团白光围绕,强大的气流,让她周的黑衣人,口一闷,一口猩红喷了出来,可是这还只是开始,罗轻旋剑锋一转,好似无数把剑一般,朝黑衣人命脉而去,惊得黑衣人连忙运气抵挡,其内心的惊骇已经无法言语。

    这个丫头的内力好强,这样强的内力,没有个二三十年只怕都难以做到,她才十几岁,是怎么做到的?

    “好厉害的丫头,让本座来会一会”黑衣人少了过半,正当罗轻旋想要趁胜追击的时候,半空中传来一个冷冰却又带着邪肆的声音响起,让罗轻旋顺着声音望过去,只一眼罗轻旋只感觉掉进了冰窟窿,那寒气从脚底直串头顶,这个人浑上下,好似没有一丝温度,那双眼中更是平静的··好似他们这些人在他眼里,已经成了死人。

    可是偏偏那样的冰冷中,有带着一丝邪肆,这是怎样诡异的重合。

    然这个人并没有给罗轻旋太多的时间,话音一落,就飞直接朝罗轻旋攻击而来,虽是徒手,可是罗轻旋在恍然之间,在他的手上好似看到了点点亮光,发着刺骨寒心的森寒,他手中有暗器,有毒的心思和手段,罗轻旋虽然胆寒,却依旧无惧无畏的迎了上去,高手对决,强大的内力气流相撞,让一边的数目山石摇晃颤动了起来,在场的人都怔愣了一把,却又很快的回神,毕竟现在不是观摩的时候。

    刘艳被罗轻旋的手可惊住了,这个秋霜口中的三姑娘,武功手虽然比不上小姐,可是却同样让她望尘莫及,心里那慌乱不安的心,慢慢的沉淀了下来。

    “秋霜你留下帮助三姑娘,我和秋雨带着夫人先走”刘艳想着,现在已经到了小姐说的那个万不得已的时候了,要不是怕半夜里,那铺子没开门,她真的想昨夜就过去,还有就是怕卫门不分青红皂白就给夫人把罪名证实,毕竟这巡城卫的首领也不是别人,那是陈三公子,这陈三公子可是孙家的乘龙快婿,只要和孙家有一丁点关系的人,刘艳就不放心。

    “艳儿姐姐,我们为什么要··”救这位夫人?洛冰的真实份,只有边近的人才知道,所以像秋霜秋雨他们是不知道的,所以她很不解,为什么三姑娘和艳儿姐姐要这么护着这个夫人,一看那些黑衣人的架势,就知道来历不凡,他们这样会不会给小姐惹麻烦呀。

    只是秋雨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刘艳打断“秋雨,你只要知道,要是夫人有事,你我就是万死也不能赎罪”她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可是世遭遇却很相似,心中对洛冰的心都是一样的。

    秋雨还是有些不懂,但是秋霜却有些明白了,这个夫人必定与小姐有关联,要不然艳儿姐姐不会在这里,更让她侧目的是,她现在的主子,三姑娘的表现,三姑娘与小姐从小认识··脑中快速的闪过什么?惊得她脊背发凉,手中的招式凌厉了起来,眼中也染上了嗜杀。

    “秋雨,艳儿姐姐,你们快带着夫人走,这里有我们挡着”

    可是那个邪肆男子来的时候,同样带着一批黑衣人过来,他们想要离开,又谈何容易,刘艳虽然嘴上说先走,可是心里却很清楚,想要先走谈何容易,看这些人的样子,一看就是来接应的,她不敢想象,要是秋霜秋雨和那三姑娘没有偶然遇见,她和夫人的结局会是怎样。

    被三人保护在中间的严蓝心,看着满地的尸体,还有汇流成溪的猩红,脸色惨白,眼中满是惊惧,内心的震动已经到了无法言喻的地步,整个人都呆呆的,任由三人拉来扯去。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