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沐老爹自豪

    一行人顺利的回到了之前洛冰所在的山峰,沐天天看着面前的食物,还有这里的地形环境,对他的女儿有了再一次的认识,他闺女可真是天生的将才,对观察地形的精准,对行军对战时的绸缪都是如此的细致长远,想到这里,沐天云由心升起一股为人父的骄傲与自豪。

    只是现在都过去那么久了,清儿怎么还不回来?于是看向一边一直照顾着自己的丫头,问“丫头,清儿他们还不回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老爷您放心,公子不会有事的,您先吃点东西,只是东西有点冷了,您将就一下”现在这个时候是不能升火了,要不然他们之前他们背着东西都这么远路,都白走了。

    “那就好,这些吃的,你给清儿他们留一点,你也吃点吧”对于女儿边的丫头,沐天云也算是屋及乌了,再说他也想从他们的嘴里打听一些女儿这些年的事,当年不能救出闺女,让她受那么大的罪,这些年沐天云只要一想起这些,就内疚自责心疼得不行。

    “老爷,我不饿,还有您放心吃,这里可够咱们这些人吃几天的”因为秃鹰的估计错误,可是把她和竹青给累惨了,不过照现在这个形来看,倒是歪打正着了,只要她们不生火,就是在这个山峰躲到老爷的伤痊愈都没有问题,只是这些吃的,再多,也只够维持几天的。

    “那就好,那就好”沐天云连说两个好字,就接过竹菱递过来的山鸡吃了起来,虽然大燕在得知他们断粮之后送过吃的过来,可是沐天云等将军都没有接受,一直是靠着他们那少得可怜的干粮和附近的野菜维持着,要不然怎么会一个个一脸菜色呢。

    所以此刻吃到山鸡,沐天云也是大快朵颐了起来,一边的王将军,也是这行人中除了沐天云军衔最高的一人,也颇受沐天云的信任,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他的为人和格颇为正直心,要不然当时沐天云被袭且明知是陷阱却还是,他也不会带着他的人,前来救援,而被困了。

    他此刻看着沐天云那自豪骄傲的样子,爽朗的说笑到“沐将军您这闺女可真是尽得您的真传,虎父无犬女呀,要是我那小子能有你这闺女的一半,我都要要到庙里酬神了”王将军一说起自己那个整天之乎者也的儿子就头疼,说起来都要怪家里那婆娘,非把自己的儿子送进学堂,还不让学武,真是气死他了。

    “王将军说笑了,您那儿子满腹学识,知书达理,本将军是想都想来”虽说沐天云不重男轻女,可是也想有个儿子能够传自己的衣钵,再说了,她闺女以后嫁人,受欺负了也没有个娘家兄弟帮衬着,沐天云也担心呢。

    呃,王将军一噎,却也很快回过神来“沐将军,要是我有这么个闺女,就是给十个儿子也不换”这沐将军离家十,且这几年也一直无子嗣,毕竟儿子才是根本不是?他这么说好似有炫耀和嘲讽的嫌疑,于是只得打着哈哈的说了一句。

    “那是?这个闺女真心是我的骄傲”可是王将军没有想到的是,沐天云还真接了他这一句,而且没有一丝的不悦与虚假,可见他对这个闺女是真的疼到心尖上了,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他有这么一个闺女,他也一样,什么儿子的都靠边站。

    也在心里想着,这儿子是没指望了,是不是他也把心思放女儿上好了,恩,就这么办,这回要那死婆娘还拦着,他就揍她。

    “老爹,您什么时候成了王婆了”这个时候一到清凌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洛冰还真没有想到,一回来就听到他老爹这么一句话,只是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呀,好似洛父曾经也说过这么一句话,想起洛父,洛冰的眼中闪过一抹痛意,也不知道他们好不好。

    “公子您怎么了”突然的绪低落,且那么明显,让一向有些粗枝大叶的竹青都察觉了。

    “没事”洛冰摇摇头,想着既然已经回不去,那就好好珍惜现在,好好孝顺和照顾沐老爹他们,免得在造成心中的遗憾。

    “清儿,回来了,饿了吧,快过来吃点东西,爹爹把鸡腿给你留着呢”这个习惯是在古家村养成的,那时候沐老爹的腿刚接上,严蓝心隔三差五就到村里买母鸡炖上给沐老爹补体,可是沐老爹却总会把鸡腿留着,给每天要外出采药的洛冰。

    这样细心关孩子的好好父亲形象的沐天云,让一众士兵和亲卫都看傻了眼,这个还是他们的将军(少爷)?怎么从见到沐家大小姐之后,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仅常年的冷面有了笑容,就是那冷厉森严的声音就变得那么的柔和慈

    自然的接过沐老爹递过来的鸡腿就吃了起来,边吃还边说“老爹,这鸡腿给我吃了,您够吗?”

    “够了,爹爹也吃了一个呢,对了清儿,你的伤都好了吗?”洛冰的‘伤’在沐老爹心里就是一个死疙瘩,一碰就会痛。

    “老爹,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是有事的样子吗?现在倒是您比较严重的样子,等天亮之后,女儿给您看看”沐老爹的伤有多严重,洛冰怎么会不清楚,只是她很心酸的是,沐老爹为了不让她担心而强撑着没事的样子。

    “好”沐老爹知道自己没能瞒过女儿的眼睛,于是也就不装了,他这闺女的医术可是比蓝儿还要好呢。

    一想起严蓝心,沐老爹又担心的来了一句“清儿,你娘那里,真的没事吗?你可不要骗爹爹”

    洛冰的眼神暗了一下,说实在的,具体什么况她是不清楚,但是刘艳那里没有传过信来,就代表没有出什么大事,只是有了大燕这边的参合,小事只怕不会少了,可是这话她不能说“老爹,您闺女什么时候骗过您了”

    “好,有这句话,爹爹就放心了,辛苦清儿了”

    “老爹,您什么时候变成娘了,这么多愁善感的”洛冰有些无语的看着沐天云,不过却能够想象得到,沐府的那个女人,只怕把爹爹弄得心力交瘁了吧,要不然也不会远在这里,心里却一刻也不放心严蓝心。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