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竹云有些紧张的看着那个拿着笔发呆的人,想着小姐不会是后悔了吧,这可怎么好,她也知道她们的所求对于小姐来说有些强人所难,可是那多的百姓,她们真的于心不忍。

    洛冰本来想着写信到给那个人,但是在提笔的时候猛然惊觉,她要以什么份写这封信?还有以那个人的势力,只怕这件事早已传入了她的耳中了,那自己岂不是多此一举,而且还有可能暴露自己?那还是算了,在等等看吧。

    “公子,怎么了”竹韵忍不住的走上前,朝提笔又放下的人问。

    “你们都是闲吃萝卜淡心,天下江山是别人的江山,关我们什么事,我才不管”洛冰把笔一丢,就尽自离开了房间,不过在离开之前,又在添了一句“宅院应该已经收拾好了吧,今天就搬进去吧”

    “是”竹韵还想说什么,被竹云给阻止了,小姐刚才的样子,分明就是另有打算,更何况她心里很清楚,小姐是可能放着轻旋小姐他们不管的。

    洛冰因为心里有事,一个不察,差点就撞上了,刚要上楼的人“抱歉”还未看清人,洛冰自然的就道歉。

    是他,男子一听声音,就听出是那天自己无意听到的声音,抬头一看,正好看到洛冰的侧面,心下一凛,幽深无波的黑眸闪过一道幽深的光亮。

    “是在下不察,应在下说抱歉才是”

    抬头,洛冰一怔,美如冠玉,剑眉星目,鼻梁高,唇形绝美,脸庞白皙,菱角分明如鬼斧神工雕刻,这人要是在现代,只怕会是天王巨星的人物吧。

    “阁下应该有急事,那你先请”微微侧,让其先过。

    男子本想在多说什么,可是看洛冰一脸沉凝,而且他也看到楼上那人在给他打眼色,只得抬步离开,想着,想要结交,只要有心,总会有机会的。

    “来了”回到房间,看着好友,冷声道。

    “怎么了,怎么好像我坏你好事一样,可是我看着不像呀,还是说你本来是··”窗边站着的青衣男子,转过来,对着门口走进来的墨绿色影,戏谑的说道。

    “闭嘴,到底什么事,要我到这里来”虽然他这个好友看似没个正行,但他知道,没事他不会讲他约到这里来。

    “不说就不说,真是无趣”青衣男子扶了扶衣摆,走到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虽然依旧一副玩世不恭的摸样,可是双眸中却添了一抹凝重“瞿,这次孙家是要斩草除根了,孙家居然上奏将军府二夫人,是大燕细作,皇上已经下旨召沐将军回朝,只是··在前天,沐将军失踪了”

    “胡说八道”莫君瞿怒喝一声,气得口起伏不定,孙家真是越来越张狂了,难道他们真当着大齐是他们孙家的吗?“二弟和五弟他们难道也眼看着吗?要知道这次与大燕的战事不能没有沐将军?”

    “他们?呵呵,就算知道又如何,莫君炎能改变宫里那一位的决定?再说,沐将军手里的东西,让多少人势在必得”青衣男子满眼的不屑,还有点点的讽刺,停顿了一下之后再次开口道“你不也是眼睁睁看着”

    “你说呢”莫君瞿挑眉反问。

    这个反常的举动,看得青衣男子心下一动,他这是要出手?对于这个人,他可是了解的,要是他出手,那几个人还真是不够瞧,只是这个人对于那些事从不理会,哪怕他们将这大齐弄得乌烟瘴气,而他今天为了将军府的事特意将他找到这里来,就是看在他对将军府有几分特别的分上,而赌一把的,没有想到还真的赌对了。

    只要有了开始,要结束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

    “要是没事了,我先走了”

    别的事都可以不理会,但这件事牵扯到了将军府,他就是再不想牵扯到那些事,都必须插手这件事··

    “喂,你去哪里?”难道他又赌输了?

    “边境”本来不想说,可是这个人迟早都会知道,于是直接说了。

    “边境?”青衣男子那无懈可击的邪笑,僵住了,随后不可置信的重复了一句。可是他很肯定自己没有听错,他是真的说了去边境,去了那里就表示他插手了,看来他们的希望真的等到了。

    “如果不是连夜收到密旨要我去晋南赈灾,我就跟你一起去见识见识”

    “赈灾?不是说朝廷让地方官自行处理?为什么又突然让你去”莫君瞿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解的问。

    “这个我也不知,不过我对那个能够改变皇上决定的人,很是好奇”虽然心里有一个人选,却又觉得不可能,毕竟那个人有几十年不曾理过事了,特别是皇家的事,所以他自然就排除了,他却不知道这个人正是他觉得最不可能的人。

    “晋南那边发生了瘟疫,你这次去,最好带上太医”一说到瘟疫,莫君瞿豁然想起了什么?抬脚就朝外走去,站在二楼楼梯处,四处看了一下,看到坐在楼下喝茶的人,黑眸深处闪过一道喜色。

    “公子,不知在下可否坐下”

    洛冰皱了一下眉,最后还鬼使神差的点了头“有什么事吗?”这个客栈生意虽然不错,却还没有到座无虚席的地步,这个人特意坐这里,想必也是特意来找她的,只是她不知道这个人特意找她做什么?

    “你会医术?”莫君瞿见她直截了当,他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绕来绕去的,也不是他的专长与格。

    “恩··”洛冰诧异的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个人怎么知道的?

    “在下的兄长被派往晋南赈灾,在下担心··你上有淡淡的药香”总不能说,我偷听到了你们的话吧,莫君瞿有些汗颜的想着。

    这个借口虽然有些牵强,却也不是说不过去,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关她什么事“你担心和我会医术有关联吗?”

    莫君瞿一噎,也终于有些理解某些人的感受了,“在下也是病急乱投医,为兄长也是为晋南那千万百姓”他还记得她的丫头是以这个理由求她的,而她最后答应了,就表明她不是真的如她嘴上说的那样满不在乎。

    “老兄,你就算不会医也应该知道,望闻问切吧,我人在这里,就算会医也没辙,你也别说让我去的话,我这人很懒”洛冰随手转动这茶杯,那慵懒的样子好似在证明她的话。

    可是洛冰本着医者之心,好久才从腰间拿出一个玉坠,又追加了一句“你们拿着这个去商州赵记粮铺找一个林秀儿的人,会得到你们想要的”说完就起快步离开了,说好不多管闲事,为什么就是管不着自己这张嘴呢。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