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连的大雨,终于是放晴了,可是洛冰的脸色却比之前的天气还要沉,因为她收到消息,锦州往南的晋南在连着商州一带,出现大面积的洪灾,而且还出现了瘟疫,这还不算,前些子她就收到了属下的回报,说是林昊染病,秀儿冒雨赶过去的消息,现在看来林昊的病多半是瘟疫了吧,也不知道秀儿有没有办法。

    边境那边的战事也早已开展,如今的大齐还真是内忧外患了,倒不是她有多么的忧国忧民,而是这几件事都会牵扯到她边的人,真是让洛冰忍不住头疼,人不让她清净就算了,连这贼老天都这么的不让人好过,她想要清净悠闲些,怎么就那么难呢。

    “公子,怎么了,是在担心秀儿小姐她们?”一边的竹韵,看着洛冰双手撑着头,眉头紧皱的样子,忍不住上前询问到,跟在小姐边两年有多了,多少能够猜到小姐的一些心思的,在听到锦州往西南方向出现瘟疫,小姐怎么会不担心呢。

    “恩,也不知道秀儿有没有办法对付那个瘟疫,还有那一家子,哎”洛冰苦的叹息,她口中的那一家子,说道就是孙家,旧恨未除,又因当年的乌山事件,再添新恨,真是没玩没了的一家子,而她也真的没有想到陆家居然有女儿嫁到孙家,因为孙家的地位非凡,才让陆家留下了这个一根独苗,却也给他们带来无尽的麻烦。

    沐老爹那挂名的老婆,和那家子更是有扯不断的关联,那孙家的在外面给沐老爹找麻烦,这家里的这一位也是闹得家中不宁,并处处找严蓝心的碴,让洛冰几次怒从心来,几次想要拗断这吃饱没事干想找死的人的脖子,这不她这次不想再忍,既忍无可忍那无需在忍,这次不仅她上京了,她还要拉上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一起,上次的乌山事件教会她,斩草不除根风吹又生。

    “公子,秀儿小姐的医术可是尽得您的真传,一定会有办法的,至于那一家子,如今朝廷内忧外患,奴婢想一时之间她们应该不会有啥动作才是”竹韵听到那一家子,秀眉也蹙了起来,她本以为只有在乡下才会有那样死缠烂打不讲道理的人,没有那些满腹学识的富贵之人,也会这样。

    “朝廷内忧外患才更让人担心”要是平时洛冰还不想多说什么?可是今天她心里真是憋得不行。

    “公子,这话怎么说?”那边一直没有出声,安静做着绣活的竹云,听到这话也不出声了。

    “你们说朝廷如今这况,最需要的是什么?”竹云是她边几个丫头里面心思最为敏锐的一个,也是看问题看得最精准和透彻的一个,所以她故意反问了一句。

    “钱粮!”竹云手一抖,惊呼出声,随后拧眉想了一下,才站起来到洛冰的边,轻声道“公子,你这是在为商州那边担心?可是那边有杰少看着,上面想要得逞只怕也不容易!”竹云虽然没有和罗俊杰他们打过交道,但是对于他们的作为却并不陌生,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有如此成就的几人,会是那样的不堪一击,任人拿捏?她不相信。

    “是不容易,可却不是办不到!”对于那个昏庸的皇帝,洛冰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一个能够因为个人恩怨,而刺杀一国大将军,因为一时喜好而偏听偏信的人,她都替大齐担忧,想着要不要劝沐老爹远走他乡了,毕竟这样一个皇帝真的不值得,大不了连着他的责任一起带走好了。

    “公子,气死人了,我真想不明白那样的人,老爷为什么还要为其卖命,不如我们让老爷‘死’在战场,在把夫人带出来,管那些人死呀活的做什么?”竹青刚从外面回来,一脸怒容的道了一句。

    “公子面前胡说什么,还有你这丫头一脸要吃人的样子,外面又发生什么事了?”竹韵敲了一下竹青的头,轻声的呵斥了一句,随后问到。

    “公子你可知道,锦州,晋南,商州一带如此严重的洪灾,皇帝居然不打算拨粮赈济,说是边关战事吃紧,要先紧着东北边境的军粮,让地方官自行解决,那些地方官哪里会顾百姓的死活,那不是直接要百姓去死?”竹青义愤填膺的说着自己在外面听到的消息,气得脸色涨红。

    洛冰则是心脏一个紧缩,她好似已经看见那哀鸿遍野的场面了,嘴角浮现出一个凉薄且讽刺的笑容“你说得对呀,是不值得了,只是可怜了那些无辜的人”

    “公子,难道您真的要看着看些无辜的百姓受难?那得死多少人”竹云也忍不住心下一抖,忍不住的朝洛冰开口道。

    “竹云,你会不会对你家公子我看得太高了,这是我能够左右的事?”别说她没有这个本事,就是有,又关她什么事,别到时候又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公子,不是竹云看得太高,而是公子本就非凡,只要公子想,就没有做不到的,奴婢为那千万百姓恳求公子,救救他们吧,他们何其无辜。”仅两年多一点的时间,小姐就能够有如此的成就,且对朝中一切了如指掌,再加上那洞悉一切的睿智,让她知道,她家小姐绝非凡人,也让她明白,这世间之事,只要她家小姐想,就没有做不到的。

    看着面色诚恳跪在自己面前的竹云,洛冰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为什么这个丫头肯定她有救人的本事呀,再说这天下事本就是人家皇帝的事,皇帝都不管的事,让她管,她吃饱了没事干?好好的子不过,去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再说了那么大的事,她一个女人,要怎么管,真是的。

    “竹云,当我求你了好不,你家公子我,真的没有这个本事,你去外面找找,看有谁能够做到的,你去求他好不”

    “公子您从来不是心硬如铁的人,千万百姓的命,公子您真的可以无动于衷?还有小姐你别忘了,轻旋小姐他们,您想这次商州州府会放过他们吗?”竹云定定的直视洛冰的双眸,里面满是恳求,她也是穷苦人家出生,了解那种穷途末路的绝望,要不是遇见小姐,她只怕早就是一推白骨了。

    这最后一句话,点中了洛冰的要害,洛冰知道要想解救轻旋她们的危机,就必须让皇帝收回让地方官员自行处理的旨意,哎,真是烦死了。

    “我写一封信,你让山鹰立刻送出去”想要改变皇帝的旨意,且要不漏痕迹,将自己隐藏得一丝不漏,那就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到。

    “奴婢们多谢公子”竹韵等几人与竹云一同眉开眼笑的道谢,他们与竹云的世都差不多,所以同样于心不忍。

    她们这边开心了,可是隔壁房间,那将他们主仆几人的话从头听到尾的人却眉头紧皱,满心的疑惑,这个人究竟是谁,她为何对朝廷之事如此的关注与了解,还有她要将信送往何处,朝中究竟有谁能够轻易改变那个人的旨意?

    还有他们口中的老爷又是谁?死在战场,那无疑是将军,可是这次前往边境的将军那么多,他不曾听闻有哪家的公子是在外的?

重要声明:小说《闲看天下之随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